河北省女子监狱罪恶实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余年来,中国大陆的公、检、法、司整体沦为中共施暴的工具。尤其是作为关押罪犯、改造恶人的监狱,完全被中共反其道而用,鼓励暴恶,打击良善,已经成为吞噬良知、抑善扬恶的魔窟。在为数众多的魔窟式监狱中,河北省女子监狱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河北省女子监狱成立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位于石家庄周边的鹿泉市铜冶镇。这里除了十三个普通监区外,还有出入监区、生活科监区、内医院、精神病监区。被关押者主要来自河北省各地市,每个普通监区关押约二百人,总数在三千人左右,其中三百余被关押者是法轮功学员。

河北女子监狱办公楼全景
河北女子监狱办公楼全景

一、强制“转化”---邪恶的精神戕害

“出入监”是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的第一站,也是被强制洗脑最邪恶的地方。在这里,不让见任何人,甚至见不到阳光。不管法轮功学员如何冤枉,根本不容依法起诉、申诉,一进去就强行扒去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强制穿囚服,强迫认罪、强制背监规、强制打报告词、强制干活。不论是否合法,强制法轮功学员对所有被问到的问题一概答“是”。在这里,法轮功学员要被强迫看诬蔑大法和歌颂邪党《四个万岁》的录像,唱歌颂邪党的歌曲,不照做就会被侮辱、打骂甚至电击等酷刑。

1、唐山法轮功学员张月芹就曾被电击并强迫站在烧糊的板子上。后来恶警将张月芹转到六监区,为了强迫她放弃信仰,当时的教导员吴红霞指使值班人员用针扎她,细针用完了用粗针,还打她耳光,直打到行恶者手腕疼的打不动了。后来恶警又令其它监区的邪悟者二十四小时轮番对张月芹洗脑,有时到夜间十二点,有时到凌晨四点。

三个月后,恶警看张月芹还不放弃信仰,又四天四夜不许她睡觉,直到她昏倒在地。之后又将她关进攻坚组,继续迫害数月。后来,张月芹被转到十三监区,被做了四天“转化”工作无效后,安排到车间干活。目前,老太太经常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很长时间,眼睛直直的,不跟任何人说话。

2、张家口的张秀花老人在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00多的情况下,监狱恶警指使邪悟者对其“转化”。 开始由邪悟者高小春(石家庄人,已出监)、徐凤华(承德人)、李金花三人,后来又有高建华(迁安人)加入。整日灌输邪悟理论。张秀花所在生活组组长赵凤英(诈骗犯,未出监)写好“四书”, 伙同屋内几个犯人拽着张按手印。当时张已被迫害的吃啥吐啥。当犯人强行拽她手按完“三书”时,“第四书”还没来得及按,张秀花就被迫害的晕了过去。晕过去后,是赵按的手印。六监区副监区长曹亚青威胁张:“我要转化不了你,我就调离这个监区。“后又伙同教导员张淑红、李辉等人恐吓老太太,让配合点,就算列入“转化”行列的了。张淑红还假意承诺”只要有我在六监区,就不再转化你了。”

强行按手印
强行按手印

3、原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监狱恶警葛曙光等指使诈骗犯左毛毛用胶布把刘金英的眼皮翻上去粘上;踩掉刘金英的二个脚趾甲,还经常抓着刘金英的头发往墙上摔;用拳头专打刘金英心脏部位;把刘金英的两个乳头都拧出了血,刚长好又拧出了血;穿着鞋踢刘金英的两腿,致使肿的不能穿秋裤;还经常用鞋把刘金英的眼睛打的冒血,嘴流血,满脸青紫;站板凳,开飞机等等酷刑。

酷刑演示:不许闭眼
酷刑演示:不许闭眼

十三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监区,凡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入狱后仍坚持自己的信仰,就被送入十三监区进行残酷的洗脑迫害。具体迫害方式是警察指使犹大和普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所谓的“转化”。具体手段是:不让睡觉、罚站(长时间面墙而站不准合眼,闭眼就踢,抗拒不站就乱打);人格侮辱、辱骂、强行灌输中共的歪理邪说或教唆全屋的人迫害学员等。

一些人邪悟后,为了得到减刑和安逸,被狱警操纵充当所谓的“帮教”,开始甜言蜜语,打着什么所谓的“心理矫正测试”和什么“帮你法上提高”、“一起学法”等幌子,断章取义的亵渎法理、欺骗迷惑法轮功学员,已达到其所谓“转化”目的。学员一旦上当受骗写了“四书”(悔过书、揭批书等),就再也不准学看大法书籍、连法轮功的内容都不能再提。然后就强制学员背监规,写思想汇报(连续写一个月),接受邪党文化洗脑,强制接受邪党领导,对共产邪党的精神控制什么都必须答是,一步步欺骗法轮功学员背离“真、善、忍”、走向“假、恶、暴”,从而把人变成为邪党奴役的工具,将人从本质、本性上毁灭。

一些人被中共洗脑“转化”后,完全成了迫害昔日同修的恶徒。比如,兰奇志(石家庄人)为了表现她紧跟中共,她的上床空着,上边摆了很多邪党和其它宗教的书,她平时为了骗人抄什么菩萨经,可对学员却非常狠毒,背地里指挥人迫害学员。她对法轮功学员先用甜言蜜语表示关心,一看不行,就依仗恶警的指使,逼迫犯人禁止法轮功学员洗漱,指挥犯人肆意打骂侮辱法轮功学员。如被指使者不照她说的去害人,她就怂恿恶警整治犯人。于是为了眼前利益,一些犯人就跟她一块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个叫唐慧(四川人,原邯郸工商银行工作)的,为了减刑,千方百计讨好恶警,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她甚至为了献媚从攻坚组跟随法轮功学员到七监区监舍继续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欺骗毒害中被所谓的“转化”后,到了普通监区警察仍利用犯人监视、监控法轮功学员,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往来、不准任何人帮助法轮功学员,也不准犯人接受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一经发现就会遭到迫害。

没转化的学员不让给家里写信,写了也不给发。本来规定一个月打一次电话,可沧州的法轮功学员杜玉琴母亲病危,家人希望见一面,狱警竟以所谓的“怕闹情绪”为名,连电话都不让给家里打,直至其母亲去世。

二、野蛮酷刑---毫无人性的肉体摧残

1、二零零八年,法轮功学员赵晓露(六十多岁,张家口广播电视局职工)被非法关押进河北女子监狱,遭受了兰奇志等轮番强灌邪悟歪理后,又连续多日被剥夺睡眠,为了不让她睡觉被不停的拽着走,一瞌睡就被用笔打眼皮,用东西支着眼皮,一直将她迫害到困得快没有知觉时被按手印。赵晓露清醒后咬破手指用血写下严正声明。

后来家人得知她被迫害的一些情况,就给监狱打电话谴责。监狱恶警不但不思改过,反而指使罪犯在平时干活中给她找茬。犯人王秀英为讨好恶警不断滋事,无故打骂赵晓露,恶警安志英不但不管,反而将被打骂后的赵晓露关进小号(一米宽,长度方向刚刚躺下一个人,两层高的小屋,仅有一个很小的窗,冬天非常冷,夏天非常闷热)一星期。二零一零年夏天,赵晓露又遭犯人董小英构陷,被关小号十五天,时值伏天,身上的衣服全部浸透,每顿饭只有一个馒头、一块咸菜,连续多日不给水喝。赵晓露从小号出来时,身体极度虚弱,干咳不能入睡,视力急剧下降。即使这样,恶警仍逼迫其干活,而且滋事、罚款、打骂不断。

有犯人对赵晓露的处境非常同情,前去安慰关心,被恶警安志英、高璐、张运巧等叫到办公室教训、威胁。

2、七监区被犯人称为“敢死队”,刘淑芹是七监区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因刘淑芹拒不妥协,经常喊“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大法天理不容”,有时她一句“法轮大法好”没喊完就被几个人打倒在地。一次只因她看了看表,恶警就指使监视她的犯人赵小芹,揪住她头发,把她摔倒在地,赵犯用皮鞋在刘淑芹的头上疯狂了一样跺,她的头被跺了好几个大包。刘淑芹义正辞严地对那狱警说:“你是执的什么法?你执的是法吗?”恶警们吓的谁都不敢说话。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监狱举行所谓文艺演出,刘淑芹对着邪恶洗脑班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头目葛曙光喝令七、八个人,在二千五百余名服刑人员的面前对刘淑芹施暴,恶徒揪住刘淑芹的头发,捂住她的嘴,对她拳打脚踢。三月二十九日早上,刘淑芹再次高喊“法轮大法好”,又一次遭到七监区恶警操纵七、八恶徒暴打。残忍场面令所有目睹的人为之震惊。

二零零八年维权日那天有外来人员参观,监狱恶警安志英、布艳丽等害怕刘淑芹揭露迫害,就叫来了牢头狱霸王梦鸾、王秀英等一伙人,强行把刘淑芹拖进仓库,将她用绳子捆绑起来,用布把她的嘴层层缠死,使她透不过气来。然后安志英把她踹倒,告诉犯人每天粘她嘴的胶带从她帐上扣钱。让两名犯人看紧,一直到外来参观走后才将她放出。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刘淑芹准备上诉,恶警不但不允许她上诉,还抄走了她写的起诉书和笔。晚上收工时刘淑芹强烈抗议迫害,高呼“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学员天理不容!”被犯人按倒在地,非法押回监舍,从那天起每天五、六个犯人在刘淑芹左右,用白布捆绑住她的嘴。后来又怕外来人看到,改用透明胶带粘住她的嘴。犯人经常打骂她,她脸上被打破、身上经常被打被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大约六月有一天收工回监舍的路上,刘淑芹又被几个犯人打倒,她刚起来,又被犯人踹倒,而且有作恶者说:勒死她。后来,又造谣说她是精神病。

3、彭云,女,四十六岁,河北省邢台南宫人。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五年七月,在河北女子监狱期间,彭云被恶警马玫、李红珍、张维霞曾六次被非法关禁闭,也就是在一间密不透风、没有阳光的封闭黑小屋里,夏天热不透气、冬天冰冷刺骨,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普通人熬不过几天,而彭云最长时间被关一百多天,备受折磨。

第一次关禁闭是二零零三年七月—二零零三年八月,恶警李红珍指使邪恶犹大杨建美、陈喜燕、范秀芹、冯彩丽,对彭云实施强行洗脑转化,并施以暴行,杨建美将一杯滚烫的茶水泼在彭云脸上,并恶毒谩骂,陈喜燕揪住彭云的头发左右打耳光,冯彩丽在背后对彭云拳打脚踢,范秀芹在一边灌输邪悟的歪理邪说,企图改变彭云的信仰。

第二次是二零零三年十月—二零零四年一月,彭云被恶警马玫,李红珍伙同恶犯姚爱香等关禁闭一百多天,当时天寒地冻,禁闭室没有一点取暖设备,彭云手脚多处冻伤,加上一个多月的绝食,彭云身体极度虚弱,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马玫、李红珍还用电棍电击彭云的脖子和两腮,使彭云有几个月的时间舌根硬的打不了弯,不会说话,状如老年脑梗塞的情况,全中队的人都听到彭云晚收工报数时言语艰难的情形,人人都可作证。

第三次是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五日,彭云被恶警张维霞,杨珍花非法搜身,被关禁闭一百多天,恶犯郭玉平、冯志云等十几人拽住彭云的袖子,把她摁的躺在地上后,背磨着地往前拖,衣服被拉下来了,身上只剩下裤头,露着两个乳房,背上磨的鲜血直流,血迹斑斑,染红了地面。当时正是炎热的酷暑天气,彭云在禁闭室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二十多天,身体极度虚弱,禁闭室恶警还把彭云铐在铁门环上,使彭云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导致虚脱昏迷,大小便失禁,等彭云从禁闭室放出时,手铐锁锈在一起打不开,恶警找来了电钻,才把手铐钻开。

后来,彭云又分别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月和二零零六年三月被关禁闭室,均在绝食半月以上才放出。

4、二零零七年,犯人张健儒受恶警指使给法轮功学员库敬娥强行灌食时,故意在气管处按压气管致使库敬娥呼吸困难,要么就用几层纸捂在嘴上用手使劲按压,灌食后刚拔出管子食物就从嘴里往外喷,她三次把喷出的食物接在缸子内又从新灌进,直到队长都看不下去,不让灌了,她才罢休。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八年,张健儒给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窦永芝灌食已经五十四天了,外面天正下雨,队长指示不去医院在监区灌食。张健儒说:不行,在这儿没法儿灌。又把窦永芝强行送往医院进行灌食。

5、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英,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被恶警毕春梅等强行关押到监狱里的洗脑班。恶警们指使犹大兰奇志、佘巧玲、倪春香、唐慧等对刘淑英威逼、辱骂、恐吓、诱惑、暴打,每天二十四小时只许法轮功学员睡一、两个小时的觉,恶徒不时的还向恶警打小报告,加大迫害,更邪恶的是八监区区长毕春梅对包夹犯人李风琴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必须尽快的把刘淑英给“转化”了,否则不许你们回监区和她关在一起。恶犯李风琴对刘淑英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光用脚就踢了一百多次,将刘淑英踢的浑身是伤,身上有的地方被踢成坑状,好多天都消不下去,此犯人一边打踢,一边诬蔑大法。刘淑英被折磨了七十多天。

6、二零零八年,法轮功学员隗凤兰因坚持炼功,被女子监狱二监区恶警指使犯人将双手、双脚长期捆绑,并由一个心理变态的刑事犯看管,稍有不顺其意,该刑事犯就对隗凤兰拳打脚踢,使隗凤兰精神受到极大损害。(责任恶警:冯惠芝,原二监区监区长、现任十二监区监区长)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至七月十四日,二监区将隗凤兰隔离在监舍区强行洗脑,因拒绝“转化”,隗凤兰被吊铐在监舍窗户上八天八夜,期间隗凤兰长期绝食抵制迫害,恶警指使犯人对隗凤兰野蛮灌食,致使隗凤兰不能行走。(责任恶警:段雪峰,警号1335190 现任六监区副监区长)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左右,为逼迫隗凤兰写所谓的悔过书等“四书”,二监区恶警将隗凤兰隔离至“谈话室”,利用犹大陈爱鸿(张家口人)等人强行对隗凤兰洗脑,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致隗凤兰精神恍惚。

二零一一年五月,在副狱长杨玉芬、教育科长葛曙光指使下女子监狱又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组”,强行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隗凤兰从六月九日至八月二十九日被隔离在“谈话室”,恶警利用邪悟者杨艳平(唐山人)等人连续迫害八十多天,隗凤兰绝食抵制迫害,身体已极度虚弱,酮指标达四个“+”,有时一次就需输六瓶液,生命垂危。

三、药物迫害---致病却不治病的阴毒

1、原河北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被非法关押期间,狱警指使犯人给她灌药,没病硬说她有病,几个犯人拉过来就灌下许多不明药物,灌完药后不给她一滴水喝。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她只好捧厕所便池里的水漱口。长期的药物伤害造成她头发大量脱落,牙齿松动,皮肤变色。为了少中毒,她经常到垃圾桶中捞捡犯人倒掉的饭菜充饥。

2、二零零九年四月份,张家口法轮功学员郝桂芝被绑架到河北省女子监狱,被强行迫害转化,逼其写“四书”后,出现精神恍惚,说话自言自语,胆小得不敢说话,一天总是哭,后来生活起居不能自理,晚上睡不着觉。恶警指使狱医给郝桂芝吃麻痹中枢神经的精神病药,吃药后很快全身无力,处于半睡眠状态,就这样也不安排休息的地方,还要在别人的监督下干活。

3、因为恶警们偷着在车间的热水瓶里放药,法轮功学员胡沈华喝后头晕,脖子僵硬,最初她认为是高血压而没有在意。后来别人喝她的水发现水是淡蓝色,而且喝后也出现和胡沈华相同的症状,才知道水里有药(胡沈华的水杯是蓝色的,所以看不清水的颜色)。后来不在车间放热水瓶了,恶警就又放到监舍她的热水瓶里,害得胡沈华只能到处找水喝。

四、奴工劳动---不顾死活的利益压榨

河北女子监狱为了血腥的利益压榨,对在押人员已经达到了完全不顾人死活的程度。如果犯人因犯罪判刑劳改,劳工是必然的,他们非法承受的只是超负荷的部份。而非法被关入狱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无辜的,他们所承受的则是奴役的全部。

七监区号称“敢死队”,五监区是“魔鬼监区”,被关押在这里,不但白天在车间干,晚上还把活带到监室干。比如:七监区的劳动产品有迷彩服、警服、出口服装、羽绒服、雨披等等。被关押者每天六点起床,从七点出工到晚上九点至十点才结束,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每天中午和晚上吃饭的时间只有十分钟,吃的慢还要被训斥,干活慢、干不完也会被组长骂。后来名义上改到晚上八点半收工,其实奴工任务不减,干不完必须带到监舍加班,或被罚站到十一点。一批活干一至两个月,星期天也不允许休息,而且只吃两顿饭。偶尔休息是因为上一批活干完,下一批活还没有来。

监狱每天早上是粥,但四监区的警官从来不让人们喝,可对外却说没人喝粥。实际是因出工的时间紧没时间喝,把粥都倒到下水道扔了。

《监狱管理法规》中规定每天工作不得超过八小时,加班要监狱长批加班条。可是这里的加班条随时需要随时批,天天加班是正常的,不加班倒不正常。

在这里,对在押人员利益的压榨完全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例如,本来一天只能保质保量生产一百件衣服,定额给两百到三百件,干不完罚站,要加班干,根本无法按质量完成,却又以质量问题进行罚款,十几元、二十几元,四元、五元。监狱法明文规定不能勒索在押人员的钱财,而有人一天就被罚一百多元。

二零零六年底,监狱开始流行结核病,最多的时候达到一百多人吃结核药,根本控制不住。由于超负荷奴工,人的身体都严重透支,抵抗力下降。监狱虽然两三个月体检一次,但那只是走形式,往往等发病了才看出来。发病的人只能吃到最一般的药,而且照样加班加点做奴工,除非严重住院的。

二零零七年夏天,为了赶制衣服,经常夜里加班到两点多,警察干脆就不让回宿舍,就让在车间睡,苍蝇、蚊子、蟑螂都爬到了人身上,人们累得只管睡觉。 在这里,常看到有人累的昏倒在地,而警察看见了也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醒过来必须接着干,不干就说装病。有人病情恶化有了生命危险,不能再被利用了,就把犯人推出去,钱却不准带走。

五、虚假粉饰---阴森血腥的掩盖

河北女子监狱表面院落干净有序,号称人性化管理,而实际黑暗阴森,光鲜的背后是吃人的血腥残暴。每次督查的人调查是否有非法对犯人凌辱和非法迫害的事发生,恶警总要对犯人讲必须按她说的做或恐吓犯人说:“你说什么要先想好了。”使真实情况不能揭露出来。 据悉七监区恶警安志英为了掩盖罪行、敷衍督查,竟开会告诉犯人:“让你们怎么说,你们就怎么说。”安志英说:“每天劳动八个小时,有午休、节假日休息,就这么答,不许乱说。”听说后来又有投诉,督查再来巡视问到犯人,有犯人不敢说真话,也不想说假话就回答道“我不敢说”。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左右,河北省女子监狱来了邢台的几个警察和电视台的记者,她们把所有邢台的法轮功学员都召集到一起,进行所谓的“会谈”。其中几个放弃修炼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发言被电视台录了像,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发言则被记者掐断。

被关押人员在监狱超市购物,将食物吃过后才让去结算,根本不告诉价格,多贵也得任其宰割。比如说原二十四元的肉疙瘩,还是同样的价,可却由原来的四两变成二两。二十九元多的雀巢奶粉价格不变,分量却少了一百多克。维维豆奶十四块六一袋,价格没变,可由内装十七袋变成了十四袋或十三袋。更为可恶的是,犯人的钱卡有人统一保管,常有犯人钱卡被撕下消费少钱的事发生,犯人只能忍气吞声,怕狱警报复。

每个月一个支队只有不定期的一天可以和亲人见面,从家里拿的衣物都不准带入,否则不管有没有违禁品,一律都扔出去,不给犯人,所有物品只允许在监狱内部超市购买,还假装限额一百元消费,其实多买是可以的。到中午11点的时候,由狱警宣布可以与探视家属吃饭(亲情餐)的名单,其次是不可以吃饭、只能隔着玻璃说话的,还有不可以接见的。到餐厅后,还是见不到人,得等到12点左右收工后,才能一起来餐厅与家人聚餐,这个时间,家人可以在监狱特别提供的购物窗口购买水果和一些食品,因为来一次不容易,所以只要有一些钱的,都会买上一大包。因为亲情餐非常贵,家里没钱的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直不让吃亲情餐接见,名义上是发生了甲流,实质上是因为发生了两起犯人忍受不了迫害而自杀的事件。凡是监狱里有犯人自杀、死人等重大事情发生,监狱就会封锁消息,不让见面。据悉事件发生在九监区和八监区,九监区一犯人自杀,八监区的,抢救下来,幸免于死。十监区曾有犯人上吊事件。三件去曾传出有人撞死在禁闭室。每当此类事情发生,都会取消接见,以便封锁消息。

封锁消息手段还有,监区与监区之间不让说话。因监狱封锁消息严密,就是一个监区内发生了自杀、死人、跳楼等大事情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传出狱外。一管严了里面的人就知道肯定有事发生,即使细节不是很清楚,但都知道有事情发生。

监狱的硬件设施:医院、澡堂、操场等其实都只是摆设,是为了应付国际上面的检查,从不让犯人使用。澡堂表面上看又大又漂亮,为了省钱,为了让犯人们加班加点干活,不让洗澡怕花水费浪费时间。每天每人就一壶热水,喝水、洗漱、洗澡都用它,有的犯人就只能用凉水擦擦身。得了病监狱医院硬说没病,人病得奄奄一息了才说有病。有一犯人直肠癌便血,医院总说没病,最后人瘦得都快干了。医生又说不早说,直肠癌晚期了怕死在监狱里才让家人办手续拉走。

监狱后来又建了精神病监区,说是专家每月给看病,监狱对外宣称对有精神障碍的犯人施特殊管制,以体现人性化。可有的犯人在普通监区时候病得还不重,到了那里反而病得更厉害了,人们怀疑是在拿她们试验新药。另外还为关押艾滋病犯人建了新楼,可里面只关了一个患艾滋病的犯人,其真实目的也值得怀疑。

六、抑善扬恶——最后一丝道德被吞噬

在这里,人性和正义是被攻击摧毁的目标,而暴虐与流氓则是受奖和推崇的表现。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监狱恶警不但自己频频施暴,而且利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行恶。恶警对殴打、辱骂、滋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以记功、减刑为诱饵,指使犯人行恶。导致监狱暴行泛滥,已经成了制造流氓、恶棍的黑窝。

狱警高璐直接就说:“我们给了这些号长的权力,就得听。”凡是听她的话,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行恶的,都可以得到恶警的重用和减刑,其犯罪行为被说成是积极改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打手不用干活,只靠执行队长的眼色和命令就能挣分。犯人为了减刑,知道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犯罪但仍然麻木的干。另外,监狱里还设有“耳目奖”,专门助长互相揭发,甚至诬告。法轮功学员刘淑芹曾多次被犯人打骂、捆绑、堵嘴、上铐,被牢头霸肆意打骂时常发生,迫害她的罪犯都被表扬记功并减刑半年,提前释放,逍遥法外。

在这里,有人因为偷了点儿东西进去了,出去的时候什么都学会了。一旦到了这里,原来不打人的打人了,原来不骂人的骂人了,原来不偷盗的也学会偷了。曾有犯人说,在监狱这个地方越凶越狠越吃的开。相反的,想通过正当渠道维护权益的,就往往招致迫害。比如有一老太太经常被犯人打,外来的司法人员来监狱,她去告状希望为她作主,岂想监狱怀恨在心。有的犯人很坏就借机打她,没有人帮助她,犯人多次狂打她,还不准她在屋里睡,让老太太去睡大厅,监狱就是以此恐吓其他人不准往上告,告状就这样对待。

结语

在此,我们警告那些行恶者,“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必报”之所以能历经千年流传下来,是因为它不仅仅是教化人的道理,更是被无数次验证的事实。遭恶报者不仅针对恶警,同样也包括那些邪悟后助恶为虐者。比如唐山市丰润区韩城镇中门庄三村王立芬、刘志华母女俩,遭长期洗脑邪悟后,又参与“转化”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尤其刘志华更是主动、积极,使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其迷惑而放弃大法修炼,刘志华也因此造下了重大罪业。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刘志华因参与迫害“立功”,提前八个月释放,后又走入传销。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下午,三十五岁的刘志华在出门回家的途中,被一辆丰田轿车活活撞死,轿车被撞出一个人形来。

宇宙规律面前,无人可逃。目前,法轮大法已经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弘扬并得到了认可,获褒奖无数。对大法无端迫害的中共邪党其鬼魅伎俩已经世人皆知,由此而引发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更是席卷全球,明白真相从而声明脱离邪党者已达一亿几百万之众。倒行逆施,裹挟众生犯罪的江氏流氓集团已被国际法庭被判有罪。路是自己走,历史留给人们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请明辨是非,弃恶从善,有条件者将功补过,才是真正的善待自己,对自己负责。

河北省女子监狱:
通信信箱:河北省鹿泉市55信箱2分箱 邮编050222地址:石家庄石铜路;
监狱监察电话:0311-83939635
监狱咨询电话:0311-83939708。
女子监狱长:杨玉芬、于福歧、刘义臣、马文章、李彦芳
出入监:范某某
上一任监狱长:张毅(已退休)13832116656、办0311-83939601
其子杨宏杰:1393382665于步旗:0311-83939608 手机13933131616
狱政科长付玉惠(女)13731123369;
监区长冯惠之(女)13503338384;
徐燕:13932147831
杜立静:13731123361;
二监区联系电话 :0311-83939783
葛曙光,女,教育科科长0311-83939595、0311-83939727、0311-83939726、13722997678.葛曙光丈夫王万堂,太行监狱监察科科长0312-7169817,曙光父葛殿军,原太行监狱政委现已退休,家0312-7169800
七监区:安志英、马莉、高璐,李琳
四监区:张运巧、布艳丽、兰光玉,李秀珍、兰光玉、董雪、杜立平、李海云、赵静、朱莜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