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国保恶警不断作恶 害人害己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松山区国保大队恶警徐国峰等人,为了敛财,不断骚扰善良的法轮功群众,已经成为松山区最大的公害。其卑鄙的手段主要是非法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然后酷刑折磨、刑讯逼供,让这个法轮功学员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然后再绑架、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了不让亲人遭到非法折磨,不得不违心的给徐国峰送上自己的血汗钱。

2010年11月,法轮功学员张淑琴和女儿韩静(没有修炼)同时被绑架,家人忍辱含冤,被敲诈15000元,不得不把自己辛辛苦苦开小吃部挣的钱拿出来,韩静当天晚上回到家,其母张淑琴被劫持一个多月,家人又被敲诈一大笔钱。恶警还强迫张晓敏、张淑琴、小梅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如敖汉旗法轮功学员吉晓东、罗燕春等。而事实上,吉晓东当时正在喀喇沁旗打工,根本就不认识小梅等。恶警还把这两个人上网,图谋绑架。并且骚扰罗燕春的儿子,导致老人有家难回。

法轮功学员吉晓东的妻子有一次拿着丈夫的银行卡去敖汉旗银行取钱,被要求出示身份证,结果,钱刚取走。敖汉国保恶警就到了银行,质问银行工作人员为什么给取钱。恶警的流氓暴露无遗,他们把一个个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好人当作绑架、勒索对象,把公民的合法存款意欲封存冻结,是彻彻底底的违法犯罪。

恶警的疯狂迫害,严重的危害了社会,导致好人难做,有家难回,而且导致人们善恶不分,黑白颠倒,使人赖以生存的道德良知受到摧残。他们以为听从江泽民的迫害行为是对的,而事实上江泽民正在因为迫害法轮功遭到多个国家的起诉,包括李岚清、罗干、薄熙来等也遭到起诉。江泽民犯罪集团正在受到各个国家的法律围剿制裁,正面临灭顶之灾。迫害法轮功,不但会遭到法律的制裁,还要受到天理的惩罚。以赤峰地区为例,杨春悦二十八岁的儿子遭遇车祸,头盖骨掀开死亡,杨至今无法愈合伤子之痛,他以前断然不会想到是江泽民害了他,如果不听信江泽民的迫害恶令,他也不会遭此恶报。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地劝善,正是为了他好,为了让他免遭恶报。江泽民正在把那些听从者一步步推向死亡,而法轮功学员不计前嫌,努力把他们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也就是说,江泽民送给他们的是一条死路,法轮功送给他们的是一条生路,而生与死的选择,却在每个人自己。

以下这些人都选择了追随迫害法轮功,最终,被江泽民犯罪集团推向死亡,选择了一条害人害己的死路。

赤峰公安局局长董岐福五十几岁暴病而去;国安局局长翟大明、副局长鲍文忠,《赤峰日报》主编王然,均遭恶报,患不治之症,在无尽的弥留和痛苦中死去,权力、职位、金钱都无法挽救他们的生命,五十几岁的年龄,本可以好好的活着,江泽民犯罪集团却让他们迫害好人,迫害天理,把他们一一推向不归路,给家人留下无尽的伤痛。

松山区国保大队长张英,出车祸死亡;元宝山镇610工作人员张玉霞,淹死在自家水缸里,而当时水缸里仅有二尺多深的水;敖汉旗610主任王德利,股骨头坏死,在北京做手术,手术后离奇死亡,按常理股骨头坏死的手术根本不会死人;宁城县大明镇城里村恶党党支部书记张景和,在“焦点谎谈”中帮央视喉舌诽谤诬陷大法、陷害法轮功学员家属赵合,在短暂的两个月后,被驴车挤在自家大门口暴亡,心肝肺都被挤烂;赤峰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鲍明泽醉酒后病在床上,6天后饿死。

1999年7月20日以后,赤峰市红山区交警支队大队长张景文,在赤峰市四门市岗楼用高音大喇叭叫嚣了两天多,全是诬蔑和攻击法轮功的诽谤之词,让人们放弃修炼法轮功。一个多月后,张景文就得了阑尾癌,三个月就下了地狱。当年他只有42岁,正身强力壮之时。《赤峰日报》副主编(原《红山晚报》总编)展国龙,2008年开自家车回老家途中,车被一辆重型货车从后面撞碎,他和他母亲、保姆三人当场死亡,年仅四十九岁,展国龙任《红山晚报》总编期间,积极参与诽谤法轮大法,最终落得老母陪葬。

一桩桩、一例例,无不在昭示天理的威严,也在告诫人们:迫害法轮功必遭恶报,是江泽民把他们一步步推向死亡!奉劝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赶紧停止迫害,选择一条利己利人的生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