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做好人反被抓捕 王岩遭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长春法轮功学员王岩四年前因和同修一起学法(学习教人向善的法轮功书籍,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而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并因此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黑嘴子劳教所,狱警一直企图强迫王岩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即所谓的“转化”),并企图控制她的思想,逼她写所谓思想汇报,不写就非法加刑期,甚至在她出狱时,恶警还逼迫王岩的家人代抄所谓的思想汇报。

所谓“转化”是中共邪党人员以欺骗、威胁、暴力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一种迫害形式。以下是王岩揭露她在黑嘴子劳教所遭到的迫害经历。

我叫王岩,是长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我在一学法小组(法轮功学员自发组成的小组,共同学习法轮功书籍,从而按照这些书籍的教导做好人、更好的人)学法时,被绿园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派出所,恶警将我铐到暖气管上,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对我谩骂不止。期间一女恶警进来冲我嚷嚷:“总说我们迫害你们了,迫害你什么了?”我说:“我在家好好的,你们把我绑架到这里来,就是迫害。”这个女恶警一言未发,转身就出去了。第二天恶警将我拉到苇子沟拘留所,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

在黑嘴子劳教所,我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二小队。二大队大队长叫刘连英,新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先去见她,我一进屋刘连英照我胸口就是两拳,然后把我关进一单间,随后来了几个邪悟者企图“转化”我,两个主要的邪悟者一个是辽宁的,叫初华青,还有一个叫苏桂芳。我被单独“转化”迫害两三个月,邪悟者天天散布谎言、邪恶的东西,强逼每月写思想汇报,开始我没悟到不应该写思想汇报,只想不写三书,后来悟到不应该配合恶人的任何命令要求和指使,便拒绝写思想汇报,于是恶警一个月未让我见家人。

一天晚上,二小队队长贾红岩把我叫到管教室,因为当时我丈夫在医院做手术,她便用亲情诱惑我,说如果写思想汇报就让你给丈夫打电话,见我不配合,她便拿出电棍劈哩叭拉的放电吓唬我,我被吓的写了思想汇报。后来悟到时是怕心,什么情况下都不能配合恶人,就又拒绝写思想汇报,于是刘兰英扣住我丈夫送来的东西不给我。记得那时是在圣诞节前后,我管她要东西,她上来冲我的心口就捶了三四拳,然后一直打。回到车间后,我感到上不来气,浑身突突,心脏疼、迷糊,到了晚上,刘连英不让我睡觉,一把揭开我身上的被子,大声吼叫,我坚持要求休息,后来她只好走了。我被刘连英打的无法大喘气,无法低头叠被,都是同寝室的人帮助叠被,洗头、洗衣服都很吃力,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才好。

一次我背经文,另一学员写,被姓杨的管教在外面看到了。第二天我被带到管教室,当时有贾红岩、刘淑霞,还有一个姓付的管教,贾拿起电棍对我又电又打,她打我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搪了一下,贾叫:你还和我支吧?抡起电棍使劲打了不知多少下,导致我的胳膊好多天抬不起来。 恶警还对我非法加期十二天。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延吉法轮功学员,叫尹今子,因不戴胸牌,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绑死人床上一周。床是横纵格的钢丝,木板都没有。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还有一个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因拒写思想汇报,被恶警电全身没有好地方,全是泡。

在劳教所,我们每天被迫五点半起床,做奴工十二个小时以上,所做的东西有工艺品、小鞋等。所吃的东西很糟糕,一冬天吃的都是带泥的萝卜条。

出狱时,因我拒绝写所谓思想汇报,恶警竟以“不写绝对出不来”恐吓、欺骗我妹妹,逼她替我补写思想汇报,拿着个单子逼她照着抄。

在此告诫黑嘴子劳教所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停止迫害法轮功,不要等到生命被永远淘汰的那一天,后悔就来不及了,那不仅仅是你们的最大遗憾,也是善良的大法弟子们不愿看到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