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事实(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到现在已有十二个年头了,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一直是恶党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基地之一。全所原有七个大队,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被迫害人员最多达五千多人,每个大队有近千人被迫害。但在二零一零年之内,解体了三个大队:一大队、六大队、七大队。现在整编为四个大队,原五大队改为一大队,每队关押迫害二十几人,共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现在被迫害,恶警人员有三百多人。劳教所人员越来越少,邪恶可利用的人越来越少了。法轮功学员的正念不退,邪恶看到即将解体的下场不甘自灭,垂死挣扎,气急败坏的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现将劳教所三大队迫害事实曝光如下,让迫害尽快停止,让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立即无条件释放,让邪恶黑窝马上解体。三大队现在被关押的多是老弱病残者,三分之二是五十岁以上者,恶党鼓吹什么“人性化管理”,实则暗地里采取的是极为严厉的管理方式及残酷的迫害手段。三大队目前主要的迫害手段有:酷刑转化、非法加期、非法奴役、非法搜身等。

酷刑转化:殴打 电棍电击 绑死人床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六大队解体,原六大队生产大队长恶警刘瑛,调入三大队任副大队长,负责所谓“思想转化”(即精神迫害)。刘瑛调入三大队的同时,带去一张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死人床”,床面是用不到二厘米宽的铁片横竖交叉编成的网状,铁片间的空隙约十四厘米。因法轮功学员程士云(五十多岁,农安县人),陶秀芝(五十多岁,图们市人)等严正声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恶警将程士云、陶秀芝二人带到管教室,关上门,刘瑛、刘冬艳、臧丽等六、七名警察一起围攻,毒打程士云、陶秀芝的嘴巴子。打够了,把陶秀芝绑在“死人床”,陶秀芝左腿麻木,疼痛难忍。绑完陶秀芝又绑程士云,程士云大声呼救,被刘瑛、刘志伟用抹布堵在嘴里,再用胶带把嘴粘住,憋的喘不上气。程士云被绑躺在凉铁片床上两天两夜,饥寒交迫,痛苦难以想象。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十二月十日,因全体学员向警察讲真相,要求停止迫害程士云,并写信向值班所长田元反映情况,恶警破口大骂,将法轮功学员陈虹玉叫到管教室。刘瑛、生产大队长姜丽君打了陈虹玉嘴巴子,陈虹玉的嘴唇被电击起泡,脖子被电红。下午恶警对全体学员非法搜身,将大法学员、车间、寝室搜个遍。恶警邹霞、姜丽君将邱苓丽、王艳春的 衣服一件一件扒下来检查。十二月十二日将王艳春绑在死人床上两天两夜。十四号又将刚入所七天的尚书霞(五十多岁,辽源人)绑死人床一整夜(该人有心脏病、头部三叉神经痛、血压高等病状)。以下几人都先后被殴打或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陈福云,六十岁,松原人,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被劫持入所,二月二十二日严正声明,被恶警刘瑛、臧丽等人绑死人床,二十三日早,大队长申明莲,姜丽君对绑在床上的陈进行威胁、恐吓、辱骂、并用手掐陈的脸。陈福云被绑一天一夜。

白云,六十一岁,吉林市人,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入所,二月二十八日被刘瑛、刘冬艳、臧丽等五六个人群殴、围攻、辱骂、打耳光、扇嘴巴子,拳打脚踢,踢腿、踹小肚子,踹的小肚子疼痛难忍,小便旁边被踹青了;扒掉衣服电击身体,后背电的没有皮了;额头上起了鸡蛋大的包。当时打的叮咣直响,恶警怕大家听见,把车间摘掉的门又安上了。白云被打的忍不住叫,恶警用胶带把嘴粘上,打累了,又把白云绑在死人床。白云经受不住惨无人道的迫害,三月九日恶警又将白云绑死人床,上下两头抻直,企图使白云放弃修炼。白云被迫害的小肚子和腰疼痛难忍,腰直不起来,眼睛看不清字。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朗艳梅,四十岁,和龙县人。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被绑架入所,绑死人床五天五夜,同时不停的播放乱法鬼王志刚污蔑大法的光碟,企图洗脑转化。

王利琴,四十九岁,抚松县人,二零一零年九月被当地恶警谎称检查身体为名骗走(当时王利琴正上班),当天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入所当晚被恶警刘冬艳叫到办公室,一拳打到王利琴的眼眶上,打的王利琴眼冒金星,天旋地转。用电棍电击她的左脸、眼睛、胸部等要害部位,用拳头打脸。把王利琴迫害的眼睛充血,上下眼皮青紫色,肿的象皮球。看上去很吓人,恶警怕恶行曝光,把王利琴关在禁闭室。不让王利琴把迫害说出去,就连王利琴的家人远道来探视也不让接见。还天天给她放诋毁文字、光碟等给她洗脑。之后又让王利琴在车间干最重的活。三个月过后王利琴的眼眶和眼皮还是青色的,鼻子被打的总是不透气。

夏桂珍,六十四岁,长春市人。二零一零年八月被长春市恶警劫持到劳教所迫害。入所后恶警大队长申明莲让其转化夏桂珍不配合,被恶警姜丽君用穿高跟鞋的脚狠狠踹了一脚,夏桂珍半个月不敢走路。二小队管教臧丽天天对夏桂琴施压,恐吓,让她转化。还让年老体弱的老人跟年轻人一样干活,还让她干很多额外的活迫害她。

赵桂华 五十六岁,柳河县人,二零一零年五月被当地恶警用一百二十车劫持到所。此人经体检有心脏病,骨质增生,脊柱变形,坐骨神经痛等症状,压迫神经,左腿麻木,不能正常行走。二零一零年七、八月及十二月八日两次被恶警刘冬艳、臧丽、姜丽君和刘瑛拳打脚踢,十二月八日遭训斥、围攻并被踢倒坐在地上。赵桂华身体瘦弱,瘦的皮包骨,还被逼到车间干活,想靠椅子歇歇。还被恶警于丽娜训骂,不准她休息。十二月二十三日三大队搬到旧楼,赵桂华经不住折腾,腰又受了伤,此后卧床不起,小便失禁。大年前九次体检,邪恶就不准所外就医。直到年后正月十四才让家人接回所外就医。

非法加期

不写思想汇报每月加期二天,不答各类邪党试卷每次加期十天(包括污蔑大法的试卷,所规所纪,法律及其他文化试卷);到期面临迫害时,拒绝填写个人总结者,不予办理解除鉴定手续,加期十到三十天,甚至更多。

邱苓丽,四十二岁,白山市石人镇人。二零零九年八月被劫持入所,在七大队被绑死人床一个月后,手疼的不能干活。二零一零年三月七大队解体又被劫持到三大队后,因干不动体力活,经常被恶警辱骂和训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三个月内被加期二十一天,以前在七大队还有加期。

邸丽华,六十岁,梨树县建筑设计院工作人员。二零零九年八月被劫持到劳教所三大队。 在大年联欢会上唱大法弟子的歌曲被邪恶加期五天,二零一零年七月因炼功被潘姓恶警发现,被绑死人床七天休克。恶警叫来狱警给注射毒针,她没有配合。恶警大发雷霆一直绑到第九天才放,并被加期一个月。此后还多次被加期,现在已超期一个月还不予释放。长时间的迫害,邸丽华的身体出现了心脏病、高血压、腰椎盘突出、腰疼等不良症状,仍被逼着干活给劳教所创收。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王艳春,四十六岁 ,和龙县八家子人。二零一零年八月被劫持入所,十二月十二日被绑死人床两天两夜,又被加期二十一天。王艳春血压不忽高忽低,经常头晕,还被强制干活。

陈虹玉,四十四岁,柳河县人。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被当地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零二天后送到黑嘴子劳教所六大队迫害。被六大队恶警丁彩虹电击,吊铐三天三夜,手腕被磨起大泡,手脚全肿。在吊铐期间被坏人袭击后背,被四川传销犯郭宽敏扇嘴巴子几十下,脸被打的红肿起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从原六大队劫持到三大队,因向大队长刘瑛讲真相要求释放被绑架的学员,被刘电击。在劳教所里她是被主要奴役对象,长期迫害劳动,胳膊上出现大筋包,且腰、背、肩膀,颈椎胳膊全疼。二零一一年被加期十二天,已于三月十七日被释放。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吴丽波,五十六岁,长春市人。被迫害身体虚弱,强制干重体力活,搬货,抗大米等。已经被迫害一年了。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体力不支在车间干活时坐一会被刘瑛痛打,并让吴到走廊坐着,当晚吴丽波病情加重。她没有配合邪恶要求尽快释放,恶警不顾她的死活加期关押十二天。她将于四月十二日到期释放请家里人早日去要人。

张淑颖,四十岁,德惠人。因张淑颖身体结实,所有脏活累活恶警都让她做,还因拒绝写思想汇报被加期 。

潘黎,四十三岁,松原人。身体瘦弱,被迫做大量的定额生产劳动,给劳教所创收,还被加期。

超时奴役

恶党恶警为牟取暴利,不顾学员的身体状况,不论残疾与否,一律制定打量的生产定额,完不成就不让睡觉,迫使学员加班加点生产。

三月七日晚加班到晚十一点
三月十日加班到晚八点
三月十五日加班到晚八点
三月十六日加班到晚十点

非法搜身搜号

每周一次的大搜查。恶警邹霞、王雷每次将学员的衣服一件件的脱,直到内衣内裤,严重侵犯人格尊严。

为了便于监视学员的行动,不顾数九寒冬把寝室的门都摘掉了。

限制如厕

上午八点后至下午四点前,只有中午十一点一次如厕时间,其余时间不准许上厕所,尿频者在车间备尿桶。晚上八点至早上五点半在寝室备尿桶,不许上厕所。在规定的几次上厕所时间外,厕所白天晚上都上锁。恶党不把人当人看。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人榜

申明莲:四十七岁,大队长,负责整体迫害工作
姜丽君:四十七岁(约)副大队长,负责生产劳动迫害
刘瑛:四十九岁副大队长,负责思想转化,大搞酷刑严管
刘冬艳:三十岁左右,干事,打手
于丽娜:四十岁左右,生产干事 协助劳动迫害
邹霞:四十—五十岁,三小队管教 侵犯性搜身,程度非常严重
臧丽:四十多岁,二小队管教 爱动手打人
刘志伟:一小队管教 参与迫害
邢琪:二十五岁,参与迫害新入所的学员
王雷:四十多岁,原一大队管教调入三大队后与邹霞同时作为三小队管教,参与搜身严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