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菀秋被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注射不明药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刘菀秋被西固区中共人员第三次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瘦弱不堪的刘菀秋被洗脑班五、六个恶人五花大绑,拖进电机厂医院,强行抽血检查后,拉回洗脑班,绑在床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当时刘菀秋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呕吐不止,脸色惨白,难以坐立。目前,虚弱的刘菀秋已被孩子接回。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刘菀秋女士,今年五十七岁,兰化化纤厂退休职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刘菀秋在兰州七里河区陆军总院贴真相资料时,被医院保安绑架。保安从刘菀秋的手机中搜出姓名与单位,把她强行劫持到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将刘菀秋铐了一天。

第二天西固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陈福祥恶狠狠的一脚将刘菀秋踢进警车里、伙同西固城派出所恶警直接将刘菀秋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到洗脑班后,田华等人将刘菀秋强行拉到神经病院,刘菀秋不配合检查,医院拒收,他们又将刘菀秋拉回龚家湾洗脑班,关进一楼。

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箭头指的二层楼)
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箭头指的二层楼)

从五日被绑架起,刘菀秋一直绝食抗议。三、四天后,田华指使邪恶保安乔厚全将刘菀秋绑在床上,由劳教所大夫注射了两瓶不明药物,欺骗她说是补充营养,但这时的刘菀秋竟然难以进食,胃发胀,浑身散发出难闻的药味。被雇佣的西固504厂邪恶陪员龚桂兰(音)一直阻止她炼功。

二零一一年过完年后,刘菀秋在洗脑班突然进食困难,只能靠流食维持。恶警文静(音)每天下到一楼巡视几次,训斥刘菀秋,而且威胁刘菀秋说:我打报告,拉你去抽血,检查检查。

三月八日,祁瑞军派陪员,保安等人将刘菀秋拉到兰州电机厂医院,其中一名医生邪恶地叫嚣:“我最会对付法轮功。”刘菀秋被五、六个人绑住强行抽血,后又拉回洗脑班,绑在床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当时刘菀秋就感到胃疼、胳膊疼。就问他们打的什么药,西固五零四厂陪员孔庆英欺骗说:是葡萄糖、营养药。刚打完,刘菀秋就浑身难受,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呕吐不止,脸色惨白,难以坐立。

三月九日,刘菀秋的孩子去看望母亲,在洗脑班门口却碰到西固区兰化公司社区主任李X等两人,她们说是来接刘菀秋的。不一会儿,刘菀秋被两个雇佣陪员从房间架出,脸色惨白,象要死了一样。当孩子质问文静:“你到底给我妈打了什么针?把我妈整的不成人样。”文静当时吓的脸冒虚汗,不敢看孩子。孩子拒绝了兰化公司社区主任李X想探知刘菀秋所在住址的要求,孩子打车将刘菀秋接回,一路上刘菀秋呕吐不止。

之前,在二零零三年和二零零五年,刘菀秋曾两次遭受龚家湾洗脑迫害。二零零三年,刘菀秋从外地被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多次遭关禁闭、吊铐、毒打、等残酷迫害。二零零五年底,刘菀秋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多。非法关押期间,因不向恶警屈服,在女子劳教所被强迫做奴工,不干就遭打骂。劳教所恶警为了达到强迫“转化”的目的,用警棍毒打刘菀秋,把刘菀秋的脸都打变形了,并唆使普犯将刘菀秋吊铐起来打骂。二零零七年,非法劳教期满,劳教所恶警因刘菀秋没有被所谓的“转化”(即放弃信仰),就将她再次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长期非法关押。

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 邮编:730050
书记:祁瑞军
校长:剡永生
工作人员:文静 田华 潘晓春 杜梅
保安:张爱民 乔厚全
雇员:孔庆英 龚桂兰
劳教所医务人员:张仲才 王育全 马欣 杨清莲 李彩霞

兰州市西固区政法委地址:兰州市西固区公园路三号 邮编:730060
现任“六一零”主任:陈绍清  电话:13893469178 
副主任: 孙巨德  电话:13919152554

兰州电机厂医院地址:七里河龚家湾66号 电话:0931-2866951 邮编:730050
兰州市电机厂职工医院院长::沈正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