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四会监狱恶行与恶报(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四会监狱一监区政治辅导员、恶警李瑞书,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值班时,突发血管破裂遭恶报身亡,时年四十岁,留下了年轻的妻子和一个十二岁的女儿。李瑞书的暴死,让四会监狱一时人心惶惶,特别是那些对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的恶警及恶人更是如此。

恶事喜办是邪党历来的招术,同年六月省司法厅追授李瑞书为广东省司法行政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和“模范监狱人民警察”。省司法厅副厅长李庆雄带队督导,进行监狱警察核心价值观的大培训,岗位大练兵,说白了那是教唆狱警为共产邪灵卖命。同年七月,四会监狱召开所谓“英模大会”表彰李瑞书。李瑞书的所谓“先进事迹”、立功表现,有资料显示是所谓的“转化”了十七名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强迫二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省监狱管理局教育科把恶警李瑞书的罪恶镀金包装,编写成小册子发给全省数百名狱警,人手一册。广东省政法委书记梁伟发看了这本小册子之后,十月份批示给省司法厅厅长陈伟雄,称这本书写的好,提出了所谓的“瑞书精神”。

我们来看一看“瑞书精神”是什么?“新时期狱警形象代表”是什么形象?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明慧网关于《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纪实》的报导。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广东省四会监狱洗脑迫害手段》看了让人怵目惊心,但这只是冰山一角。文中没有提到李瑞书的名字,也没有提那两位最难转化的学员是谁。但李瑞书唯一的“先进事迹”那是被中共邪党层层定位在对十七名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上,特别是最难转化的两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被迫害十二年,四会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百人以上,难以转化的也有数十人,其中在典型的迫害案例中仅举两例。

摧残昔日功臣

原少校军官、个人一等战功荣立者、武汉法轮功学员胡建华,遭诬判七年六个月,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被劫持到四会监狱继续迫害。胡建华被关押在十八监区新建队,曾被强行拉到操场水泥地上,坐着晒太阳,不给开水喝,所谓在高温下“反省”,如不配合就拉去站军姿或搞训练,一晒就是三个多月;又曾二十多天不让睡觉,期间他血压呈高危状态、心肌严重缺血,也不放过,还把他压在老虎凳不能动,抬到窗口处吹西北风或用电风扇往他身上吹,把老虎凳前后左右的转动、晃动,放倒地上趟着敲打额头用书打脸;二零零五年过年后,胡建华被禁闭在一个单独房间,由五名犯人夹控,他被禁在老虎凳子上,八天八夜不准睡觉,只要眨一下眼就是一棍子,打在脚踝骨上疼痛难忍;什么都不准干,包括洗衣、洗澡、刷牙,大小便要打报告,经许可才能入厕,否则硬憋着。在第八天半夜时,罪犯张次南看胡建华眨了一下眼,就一棍子打在胡建华头顶,把棍子打断,然后上前拳打脚踢将鼻子打破,鲜血直流。

酷刑演示:法轮功学员被绑在老虎凳上
酷刑演示:法轮功学员被绑在老虎凳上

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胡建华被转押到专管监区继续迫害。专管监区一个房间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安排四名罪犯包夹,白天两人晚上两人跟身监控。他们画地为牢,把法轮功学员固定在一块瓷砖上,坐在一个圆凳子上,两脚并拢靠齐,两膝盖贴紧,两手放膝盖上,腰杆挺直,上身正直不准变,否则就拳脚相加;规定一天小便两次,每次五分钟,大便一次,不超过十分钟;不配合的就拉去禁闭,严管,三个月不行就半年。胡建华因长期坐在塑料凳子上不准动,把屁股全部烧烂,臀部长满了褥疮,象花斑一样溃烂流黄水,只要一坐就钻心的疼。

残酷“转化”清华博士研究生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博士研究生黄奎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四会监狱。在“新监队”,因不戴罪犯牌、不唱邪党歌曲而多次遭到打骂;曾被多次强迫蹲在地上、锁在寒气逼人的铁椅子上,由恶警问话、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经常持续到深夜。二零零三年七月,黄奎被转到十五监区,除了奴工迫害外,还有“政治洗脑”,他平时的一言一行都被夹控详细记录,用来向监狱“六一零办公室”汇报。二零零四年三月,黄奎、庄文舒(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硕士毕业,曾任校学生会主席,校研究生会副主席)等绝食、罢奴工,监区恶警开“批斗会”,强制二人跪在几百人面前,拿十几条电棍一起电,之后就严禁同任何人说话。

酷刑演示:法轮功学员被锁在铁椅子上
酷刑演示:法轮功学员被锁在铁椅子上

其后,监狱和“六一零”系统从上到下压下了所谓的“转化任务(或曰指标)”,当时监区恶党书记正想往上爬,于是黄奎成为整个监区的“焦点”,他受的压力非常之大,且一天比一天大。从二零零四年十月开始,恶警把黄奎隔离在在二楼的一个监仓,加他共十二个人住,其中四个事务犯,另外七个夹控,罪恶而系统的“转化”迫害开始了。遭恶警下流恶毒的辱骂是家常便饭,用它们的话说就是“要象苍蝇一样每天围着你转使你心烦”,一次警察连续骂他十个小时,没让他喝一口水、吃一口东西、上一次厕所。他经常看到恶警的眼睛都骂红了,全都是红的,宛如恶魔,很可怕,还在那儿骂。有时警察故意当众把开水慢慢倒在他身上,进行人格侮辱。一次,他被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碟,他不看,恶警指使多名犯人强制他看,在肢体冲突过程中,黄奎的额头碰破,鲜血流出。

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始,恶警在黄奎的睡眠问题上做手脚,指使夹控在晚上睡觉时每隔十分钟把他叫醒一次。有时将他的被子掀开,一个夹控特别恶毒,在他睡觉时经常用胳膊肘使劲压他的膝盖骨,非常疼痛。从二零零五年三月中旬始,恶警干脆整夜都找黄奎“谈话”,使他整夜不能睡觉,被罚坐在值班室的小凳上,逼看诬蔑法轮功的恶毒录像,或是逼看诽谤大法的书,到凌晨五点四十多才让回监仓,而到五点五十分就要起床,而白天是更不能睡的,也就是说每天只能睡几分钟!这样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迫害最严重时,是一天一分钟都不能睡的!稍一闭眼睛就会被夹控推醒。谁能想象那一夜一夜的黑暗、寒冷和困倦,谁能想象那一夜一夜的侮辱、咒骂和刁难!

“象苍蝇一样,每天围着你转,使你心烦”、“恶警连续骂,眼睛都骂红了,宛如恶魔,非常可怕,还在那骂……”。这个抛妻舍子,不吃不喝,两眼通红象疯子一样恶警,就是邪党树立的“新时期狱警形象代表”。当人的魔性无限放大后,人性全无,肆无忌惮的用酷刑、人渣从肉体上精神上摧残学员,对大法犯罪,从而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天灭中共”时为邪党陪葬,这就是邪党树立的“英雄”和“模范”。鼓吹的“价值观”。

现世现报

在迫害法轮功过程中,四会监狱出现了许多现世现报。开始一些人嗤之以鼻,后随着在四会监狱的具体报应例子越来越多,并在夹控人员、其他犯人、狱警内部越传越广之后,不得不转为半信半疑乃至相信。以下摘出几例。

(一)李飞(原籍湖北孝感,现湖南籍),参与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经常口出狂言,幕后操控夹控人员整法轮功学员。李飞是后期专管监区的主要打手,不明原因腹部异常肿大,还得了心脏病,随身携药救急。李飞前期曾为邪党书记,因经济问题被贬,因而想捞资本迫害特别卖力。

(二)张春平,原专管监区的书记,作恶多端。此人一直绝后,多方寻医,未得一子。

(三)凌烈洲,原监狱“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出事”后当了替罪羊,被贬至监区作带班狱警。

(四)何阿三,参与辱骂法轮功学员,结婚当天遭遇车祸。

(五) 李子裕,原新监队事务犯组长,初判无期,已改有期并获得三年的减刑。在新监队带头殴打范晨煜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之后被其他犯人检举牵扯出旧人命案,被即时枪决处死。

(六)二零零七年,多次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强行灌食的医务中队,其负责人由于办理虚假“保外就医”案被查处。

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那些妄图迫害法轮功赚取好处的人,千万别因为眼前的一点小利而动邪念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