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韩村镇中共人员对一位农妇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下面以一位普通妇女遭受的迫害,说说保定市满城县韩村镇中共政府和派出所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不断迫害。

她是我的一个婶子,身患多种疾病:心脏病、低血压、高血脂、半身麻木,有一次严重到憋的一宿睡不着觉,常年吃药。中药、西药都吃过,病也没见好。后来干脆找巫婆烧香,她自己也烧,可是越烧浑身越没劲,身体越不舒服,整天没精打采,活着也没意思。终于婶子时来运转了。1997年,经人介绍,她学了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与人为善,在不知不觉中,她的病都没了,身体健康了,人也精神了。这对婶子和她的全家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做梦也没敢想的。

1999年7月20日后,和千千万万受迫害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一样,婶子也遭到了种种非人性的迫害和无数次的骚扰。她本着做有良心的人,为给法轮功和师父说句公道话,依法去北京上访,却遭到韩村镇政府和派出所不断的非法迫害。以下是我的婶子多年来遭受非法迫害的事实。

我的婶子自从去北京上访回来后,村里大喇叭天天喊她的名字,叫她去报到,并多次被绑架到韩村镇政府和派出所。在镇政府,方福军等人强迫她扫大街、扫厕所、清理他们积攒了一年的垃圾。一连被他们迫害了一个星期。

有一次在村大队,邪党人员逼婶子写“保证”,镇政府有一个叫石国栋(抱阳村人)的,对婶子骂骂咧咧的说:“不叫炼了,非他妈的炼,你吃共产党的,穿共产党的,连你这自行车都是共产党的!”(这样的说法不对!共产党能生产什么?还不是靠人民的纳税钱养活。人吃、穿、用的不都是自己挣来的吗?)

邪党不仅迫害大法学员的身体,还用暴力干扰法轮功学员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往来。有一次,婶子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邪党人员诬陷为聚会,村干部就把她们绑架到韩村镇派出所。原韩村镇派出所所长景洪池玩弄手中的权力,逼婶子一个妇道人家背一捆捆好的编织袋,足有百八十斤重,还得弯着腿,用脚尖走路,在镇政府大院转圈。厕所也不让去,旁边还有一男一女看着。那个男的说:“给她脖子上挂桶水”,女的听了,嘿嘿地笑。转了5、6圈后,才让婶子放下那一大捆袋子,当时婶子一下就瘫在了地上。

可中共邪党人员们并没有就此罢休,把婶子叫到屋里,景洪池恶狠狠地逼迫婶子跪拖把柄,一会儿又逼迫她跪在横立着的砖块上。景洪池还拿着竹板打婶子的手背。过后手背有一处都被打紫了。更残忍的是景洪池逼着婶子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面对面跪下,互相扇嘴巴,他们还恐吓说:“你们不扇,我们就打你们!”如此折磨婶子,直到天很黑了,才让她回家。在这过程中,镇上一个女的对婶子还非法搜身,在翻婶子衣兜时,仅有的2角钱掉在地上,也被那人拿走了。

还有一次是腊月里,婶子和几个人去要被非法关押在满城县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被原国保大队长赵玉霞带人绑架到县委非法扣留到晚上。之后把她拉到韩村镇政府,在镇政府又有一个女的,非法搜婶子,翻走她40元钱。邪党人员还逼迫她们站成一个圈,顾建勋(张辛庄人)坐在中间,拿着一根二米左右长的竹竿,谁走慢了打谁。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还逼着她写保证书。因她拒绝无理要求,他们就强行脱了她的大衣,把她推到屋外,强行让她抱着铁柱子,踮着脚站着。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把婶子叫进屋,再逼她写“保证”。婶子不写,又被叫到外面,还像上次那样站着,如此反复了三次。晚上8点左右才让她回家。她儿子被村干部连威胁带哄骗去了镇政府,因和邪党人员评理,脸都被打肿了。此后,每到邪党的敏感日,韩村镇政府的相关人员不是打电话骚扰她,就是去她家骚扰。

2008年奥运会期间,镇里有一男二女,白天去她家,威胁说“别出去”、“不许去北京”之类的话,其中一个女的拉长着脸说:“谁影响我的工作都不行!”好象她的工作就是替邪党骚扰好人似的。第二天晚上,镇里的顾建勋等男男女女十来个人,非法突然闯入婶子家,进门二话不说,拿出伪造的手续,就非法搜了她的三个院子,连洗澡间都没放过。婶子因为惊吓过度,心脏病发作,可这些人全然不顾,还继续翻,直到家中一片狼藉。俗话说“夜闯民宅,非偷即抢”,中共邪党人员不仅知法犯法,还败坏中国人的尊严。

2010年2月的一天,婶子去串亲戚,顾建勋先是打电话骚扰,等婶子刚回家,孙兰春和顾建勋就到了,说江某某要来保定了,不许她出去。(江某某坏事干绝,草木皆兵,所到之处百姓都不得安宁)。同年8月16日下午2点多钟,一群警察闯入她家,(因保定610头子王荷丽刚上任,调动公安迫害大法学员)到处乱翻,鞋盒子都看。还强迫家人打开钱箱子,四间屋子被翻得乱七八糟。

年腊月的一天,镇政府的三男两女,以“回访”的名义去她家骚扰,先是装模做样的问家中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当家人说出实际困难时,这五个人谁也不吱声。而后,一个男的对婶子说:“再搜你跟他们打保票,要搜出来怎样,搜不出来怎样。”婶子当时就提高了嗓门,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搜我?”那人无言以对,呆了一会儿他们就走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