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中八劳教所的残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州省中八劳教所位于贵州清镇县中八乡。这里还设有贵州女子劳教所,还有一支全副武装设备的警备大队,是专门负责两个劳教所的保卫,实质就是“特别的刽子手”。

中八劳教所下设各科、和大队、中队。共有七个大队,每个大队有三个中队,每个大队设有食堂、小卖部,大队、中队都建立有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特殊骨干队伍、和专门包夹人员、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特殊单控室。(阴冷潮湿偏僻、门窗紧闭)

二零零一年九月之前各大队都关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九月以后设新五大队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把所有各大队法轮功学员全集中关在五大队。把所有能打能说能下毒手的管教干部、吸毒犯、全副武装的警备队组织起来、同时还配有一群龇牙咧嘴的大狼狗,来对付手无寸铁大善大忍的法轮功学员。

这时所有管教人员、吸毒人员、警备人员个个斜眉瞪眼、穷凶极恶,有的手持凶器,用暴力强制转化。不配合者强行关禁闭队的禁闭室。或“小鸡笼”(小铁笼子)站不能站、蹲不能蹲、更不能坐和睡觉,吃“婴儿饭”(一天二两稀饭、或不给吃)。五大队各单控室、禁闭队的禁闭室不断传来打、骂声、法轮功学员受各种酷刑的惨叫声、呼救声。


铁笼子示意图

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刘泽被迫害精神失常

刘泽,男,四十岁左右,大专学历,贵州桐梓县中学数学教师。二零零二年七月份被绑架到中八劳教所五大队。刘泽被绑架时身穿一身西装,系着领带,精神抖擞,谈吐引人。可是离开劳教所时,刘泽身着油渣烂衣裤,精神失常,不能识人,皮包骨头。

刘泽在中八劳教所遭到的残酷迫害:被关在禁闭室,被吸毒犯叶厚忠、苏兴华等包夹迫害,恶人将刘泽打昏死,又用大桶大桶的冰水将刘泽淋苏醒;长期不让他睡觉、不让漱口;不准去厕所,刘泽被迫便在裤子里,苏、叶等人将大便强行灌进刘泽的口里、胃里。

刘泽经常在遭受恶人们毒打后被送到医院去,注射不明药物。最后致使刘泽失去记忆、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刘泽不吃不喝恶人食堂的一切,靠捡别人扔掉的东西吃,吃不吃都可,从未拿碗、从未上床睡觉,三九严寒睡在阴沉冷的地上。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尽管如此,恶人们也没放松对刘泽的迫害,变本加厉对他进行打骂、多次关押、强行奴役劳动,脏活累活都让他做,一不如意又打又骂。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下午,刘泽打扫完室外,外面捡不到东西吃,想回室内允许找东西吃,也许是累了一天想到屋内休息一下(他没有床,只是在地上坐一下),包夹他的李永录不让进,不一会有人要进门,刘泽就顺势进门,李永录大吵大骂,三中队副队长彭涛(一米八高,粗壮)一把将骨瘦如柴、很虚弱的刘泽抓起用尽全身气力摔倒在水泥地上。刘泽头部着地,当时昏死,头部大口子鲜血直流。事后彭涛为了掩盖罪恶,找了几个吸毒犯笔录作假证妄图消罪。

刘泽出狱时已经是奄奄一息,被从劳教所医院转到当地医院继续迫害。

陈华正遭恶警用三轮角钢殴打

陈华正,男,七十岁,安顺市人搞曾任过中共某部队团参谋、农贸搞场保卫干部等。因为他一身多病,到处求医、中、西医都未能治好他的病。他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打一针、不吃一粒药,神奇般地各种病不翼而飞。二零零二年七月,当地警察和“六一零”组织将陈华正绑架到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陈华正被关在单控室,遭包夹人员封建林、李佳龙等人毒打,当时的指导员杨仁寿曾指使封建林等人,强行捆绑陈华正,将他打倒在地,掰断右手腕关节,陈华正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杨仁寿抓起早准备好的三轮角钢(专对付法轮功学员的凶器、一米五长)用力连续猛击陈华正小腿上,当时腿上三个大肉坑,鲜血渗透裤子、鞋子淌流地上一片。裤子、鞋子地上全是血,带回单控室地上又血流一片。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恶人们为了掩盖罪证,把陈华正被血渗透的裤、鞋、衣各等立即放垃圾箱内销毁了。最后不但未带陈华正去医院医治,恶警杨仁寿、李继良(副指导员)指挥封建林(又名封三)等人还天天强行陈华正打扫卫生。三年非法劳教期间,陈华正每天要完成全监区内外卫生打扫,经常被关单控室折磨。他二零零五年七月出狱回家,不久又被当地六一零和警察绑架到中八五大队。

王旭雄,男,三十八岁,贵州紫云县电信局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父母、妻子不理解,主要是中共迫害造成的压力太大,家人承受不住。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不断上门骚扰迫害,家人觉得压力太大,不支持王旭雄修炼,邪党人员三番五次上门扰乱,当时年轻的王旭雄在无奈之下以跳楼来反抗迫害。之后摔坏了大腿,尽管如此中共邪党人员不顾王旭雄上有父母、下有妻儿,更将大腿已伤残的王旭雄绑架劳教三年,于二零零六年元月送中八劳教所关押。

王旭雄在关押期间所遭到的迫害远超一般,首先是他的大腿连坐盆骨处骨折,坐不能坐、蹲不能蹲,特别到厕所大便很痛苦,还要用手抓住窗户栏杆,姿势非常苦、非常受罪。尽管如此,仍然把他长期关在单控室里迫害,由最邪恶的几个吸毒犯包夹。有胡愚林(又名花老么、贵阳人)周朝芳(遵义人,外号国司)小缺嘴(遵义人、小年轻人,周的小把兄)还有等等。他们经常体罚王旭雄,如长期站立,不让睡觉甚至关禁闭室、把他长期铐在铁床或椅子上动弹不得,更为邪恶的是送医院打不明针水,花老么(胡玉林)把他捆绑在床上睡着拉大小便,不准叫喊,一叫喊胡玉林就用专门准备好的铁锥子杀王旭雄的臀部、大腿、小腿等部位,(叫吃串汤肉、使人很疼。)胡玉林经常这样干。王旭雄经常以绝食抗议,胡野蛮灌食,经常一碗一碗的汤、饭往王旭雄的脸上、头上床上、被子上、身上等处倒。他们经常打骂王旭雄,周国芳更是无情无义,穿着法轮功学员送给他的棉衣而折磨毒打王旭雄。王旭雄是一个非常坚定的大法徒,尽管邪恶如此迫害,他从不配合邪恶的转化。王旭雄的三年监狱迫害是非常残酷的,还每天要完成超额的奴役劳动。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蒋朝林,男,六十八岁,贵阳市白云区七冶医院职工。过去长期以来百病缠身,长期背药罐子病仍然不好,从九五年修法轮功后不久,各种病不翼而飞,彻底甩掉药罐子,在铁证面前蒋朝林认定法轮功是一门伟大而超常的科学。从此以后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单位领导要蒋朝林放弃法轮功修炼,蒋朝林因炼法轮功深深受益,他想:我只是按师父的真善忍做好人、强身健体,我们根本不反对共产党,于是设有配合。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白云区警察分局一科科长毕军等人,到单位企图绑架蒋朝林,蒋朝林当时走脱。走两小时后给单位院长田光忠、书记刘艳打电话说明情况并请假,可是二领导不但不保护自己的职工,借此机会叫蒋朝林下岗,每月两百元生活费。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蒋朝林发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十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期间被迫害致病危,所外就医。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蒋朝林发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又被劫持到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被关入单控室,由吸毒犯封建林、杨杰、龙绪涛、徐惠林、李佳龙等人包夹迫害:长时间罚站、殴打,第一天恶徒杨杰穿着大皮鞋往蒋朝林小腹、下身等处乱踢;第二天封建林用拳头猛击蒋朝林头部、脸部、下颌部,将他下颌打脱位,用膝盖骨猛击腰部臀部外侧等处;接着往下几天是恶徒徐惠林打耳光、拳头猛击胸部,将蒋朝林左锁骨下、第一肋骨击断,至今还可看见断面凸起的痕迹。这一整就是五十多天,蒋朝林最后不能行走,不能吃东西,走厕所不能蹲下大便,从头到脚全肿大变色变形,从腰以下直到脚趾全肿很大乌黑色。

被非法劳教的三年期间,蒋朝林经常被关单控室体罚,临回家的前两个月,还被恶警弄到单控室罚站折磨一个多月,被恶警彭涛、吸毒犯毛义红、项安武等人威逼辱骂。

其它迫害案例:

代启元,男,六十多岁,贵州赤水县人。其妻黄家兰,于二零零三年与代启元同时被绑架,关中八女子劳教所迫害几年。代启元在中八劳教所被非法关了六年,受尽折磨。

高国元,男,三十八岁,贵州遵义南北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劫持到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关押的三年中无数次关禁闭室、单控室,经常遭到恶警郑伟、云常春、李继良、杨仁寿等人毒打,并指使吸毒犯郭林、龙绪涛、仁洪江等人轮流毒打高国元。二零零四年五月下旬,高国元因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好”。恶警郑伟、云常春亲自指挥郭林、仁洪江等人将高国元拖进单控室暴打,打昏死后又用冰水淋醒,高国元被关在单控室内半个月起不来全身乌黑、头、脸变形肿胀也是乌黑色,根本辨认不出是谁,一个月后去厕所还是爬着去的,尽管如此,到厕所还一直有人跟着,动作稍慢犯人龙绪涛就将高国元举打脚踢。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袁必洪,男,三十五岁,贵州遵义南北县赤坪小学教师,大专学历。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长期残酷迫害,父母、妻子不理解,被其父亲动武打骂,妻离子散,单位开除工职。被当地六一零组织和警察多次绑架、抄家、关押、劳教等。从2001年到2007年分别被非法关在中八劳教所二次劳教,从二零零八年至今绑架到贵州都匀关押。几年来他遭受迫害残酷,详情待查。

赵鹏,男,四十二岁,原贵阳小河某单位职工,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被当地连续迫害,绑架到中八劳教所坐六年冤狱,几年的迫害中受尽狱警各种酷刑,打骂、捆绑关禁闭,二零零七年出狱回家前,中八五大队恶警文艺等人还曾将他拖到单控室酷刑折磨,当场将赵鹏打昏迷。

耿广和,男,四十多岁,贵州威宁县银行职工,于二零零二年被当地六一零组织和警察绑架,强行送中八劳教所关押三年。关押期间受尽种种折磨,强行奴役劳动,劳教所内生活很差很脏,到期满回家时皮包骨头,奄奄一息。

陈宇,男,四十岁,贵阳市白云区贵铝职工,夫妻双双都被迫害,他被单位开除工作。于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因发资料,被白云区警察分局大坝派出所绑架,劫持到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王尚友,男,四十五岁,贵州清镇县农村法轮功学员,高中文化,于二零零二年被当地警察和六一零组织绑架,强行送中八劳教所关押三年。关押期间经常被恶人们欺压谩骂、毒打等等,因没有开水喝,硬喝了三年水管里边的水。期满刚出劳教所大门,又被当地六一零组织劫持,转送贵阳烂泥沟迫害半年多。回家不久又被当地警察非法抓捕,现仍被关押迫害。

孔德益,男,四十二岁,贵阳某单位职工。因修法轮大法。于二零零二年被当地六一零、警察绑架,关洗脑班迫害九个月以后,又强行送中八劳教所关押三年。关押期间经常被关单控迫害,经常被毒打,强行奴役劳动,受尽中共的冤狱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