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贵州中八劳教所遭到的野蛮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贵州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被所在县公安局和单位强行非法送到贵州中八劳教所迫害三年。期间,单位前后五年停发我的工资,截断我的经济来源,妄想以种种邪恶手段逼迫我放弃修炼。可是一个得了法的生命,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的修炼者,拿钱财是吓不倒的,修炼法轮大法是我今生的光明选择,谁又能改变得了?

以下是我在贵州中八劳教所里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的生活是这样度过的:早晨六点半起床点名,每人一个馒头;七点,其他劳教人员进车间,我就开始被强制军训,由两个包夹监视着,由两个犯人包夹监视并喊着口令:正步走、齐步走,围着院坝一圈一圈的跑,做站、蹲等军姿,做各种姿式的军训动作,上千次的起立蹲下,中途只给2~3次的十分钟休息。如稍有没跟上口令就加大体罚、谩骂。上午五个小时、下午四个小时的强制超强度军训使我的大腿肌肉严重拉伤,全身疲惫,不到几天时间就已无法正常上下楼梯,脸上不到10天被晒掉两层皮。恶人们的手段不是正常的军训站军姿,而是让我的脸朝向火辣辣的太阳晒,美其名曰:向阳花。

从“军训”迫害的第四天开始,连续有一周的时间,除了白天的九个小时的军训折磨外,晚上八点到深夜两点左右,我还要被逼迫到车间去磨一种人造的晶体钻石(被关押的人一天要磨成百上千颗钻石)才准睡觉。一次因半夜打坐,被夜间值班巡哨给汇报,狱警把我叫到办公室,以所谓的谈话进行训斥、恐吓,而后指使包夹对我羞辱、打骂,有一个包夹把我的头抵在铁床架上,用手掐我的喉咙……在强制的迫害下我找了中队长提出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第二天,几个包夹犯人强行推拉、压住我的手、腿、头、腰等部位进行折磨,用更加恶劣的下流语言恶毒地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就是在我身体处于病状时也不放过。我知道,他们的目的是想借“军训”之名加大体罚、拖垮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利用恶语伤人、污辱来加大苦难摧毁大法修炼者的意志。可是再苦再难我也不配合邪恶,不低头、不妥协,有机会就讲真相、讲事实、讲我的受益之处。近一个月的时间,恶警达不到目的,只好把我调到另一个中队。

2002年6月中旬,中八劳教所部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专程去了沈阳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学习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毒招数,回来后,恶人们迫不及待地用学来的恶毒招数,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新一轮疯狂迫害。期间他们把我从原来的中队转到了中八警备大队,两天两夜不给喝水。恶人们用审讯犯人用的强照灯照射我的双眼,烤得双目流泪,眼、脸发干,不许坐,罚站不让睡觉,由两个警察二十四小时轮流谈话。第三天,他们把我关进警备大队的禁闭室--一个不足4平立米的小黑房,阴冷潮湿,巡查的狱警可从上边的天窗监视,每天由四个以上包夹犯人受狱警指使,分成两组,白天用军训折磨我,晚上二十四小时罚站不让睡觉,只要一闭眼就晃醒或往头上泼冷水,强迫听、看洗脑材料及攻击师父和大法的电视内容,强迫洗脑。每顿只给少量的饭,甚至还往饭里加盐,咸到难以下咽,目的就是不让你吃。

就是在身体到了承受极限的时候,恶人们还强迫我跑步,跑不动了就用绳子绑着我的手或腰拖着跑,我摔在地上,衣服、裤子磨烂了,露出的部份血流在地上,但他们并不罢休,依然强迫拖着我跑。六月底的太阳常是火辣辣的,我被恶人们强行套上棉大衣,闷得浑身是汗……因不配合恶人提出的条件与要求,晚上我还常被包夹犯人打得胸痛难忍(主要打我的犯人出狱后因吸毒过量而死亡,受到了天理的惩罚)。期间有一个警备大队的副队长兼书记狠毒的对我说:“今天就是把你整死在这儿,就算你自杀。”这样的语言,这样的行为,也只有在中共统治下的流氓恶棍才能说得出,干得出来。随后我被恶警们反绑双手吊在警备队大铁门的栏杆上六天七夜,严重的折磨使我出现幻觉,精神恍惚,在理智不清时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三书”。清醒后,我深深的痛悔,一个大法修炼者做了绝对不应该做的事,那种心情是悔恨、悲观,无以言表的失落,是生命的无望、绝望!可这一切是这场邪恶的迫害造成的,是不情愿的,是在强迫中造成的。我在多个场合中郑重声明所写的“转化三书”全部作废。

因我声明所写“三书”全部作废,恶人们气急败坏,再次把我关进警备大队。在禁闭关押期间,我遭受了他们无人性的虐待,被陈海涛、叶厚忠等五个包夹犯人殴打,嘴被打肿、出血,胸、背、手臂、腿等多处损伤,使我许多天生活不能自理。

2003年,我又被转到了另一中队,因传递经文被传讯到办公室,双手反绑,五大队的队长杨仁寿、副队长黎计民,干警郭印、张革等把我打倒在地,并强行罚跪,我的腿脚被他们踢、踹、踩得青紫。5月因抵制洗脑迫害,包夹犯人姜继福在恶警的授意指使下在我单独关押期间猛击我的胸口部位,我当时就没有呼吸了,稍缓后胸口剧痛,不能弯腰提物,不能大声说话、顺气。而后的半年多时间里,这样的疼痛时常发作(姜继福于2003年下半年解教后遭恶报,注射过量毒品而死)。2003年,整个中队被关押的20多名的法轮功学员多数都写了“三书作废”的声明,集体抵制他们所谓的思想汇报。这下中队的恶警慌了手脚,年终在“转化”这一块没拿到钱,反受上级训斥,气焰大大消减了。此后,近半年的时间,我一直被关在中队的三楼小号里,当时房子和潮湿(和厕所连在一起),他们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不给床,被子只能铺在寒冷的水泥地上,在恶劣的条件下,致使我5周后下肢失去知觉,不能站立行走,下肢完全处于瘫痪(一周后下肢恢复正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