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保大队警察们的恶报险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中共官场中有一个职位是“死亡职位”,只要坐上这个位置,出意外暴死的机会很高,而且臭名远扬,这个职位就是大陆各地各级“六一零办公室”的头目,与这个死亡职位有着密切联系的另一个特殊的部门,也被曝出是高机率惨死的,就是各地公安局的国保大队,实为“中共搞政治迫害的打手”,以前叫“政保科”,专门为中共邪党迫害异己的。

在明慧网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国保大队的警察们因车祸惨死、因突发病暴死、因故被人杀死的案例很多,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有所悔悟,有的人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年龄从三十岁到五十几岁不等,正是老百姓俗称的黄金年龄。

之所以说国保大队与“六一零”联系密切,是因为他们两家常常联手迫害法轮功,不经任何法律程序,随意绑架、监禁、刑讯逼供法轮功学员。“六一零”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指挥策划,国保大队则是主要打手。两个“连体”机构,都有很高的暴死机率。下面是明慧网上透露出来的他们遭受恶报的部份案例。

车祸伤亡

陈洪辉,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因私事乘车从桦南县土龙山镇返回桦南镇的路上,撞到大树上颅骨粉碎,当场死亡。

陈洪辉自接任桦南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以来,一直迫害法轮功,组织他人焚烧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他主管迫害法轮功两年来就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抓捕,其中有五人被非法判刑,两人被非法劳教,其他人或被勒索罚款或被拘留。其中残疾人李成被非法判五年重刑。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陈洪辉都执迷不悟。就在他遭恶报的前几天,还有法轮功学员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劝他退出中共邪党,他扬言说:“这么多年出车也没撞死,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结果没过一周就撞死了。

王久高,四十多岁,河北省滦平县公安局国保副大队长二零一零年清明节当天从北京市密云返回滦平途中,自己驾车却被甩出车外,正巧脑袋撞在一根水泥柱子上,当场死亡。这件事公安局要求保密,不让外界人知道,事隔四个月的丑事还是败露出来了。王久高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并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20多万元;滦平县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与王久高有直接的关系。

赵淼,河南省潢川县国保大队副队长,二零零三年出车祸导致一条腿被砸断,之后被降职。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赵淼认为抓到了晋升表现的机会,开始积极配合邪党的迫害指令。有个法轮功学员上北京被带回后,关在河店看守所一个月,有一天审问时,赵淼狠狠的用皮鞋将法轮功学员踢倒在地,他又补上两脚。出狱后,此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两年后,又是赵淼带人去抓该法轮功学员,一路上他给该法轮功学员上大背铐,在腊月天不准穿衣服。

马祥云,四川德阳地区某市的国安大队头目,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马开车去上级那里邀功,车行至途中,突然钻入一辆大卡车底下,当即身负重伤。在医院抢救时又突然停了电。数日后,马在极度痛苦中死亡。

绝症或病死

苏宏伟,早年在黑龙江省密山市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因受贿降职调往看守所,后又调到国保大队。苏多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为挽救其人,多次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不听。二零一零年七月初,苏宏伟感觉腰痛的厉害,经密山市医院诊断,白血球大量死亡、肾癌晚期。医生告诉他密山治不了,让他去北京治疗。八月九日北京某医院医生告诉他已无法医治,他听完当天就死了,死时五十三岁。

常建国,河南省洛阳市公安局老城分局政保科长,紧随邪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使多个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手段极其邪恶。二零零六年四月份,常建国再一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久暴病死亡,死时才四十几岁。

何桢准(音),五十多岁,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公安局原政保科科长,为达到升官的目的,亲手办理非法拘留、送看守所关押、劳教多名大法学员,尤其是把黄泽全和邱宝森绑架到精神病院折磨,叫医生给这两名学员打破坏中枢神经的毒针,医生本着良知说:“这两个人没有精神病,不能打那针”,结果医生受到县有关部门的批评。半年多后,黄泽全逃离精神病院,何祯淮坐着警车亲自指挥追捕,眼看只有三四十米距离就要追到了,何祯淮突然止不住大流鼻血,随后被确诊为鼻咽癌,癌细胞已扩散。何桢准一直在病痛的折磨中等死,据说有所悔悟。

柴发祥,四川米易县国保大队警察,长期追随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经其手毒打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不下百人。二零零二年柴发祥毒打法轮功学员朱召杰,两日后暴死。

姚建春,四川省遂宁市大英县国安大队长,长期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底得癌症死亡。

张其国,男,四十多岁,原沂水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零年患喉癌。

李富,原牡丹江国保大队队长,继牡丹江“610”头子李长青遭报死亡后秘密住院,警方对此事封闭消息,对医院救护的各项事宜也派人负责,不准随便接见。

韩益军,四川江油市国安前大队长,在位期间参与迫害江油市多名法轮功学员。经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后来他态度有一些改变。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业已造成,韩益军最后得了癌症。

王广平,广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队长,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心脏病突发暴亡。据称,五十四岁的王广平是广州亚运安保之后,第一个“殉职”的公安人员。中共邪党对王广平的死“高调”肯定,但异常“低调”报道。广东省、广州市及各区的政法委、公安局头目对他给予高度评价并出席“悼念仪式”。但如此高规格和隆重的仪式只在《新快报》登了几行字的新闻,不敢登在党报、大报上。相比之下,七月十八日广州市白云区同德派出所一名普通警员亦因突发心脏病死在岗位上,七月二十三日《广州日报》却大篇幅报道。为什么对王广平的死要这样遮遮掩掩?因为中共当局很清楚,国保大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部门,王所做是伤天害理的工作,王是遭了报应,当然不敢大张旗鼓宣传。

其它形式遭报

王立强,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指导员,死时仅三十岁。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王立强因在一洗脚房与按摩小姐发生争吵,洗脚房老板的儿子抽出匕首捅伤王立强,导致其重伤。王立强护痛逃走,在逃命途中死亡。他生前迫害过很多法轮功学员,有的炼功人被处以高达万元的罚款,并被非法劳教数年。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徐学文,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十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曾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其抄家、毒打过。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徐学文突然精神失常、胡言乱语,自己跑向自家楼顶,要跳楼,幸被家人发现,叫来他的同事将他抬往医院抢救,现还在治疗中。尽管徐本人也曾说自己参与迫害并非本愿,是“工作需要”、“不得已”做的,但报应是一样的逃不掉。

刘恒福,辽宁省辽阳市宏伟区原国保大队长,在职期间采取绑架、抄家、办洗脑班、关押、判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以权谋私,涉嫌盗窃案,于二零一一年初曝出被开除工作,判处监外执行两年。

韩杰,吉林省伊通县国保大队副大队长,伙同公安局副局长张启、宋国,几年来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组织参与非法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先后将六名法轮功学员判刑,将一百五十多人次法轮功学员送劳教,罚款超过百万元。二零零四年十月,三人均因违纪被处以行政记大过处分,韩杰被免去国保大队副大队长职务。

陈玉军,黑龙江省桦南县国保大队警察,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每次抓捕法轮功学员都有他。原国保大队的其他人员现都已离开,不再助纣为虐,只有陈玉军一人仍留在国保大队继续干着罪恶勾当。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晚十点左右,陈玉军和妻子王立芳等亲友,在路上和三名男子发生冲突。王立芳遭暴打,当陈玉军追赶三名男子理论时,被捅了三刀。

仅仅就上面收集的这些案例,就足以看到“国保大队”这个为邪党专门迫害无辜老百姓的下场,那些受害者的亲朋好友与正义人士也不会放过你们!仍在这个机构任职搞迫害的警察们,请你们思索一下这一切的前因后果,想一想目前的处境,为自己找一条后路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