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市沧浪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省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苏州市沧浪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周学良、骨干单臣意、继任王家平等积极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伙同沧浪区公安局局长刘保胜、继任王惠民等国保大队(原政保科队长叶成良、继任队长刘建华等)迫害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十二年来恶贯满盈,以下记录的迫害案例仅是一部份。迫害过程如下:

俞惠男:男,五十九岁(生前年龄),家住沧浪区木杏桥新村,大学本科,生前是苏州市科委干部,一九九四年亲自聆听师父在济南的讲法,是苏州站辅导员。法轮功祛病的神奇疗效和大法神圣法理,使其妻子女儿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俞惠男积极主动的向世人讲真相,发大法资料,清除世人谎言的毒害,救度众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组织和协调了苏州市规模最大的一次发真相资料,救度苏州民众的神圣大事,随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单臣意和政保科长叶成良等恶警、及沧浪区公园派出所多名恶警绑架,同时家中被非法抄家,翻箱倒柜,同遭绑架的有其二个女儿俞谨和俞芳(俞谨: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俞芳:在苏州某大学读书)以及其妻翁建珍,家遭洗劫,人去楼空。俞惠男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个多月,俞谨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十个多月,翁建珍、俞芳被非法关押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十月,俞惠男和女儿俞谨被苏州市虎丘区法院非法判刑,俞惠男被诬判八年,其女儿俞谨被诬判七年,俞惠男随后被绑架至江苏苏州第三监狱受迫害,俞谨被绑架至江苏南通监狱受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俞芳再遭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被苏州市沧浪区六一零非法劳教三年,绑架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同年三月翁建珍被沧浪区六一零主任周学良和单臣意及公园街道、社区绑架到苏州上方山非法洗脑班(原纺织疗养院)迫害,逼迫其放弃修炼遭拒绝。

二零零四年三月,翁建珍又遭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及公园派出所等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发现一张真相光碟,随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及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一年,同月被绑架至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受迫害。

俞惠男在苏州监狱坚信真、善、忍,对法轮大法信仰坚如磐石,誓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惨遭恶警的残酷迫害(用他自己对妻子的话说:我不能给你讲,我说了你会承受不住的。)最后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体重仅剩七十多斤,奄奄一息,二零零五年底被绑送至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眼看难以救治,监狱方就将奄奄一息的俞惠男强行交给了其家属,妻子翁建珍望着多年不见已被迫害得不会说话的丈夫,女儿们望着昔日健康精神正直善良的爸爸被迫害成这样欲哭无泪:苍天啊!为什么信仰真、善、忍要做个好人就这么难!会这么惨啊!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俞惠男这位坚定佛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在经历了五年多的残酷迫害后含冤离世,离世后,沧浪区六一零通过街道社区及派出所进行监控,封锁消息,然冤情滔滔,天意昭昭,二十天后全世界知晓。

李为先,女,七十九岁(生前年龄),家住沧浪区长船湾,老伴死后成孤老,身患股骨头坏死症,不能走路,生活难以自理,靠着侄女的关心艰难度日。一九九七年李为先老人经亲戚介绍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后身体明显改善,使她信心大增,从此一心一意修炼法轮功,并在自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勇猛精進,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能走路,生活自理了,心中充盈着快乐和光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胥江派出所和社区不断对这位老人进行骚扰,派邻居进行非法监视,李为先就讲自己炼功后的切身体会证实大法是好的。二零零零年十月,七十多岁的李为先离开苏州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最后绑架回苏州,被苏州市沧浪区六一零国保大队长叶成良非法关押在苏州第一看守所达四十天,二零零二年又被沧浪区六一零绑架到苏州市上方山非法洗脑班非法迫害,逼其放弃修炼法轮功,后因被迫害成严重病业而急忙送回,后被家人送医院治疗。二零零四年老人又遭沧浪区国保大队非法抄家。由于,年事已高,屡遭迫害,惊吓过度,无法学法炼功,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含冤离世。

陈盘根,男,五十八岁(生前年龄),清华大学毕业,苏州市职业大学教授,家住横塘镇星火村三队,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继续修炼,二零零二年六月因上网被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后被沧浪区六一零绑架至苏州市上方山非法洗脑班强迫其放弃修炼遭拒绝,随后被沧浪区六一零非法劳教二年,被绑架到江苏方强劳教所受迫害,在劳教所法轮功陈盘根遭到劳教所张连生、魏红惠等众恶警和众多恶人打手的残酷迫害,不准睡觉,冬天冷水浇身,夏天烈日暴晒,长时间面壁而站及恶警指使的组长猛打,恶警和犹大的洗脑围攻,二零零三年十月劳教所迫害法轮功黑四大队搞恐怖强制转化,苏州法轮功学员胡春清、陈盘根被严重迫害。恶警是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姜信海。在经过一年多精神与肉体的残酷迫害后,陈盘根被方强劳教所恶警迫害得奄奄一息,为推卸责任,二零零三年十月底劳教所慌忙让苏州市沧浪区六一零绑送回家,回家不久后陈盘根含冤离世。

陈美莲(化名),女,四十八岁,家住苏州市沧浪区,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坚定修炼大法,为了讲真相救众生就自己动手做真相资料向民众发放,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她在附近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苏州沧浪区公安局友新派出所恶警绑架,关在派出所非法审了一天一夜后,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派出所把她非法关押在苏州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遭到严重迫害。她坚持炼功,警察给她戴上杀人犯的重刑具,不让她与其他人讲话,一天二十四小时让犯人监视着她,强迫她每天坐号板八个小时,不让动。就这样半年后,她已经不能走路了,双眼视力模糊,耳朵听不见,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一举一动都要有人帮助。其间,警察还强迫给陈美莲注射伤害身体的针剂。因她反抗他们的迫害,恶警又给我加上脚镣,长达二十多天。 迫害九个月后第一次开庭,那时陈美莲已被折磨得瘫痪,是被人架上法庭的。半个月后,第二次开庭,陈被非法判刑八年。而两次开庭都没通知她的家人,看守所恶警把她在里面被迫害的一切消息都封锁了,不允许通信,不准接见。之后,法院根据陈美莲身体通知她可以办保外就医,手续齐全后,看守所恶警、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沧浪区六一零封锁我的一切消息,不仅不放人,还强行将她送往劳改农场服刑。劳改农场医生看了她的医检证明,发现已生活不能自理,就将陈美莲退回第一看守所。即使这样,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沧浪区六一零还是不放人。一个月后,经医院检查出她的情况更严重了,第二次办保外就医,可看守所恶警秉承沧浪区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的旨意又把陈美莲送往劳改农场,因不符合劳动条件再次被退回看守所。在身体病况日趋严重之时,警察还给吃大量的激素,把血压升高再吃降压药,反复折磨。当时,心跳每分钟一百二十次,身体已不行了,只剩下一口气。说,恶警们说写了悔过书才放。

就这样,陈美莲前后被沧浪区六一零、看守所恶警、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在苏州第一看守所迫害长达一年半。放回后,在家中身体两次出现严重症状,几乎死去,就是这样沧浪区六一零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友新派出所恶警社区还是常去她家恐吓威胁,并不断惊扰她的家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陈美莲为了活命只得离家出走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而沧浪区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及派出所恶警、派人四处打听图谋再次绑架。在陈美莲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母亲由于惊吓,差一点失去生命,现在心脏病经常发作。并在陈被抓当晚深夜二时,十多名恶警闯入陈家非法抄家。女儿吓昏了两小时(当时她自己在家,年仅十二岁 ),现遗留严重后遗症。其丈夫由于种种压力,被吓出心脏病,几次急救才得以挽回生命,所有亲人姨姨、舅舅、哥哥、弟弟、妹妹等等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公安恶警的惊扰。

徐鸿昌:男,现年五十六岁,家住三香新村,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沧浪区公安局胥江派出所绑架至苏州市精神病院,医生发现此人没有精神病,但没法让其出院,需派出所同意,经过一个多月的迫害,徐鸿昌将所有发给他吃的精神病药全部带回悉数交给了厂里,二零零四年五月,徐鸿昌因传真相资料,被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伙同胥江派出所等恶警绑架,后被沧浪区六一零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劳教一年,随即绑架至江苏方强劳教所受迫害,在劳教所张连生、姜信海恶警不准其睡觉,面壁长时间站立,恶人组长对其进行折磨,逼其放弃修炼。

二零零八年六月,徐鸿昌在三香公园炼功又被沧浪区公安局绑架,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单臣意和国保大队刘建华非法劳教一年,绑架至江苏方强劳教所受迫害,恶警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朱康林等用各种残酷的流氓手段威逼其放弃修炼法轮功。回家时身体强壮高大的徐鸿昌已被迫害成一副病态,回家后,家人急忙要送他到医院治疗。

李中伟,男,现年五十岁,中专学历,家住沧浪区朱家园,苏房集团工作,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法轮功的功效和法理使其对法轮大法坚定不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坚信法轮大法好坚持修炼。为了讲真相救众生,李中伟讲说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切身体会而不辞辛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一次发真相资料救度苏州民众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单臣意和沧浪区公安局政保科长叶成良等众多恶警绑架,被非法抄家,在非法关押沧浪区公安局时遭到恶警刘建华的毒打,后又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最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和沧浪区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元月四日被绑架至江苏方强劳教所遭受迫害:开河挖泥吃不饱,二百斤重量压坏腰。强制转化难睡觉,恶警恶人使毒招。恶警是吴晋军、恶人是周黎明。回家时李中伟被迫害得头发花白,面容黑瘦。二零零六年六月,李中伟在上班时又遭到沧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建华和南门派出所副所长董斌等恶警绑架,被非法抄家,在南门派出所晚上遭到董斌的毒打。在把李中伟推到墙壁上左手掐住李中伟的喉咙,右脚膝盖顶住李中伟的肚子,右拳猛击李中伟的前胸。后又遭恶警戴国诚的整夜折磨,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最后被沧浪区六一零单臣意和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非法劳教一年半,再次被绑架到江苏方强劳教所受迫害,在劳教所遭到恶警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和恶人黄翔的严重迫害记:长时间不许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长时间面壁而站,一次次强制威逼写“四书五稿”。 常被迫害得送医务室,最后被迫害得急送盐城医院。出院后因不肯参加所谓验收又被恶书记王非毒打。经过一年半的邪恶迫害,身体健壮的李中伟回家时,全身乏力,满头白发,眼神呆滞。家人看了伤心落泪。

张阿英,女,现年六十二岁,家住沧浪区三香新村,因身体原因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身体一身轻松,真切的实效使家人和亲属也相信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张阿英用自己的切身体会与世人讲真相,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向世人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后被沧浪区公安局政保科长叶成良等恶警绑架,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沧浪区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半,绑架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受迫害。二零零四年又遭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等恶警绑架,被沧浪区六一零又非法劳教一年,再次绑架至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受迫害。

张林,男,三十一岁,大学本科,家住沧浪区南石皮弄,在读大学时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讲真相二零零二年被沧浪区六一零绑架到苏州上方山洗脑班非法迫害,二零零三年为摆脱迫害,只身离开苏州,后在一偏远山区被绑架回苏。

房红英,女,四十六岁,博士生,苏州大学教师,家住医学院教师新村,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零年九月发真相资料时被沧浪区公园派出所绑架后放回,二零零一年三月被沧浪区政保科恶警绑架,被沧浪区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受迫害,因坚持真、善、忍佛法修炼,拒不妥协,被严重迫害,最后被非法加期三个月。恶警洪鹰和包夹对房红英进行更严重的迫害。

徐志林,男,七十二岁,家住沧浪区苏苑巷,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一身轻松,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坚持学法炼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发真相资料后,被沧浪区公安局政保科长叶成良等恶警绑架,被苏州沧浪区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元月四日绑送至江苏方强劳教所受迫害。

陶雪根,男六十一岁,家住沧浪区东大街,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坚修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救度众生发真相资料后,被沧浪区六一零沧浪区公安局政保科叶成良等恶警绑架,后被沧浪区六一零沧浪区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元月四日绑送至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受迫害。在劳教所遭到郭海龙恶警的迫害。

十年来被沧浪区六一零浪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至苏州市上方山非法洗脑班强制洗脑遭受迫害的就更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