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连英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种种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现年五十六岁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盛连英女士,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经受了人们无法想象的酷刑,被中共恶警折磨得身体瘦弱,两腿萎缩,牙齿松动外翘。她多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两次被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盛连英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第一次被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加期七十天后,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回家。两次的非法劳教,她经历了窒息灌食、灌损害神经等不明药物、上死人床、上大挂、灌饭加干辣椒末、灌浑水、往嘴抹粪便、灌芥末酱、电棍电、殴打、曝晒、冷冻、强行按手印等等酷刑。

酷刑演示:窒息灌食、电棍电击、上大挂、死人床、注射不明药物、毒打、强行按手印
酷刑演示:窒息灌食、电棍电击、上大挂、死人床、注射不明药物、毒打、强行按手印

以下是她的被迫害经历:

一、往死里整 恶警说“死了白死,每年马三家都有名额”

在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各种各样,给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的劳教所护士陈兵说“死了白死,每年马三家都有名额”。

1、窒息灌食

二零零七年冬天,盛连英绝食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劳教所给盛连英强行灌食:用开口器将她的嘴撑开,石宇(副大队长)拽她的头按住,陈兵(护士)捏着她的鼻子,崔弘(队长)往开口器里灌饭。

崔弘把饭倒进开口器的时候,她已经呼吸不了了,陈兵并不马上松手,看着她挣扎直到双手没劲了、憋的上不来气、不行了的时候才松手,这样她才能上来一口气,饭才能咽下去,而且是反复四、五次这样的灌,一次比一次延长松手的时间,用窒息——不管她死活的办法逼她吃饭。就这样,把她折磨的心肌缺血。而且刚开始灌食的时候,经常灌芥末酱拌饭,饭都是绿的。有时加捣烂的蒜。灌食的时候,用的是直径十几公分的不锈钢钵,一次灌三遍,第一遍满钵,第二遍平钵,第三遍钵少一些,用超量灌食的办法撑的她非常难受。

她的嘴被撑裂了,嘴角都是口子,口腔溃烂,警察就用芥末酱抹她裂开的 口子和口腔,使她嘴上的口子长期愈合不了,疼痛不已。现在她的下嘴唇两侧嘴角处还有伤愈后的痕迹。

2、抻刑

用木板将腿绑上,固定住,然后将双手抻直,抻不动为止,铐在床的上方,这样,半小时双手就完全黑了,再放下来给手活动,再铐上。她们将徐慧吊铐的时间长了不放下来,结果双手残废了。她们知道这事情,所以每到半小时松一下手,使人更遭罪。等下来后,大腿处被床硌出深深的洼沟,皮都贴着骨头,肉被挤到两边去。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就是铁青的斑,好长时间也不褪。到现在腿都没恢复过来。

酷刑演示:抻刑
酷刑演示:抻刑

3、灌不明药物

一次,恶警刘勇、马吉山给她上大挂,上完后就灌食。劳教所的胡大夫对马吉山说“这是六号,一号比这劲更大”,对她说“吃了以后,你就谁都不认识了,也不认识你师父了,不认识你的家人了,精神失常了”。有时,刚灌完药,就拉肚;再就是昏睡。

一次打吊瓶,也没做什么检查,不知道下的什么药。刚一输液,心里就特别难受,就有一种要发疯发狂的暴躁,(但她意识清醒,竭尽全力抑制着)然后就上不来气了。后来警察说“你怎么了?就象没气了,光倒气,不往里吸气”。

因为绝食,不签考核,就把她弄到东港,张良打她,警察把饭里放药。一开始她不知道,后来老是昏睡,一下药就昏睡,走路都没劲,浑身都颤颤。“包夹”她的范淑清说“盛连英真抗造”。

二零零八年九月绝食的时候,将她的双手、双脚都铐在死人床上。

4、灌辣椒末、浑水、粪便、大酱

因为盛连英用绝食的方法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劳教所就想方设法使用各种手段折磨她。给她灌食的时候,往饭里撒上干辣椒末,用开口器给她往下灌;张良还给她灌浑水(脏水),用开口器灌;还戴上手套,抓着肮脏的粪便往她的嘴里抹;张卓慧往开口器里倒大酱,说什么“谁咸谁知道”。

刑具:灌食用的开口器
刑具:灌食用的开口器

其实,有时候她并没有绝食,因为不干活,硬是不让她吃饭,强行灌食折磨她,而且还往里加不明药物。

二、踢、打、电、铐、冻、按手印

零七年刚去的时候被隔离好几个月,因为不签考核,张卓慧、张环、张君、张秀荣等对她拳打脚踢。

殴打:在严管的时候,队长是潘溢喜,她不干活,潘就逼她干活,踢她的软肋处,就这一脚就使她上不来气儿;潘却说她是装的。她不签考核,被张良用手捣她的右胸上方,捣完后,回来后就吐一口血,一个多月喘气都疼。

电击:刘勇和一个男的,从院部来的,用电棍电铐她的手铐来电她,电她的腋下、眼、嘴、脖子、手等处,边电边问“吃不吃饭”,用电棍胁迫她吃饭。她被上刑折磨的走不了路,上楼挪着走,刘勇就在背后用电棍电她和电其他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电的她眼都直了,趔趄的倒在地上。

零八年六月份不干活、不戴牌,一次她问潘溢喜 和一个姓董的警察“为什么把我铐在铁梯子上”,她们却说“你不知道啊,你不戴牌、不干活”。因为不背三十条,刘勇给她上大挂,抻她的同时用电棍电她的手关节。

冻:因为绝食,冬天给她弄到背阴房,十天九宿不让盖被,两手铐起来,冻她。沈阳的冬天很冷,她在里面直打冷战。

铐:二零零八年她被弄到三角库房,十天十宿给铐在铁梯子上,脚、腿肿了,不让洗漱,两只脚肿的像面包一样。还被恶警刘勇和张卓慧用两根电棍电。盛连英一直绝食,每天都受到迫害,那时体重只有八十多斤。零八年十月二十日,张环打她、踢她,上手铐十七天,把她铐在室内的床顶上,上半夜不让睡觉。她由于绝食抗议非法劳教,被各种手段折磨,面色苍白、浮肿、身体消瘦,嘴角时常被酷刑折磨起泡、红肿、破皮,在零八奥运会期间,恶警刘勇经常将盛连英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五点双手铐在走廊的护栏上,有时铐在不锈钢管制作的大门上,很多人上、下楼都能看到她,以此羞辱她和威胁其他的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铐在铁栏杆上
酷刑演示:铐在铁栏杆上

按手印:零八年夏天,因为绝食,给她上刑,就不放她、不让方便,就叫她尿裤子。有个姓齐的男警察,个子不太高,拿了三张印了字的纸,在她上刑后,在她完全动不了的情况下,拿起她被铐的手在纸上按手印,说“上网上网,说你转化了”。

三、零五年至零六年的折磨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六日,恶警将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二一三室的三位坚持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盛连英(大连)、孟桂秋(锦州沟帮子)、董敬雅(沈阳),关进无暖气的冰房(二零二室),此房靠西山墙,拖布放在房间里就结冰。一大队恶警逼迫三位学员吃饭,扬言:谁吃饭就可以从冰房里出去。两天后见没人动摇,恶警就说:你们只要不喊“法轮大法好”,就可以给调房间。结果三位学员还是不理睬恶警的要求。最后恶警李伟(男)气急败坏的猛踢小塑料凳子。因为被恶警利用监视三位学员的“坐班”人员的脚和耳朵都被冻坏,不得已,才把法轮功学员调了房间。当时五十一岁的盛连英脚被冻出大泡。

二零零六年喊“大法好”,警察用衣服蒙盛连英的头,拿东西捆脸,不知是什么,好象是胶皮管,往头上、脸上捆,脸被捆得火辣辣的通红。过后恶警不承认。

谢成栋(副大队长)给她上过大挂,那时,她在三大队一分队。二零零六年她绝食快一年了。一次,谢成栋叫她,她没动,警察在给她强行灌食前,谢成栋把她好一顿踢。

四、特管队的迫害

所谓的特管队,用劳教所警察的话说,就是严加特殊管理。特管队成立初期没有命名,只是把几个身体受到严重迫害的、被关“单间”的大法弟子归到了一起,(多数都是五十多岁往上的)专门由五个警察日夜值班看守。在这期间,劳教所恶警头目马吉山等人多次来此恐吓、威胁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马吉山等一帮人来到此处后,让这几个老太太都起立,大家没有起立,马吉山等人便大吵大嚷,六十一岁的老年大法弟子王玲(铁岭)跟他们讲道理,他们拽王玲,王玲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把王玲双手吊铐在床拦上,嘴用透明胶使劲缠上;马吉山又来到徐慧床边,从床上拎起徐慧的双肩狠狠把她墩坐在小凳子上,然后用布条把徐慧绑坐在小凳子上,徐慧喊“迫害大法弟子罪大无边,法轮大法好”,马吉山抓起徐慧双肩连人带凳啪啪在地上墩,绑坐的凳腿被墩折了;盛连英同样遭到此折磨,盛连英喊“法轮大法好”,嘴又被警察用透明胶给紧紧的缠上,张秀荣又用脚使劲踹盛连英;大队长张君大声斥训五十八岁的周桂敏(鞍山),周喊“法轮大法好”,张君用手铐把周桂敏双手吊铐在床栏上。

在马三家劳教所,盛连英遭受的和看到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张连英被上大挂七十二个小时,徐慧、张敏也被上大挂。吴娟被曝晒。盛连英也被曝晒过。夏宁发正念、炼功,遭到潘溢喜用拖布把没头没脸的 打,打了一个多小时,把拖布把打折了,才罢手。盛连英、张连英、徐慧、张敏、贾雅辉等人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好一顿拳打脚踢。恶徒给徐慧灌食的时候,给饭里加猪大油。恶警经常翻号,没有翻不到的地方,连内裤、内衣都翻到了。

这里只是盛连英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的一部份,由于被灌不明药物,她有些事情忘记了。不管怎样,上天在看着每个人的言行,也都在记载着,所有的罪恶最终都得偿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