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辽宁女子监狱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如今的中共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和一般服刑人员的人间地狱,辽宁省女子监狱就是其中的一个。我们列举下面几例,曝光出来就足以说明其凶残。

一、恶警孙春华欠下一条人命

二零零六年某月,一位法轮功学员心脏病发作,早上,一名管事犯人告诉恶警小队长孙春华,说其心脏病发作出不了工(监舍离车间距离远),孙春华说:“架着走。”结果几名服刑人员搀扶着,走到车间二楼平台时,这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恶警孙春华“架着走”三个字,夺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命。

二、恶警张磊欠下两条人命

二零零九年三月,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二小队服刑人员王洪梅(辽宁阜新人,可能因伤害判三年)被恶警张磊(当时任十一监区管教科长)连踢带打,体罚在卫生间地板砖上躺了一天一夜后,由一楼调到二楼后连续几天,几个管事犯人轮番折磨:用拖布木把打;用塑料绳把手背身上绑上;用塑料胶带把嘴封上,把整个人扔到一米多高的棉签料袋上一天后半夜二点,发现王洪梅已被折磨致死。死亡后,张磊将王洪梅尸体送到狱内医院“抢救”,当时是后半夜二点四十分,值班狱医和当时住院的陪护的服刑人员都看见王洪梅脸和身上一块一块的青,牙外露着,面目吓人。

事后,恶警张磊授意狱医写假病志欺骗王洪梅家属,狱医没同意,就授意本监区犯人写假病志,谎写因病抢救无效导致死亡,欺骗家属,欺骗世人。

知情者回忆,王洪梅留给恶警的最后一句话是:“做鬼我也回来找你们算帐。”王死后,好长一段时间,十一监区晚上溜岗的犯人有的不敢一人上卫生间,不敢一人在走廊呆,总感觉有动静,因为都知道王洪梅死的太冤了,张磊太恶了,太过了。

二零零九年五月,辽宁女监狱十一监区三小队服刑人员王井安(沈阳人,可能因毒品案判长刑)因狱内医院长期以哮喘病名给其用药,误诊误治,导致其双肺空洞性结核。

二零零九年五月在狱内医院住院治疗,办理了保外就医审批手续。五月的一天,家人在狱门口来接。当时的王井安已卧床数日,不能自己行走,一管事医务犯人问张磊:“用担架吧!”张磊说:“自己走。”就是这“自己走”三个字,竟要了王井安的命。王井安被几名医务犯人搀扶,从住院部传染病房的五楼楼梯往下走,走到第一个楼梯拐弯处第三个楼梯凳时,吐血身亡。张磊下令“扎吊瓶”“叫车”,几名医务犯人举着吊瓶,围着死尸,坐车将尸体送去狱外东院的辽宁新生医院抢救室停放这一幕演给狱外大门口的王井安的家属看,这一出“抢救戏”只有一个“抢救无效”的结果。就这样,不到三个月时间,张磊欠下了两条人命。

三、辽宁女子监狱的奴工产品坑人害命

大陆市场销售的“棉签”,几个厂家均在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辽宁女子监狱附近,如:“卫生棉签”、“医用棉签”、“天洁棉签”等,而这些厂家生产的棉签多在辽宁女监加工包装。因狱内加工费比狱外加工费低一些。而女监的服刑人员三分之一有传染病,如:性病、梅毒、肝炎、肺结核、皮肤病、灰指甲等,且去卫生间后没有洗手条件(卫生间没水龙头,洗漱间门锁着)狱警看重的是抓紧时间创收,而根本不考虑他人健康。这些棉签经过服刑人员不卫生的手或带有传染病毒的手在模具上将棉签弄来弄去后装入塑料袋。所以女监服刑人员给家写信时,其中重要一项内容就是告诉家人告诉亲朋好友:卫生棉签不卫生,为了健康,别用了。

这些棉签厂每年大年前还大批包装一百支棉签一包,出口到国外,大多是该女子监狱包装的,辽宁女子监狱坑害大陆人还觉不够,还要坑害国外人。

辽宁沈阳“天医”牌医用外科专用手套生产后,有部份在辽宁女子监狱包装,服刑人员不少有传染病,且去卫生间后不能洗手,这样的手流水包装手套折纸、织手套,用纸包手套、装纸袋、封口、装箱,每副手套离不开三、四个人的手触摸,而后直接装箱,每箱放一套厂家带来的已盖好质检章产品合格证章等印章,封箱,箱表上印着已消毒字样。外科专用手套就这样出厂销售。

辽宁女子监狱还加工包装“中街大果”的碗糕盒,加工被罩、蚊帐、童装、服装等,辽宁女子监狱已钻钱眼里去了,不惜坑人害命。

辽宁女子监狱恶警对一般服刑人员都如此暴虐,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更加凶残。明慧网已经报道很多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请知情者继续揭露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