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犯罪事实(图)

更新: 2019年06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近年来,在四川成都市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出现了一个臭名昭著的黑窝——新津洗脑班,虽然被中共谎称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然而它外面没挂任何门牌编号与招牌。新津洗脑班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连续不断地進行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关押,并频频发生残酷迫害和多起致死案例,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因而在不少人眼里也成了一个黑暗的恐怖之地。“5•12”四川大地震后,唯一的一栋六层大楼,也遭受天谴,内部断裂,成为危房。于是四川省成都市政府将其旁边的亚非齿科技术学校合并过来,又改造装修作为洗脑班用。

新津洗脑班现在的大门
新津洗脑班现在的大门
原来的学校
原来的学校

一、迫害与敛财并行

现在新津洗脑班不仅是中共邪党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之一,更是中共“六一零”(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迫害法轮功的)犯罪组织、国安、国保等部门敛财之地。

遭受天谴、内部断裂的洗脑班大楼
遭受天谴、内部断裂的洗脑班大楼

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说,每抓一个法轮功学员進来,洗脑班就向上级组织报称需要费用一万多元。这笔费用从何而来:一是政府拨款,二是收抢法轮功学员家产,三是要挟法轮功学员单位提供,四是街道办筹集。这笔钱上百万又如何瓜分,该人士说,成都市成华区、武侯区、金牛区、青羊区、锦江区的“六一零”、国安、国保人员每个月都会轮流挂名到洗脑班来蹲守,目的也就在此。正如武侯区国保大队王鹏飞透露,抓一个钟芳琼,上面就给了二十万。并且四川省内各地甚至省外也派人到新津洗脑班来所谓的“学习取经”,帮助培训洗脑班人员。一位包夹(即所谓陪教)向人诉苦说,这里真的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们都很难受。

走進洗脑班大门,左边墙上赫然写着“欢迎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随行陪同人员向笔者介绍,这栋楼就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共三层。進大门右边是门卫值班室,里面装有一些监控设备。

门卫值班室
门卫值班室

二、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吉林法轮功学员魏克东来到成都,考察经营茶叶生意,第二天晚上八点左右,在成都双流九江住宿之地,被30多位成都市国保便衣警察秘密绑架。参与绑架的人向围观的居民声称,他们是抓吸毒犯。家属经过向公安政法系统等部门多方打听寻找,得知魏克东被关押到了新津洗脑班。同时被绑架的有四川安岳王红霞和江苏无锡施炳钧,两人也是法轮功学员,刚开始经营茶叶生意。

洗脑班头目殷舜尧
洗脑班头目殷舜尧

王红霞,四十六岁,四川安岳教师进修学校教师。自修炼法轮大法后,努力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然而遭受了中共邪党的疯狂打压,两次被非法劳教、酷刑迫害,家人也备受株连煎熬,儿子今年二十岁,却没有合适的工作,她知道儿子喜欢电脑,于是利用做茶叶生意之机,收集了一些别人不用或处理的废弃电脑与配件,打算帮儿子开一个家用电脑维修之类的铺子以维持生计。这时成都市中共“六一零”邪恶、国保人员就以为抓到了发财的机会,认为她们与人联系较多,将其绑架,向上邀功领赏,同时抢走了房间内所有的财物电脑配件,秘密将三人劫持到新津洗脑班。

一位明白真相、曾经在洗脑班干过活的人士说:抓人的是“六一零”、国安、国保甚至街道办,弄進洗脑班无非是想把矛头转移、找人分担他们的罪过,甚至做他们的替罪羊。洗脑班负责人殷舜尧和包晓牧也心知肚明,公开地说:抓人和放人都由区政府“六一零”、国安、国保三方协作,有的人被弄進来时,已经是打的内部暗伤,不久死了,外人却以为是我们下毒弄死的,这就不准确了。


原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被成都市成勘院与府南街道办、610办公室、石人南路社区、府南派出所蓄谋联合绑架,在派出所遭受所长刘川等人暴力殴打,致伤,随即送新津洗脑班关押,20多天后被迫害致死。图为谢德清被迫害的心中绞痛难忍,满脸痛苦。

三、家属拨打110电话报警,控告洗脑班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

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上午,魏克东家属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新津洗脑班,要求接见并立即释放魏克东,控诉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违法行径。

起初,两名女性看守人员回答,魏克东由多个部门监管,需要一一进行请示后才能作出决定是否安排家属接见。十分钟后,出现三名男性看守人员,他们说这个地方没有关押魏克东这个人,野蛮粗暴地拒绝了家属的接见要求。

魏克东被关押在洗脑班1楼13号房间
魏克东被关押在洗脑班1楼13号房间

随后,家属和随行的朋友只得拨打110报警电话,控告洗脑班的非法拘禁犯罪行为。警号为016936的陈姓警察和另一名协警来到现场,打开大门进入洗脑班院内,核实确认魏克东被关押在洗脑班1楼13号房间内。家属提出,洗脑班非法拘禁,要求警察依法处置,解救被关押的魏克东。陈姓警察说,这个地方是个秘密场所,警方管不了他们的违法行为。家属问,那么哪个部门有权处理纠正该违法犯罪行为。警察说,办案部门也是秘密,等待秘密部门会通知家属的。然后,警察驱车走了。

洗脑班大楼内,中间是走廊,两边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進入走廊是一道小铁门锁着,包夹也被锁在房间不得自由出入。被绑架到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强制洗脑与迫害。有绝食抗议者,更遭受野蛮灌食。在此过程中,通过法轮功学员不断的讲真相,一批又一批的包夹见证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明白中共邪党的谎言欺骗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后,离开黑窝再也不愿在洗脑班里充当邪恶帮凶。

一包夹正在播放电视
位于一楼的这间会议室,常常被用作对大法弟子進行强制洗脑和灌食迫害。一包夹正在播放电视。
画面电视里说的是“我们两个过年回家来啊”,然而大法弟子李喜慧在此洗脑班已经被非法关押六年了,却不得回家
画面电视里说的是“我们两个过年回家来啊”,然而大法弟子李喜慧在此洗脑班已经被非法关押六年了,却不得回家。

四、亲人的呼喊戳穿了邪恶的谎言

魏克东家属为找寻亲人,远涉几千公里来到成都,却不得见人,于是在洗脑班墙外朝洗脑班内关押楼房大声呼喊亲人的名字。魏克东听到了家属的呼喊,很兴奋激动的拉开窗帘,回应了外面家属和亲友们的呼喊,说自己无罪,不会屈服,让家属亲友放心。其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王红霞、施炳钧等也都兴奋激动地回应外面喊话的亲友们,拉开窗帘,大声呼应,不会屈服,信仰无罪。当有人试图阻拦王红霞在窗边观望时,王红霞就大喊:“法轮大法好!”

家属和亲友在洗脑班墙外呼喊亲人的名字
家属和亲友在洗脑班墙外呼喊亲人的名字

洗脑班欺骗家属的邪恶行径被戳穿曝光,周围的居民和路过的行人都齐声指责,洗脑班是个邪恶的窝点,是暗无天日的黑社会,是一帮流氓违法犯罪分子在干着伤天害理的勾当。然而洗脑班内发生的罪恶当地百姓并不是十分清楚,黑幕还没有撕开。

五、家属和亲朋的介入,让邪恶感到恐惧

当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朋友在围墙外持续不断地呼喊时,邪恶感受到了恐惧和害怕。他们害怕曝光、害怕事情闹大、害怕发生群体事件、害怕在忍无可忍的家人面前,自己不小心就丧命。一位法轮功学员不无感慨地说,当年公安派出所警察想绑架自己,不修炼的丈夫挺身而出:谁敢抓我老婆,我让他见阎王。至此,再无警察过问骚扰。

殷舜尧驾驶的专车
殷舜尧驾驶的专车

近中午时分,忍不住的家属向洗脑班大门内扔了一块砖头,洗脑班头子殷舜尧承受不住压力,赶紧驾着专车(川O-A8788)招来610国保和两车(川A6310和川A4054)警察约二十人为自己壮胆。警号为017023的于姓警官带队,威胁并要求魏克东家属和亲友离开。家属和亲友据理力争,指控洗脑班非法拘禁,610非法机构违法,继续要求会见魏克东并释放恢复魏克东的人身自由。

僵持之下,610头目和洗脑班头子殷舜尧最后同意家属和亲友进入洗脑班,双方在会议室进行交涉。殷舜尧又提出无理要求,要家属提供户口本或派出所出具的亲属关系证明,否则拒绝安排家属会见,也拒绝释放法轮功学员。

殷舜尧招来610便衣和警察约十多二十人为自己壮胆
殷舜尧招来610便衣和警察约十多、二十来人为自己壮胆
殷舜尧招来610便衣和警察约十多二十人为自己壮胆
殷舜尧招来610便衣和警察约十多、二十来人为自己壮胆

六、笑里藏刀、非法关押依然继续

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上午,魏克东家属在朋友的陪同下再次来到新津洗脑班,要求见人,并无条件释放。鉴于七日发生的事情,纸包不了火,殷舜尧就换了一副面壳、打开洗脑班大门,满脸堆笑的对前来探望的家属说,请進。当魏克东见到自己的儿子進来时,心情非常激动,手也在颤抖,无比感慨地说,一点儿也没有想到父子还能在这里相见啊。由此可见,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压力是多大、多重。魏克东谈了自己到成都出差随身所带的钱物和身份证都被国保收走,希望家人帮助去要回来。

与此同时,洗脑班大门外,王红霞的朋友希望代其家人看望一下王红霞,然而却不得入内。于是王红霞的朋友就在洗脑班墙外大路上喊王红霞的名字,这时殷舜尧恼怒的嘴脸就充份暴露出来了,于是和他的儿子(可能是)跑出洗脑班大门,很不高兴地要王红霞的朋友离开。

殷舜尧的儿子
殷舜尧的儿子

七月十日、十一日,家属连续不断的给殷舜尧打电话,然而,殷却拒不接听。七月十二日,魏克东家属第三次来到新津洗脑班,要求归还魏克东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因为来到成都时身上所带的钱已经用完了),但是门卫却支吾其词,又不敢承担责任,只好给殷舜尧打电话,殷在电话中惊恐的问门卫,来了多少人。当听说仅有一人时,仍然躲着不敢出来面对,也未归还家属财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