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成都法轮功学员杨英和老伴去航天菜市场买菜,被龙泉驿区“六一零”、公安等绑架,紧接着送新津洗脑班迫害三十四天。在新津洗脑班,众多的法轮功学员遭洗脑迫害和勒索,有的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长期关押。杨英夫妇于九月十六日回到家,继续遭“六一零”骚扰。

八月十三日早上七点半,成都法轮功学员杨英和老伴去航天菜市场买菜。快到菜市场了,杨英和老伴被龙泉驿区“六一零”、公安、街道办、社区等单位的恶人绑架,“六一零”的主任何卫金及成员马传强、张某、六个公安警察强行绑架上公安车,拉到镇派出所。

杨英夫妇被绑架后,恶人随即来人抄了杨英的家,连一张贴在梳妆台镜子上的一张护身符也没放过,当然这也是他们的唯一收获。过后,区“六一零”、派出所、街道办、社区等机构及有关人员在马传强的带领下,还到杨英家里非法摄了像。

在镇派出所,何卫金非法审问杨英夫妇还炼不炼法轮功,杨英没有回答;杨英老伴说身体不好,才炼法轮功。就这样,何卫金马上用公安车把杨英夫妇送到新津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迫害三十四天。

后来,何卫金说杨英夫妇几次没有配合他们,因他们要到杨英家来,要求杨英们写“保证不炼法轮功”,杨英夫妇拒绝见面,也不写“保证书”。

一.新津洗脑班长期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新津洗脑班,底楼、三楼非法关着的女法轮功学员,二楼关着的男法轮功学员,男的很少。平常大约关二十来个法轮功学员,那里是一边放人,一边由各区或各郊县送人进去,洗脑班与各地“六一零”联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里边迫害时间最短的十五至二十天,一般一个月多点。

洗脑班对不写“几书”的根本不放人,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经过四年迫害后,直接送到该洗脑班,三年多没放,据说直至今年,最后还是写了“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才由她弟弟接走了。

另一个是去年四月被非法送进去的女青年教师,因为不写“五书”,现在还在里边。还有一个女青年法轮功学员被关了半年多了,大概九月十三日写了什么,晚饭后才由两个陪教监管出房门外走了一下。

现在洗脑班里有一个女青年法轮功学员,头发已经完全白了,关了好几年了,现在患上肝炎、胆囊炎、胆结石,因为不写“几书”,洗脑班仍然不放人。

二.新津洗脑班限制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 任意体罚

大约是八月十八日半夜,底楼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哭的很大声,把底楼很多人都惊醒了。估计该学员是被陪教搞哭的;另有一个晚上,九点过了,听到隔壁陪教对学员很凶的高声吼叫:“站过来!”尤其是底楼陪教对不写“几书”的学员骂呀、讽刺呀、不准坐床,各种体罚手段,在房里千方百计限制人身自由,学员之间见到面,不准说话。在底楼把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很重。

杨英先被关在洗脑班底楼达二十天,白天不准坐床,只能坐在靠床的椅子上,没有活动地方,吃、住、大小便都在同一房间里,杨英被迫害得大便便秘,吃不下饭、头昏、头痛、高血压、心累、心脏不好,后十四天,转到三楼继续迫害。

三.新津洗脑班洗脑迫害

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整天被强制看电视或看诋毁法轮功与法轮功师父的电教片,或由管教人员灌输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的不实之事,今年更添新内容,管教或陪教经常来逼写“几书”。每间房非法关一个法轮功学员,两个陪教二十四小时看管学员。关小号的目的是迫害情况无人看到。

洗脑班要写“五书”:“保证书”,写出自己的修炼经过及认识的人、对法轮功的认识书、“决裂书”、“悔过书”、“总结书”,最后还要填表。各种名目的“书”,名字虽然不同,内容是一致的。他们有底本,强迫法轮功学员照着写。

四.新津洗脑班经济迫害

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在经济上迫害升级,前几年,每个学员每月交费两千,去年涨到五千元,今年涨到八千元,从八月起,又涨到一万元。每个陪教每月工资七百元,吃住不交钱。有时有的房里只有一个陪教(人员不够),多余的钱洗脑班得了。当然管教人员也分得一部份。他们的工资是由上边迫害机构拨的,如果要添置什么设备,都要由上边的迫害机构审批,然后把钱拨下来。

龙泉驿区“六一零”在经济上对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如果是讲真相、发传单的送洗脑班的,费用由法轮功学员支付,因炼法轮功而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第一个月自己不交钱,以后自付,千方百计逼家属交钱。

五.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人员

洗脑班比去年迫害更厉害,早晚所有陪教在各楼开会汇报法轮功学员情况,所有的陪教与管教人员,还有洗脑班主任经常在一起开会研究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以及讨论哪天哪个法轮功学员离开洗脑班。

洗脑班的主任是中共党中央指派的李风,去年没有常住洗脑班,今年常住洗脑班。

洗脑班去年年底有两个女大学毕业生,一个姓周,一个姓曾,特别邪恶。对法轮功学员谈话很挖苦,要求写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特别狠。

现每月有两次“六一零”上层组织要派人来检查,据说有中共中央的人来,洗脑班直属中共中央管理。外地常来人学习迫害魔术。

八月下旬,区“六一零”新招了一批有大学文凭的人,专门直接与炼法轮功的人接触,近距离参与迫害。这次洗脑班,龙泉去了三个女的,一个姓胡、一个姓魏(据说住在驿马桥桥头)和另一个姓王的,到新津洗脑班学习迫害“经验”,每天逼迫“转化”,灌输恶党的歪理邪说,攻击大法与大法师父,回龙泉后半年内,由这三人继续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

六.杨英夫妇回到家 仍遭“六一零”骚扰

杨英夫妇于九月十六日下午五点过回到家,但迫害并没有结束。区“六一零”主任何卫金扬言迫害还要持续半年。何卫金还要杨英们每月一次电话汇报情况,或是“六一零”的人亲自上门来问,来看,如果还炼,或发现还在发法轮功传单,马上抓人送洗脑班或送劳教所,还说市“六一零”将组织人力每月到区上来督察一次,验收已被所谓“转化”了的学员是否合格,也就是亲自上门来问,来看是否真的“转化”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