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四川省德阳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德阳市洗脑班,对外谎称“崇尚科学教育学校”,是一个劫持迫害无辜公民的非法私设监狱。这个罪恶的黑窝最早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在四川省德阳市收容所内开始,二零零二年左右迁入广汉市和兴镇。

二零一零年六月,德阳市“六一零”、政法委又将洗脑班转移到和兴镇宝昙村的原宝昙村小学校内,对外称“广汉市反警示教育中心”,门上没有任何牌子,紧闭的灰色粗笨铁栅大门长期关着,门内有岗亭,各处都有监视器,围墙上增加了粗实的钢筋,并成电网。

洗脑班里面有十二间囚室,内有三张床位,中间一张是给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左右各睡一个“包夹”(近身监控的人),这些人都是从法轮功学员所在的村或单位找来的,专门协助洗脑班恶徒“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川省德阳市洗脑班恶徒中有一头目叫毛莉,近四十岁,人都叫她毛主任,据说是广汉市“六一零”的。还有一个所谓校长姓李,大约五十多岁。及各类所谓帮教人员、做假材料的人员、便衣、保安人员和其他人员,他们个个胸前都挂一个牌子,上面只有性别、年龄、编号等,没有姓名和工作单位,当问其为何没有姓名时,答曰:怕法轮功学员曝光和打真相电话。里面估计有五、六十名人员。

各级“六一零”、公安、国安、协同政府官员和街道办事处有关人员,常以连哄带骗、威胁等流氓手段,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为了不暴露行踪,掩盖恶行,不法人员经常采取黑社会手法,将法轮功学员绑架了十多天,家里人还不知道人在哪里。这些恶徒绑架法轮功学员,不需要任何手续,不出示证件,不需要家人签字,就是人突然不见了。

德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近期被绑架案例: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广汉市广兴镇一大队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淑萍在田里割草,向阳镇派出所伙同一大队邪党支部书记陈玉兰等叫一个小孩把李淑萍从田里骗上来,然后骗她说,“你女儿要回家了,我们找你商量把你女儿接回家的事。”就这样把她绑架到和兴洗脑班。李淑萍的女儿叫黄海燕,二零零八年因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四川广汉新丰乡派出所恶警伙同大塘村恶党官员,将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云伯志绑架到广汉和兴洗脑班,至今都没有放回。据悉,恶徒威胁云伯志的家人说,现在是去学习几天,如果不去就要把她送去劳改几年。云的丈夫和女儿信以为真,就配合协同邪恶把云绑架到和兴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广汉市“六一零”联合向阳镇派出所到向阳镇八大队三队冯书俊家中绑架了她。当时,冯书俊正在家中做事,邪党人员闯入她家,强行把冯书俊推上警车,随后被劫持到广汉市和兴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国保特务、旌阳派出所恶警、旌阳街道办、陕西馆社区七、八人到法轮功学员谢文模(男,四十六岁)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就把正在准备做饭的谢文模绑架到广汉和兴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什邡市“六一零”、城东派出所多人将正在什邡市东风路五十五号蓥峰宾馆对面一菜馆打工的四十四岁法轮功学员潘小平强行绑架。绑架过程中恶人不敢出示任何法律依据,也不敢对其家属及时通报,偷偷就将一个好人强行绑架到广汉市和兴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广汉市兴隆镇二大队妇女主任李传玉带兴隆镇司法所的黄昌文、兴隆镇派出所的叶刚和广汉市国安等共四人到七旬老人侯光桃家,黄昌文对侯光桃说:找你去学习两个月。侯光桃说:我哪里也不去。叶刚和另一人就把侯光桃老人架上车。据当时的目击者说,老人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喊声随着车子离开而渐渐远去,就这样,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广汉市西高乡五大队村长曾庆兵、村书记钟国术两人,找法轮功学员唐文君的儿子谈话,大意是要求他配合,把他母亲骗到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八月六日早晨六点过,钟国术和曾庆兵就到唐文君家,一直谈话到九点多钟, 把唐文君骗走,并骗唐的女儿:“是叫你妈到学习班学习,那里生活条件都很好,吃住很好,还有空调。”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上午九点二十分,四川省德阳市耐火材料厂法轮功学员孟华龙是在外看着玩耍孙孙时,被耐火厂保卫处袁金华、武友东等人绑架、劫持到广汉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四川广汉市新丰镇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明菊,被村支部书记张玉容(手机13508014902)恶告,遭新丰镇派出所和广汉市国安恶警多人绑架到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上午十点,四川省广汉市西高镇派出所警察和马堰村中共邪党书记秦道学以及刘长福,闯到马堰村十一社法轮功学员罗吉会老人的家,骗她去“学习”。当时罗吉会不去,书记秦道学要挟:“不去你外孙女就读不成大学。”(因罗的外孙女刚考上大学)。今年七十岁的罗吉会老人,身高一米四左右,不识字没文化,在派出所警察及秦道学、刘长福等多人的恐吓、威逼下,无奈被关入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四川省广汉市西高镇十大队一社的法轮功学员钟德芳正在田地里收豆子,被十大队的中共恶党书记牟启成和村长贺关蒙带领派出所警察和广汉市国安绑架到和兴洗脑班迫害。事隔三天,西高文河村的法轮功学员曾和琼刚刚送外孙上学回到家中,被西高镇派出所和广汉国安绑架。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中午,广汉市向阳镇江南村四社六十四岁法轮功学员周维蓉女士,在家中被“六一零”人员丁述生伙同镇派出所和村干部共十人强行绑架。当时周维蓉的丈夫在场不允许将人带走,“六一零”人员谎称四天后就可回家。后来家人去探望时,洗脑班头领根本不准见面。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四川广汉市新丰镇龙居村一队法轮功学员赵明英女士,四十七岁,被该村邪党村支部书记赵德华带领一帮警察闯入她家中绑架,并非法抄家,被抢走了法轮功书籍和资料。

洗脑班丧失人性的迫害手段

强迫洗脑:该洗脑班的顶楼有专门的“房间”可以将受害人的头部二十四小时强迫固定,使人的眼睛只能看诽谤法轮大法的洗脑录像;识字的给看污蔑大法的书报;然后逼迫写出认同诽谤之辞的“体会”。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大法。

暴力殴打:这里所谓的保安组,实则是一群打手,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诱导欺骗:洗脑班还有专门的心理医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的诱导,实施精神迫害。他们善于察言观色,抓住你说话的某个小差错,不计其余,适时扩大缩小,攻破对方心理防线,使其“转化”,也就是放弃信仰。还有专门培训的说客,以中共哄骗人的歪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洗脑。

剥夺睡眠:几天几夜(三天或五天)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睡眠,其间三人一组的所谓帮教人员轮流每日二十四小时逼迫法轮功学员回答他们所谓的问题,主要是攻击法轮功的内容,不允许保持沉默,否则就用记录本、扇子等顺手操起的东西打法轮功学员的头。耐火材料厂的孟华龙被罚不准睡觉时,手段更残酷。先是不让他睡,看到已经很困倦时(即使站着都有可能睡着了)就把他绑在有靠背的木椅上,脚手都被绑着,即使这样,人在长时间不睡觉困极时也能睡着,可恶的“包夹”就制造响声不让睡。后来用两只高音喇叭分别放在离他耳朵很近的地方,就象切割机、砂轮机发出的高分贝的噪声阻止法轮功学员睡觉。

药物摧残:强迫法轮功学员吃药(一种白色小颗粒的药丸)、量血压。法轮功学员吃药后的症状:大量脱发,腹胀,心惊心悸、无法入睡,女性法轮功学员整月整月经血不止。洗脑班里有位女法轮功学员,被投毒在饭菜中,吃了后开始腹部烧灼般痛,后来痛得在床上立跟头,想吐、全身乏力、月经失调、牙龈溃烂流脓,疼痛难忍,渐渐视力也下降模糊。坏人还散布谣言说是炼法轮功炼成这样的。

威胁恐吓:监听、监视、跟踪、非法私闯民宅收集的所谓“证据”,来威胁、恐吓、诈骗、挑拨离间法轮功学员,企图扩大迫害。

贴身监控:对被绑架去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进去后被关入囚室,一人一室不准出门另派两名“包夹”每日二十四小时监控,吃、喝、拉、撒都在室内。两个“包夹”半步不离,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准炼功、不准发正念。只能按他们的要求做。如不听从他们的指使就不准吃饭、有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被罚不准吃饭长达七天。罚坐小板凳,由“包夹”监视,不准动,大、小便要请示,“包夹”不高兴时还不同意。广汉市兴隆镇二大队十三队法轮功学员侯光桃老人,就被罚长时间坐小板凳,把腰部肌肉都坐麻木了,很长时间无知觉。法轮功学员被要求填入班的表(简历等),不配合的,工作人员帮着填,边问边填;接着搜身,掠走所有随身携带的私人物品,特别是他们家中的钥匙,然后挟持他们回家非法抄家。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码坐

物资诱惑、欺骗伎俩:在强制“转化”达不到目的时,他们就变换方式,硬的不行来软的。用骗子的手法玩骗术,首先关心你的身体是否健康;买些时新水果、牛奶叫你吃;家里做生意的就许诺如果配合他们,承认“转化”,就给你装修门面,改善经营环境;家在农村无住房或住房破烂的就许诺给你换房子、换家具;年岁大的老年农村人口就许诺给你办社保(有些老人是本该享受社保,因坚定信仰真、善、忍而被他们无理卡下的)。

株连手段:威胁法轮功学员如不配合“转化”,其家人不能升学、升职,福利和各类待遇无端取消。一次他们想欺骗侯光桃老人配合他们拍摄录像,用于哄骗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几部摄像机对准侯光桃老人和专职的骗子说客,他对侯光桃老人说:“你配合我们拍好录像,我们把你送医院治好你的身体(身体健康受损是他们迫害造成的),给你盖新房子,买新家具,办社保,以后你每月有钱拿”。侯光桃老人识破他们的阴谋,一句说都不说,任其如何花言巧语、舌干唇焦都无动于衷。说客在法轮功学员正念面前无招可使,只好作罢。

洗脑班是共产邪党腐败的缩影

洗脑班的费用主要来源于财政专拨。一姓胡的大学教师在里面专门编文字材料,不管是否“转化”,他都编,玩哄上瞒下的伎俩,他还称洗脑班这次弄来几百万,有的是钱来搞“转化”。

“包夹”人员有部份是洗脑班人员的“关系户”,如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侯光桃老人的两人,就是广汉市兴隆镇二大队大队干部的家属,每人每月吃住不算,另拿一千元工资。除了“包夹”,其他人员中、晚均是大鱼大肉,每餐都象摆酒席一样,每餐大量剩菜全部倒掉;如有上边的人来,更是大摆酒席,水池里经常养有鲜活鱼类。洗脑班请的都是高级别的厨师,每月工资三千元。

保住中国的良心,制止迫害

中共“六一零”的洗脑班办班过程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法律条文确认其性质,却随意拘禁;洗脑班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力甚至致人死亡而不负法律责任。这样的洗脑班是彻头彻尾在犯罪,残害生命、践踏法制。

而中共洗脑班所关押迫害的又是一群最善良、正直的好人,是中国社会的脊梁,他们以“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不屈从于权贵,拒绝以钱财腐蚀自己,就是踏踏实实地做真诚善良的人、对社会对家庭负责任,同时坚守自己作为修炼人的信仰,心在方外,淡泊坦然。也许中共害怕的正是他们这种高贵的品格和言行,才不惜血本 “转化”他们,企图以利益诱惑、以暴力胁迫,用谎言充斥他们的心灵,使他们放弃修炼人的心境,变为中共的驯服工具。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该想想,信不信法轮功是自己的选择,但是我们是否允许中共用百姓的钱,以国家的名义,精神摧残、肉体迫害这些有信仰的同胞?让高尚、坚忍的品格消失,以欺诈、奴颜来代替?我们的生存环境需要更多的真诚、善良,我们都应对中共的暴政说“不”,停止迫害!

德阳市政法委:
新地址:德阳市长江东路218号,“德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办公大楼内。
原德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刘洪庆,现已调到德阳市政府城市执法局任局长
现任政法委副书记余伟,过去曾任德阳市人事局副局长(德阳市人才交流中心主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