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五)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接上文《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四)》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江泽民动用中共国家机器对一亿遵从“真善忍”准则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暴迫害,数百万人遭无端逮捕囚禁,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而本人修炼法轮功和父母修炼法轮功的孩子们,并未能因为他们幼小的年龄而逃过迫害。有的孩子因为父母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而成为孤儿,有的因长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而心力交瘁,有的因父母被长期非法关押而遭到同学和邻里的排挤和欺辱。据不完全统计,在迫害中惨死的孩子,年龄跨度从不满八个月至十七、八岁。他们如此的柔弱与无力,几乎都没有引起过社会的关注,他们发不出自己的声音。

(五)无辜女童的遭遇

四岁的融融

爸爸、妈妈、外婆,融融身边接连失去了三个最爱她的人。当融融思念亲人时,四岁的孩子会垫着凳子,趴在桌子上去亲一亲爸爸的骨灰盒。有时她会天真地告诉别人:我的爸爸在天上。

四岁的融融
四岁的融融

融融的爸爸叫邹松涛,一九九九年获硕士学位;融融的妈妈叫张云鹤,原在青岛德瑞皮化公司(德国独资)任主管会计,工作出色。一九九九年十月底,邹松涛因为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法轮大法的情况,一回青岛就立即被拘留了,到十二月份才放出来。

据知情人调查证实,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邹松涛被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警察郑万辛、绍正华用电棍毒打,当日坠下楼来,死时年仅二十八岁。因为江泽民有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的密令,很多人倾向于认为是警察在毒打中把人逼下楼去,或者把人打死后扔下楼制造“自杀现场”。

融融的妈妈张云鹤因为坚持信仰,不得不流离在外,后被劫持在青岛大山看守所女牢至今。融融从两岁半开始,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为命。可是,融融年已六旬的外婆,终于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也黯然离世。

十岁女童的苦难遭遇

李颖
李颖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年仅十岁的法轮大法小弟子李颖正在北京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学上课,被老师叫出去,骗她说:“你去学习学习”。之后将她劫持到了昌平朝凤庵的一个度假村(实际是迫害法轮大法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当天晚上,他们就轮流灌输诬蔑法轮功的东西,并威胁李颖:不放弃信仰就不让上学。

小李颖和妈妈陈淑兰在一起,眼看着“六一零”那些人把妈妈带走了。他们还是不让李颖上学,不让回家,还强迫她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他们不让孩子睡觉,到半夜一两点钟还不让睡觉,走到哪儿都有两三个人跟着。

李颖的姥姥被关在河北怀来县看守所;大舅陈爱忠已被迫害死了;姥爷陈运川被关在河北石家庄北郊监狱;小舅陈爱立关在河北冀东监狱;小姨关在河北高阳女子监狱;妈妈陈淑兰也不知被他们带到哪里去了。

李颖是当时唯一的一个被关在洗脑班的小孩儿,他们逼李颖写决裂书,后来他们把李颖送到了小饭桌和昌平敬老院,在那里她不如一个乞丐,一呆就是近三年的时间。中共对李颖一家惨无人道地迫害,到二零零九年,七口之家只剩两口人,这给一个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从精神到肉体造成的伤害是无以言表的。

十二岁女孩刘倩被迫害致死

刘倩,河北省雄县葛各庄村人,念小学三年级。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发现耳后淋巴结肿大,服药十三天后不见好转,头痛、腹痛、腹胀乏力,颈软,医院诊断为急性白血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晚上两点半病情加重,医院担心患儿出血没有血库便转到省医院。再一次检查和上述病情一样。

父母亲看着病痛中的倩倩却无法挽救女儿幼小的生命,无奈地抱着女儿痛哭。悲痛中的母亲想起曾看过法轮功真相传单上讲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患白血病炼法轮功痊愈的神奇故事,她们请来《转法轮》一书,一片虔诚地和小倩倩一起学习。学了三天,奇迹出现了,孩子想吃东西了,并要起床炼功。等七天过后完全恢复了。

正月十七,小倩倩来到她久别的学校。老师问:“谁炼法轮功啊?”孩子坦诚回答:“我炼。”“你不知道国家不叫炼法轮功吗?”“我不炼功早就死了。”孩子被立即叫到校长室,遭到校长的训斥,强行让她保证不炼了,否则不让上学。下午校长杨天祥等人开车把正在上学的刘倩送回家。小倩倩见到邻里亲人放声痛哭,幼小的心灵受到沉痛的打击。她哭诉道:他们非要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不让我上学。倩倩无法面对这严酷的现实。

第五天,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二日,心情沉重的倩倩突然昏迷不醒,骤然死亡。

活着被装进冰棺的陈英

陈英,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一二班学生。品学兼优、爱好书法,并在校内外获奖。

活着被装进冰棺的陈英
活着被装进冰棺的陈英

一九九九年八月初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被抓捕。八月十六日佳木斯市驻京办抓捕大法学员的专职公安干警押解陈英返回,在途中被警察辱骂,殴打和恐吓威胁,将她用手铐铐在车架上,只给半个面包和半瓶水,上厕所时也不准关门。陈英不愿再受他们的迫害,就在上完厕所后关上门,于下午两点多在京秦线280公里处跳车逃生。列车行驶二十多里才停下来,佳木斯市公安李政委和第二包车组的列车长等人将陈英送到丰润医院。当晚六点多钟,李政委说:“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气!”目的是不让家属看到还有活气,当晚又直接送到丰润火葬场冷冻,这个见死不救的李政委一句话就断了一个女孩子的生路。

被囚禁在拘留所中的两岁儿童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山东莱芜市法轮功学员王子等在家中干活时,当地公安局张丙寅、张××等三人带领二十名警察用万能钥匙擅自将王子等家的防盗门打开,被家属发现,当即制止。但是警察不听劝阻,粗暴地将门一脚踹开冲了进来。他们的儿子和侄女都只有两岁多,身体裸露,要给孩子穿衣服都不允许,甚至其兄弟媳妇(未修炼法轮功)的手被一个叫田玉刚的铐得鲜血淋淋,王子等被几个公安扑倒在地上铐上手铐,一家六口被强行带走。

全家人被带到拘留所后,王子等两岁的孩子扒着铁栅栏,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哇……哇……鼻子也出了血。隔院的公安局家属院的家属听到小孩的哭声,跑过来询问:怎么这里还关着这么小的小孩呀!拘留所的人不断地向市局反映小孩的鼻子流血,是不是考虑放回去,但无济于事。

四岁小女孩王淑杰在迫害中夭折

四岁小女孩王淑杰,家住山东省莱芜市苗山镇南苗山三村。在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中,小淑杰象千千万万个孩子一样,也承受了非人的精神摧残。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饱经惊吓与迫害的小淑杰停止了呼吸,永远地走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妈妈正在淑杰大伯家给两岁的淑杰喂饭,一群警察将大伯家的防盗门弄开,撞烂内门,冲了进来,绑架了淑杰全家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日警察把淑杰爸爸和淑杰带到官寺派出所审问,警察苏国建大叫着说:“你们姓王的一家都炼法轮功,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淑杰爸爸刚要说话,一本书朝他脸上打来,小淑杰当时被吓昏过去。妈妈抱着淑杰来到楼下,淑杰醒来后,发烧出汗,头痛地左右摇摆,坐立不安,直往墙上撞,回家后昏睡一夜一上午。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晚,苗山派出所姓李的拿着警棍又来抓人,小淑杰刚睡下被惊醒,大喊着:爸爸、妈妈我不让你们走。八月十五日是团圆节,小淑杰一家却为躲避迫害流离失所。小淑杰在一次次的惊吓与迫害中,受到极大的伤害,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吃饭也成了困难。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他们来到了省内著名的齐鲁医院,经检查,头颅内有个良性水泡,需要手术。手术后淑杰没有好转,反而开始抽筋、发烧到四十二度。四天后小淑杰停止了呼吸,永远地走了。由于淑杰家经济并不好,医疗、手术费不太够,他们只能留下所有的财产,离开医院回到了凄凉的家。

小开心暗洒孤儿泪

开心亲吻着妈妈的照片说:想妈妈
开心亲吻着妈妈的照片说:想妈妈

黄颖(乳名:开心)的父母都是法轮功学员。在开心一岁半的时候(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她的母亲罗织湘就被迫害致死,父亲黄国华遭当局迫害及非法关押。开心现由爷爷奶奶抚养。开心从一岁半时在外婆面前从不透漏妈妈去世的消息。

外婆问开心:“妈妈去哪里了?”开心讲:“在广州上班。”只要外婆不在身边,任何人问:“妈妈在哪?”开心答:“妈妈被坏人害死了!”问:“为什么不跟外婆讲?”开心答:“外婆会哭,哭的好伤心好伤心的!”

开心在另一法轮功学员家中看到《羊城小故事》法轮大法真相小册子里面“广州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的妈妈照片时,开心一脸若无其事会说这是妈妈,然后又蹦蹦跳跳的自己出去玩。大家以为她还不懂事,并暗自庆幸她还未受太大伤害。但是!在大家都进了房间后,她一个人又重新拿起小册子深情地望着妈妈的照片,偷偷流泪。

张缘圆两次被恶警劫持


张缘圆
张缘圆

张缘圆一家住在重庆市潼南县梓潼镇,爸爸(张洪旭)和妈妈(吴咏梅)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下旬,小缘圆的妈妈被潼南县国安大队长张良绑架走,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吴咏梅为抵制关押迫害,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吴咏梅由于在看守所中出现生命危险而得以脱离虎口。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当时只有四岁的张缘圆被潼南县第一派出所四名警察强行带走,以图抓到其父母。缘圆的爸爸张洪旭早在孩子才七个月时,就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恶警张良非法送西山坪劳教,在那里遭残酷折磨,鼻梁被恶警打断,牙齿被打掉,肋骨多处受伤。

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中午十一点多,重庆市潼南县恶警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十一岁的女孩张缘圆。恶警把张缘圆关到一个单间恐吓。后来警察把张缘圆交给她的一个远房亲戚。小女孩为避免警察再来绑架,被迫离家出走,目前下落不明,令人担忧。

出生十天的珊珊竟成了中共的“囚徒”

珊珊的百日照片
珊珊的百日照片

珊珊:山东省烟台龙口市人,爸爸刁希辉,妈妈吕艳娜都是教师,修炼法轮大法。

珊珊的妈妈吕艳娜先后三次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第一次遭到下丁家镇政府恶人野蛮毒打,多次被非法拘留及扣发工资、长期被学校看管、监视,后被非法开除公职。

这个家庭祖孙四代有近二十位法轮大法修炼者。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现在,全家人不断遭受山东省龙口公安迫害,多次进出派出所。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他们的女儿珊珊在魔难中出世。

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凌晨三点左右,吕艳娜的丈夫刁希辉出去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孩子刚出生十天,吕艳娜没有想到刚分娩十天的她也被龙口公安连婴儿一并劫持,被龙口“六一零”的不法之徒押送到烟台洗脑班,女婴珊珊成了中共这场邪恶迫害中年龄最小的“囚徒”。

珊珊和妈妈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四个多月。后来妈妈又再次遭绑架,刚刚两岁的珊珊和奶奶一起去看守所看妈妈,每次要倒三次车,几个月中历经了二十多次的折磨都不让看,一次奶奶抱着姗姗在市政府门前诉说着孩子天天想妈妈不让见,姗姗也向围观的人们哭诉:奶奶冤啊!

在睡梦中,懂事的孩子还时常喊出声来说:奶奶别哭了。

从一岁起就被关押的小女孩儿

郭月童是河北昌黎县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她知道昌黎县有个可怕的洗脑班。月童一岁的时候,就被关在那里很长时间,五年后的二零零六年,她又第二次被关入牢笼。

小月童的妈妈刘爱华、爸爸郭玉亭是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法轮功学员。月童出生的时候,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因为小月童的妈妈不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恶人将小月童和妈妈一起关入臭名远扬的昌黎洗脑班,当时小月童才一岁。

在昌黎洗脑班,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洗脑班的恶人除了强迫他们看诽谤造谣的光盘和书报,还用各种酷刑来折磨他们:不让睡觉、戴镣、戴铐、用胶皮棒打、罚跑圈、野蛮灌食、戴背铐且嘴用胶带粘上拿电棍电、用手铐铐在门或窗户上然后用电棍电……

每当恶警折磨妈妈时,小月童吓得只能躲在墙角哭。在没有坏蛋嘶喊纠缠、妈妈没有被拉出去折磨的时候,小月童就会扒在牢房的铁栏上向外张望。

后来,小月童和妈妈被迫害的事被曝光出来,国际上很多人都知道了小月童遭迫害的事情,恶人们才不得不把小月童和妈妈放出来,那时小月童已经三岁了。

出狱后的小月童看见了爸爸郭玉亭,爸爸这时已被迫害的双腿不能行走。长久的分离,使小月童对爸爸完全没有了概念。可是当小月童刚刚习惯叫“爸爸”时,中共“六一零”恶警又闯入家门,再次抓走了小月童的爸爸。

后来爸爸回来了,一家人总算团聚了,小月童真高兴。可是二零零六年的五月,小月童又和爸爸妈妈被恶人绑架到洗脑班。

*****

当夜幕降临时,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有多少幼小的心灵在颤抖,多少双无助的眼闪动着泪花。

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迫害正信的中共正在制造着一幕幕人间悲剧。让我们共同抵制这场毫无人性的邪恶罪行,不能使邪恶再继续下去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