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白山市程宪玲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今年四十三岁的程宪玲,男,家住白山市六道江镇道清煤矿。一九九六年夏天接触法轮功,感觉法轮功非常好,于是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作为法轮功学员的程宪玲也开始被邪恶打压和迫害。

被镇派出所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间,白山市六道江镇派出所的王俊生,领着几个警察来到程宪玲家,问程宪玲还炼不炼法轮功?程宪玲说:炼,他们就把程宪玲的身份证抢走,又非法将程宪玲家中的大法书及磁带、随身听等搜走,又将程宪玲劫持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察给程宪玲写笔录,问程宪玲什么时候炼的功,磁带和书哪来的和谁在一起炼功等等的话。因为《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那么这一切的问话,是不是在侵犯一个信仰者的权利呢?

下午,程宪玲的哥哥和单位领导来到镇派出所,领导问程宪玲为什么这么坚持炼法轮功,程宪玲说:法轮功讲的对。后来派出所勒索了程宪玲家人一千元钱,程宪玲才被放回家。

后来派出所的王俊生和程宪玲单位公安科的李成武到程宪玲家骚扰,问程还炼不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派出所的王俊生和两个警察,曾两次到程宪玲家骚扰,程宪玲不在家,他们恐吓家人让程宪玲放弃信仰。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末,六道江镇派出所户籍警刘建国来到程宪玲家,告诉家人现在法轮功的事很严重,叫程宪玲不要炼了,并叫家人签字,当时程宪玲从另一间小屋里出来,给刘建国讲法轮功真相。刘建国看程宪玲在家就用语言威胁、又到小屋翻大法资料,并吓唬程的母亲说:法轮功再炼下去就可能精神失常,甚至可能杀人,程的母亲吓的连忙说:赶快把他送走吧。程的四哥打电话把大哥、还有三哥家的孩子都叫来了,他们迫于压力,全都顺着邪恶之徒叫程宪玲放弃信仰。程的大哥、四哥并气急败坏的打程宪玲。

在户籍警刘建国的怂恿下,程的家人协同刘建国用绳子把程宪玲的手朝后绑起来,刘建国问程宪玲,要法轮功还是要家,程说:都要。刘建国就打电话叫派出所把车开来,他们把程宪玲带到大门口时,程宪玲趁他们不备,挣脱绳子跑了,刘建国在后面追,没追上就返回到程宪玲家把大法书、磁带等物品掠走。后来,程宪玲把“严正声明”写给六道江镇派出所和他以前工作单位的公安科,声明在邪恶迫害下一切所说,不炼功的保证全部作废。从此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末,流离失所回家过年,但是没在家里呆,就去白山市里,和一些流离失所的同修租房住。一个月后,同修出事,被绑架,程宪玲回到出租房,被埋伏在屋里的公安发现,程宪玲掉头就跑,他们在后面追,最后被甩掉。事后听说这次图谋绑架的人,是吉林省临江市公安局刑警队。一位走脱女同修说,身上带的九千元钱被他们抢走。

在白山市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后来程宪玲在当地的一个个体煤场打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八日被恶人构陷,六道江镇派出所王俊生领着五、六个警察将程宪玲绑架到派出所,在椅子上把他铐了一宿,第二天,又逼他签字、印指纹程宪玲拒绝不配合,傍晚,就把程宪玲送白山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必须剃光头、穿号衣、背诵监规、背不下来犯人头就打骂。每天由犯人头领着干活,天天挑雪糕把。把带节的挑出来,早上七点干到晚上七、八点还在干,不干完不让睡觉,干不好活犯人头就打骂,程宪玲被打了两次都是打的头部。

在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被六道江镇派出所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

在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朝阳沟劳教所,法轮功之间不能随便说话,不能谈论法轮功的话题,每个法轮功学员给安排一个“包夹”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随时向班长汇报。到劳教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逼迫你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在六大队,由普通劳教犯(简称,普教)张军(班长)张福利(寝室长)苏柏青(寝室长)负责“转化”程宪玲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薛平。在行李房,张军用拖鞋使劲打程宪玲和薛平的头和脸,每人打了二十多下见两人不动摇,就说:先让两人回去歇会再打。

在宿舍,恶徒张福利冷不防一拳打在程宪玲的肚子上,程宪玲一下就不行了,苏柏青用膝盖使劲顶撞程宪玲和薛平的大腿(大腿被顶撞的地方严重淤血、青紫一片)导致腿抽筋,走路一瘸一瘸的。晚上他们又让程宪玲和薛平在更衣箱后罚站,别人都睡觉了让他俩站着,站很长时间。苏柏青出坏主意,让程宪玲和薛平脚尖着地,脚后跟抬起,鼻子尖贴墙站着,不听就打。后来,张军对程宪玲和薛平说:队长没来就靠一会。第二天,张福利、张军遭报应,都说腿有点不好使,从床上下来差点跪地上。

在劳教所,每个月都被迫写思想汇报,程宪玲在一篇汇报里写法轮大法让人受益,迫害法轮功是犯法,中共操控电视、报纸宣传的都是谎言等等,被管教王涛(警察)叫去办公室打了七、八个嘴巴子,并叫程宪玲把思想汇报当场撕掉。在六大队期间,程宪玲被张军骗去四十元钱,苏柏青勒索程宪玲牙具一套。

第二次劳教所又要“转化”程宪玲,管教指使当寝室长的普教“转化”程宪玲,别人都睡觉不让程宪玲睡,逼迫他坐一个小板凳上,两脚并拢,双手扶膝,身体挺直,不能乱动,晚上十二点多才让程宪玲睡觉。而且吃完饭就让程宪玲坐小板凳。有一次,把程宪玲一个人弄到水房里坐小板凳,与其他人隔开。一个值夜班的普教走进来,踢了程宪玲一脚,让他好好坐着,出去了。又进来一个值夜班的普教,搬个板凳坐在程宪玲对面,点了一支烟,一边大口大口的将烟雾吐到程宪玲脸上,一边做着狰狞凶狠的表情,一支快吸完了,又点上一支,继续将烟雾吐到程宪玲脸上。程宪玲忍无可忍,使劲回敬了他一口将烟雾吐到那个普教脸上,他一惊,从小板凳上站起来要动手,程宪玲也站起来了,两眼盯着他,他瞅瞅程宪玲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第二天寝室长把程宪玲叫到他跟前,让程宪玲坐小板凳,假装好意劝。程宪玲给他讲道理,讲真相,他不听,开始翻脸,骂程宪玲,叫程宪玲到门后抱头蹲着,程宪玲不去,他便将程宪玲推到门口,用力往地上按程宪玲,程不从,他便出重拳打程宪玲的胸腹、腰、背等处,边打边骂,程宪玲说,你再打我就喊人了。他不听还打,程宪玲拉开门往出冲,他搂住程宪玲往回拽,便拽边打,程宪玲冲着走廊大喊:打人啦!寝室长打人啦!这时在走廊值班的两个普教跑过来,其中有一个普教用脚使劲往屋里踹程宪玲。程宪玲抓住门把手不停的喊:打人啦!打人啦!队长和几个管教闻声赶来,程宪玲向队长和管教报告寝室长打人,一个管教(警察)不容分说,抬手打了程宪玲十五、六个大嘴巴子。管教走后,值班组一个叫老鸡的惯犯五十多岁,白头发,从外面径直走到程宪玲跟前,嚷道:你喊什么,我的心脏病被你吓犯了。紧接着一拳打在程宪玲脸上,并把程宪玲按倒在地,膝盖顶住程宪玲的肚子双手死死掐住程宪玲的脖子骂着:“我掐死你。”程宪玲当时被掐的快不行了。寝室长见状怕出事,连忙将老鸡拽开。事后听说老鸡和寝室长以前一起在监狱呆过,关系很铁,怎么“转化”的主意就是老鸡出的。

零五年的新年过后,朝阳沟劳教所开大会,又开始新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将很多法轮功学员分流到苇子沟劳教所、奋进劳教所,对剩下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的转化。程宪玲还在朝阳沟劳教所。那时的法轮功学员,正在大教室里干活呢,就被叫去管教室,管教直接用电棍电或指使普教打、上背铐或整夜不让睡觉、找来邪悟的人灌输歪理邪说。

一天,程宪玲正在大教室干活,被管教刘晓宇、孙海波叫到寝室说:你“转化”也得转、不转也得转,他们逼迫程宪玲蹲着,程宪玲不蹲,刘晓宇冲走廊喊来两个普教,让他们抓住程宪玲往地上按,程宪玲极力反抗,刘晓宇用电棍抵住程宪玲膝盖,开始放电,不一会程宪玲被迫蹲下。刘晓宇用手铐把程宪玲铐在床头很低的位子,直不起腰,只能蹲着。

晚上,刘晓宇值班,他把程宪玲带到行李房,把程宪玲双手吊铐在头顶上方,行李柜的门把上,过了不长时间,程宪玲因为身体虚弱和精神压力太大,开始呕吐,并晕过去了。刘晓宇就把他放下来了,双手铐在背后,在小板凳上坐了一夜。第二天,吃完饭,一个姓刘的管教上班后,又把程宪玲铐在床上,让一个普教看着,过了不长时间程宪玲违心的“转化”了。他们强迫“转化”的学员诽谤大法、谩骂师父。零五年六月十九日,加期一个月后,放回家。

骚扰不断

回家后,六道镇派出所片警(外号叫张老八)多次去程宪玲家,程宪玲都不在,便叫家人告诉程宪玲办理解教手续,程宪玲没去,离家出走。

二零零五年冬天,有一天张老八得知程宪玲在家,在晚上八点和社区廖洪波,敲开程宪玲家的门,叫程宪玲去警务区办手续。程宪玲不去,张老八怀疑程宪玲身上有法轮功的东西,便叫程宪玲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张老八又打开衣柜门用手翻了翻,被程宪玲制止。随后,张老八掏出手机打电话,不知搞什么名堂。张老八在进屋后,又让程宪玲掏兜,程宪玲把衣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张老八见没什么东西,再次让程宪玲去办手续。程宪玲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犯法,你们这么晚到我家来骚扰,我妈这么大岁数,心脏不好,以前被你们吓的经常睡不着觉。”张老八气汹汹地说:你不去办手续,我天天上你家来,在家人再三劝说下,程宪玲假意要去,走到大门口时,趁他们不备,关上大门就跑,张老八在后面紧追,没追上,就气急败坏的返回程宪玲家,打开衣柜,乱翻一通,抄走两本大法书、翻出程宪玲的相册,拿走一张照片,程宪玲又开始流离失所。

更多法轮功学员在朝阳沟劳教所遭受迫害

李田财:男,五十岁,通化县光华乡人,被黑龙江劳教犯董恒超领着几个劳教犯弄到行李房殴打,腿被打瘸。还吊背铐,五、六分钟之后放下来,然后在吊起来。迫害的非常残忍。最后被迫“转化”。
绍振坤:男,六十岁,长春人,晚上不让睡觉,管教轮着谈,一宿一宿的,谈了两宿转化了。
孙常平:男,二十四岁,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人,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为躲避警察非法抓捕,跳楼脊椎摔坏,腿也瘸了。迫害时不让睡觉,被迫转化。
刘子威:男,白山市石人镇人,在新生班绝食,被吊起来迫害致死。
于占春:男,五十多岁,长春人,不干奴工,被李小宇等几个管教在管教室里打的鼻青脸肿。
焦明峰:男,三十四岁,吉林省榆树市人,脊椎被打坏,走道让人背着走,对大法坚定不移。
富德财:男,三十七岁,吉林省榆树市人,被残酷殴打坚定走过来了,后背有伤疤。
刘庆华:男,三十七岁,吉林省辽源市人,被管教用火烧嘴和脸,起一溜大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