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善良农民徐天福遭多年冤狱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徐天福,男,六十三岁,四川米易县撒莲乡农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徐天福修大法后,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体得到净化,思想境界得到提高,做事首先考虑别人,利益和好处主动让给他人。

徐天福不为名不为利的事例比较多,比如:徐天福所在的撒莲乡三大队一直缺水,特别是旱季,农民为了争水灌地,吵嘴打架的事经常发生,甚至出现过伤人的事件。得法后的徐天福和本大队的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在缺水的季节,主动让其他农民先放水灌地,他们后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发生为水争吵打架的事了。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一心想着他人,被邻里称颂的好人却遭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徐天福多次被邪党非法关押、抄家,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九年。特别是监狱九年的迫害,造成徐天福浑身伤痕累累,肚子胀的象鼓一样,肝区又胀又痛,吃不下饭,只有一口气把生命维持着。被绑架前徐天福身体健康,体重一百五十多斤,出狱时瘦得骨瘦如柴,连警察都断言:徐天福即使回去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一、徐天福在劳教所遭受到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徐天福、王元品、周盛会等人在徐天福家炼功,突然闯进几个警察,以政保科恶警周林为首抢走了徐天福的录音机和炼功带。第二天,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六日,撒莲乡政府的白廷飞、陈小平到徐天福家,对徐天福说,你收拾简单行李到县上住几天,将徐天福骗到乡政府后,当天就劫持到米易看守所关押迫害四十三天,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徐天福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动教养。主管人是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等。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徐天福被劫持到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在入所队,恶警从行李包内搜出一本《转法轮》,书内夹有五十元现金,书和现金全部被入所队警察收缴,对徐天福罚站四天两夜。在劳教所下队奴役劳动期间,每天强迫奴役劳动十六个小时以上,非常辛苦。吃的是烂菜,过着牛马一样的生活。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才将徐天福回家。

二、徐天福在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二日,徐天福与其他同修在四川攀枝花红格镇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一蔡姓坏人拦住,很多村民前来围观。于是他们就向围观的村民讲明情况和真相,绝大多数村民听进去了,唯有蔡姓坏人说:举报了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可以获奖二百元。于是他去举报了,徐天福和另一位同修不幸被抓,由红格镇派出所的警察送到盐边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盐边县看守所内,邪党攀枝花国保大队恶警张然、赵锋等几个恶警将徐天福与别的法轮功学员分开,由两批恶警审讯,问资料的来源。为了保证其它资料的安全,他们尽量拖延时间以便其他同修把资料转走。由于恶警得不到想得的东西,恼羞成怒,加班审讯徐天福。

那天已经中午,盐边县公安局一恶警为了迎奉攀枝花国保恶警张然、赵锋,小声说已给他们准备了午餐,晚上找几个粉头陪一下,耍一耍。吃过午饭,恶警更加残暴的审讯,采用刑讯逼供加欺骗。恶警欺骗说:他们都知道了,叫徐天福说出来可以从轻处理。徐天福不相信恶警的谎言和欺骗,恶警的阴谋没有得逞,就打耳光,拳打脚踢,用手铐将徐天福反铐在窗户的防护铁条上,脚不着地。同时大声烂骂肮脏的语言。

在盐边县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后,徐天福被转到攀枝花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转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的时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邪党米易县法院对徐天福非法判刑九年,审判长是程明恒,审判员是杨光发、张锐,书记员是曾莉莉。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徐天福被强行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在德阳监狱,徐天福受到的酷刑非常严重,体罚是多种多样的:罚面壁、罚蹲、罚长时间站、长时间跑步,几天几夜不准睡觉等。动不动就严管、禁闭。徐天福遭受最痛苦的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四月,由阳七林和项建庸两个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监控,徐天福被罚站了七天八夜,脚站的肿的很大,手也肿了。第八天又被罚蹲,要求腰直颈正,稍不如意,就要遭到包夹犯人的毒打。阳七林发现徐天福蹲军姿的腰不直,就用凉鞋猛打徐天福的头顶,使其失去知觉(一年以后用手去摸头顶仍然是麻木的,记忆力显著减退)。到了晚上十点,蹲了一天的徐天福又被包夹犯人项建庸、阳七林拖去迷水,用大盆子装满了水,项建庸和阳七林两个刑事犯将徐天福的头按在盆子的水里,徐天福出不了气,呛了几口水,项、阳二犯将徐天福的头提起来让其换一口气,又将徐天福的头按在水里,这样折腾了半个小时,二犯人又把徐天福按在厕所的地板上坐着,二犯不停的往徐天福身上淋冷水,用盆子往头上、脸上用力泼水。徐天福冷的发抖,皮肤发紫,人都快要闭气了。这一次酷刑迫害是新调来的监狱长刘远航搞的所谓的“整顿监管改造”。和刘远航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有:监区长张广、管教张宇、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管教钟胜。此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钟胜的主意。在十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熊秀友和李正林也是被恶警钟胜唆使刑事犯使用这种手段迫害致死的。钟胜迫害好人遭致恶报:40岁就被切除胆囊。

三、徐天福多次遭到绑架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徐天福还遭到多次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八月五日晚,徐天福与几个功友在自家门口外一百米处的草坪上学法炼功,撒莲乡党委书记何明树伙同乡政府及派出所的白廷飞、陈小平等七八个人前来骚扰,准备绑架徐天明,当场的全体法轮功学员抗议,他们绑架徐天福到阴谋才没有得逞。

一九九九年八月六日晚,徐天福与多名功友在自家门前一百米处的草坪学法炼功,米易县六一零办公室带领丙谷派出所、撒莲乡派出所一帮人开了两辆警车,有的警察身上带了枪,到徐天福所在的生产队来抓人,由于群众和法轮功学员的抵制,当晚没有抓人,但是六一零人员叫徐天福、王元品、周盛会第二天到撒莲乡政府。八月七日徐天福他们到乡政府,徐天福被勒索二百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中午一点钟左右,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五人非法闯入徐天福家抄家,砸烂徐天福的镜框三个,抢走师父法像一张、法轮图二张、教功图解一张。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徐天福与功友到北京上访,十月二十一日在天安门广场被当地警察绑架,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后被劫持回米易,在米易公安局会议室里,被政保科向金发非法审讯,并勒索现金一百五十元。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