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丁惠被新津洗脑班劫持迫害一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法轮功学员丁惠,因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受到中共迫害,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导致她的母亲和幼子在迫害的环境中去世。

丁惠本人于二零一零年被当地中共人员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

丁惠,女,现年四十岁,成华区五一二厂(成都市冶金实验厂)职工。她的母亲王治容,五十九岁。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丁惠与母亲于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成都市成华区六一零及府青路办事处、派出所、五一二厂武保处、家委会的不法人员反复绑架、关押多次。在非法关押期间,王治容曾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恶人们怕担当责任,才放她回家。

为了避开骚扰,丁惠被迫带着母亲和四岁多的儿子小虎离家出走。但一直遭到邪党人员到处打听、跟踪,意图绑架。

丁惠一家祖孙三代在外租农民的房子。因丁惠的丈夫已去世,她自己又没了经济来源,生活异常艰难。加上邪党人员的跟踪,母亲王治容时刻担心被绑架,长期处于恐惧中,身心遭到很大伤害,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含冤去世。二零零三年一月,儿子小虎也不幸在困苦环境中夭折。一个温馨的家,只剩下丁惠孑然一身……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丁惠被当地警察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以下是丁惠自述在洗脑班遭迫害经历:

我叫丁惠,二零一零年三月份,我去给驷马桥社区的邪党书记廖正华讲真相,被廖正华伙同府青路派出所警察徐树清、成华区“六一零”的几个成员联合绑架,当天他们就将我劫持到新津洗脑班。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一进洗脑班黑窝,我绝食抵制迫害二十多天,洗脑班一帮人轮番对我暴力灌食,导致我掉了两颗牙。洗脑班还令二个“陪教”监视我,安排徐丹和周莉来“转化”我,逼迫我放弃“真善忍”信仰,他们采用伪善的手段,麻痹我的思想,被洗脑班的“大杨”拉着手写了“保证书”。但是我很快知道自己错了,叫徐丹退还给我,他不肯,我立即就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保证书”作废,交给洗脑班。

从那以后,徐丹就很少来找我。但每天除了洗漱,他们不准我出门,强迫我看邪党电视洗脑。到了十月,洗脑班的曾某带着警察来,说是准备将我换地方,随后他们又派包小牧来 “转化”我,他花言巧语,软硬兼施,我并未上当,最后“大杨”代笔写了“五书”,我不签字。

新津洗脑班恶人所采用的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我被洗脑班足足非法关押、迫害了一年,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走出黑窝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