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27日发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

  • 黑龙江省佳木斯大法弟子王金萍遭迫害的经历

  •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原红艳上访被迫害事实

  • 黑龙江省佳木斯崔芳红被非法关押及勒索的经历

  • 佳木斯大法弟子冯静自述:我的家庭被邪党拆散

  • 江苏苏州高新区法轮功学员陆利民受迫害事实

  • 王宝兰为法轮功上访,次次遭迫害

  • 山东省潍坊市寒亭法轮功学员张玉洁被迫害经历

  • 黑龙江省佳木斯大法弟子王金萍遭迫害的经历

    我叫王金萍,今年七十四岁,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大法弟子。

    我是九四年十一月开始修大法的,修炼后我身心受益,全身疾病如糖尿病、颈椎变形、冠心病、肾病、腿深度静脉堵塞、脑动脉硬化,一扫而光,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玄妙,生活上过的很充实。江邪魔在中国发起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打压,动用了全国性的宣传工具造谣、诬陷、诽谤大法、诬蔑我师父,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我,我不能袖手旁观,依然决然的到北京上访,为我师父讨回公道,向世人说大法的美好(我不修大法就没有我今天),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修法轮大法强身健体。

    第一次是九九年十二月我与同修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列车,在浩良河被邪恶的警察劫持,给我们四位大法弟子带上了手铐,押回佳西派出所,关押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送永红分局,后来是我的家人营救邪恶警察才放我回家,其他大法弟子送看守所好几个月后邪恶警察勒索她们上千元才放回家。

    第二次是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我再次进京上访,为我师父说公道话,到北京后还没来得及到有关部门说法轮大法神圣,就被劫持到佳木斯住北京办事处,我单位保卫处的柴景贵来京接我回去,当时我身上有四百七十元钱被他劫持去,归他私有,将我送佳木斯永红分局,然后又送看守所后,警察利用我儿子对我的牵挂,警察欺骗勒索我儿子,叫我儿子送烟贿赂他们,然后放我回家,当时我被单位(糖厂)勒索三千元钱作为保证金,至今没归还给我。

    第三次是零四年七月份,我们出去贴真相传单,被佳西派出所绑架,被迫害出现病症,我儿子知道后再找人,邪恶警察再次欺骗勒索我儿子,才放我回家。这就是被中共利用的警察对我的迫害。

    我二次进京上访,我的大儿子着急上火,跟到汤原找我,大女儿在家一把鼻涕一把泪哭,也为我担心着急,小儿子也哭,担心牵挂惦记我,我老伴连续去佳西派出所好几次,家人叫他回家,他还是不放心我,还是去看我,北方的冬天特别寒冷,老伴把大衣给我,自己穿单衣服回家,这几次被迫害,家人为我四处奔波营救,都为我黙黙的承受着精神经济压力。

    其实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錯,现在做好人难。我修炼法轮功,我师父叫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使我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全家人受益,儿女孝顺。

    奉劝警察别当中共的替罪羊,清醒清醒吧,宪法有规定信仰自由,不久的将来要将首恶送上历史的审判台,为所有的受迫的,被邪恶警察迫害失去生命的无辜大法弟子平反昭雪,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请你们善待大法弟子,你会得福报。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原红艳上访被迫害经历

    我叫原红艳,原在黑龙江省三江食品公司工作,担任车间主任工作。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得法后,我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原有的眩晕症、胃肠炎、便秘等疾病不治而愈,浑身一身轻,家务活全由我一人承担也毫无怨言。在公司,员工的误餐费从不私自占有,超出工资以外背地给我的额外金钱一概拒收。员工们都说象我这样的好人太少了。

    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妒忌,发动整部国家机器开始疯狂迫害打压法轮功。原本祥和平静的炼功环境就这样被破坏了。所有媒体一边倒,不停的编制谎言抹黑法轮功,颠倒黑白。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去市里、省里信访办反应大法的真实情况。可不但没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还陆续有大批学员被抓。在冤情无处申诉的情况下,我决定去北京上访,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的一天,我把儿子送到一个同事家,托她帮着照看,那年儿子只有九岁。然后我给丈夫留了一张纸条,叫他下班去接孩子。我几经周折,终于摆脱了警察和单位监视人员的围追堵截到达北京信访办。可我看到信访办门口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门口的警察问完姓名和住址后就被劫持了,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哪还有说理的地方。就这样,我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我想找一个能让我说真心话的地方,我想让世人明白真相,不受蒙骗。到了广场,我打开横幅,大声的疾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很快,几个便衣警察扑上来,抢走横幅,大庭广众之下把我塞进一辆警车,然后把我绑架的广场派出所,关进了铁笼子里。那时我的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摧残,特别觉得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公司领导发现我不在岗,如天塌之势坐卧不安。因为那时中共利用株连政策实施迫害,只要哪个单位有因为法轮功进京上访的,全单位都要受到牵连。公司保卫科赵卫东和另一人员到北京把我非法押回,连夜绑架到佳东分局,后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看守所勒索了我家五千元钱后才把我放回。我回公司要求上班,经理李恩喜说:“你被开除党籍了,留厂察看一年,期间停发工资。并扣除你进京接你的全部费用一千二百元钱。”我跟他讲大法真相,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相信谎言。他不接受,并冲我大吼,态度极其恶劣的喊;“这还算轻的,如果你表现不好,一年以后也不让你上班。”二零零三年,我们夫妻就双双失业了,至今靠打工维持生活。

    在我进京期间,公司领导多次到帮我照看孩子的同事家,追问我的下落,并逼问她是否也炼法轮功,为什么知道我炼法轮功不举报。他们的无理举动打乱了同事的生活,给她的精神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们还给我丈夫施压,让他劝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如果不写就开除工职。周围不明真相的同事、朋友也讽刺挖苦他有这样一个“好”老婆。那些日子,我丈夫茶不思、饭不想,欲诉无门。晚上儿子睡着后,挺大的一个男子汉常常偷偷的哭。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原本一个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怎么在短短的几天就“夫妻、母子”分离,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难道就是因为妻子要做一个善良的人;说真话的人;能忍耐的人?他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短短几天人就瘦了一圈。本来就神经衰弱,现在更严重了。

    我的经历,在周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中只是冰山一角,而且显得很微不足道,可却象梦魇一样让我和我的家人记忆犹新、挥之不去。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和善良的人们都盼望着迫害早一天结束,让慈悲的法光笼罩神州大地;希望我们炎黄子孙也能象其它国家的人一样,自由的在街上高唱“法轮大法好”,一派祥和。


    黑龙江省佳木斯崔芳红被非法关押及勒索的经历

    佳木斯大法弟子崔芳红,在大法中身心受益,为说句公道话,曾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又被公安局恶警及单位勒索四千多元。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崔芳红,一九六一年生人,是佳木斯纺织厂工人,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大法的,修大法后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失眠,痔疮,腿疼的疾病都好了,明白了许多人生的道理和意义,生活充满阳光,每天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心态祥和,家庭也变得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以小人妒忌之心,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二零零零年我们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恶警发现,把我们非法关押到山海关刑警大队,那里的恶警很邪恶,把我们身上的钱全搜走了,把我们关在一个十几平米的房间,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尤其岁数大的同修全都尿裤子里了,每天都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山海关刑警大队,我们房间就有20多个,房间只有一张床,换班坐着,我在那里关了两天,两天后我们单位去把我们接回,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又非法迫害我们二十多天,每天被强迫面对墙坐着,吃的是窝窝头,又黑又硬,真是难以下咽,喝的是没有几片菜叶的菜汤,看不见油星,永红公安分局石秀文强迫我丈夫写了保证并被非法勒索2600元,才把我放回。

    接着单位开始迫害我,把我开除厂级并留厂察看,罚我1400元钱,克扣我每月工资一百作为罚款,共罚了6个月。英俊派出所警察和社区工作人员经常一起去我家骚扰,给我的家人精神上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一有人敲门家人就紧张,每天都生活在恐惧、担惊受怕之中。


    佳木斯大法弟子冯静自述:我的家庭被邪党拆散

    二零零零年我有幸走入大法中修炼。“真善忍”的伟大法理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让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在大法的修炼中,我努力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不断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准,不知不觉中我身体上的各种疾病全部消失了,心情也豁然开朗。我生活的轻松、踏实、生命充满阳光和希望。

    然而,由于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使我所有的家人,丈夫和婆婆对法轮功产生了深深的误解,他们千方百计阻挠我修炼大法,大姑姐和我丈夫劝我不要再炼法轮功了,为了达到目的,丈夫多次要与我离婚。我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的真法大道,你们看谁有病不用打针吃药就能彻底痊愈的?这不足以证明大法的超常吗?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不炼呢?他们见我修炼的心如此坚定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我原来是一个倔强较真的人。修炼大法以后,我的心胸宽广了,在和婆婆相处的过程中,有了矛盾找我自己的原因,看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下次做好。凡事都以平和的心态对待,婆婆看到我的变化,曾跟别人说:“我那三儿媳妇炼法轮功以后变了很多,法轮功挺好的。”所以后来婆婆不再反对我修炼大法,而且还经常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师父讲法录音,并办理了三退。正因婆婆对大法有了善念,曾两次从病危的死亡线上重获新生。

    随着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不断升级,我丈夫单位的领导怕影响他们的前程,找我丈夫让他做我的转化,还拿回做转化工作的书让我看,企图强迫我放弃大法修炼。我丈夫本来就是一个胆小、要面子的人,自觉在单位抬不起头,又怕影响孩子的前途,从而造成丈夫的精神压力特别大,有一次他对我说:“我也这个岁数了,怎么样都无所谓,我就怕对孩子不利呀!为了孩子你就先别炼了。”每当这时,我真的能感受到丈夫和儿子所承受的那种压力,他们也是被中共间接迫害的受害人哪!

    一次我儿子放学回家,看到楼下有警车,急忙跑回家,脸色苍白,进屋的第一句话:“我妈呢?”当时我深深体会到孩子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正因如此,不久我儿子得了抑郁症,一年后得了精神病,发病时的主要表现就是要出国,把妈妈带到国外去,国外可以公开炼功,不能被抓、被迫害。

    看到儿子从一个善良、懂事、聪慧,很多家长都欣赏,同学们在各方面都认可的好学生,变成了一个经常说胡话的精神病人,身为母亲的我流的不是泪而是血啊! 那种痛不在其中的人是很难体会的!我丈夫也傻了,整天整夜呆在外面,不吃不喝、不睡觉,精神几乎崩溃了。

    二零一零年我丈夫心力交瘁,再也承受不住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再也不想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在儿子还不断重复犯病的关键时刻死活要与我离婚,我百般劝阻无济于事,在极度无奈中我们离婚了。他离婚的理由是妻子修炼法轮功。一个好端端的家被中共给拆散了。丈夫带走了病中的儿子,从此我很少能见到儿子,更不能悉心照料他……这一切都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无端迫害造成的。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迫害中,又何止我一家妻离子散。我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如果没有中共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诽谤,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被欺骗从而仇视大法,甚至把生命置于危险境地却浑然不知。所以从这一角度讲是中共带给了人类最大的灾难。

    因此我希望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们赶快醒悟,远离中共,多多了解大法的真相,真正明白法轮大法好!为自己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江苏苏州高新区法轮功学员陆利民受迫害事实

    陆利民,男,现年四十二岁,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陆利民多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无锡监狱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初,陆利民因传递大法经文而被所在工作单位苏州钢铁厂武保处、苏钢派出所软禁在苏钢招待所三天三夜。当时,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戚小良、汪达保、刘墅明则先后被劫持到上方山洗脑班迫害。相关责任人:苏州钢铁厂厂长孙廉洁、邪党委书记姜琰、派出所所长孙玉峰等。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陆利民在家中遭高新区“六一零”头目周文秋、孙建平、国保大队长金某、浒关派出所李建明、谭利平及苏钢派出所孙玉峰等人非法抄家,恶徒抢走电脑主机一台,打印机一台,移动硬盘一个,其它物品若干等等。陆利民先被非法关押在浒关派出所,五月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被苏州市虎丘区法院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半。其他参与迫害者:审判长王永伟、审判员潘强生、金渠芳。

    二零零六年一月六日,陆利民被绑架至无锡监狱十三监区,十三监区长陈志春伙同监区长助理尹渊、恶警顾晓江、董正祥等人采取车轮大战、熬鹰等伎俩残酷迫害陆利民。恶警尹渊因迫害法轮功先后被调任狱政科副科长、三监区监区长。

    陆利民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被移送至九监区,九监区长赵俊锋,监区长助理成钢、姜鹏程。

    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无锡监狱成立了迫害法轮功的监区十四监区,把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集中非法关押,进行新的种目繁多的迫害,陆利民于当天被非法移送到这里直至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出狱。十四监区监区长徐玮,副监区长乔生枝,监区长助理潘云雷,恶警王小波、王光亚、王传祝等等。无锡监狱教改科科长卢永忠,狱政科科长张建忠。


    王宝兰为法轮功上访,次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辽宁省新宾县上夹河镇法轮功学员王宝兰毅然踏上列车,进京和平上访,为法轮功讨说法。到了北京,不知道怎么做,于是当天晚上就回了娘家。她丈夫把她哄回家说:“上夹河镇政府找你,签一下字就没事了。”王宝兰稀里糊涂签了字,过后,感到身体难受,心里也不舒服,后悔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于是九月份的一天,王宝兰又一次进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上,她和外地同修正切磋呢,就被前门派出所恶警绑架,又把他们分流到昌平拘留所。后来,王宝兰被新宾县驻京办事处劫回新宾看守所。几天后,又被劫持到抚顺一大队(位于抚顺章党二零二国道旁)非法拘留两个月,后又被劫回新宾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月。期间,新宾县政法委书记直接到王宝兰丈夫(不修炼)单位上夹河中学,非法扣押了王宝兰丈夫的工资、勒索钱财一万多元,说是包括伙食费、遣返费、罚金、押金、保证金等等,名堂真多。年底,王宝兰家人找保人,交了保证金,才将王宝兰领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王宝兰再次进京证实法。在北京郊区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石景山分局绑架。由于她没报姓名、地址、并绝食反迫害,被非法拘留十几天,遭到吸毒犯殴打、折磨,还把她衣服扒光,往身上浇冷水,晚上,叫她睡在水泥地上。一天,有一毒犯扇了王宝兰两个嘴巴子,她没觉得痛,可到了晚上,打人的毒犯脸上却出现明显的红印。别的犯人问:“你的脸怎么了?”毒犯回答:“不知怎么了,两个嘴巴子通红,还疼。”王宝兰说:“你现世现报了。”从此,这个毒犯再也不敢打王宝兰了。

    不几天新调来一位年轻的女管教。此人阴险毒辣,教唆犯人打法轮功学员,说:不能往脸上打,容易看见伤。要往身上打,看不出伤来。一次,犯人把一名外地法轮功学员的眼睛蒙上,一名犯人拿着一本书放在学员胸口,另一名犯人用锤子砸向其胸口,以这种阴毒的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虽能给学员造成严重内伤从外表却看不出来。

    年三十,王宝兰被新宾县派出所王忠发和于占江劫回新宾看守所。大年初二,她又被劫持到抚顺吴家堡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夏天,上夹河政法委书记梁艳华、上夹河派出所所长赵振铎和户籍员唐凤廉来到王宝兰家,显然他们是有目的来的。当时王宝兰没在家,他们的阴谋未得逞,但她却流离失所一年。为了抓到她,邪恶采用了蹲坑、监控电话来追踪她,只是没有得逞。


    山东省潍坊市寒亭法轮功学员张玉洁被迫害经历

    1999年7月20日,张玉洁上访去天津,被天津市收容所迫害十多天后,化纤厂去人把张玉洁接回到银旋宾馆非法关押,每天强迫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造假新闻,强制写不炼功保证和悔过书、揭批书。每天派人隔离看管,强制洗脑,不写保证书不让回家,不让家人上班,不发工资等。化纤厂借口张玉洁旷工半个月,开除留厂察看一年,只发150元左右的生活费,张玉洁被非法关押期间,前夫(于建彬)把《转法轮》、录音机、炼功带等物品交到单位。

    99年12月,张玉洁去北京上访,被绑架,罚款8000元,非法关押在拘留所15天。

    2000年7月,张玉洁再次上访,在信访局被绑架,回到单位后,吃住在车间里,前夫可能是交了钱才回到家。

    2001年3月,为躲避迫害,张玉洁选择了离家出走,9个月后回到家,前夫把张玉洁绑架到济南劳教所,配合前夫的还有大哥张伟元、小哥张海元。在劳教所里不转化不写保证就不让睡觉,进行精神摧残,身心承受到了极限,违心的写了不炼功保证、悔过书和揭批书。2002年5月回到家。

    2005年5月,张玉洁在德州同修家里,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晚上十二点以后,夏津国保大队几十名恶警包围同修家,砸门谎称看病的(同修是医生),恶警冲进屋里,抢走电脑、打印机、9600元现金和衣物等,绑架了另两名同修。张玉洁又被绑架到夏津看守所,一个月后,寒亭610办公室的于建政等人把张玉洁又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强制洗脑,张玉洁承受不住各种压力,违心的妥协了,写下不炼功保证、悔过书、揭批书。两个月后,洗脑班放人时要家人交上6000元。各种费用加在一起,损失十三四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