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修炼法轮功的善良民众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公元一千三百多年前,秦王李世民两次东征,均屯兵于现河北省唐山市内的大城山,山赐唐姓,“唐山”便由此得名。唐山地区历史悠久、资源丰厚,北依燕山、南临渤海,是联接华北、东北的咽喉要地,不幸也成为中共政府紧密控制的城市之一。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以来,唐山地区成为中共迫害善良的重灾区,据不完全统计,至少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

在刚刚过去的二零一一年,唐山五区十县至少二百四十六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被绑架、抄家,开平区越河镇大丰谷村法轮功学员赵云龙的儿子,因为阻止警察绑架他的父亲,说了句“我爸是好人,不许抓他”就被警察撕扯、无故拘留五天;其中一百六十人被绑架到看守所、拘留所;五十三人被非法劳教;十三人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长为乐亭县法轮功学员李艳玲,被冤判八年。

同时,中共警察公然大肆抢劫、勒索法轮功学员的财物,仅现金至少四十七万元(具体数字还不止这些,实在难于统计)还不包括银行卡。其余如家用电脑、手机、私家车辆,凡是家里有用的东西,都有可能被警察抢走,甚至连把剪刀也不放过。

另外,据知情人透露,被冤判五年的法轮功学员张月芹老人,在河北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三年后,最近传出在狱中遭酷刑折磨的消息。狱警对她进行电击、电她下身、针扎、逼迫她站在烧糊的板子上面、不准睡觉等酷刑。目前,张月芹被迫害得身体非常虚弱,胳膊上起一个碗口大的疙瘩。常常是一整天也不和人说话,也不喝水。

这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都是社会的普通民众,他们中有老师、医生、警察、政府官员、银行职员、工人、农民等等,仅因为信仰“真、善、忍”,想要做好人而被绑架、关押。仅举几例:

唐山能源技术学院教师被非法劳教、被逼抽烟

王孝军,河北省能源技术学院物理实验室教师,工作兢兢业业,他所管理的物理实验室工具、器具账目,细致清楚。在学院聘干考核时,物理实验室两人只有一个名额,而另一个同事不会做物理实验,王孝军不考虑自己的得失,耐心的教同事做物理实验,并把聘用名额让给了同事。人人都称他是好老师。

九九年法轮功遭迫害后,能源技术学院把王孝军的教师职务降到钳工维修组当维修工人,由教师岗位工资降至最低的工人工资,只发三百元生活费,直到二零一一年被绑架前也只发一千二百元左右。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王孝军上班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劳教。

大家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许多人的烟瘾想戒都很难戒掉,而法轮功学员炼功以后,自然而然都会戒烟,可是开平劳教所为了让王孝军放弃信仰,除了不让睡觉、强行灌输邪恶歪理,竟然还逼迫他抽烟。

冀东监狱警察王卫东、李文娥夫妇被迫害

在河北省唐山南堡开发区,提起冀东监狱警察王卫东、李文娥夫妇,凡是认识、了解的人都会由衷的说:“这是一家好人呢!”王卫东是冀东监狱六支队园林农艺师,李文娥是冀东监狱医院内科主治医师,两人都是大专学历,都快五十岁了。多年来工作兢兢业业,不贪不占,与人为善。他们有一个儿子,出生刚十几天时就被医院判了死刑,夫妇俩不忍舍弃,在精心照料下儿子活了下来。直到夫妇俩修炼法轮大法后,愁苦的家庭才充满了欢笑,儿子的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王卫东、李文娥夫妇正在各自的单位上班。突然分别被唐山国保支队、唐山南堡开发区分局国保大队、南盐派出所暴力绑架,王卫东先被非法劳教两年,因拒绝转化,又被捏造罪名,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下逮捕通知书,现被非法关押在唐山第二看守所。李文娥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现在人们都默默的关注:“这家的母子俩日子怎么过呀?人家炼法轮功怎么了?坑谁害谁了?放着坏人不抓,总抓好人干什么。”还有人说:“这公安真是土匪呀”。

律师为厚道村民做无罪辩护 旁听者竖大拇指

张维仲,男,三十九岁,唐山市丰润区杨官林镇辛店子村人,九八年走入法轮功修炼,修炼后身心受益。有一次,张维仲所开面包车,被后面的车追尾,车的后门被撞瘪,责任全在后面的车,后面车的司机自觉理亏。张维仲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让你包赔的,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的。那位司机说,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

然而这样一位厚道的村民,却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晚上被无故绑架,十二月十五日,唐山市丰润区法院对张维仲非法开庭,北京佳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律师为张维仲做了无罪辩护。张律师在辩护词中称,本案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起诉书指控张维仲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罪名不能成立,张维仲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刑律,应该无罪释放。

张律师表示,制作、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九评共产党》、神韵光盘并不违反中国法律,在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说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就是违法或者是犯罪行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具体体现,其内容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也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 他说:“象法轮功这样一个和平的信仰团体,他们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诉求,信仰者一心想的是如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他们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也没有侵犯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执政机构为什么要大规模地迫害它呢?法轮功学员在遭到无端污蔑和迫害,在没有任何言论自由渠道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收入制作成资料向中国人讲清事实真相,揭露媒体的谎言并向百姓介绍法轮功好处,有什么过错?”当庭旁听的人员也都被张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所折服,竖起了大拇指。

由以上案例我们可以看出,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他们的行为不违反任何一条法律,相反,那些执行迫害政策的各级公、检、法、司人员,在执法犯法,他们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已经超越了人类的道德底线,尽显中共政权的邪恶本质。

骗子的伎俩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河北省唐山路北区国保大队、钓鱼台派出所七、八个警察,图谋绑架电厂退休职工曹女士,敲门说:“你们家厕所漏水了。”曹女士老伴说,没漏哇。门外警察挡住门上猫眼,不让看到来者是谁。善良的老人把门打开,七八个警察一拥而上。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上午,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栗乡广场召开愚弄百姓的“公捕公判大会”。为了壮大声势,地方当局安排各单位人员来参加壮威,现场围观的群众很多。迁西县中共党徒故意将法轮功学员陈红利与刑事犯人押在一起,企图欺骗民众,丑化法轮功学员。当两恶警企图给陈红利上绑时,陈红利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声音洪亮,震撼了所有围观的群众。 人们纷纷拥了过去,远处的也都跑过来观看,并且有人开始鼓掌,更有明白事理的人说:“好人才喊,小偷敢喊吗?”会场上一个当官模样的警察慌了手脚,忙叫“把她押到车里去,把她押到车里去。”宣读所谓“判决”的中共官员连声音都颤抖了,“大会”被中止,草草收场。

荒唐的借口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唐山国保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到付家屯派出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问警察:你们到现在为什么还迫害法轮功?警察竟荒唐的说:法轮功已经动摇了国家(某某党)政权。当时法轮功学员都觉得好笑,国家(某某党)政权就这么好动摇啊,是自己失民心迫害善良把自己打倒了。

随着电脑、网络以及电子通讯技术的飞速发展,国内、国外的大量信息得以快速流通。对于中共这个建立在谎言上的非法政权而言,这无疑是个重大威胁。因此,中共一方面花费巨资构建“金盾”网络防火墙,阻止民众了解和传递真实讯息,另一方面大搞网络监控,使用隐晦、阴暗的特务手段监控民众(尤其是法轮功学员)的上网行为,同时以 “浏览海外网站”的莫须有罪名绑架法轮功学员。

例如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滦南职教中心教师王永红以“上网”为名被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建设银行工作的董兰芬与能源学院的法轮功学员王孝军同时被无故绑架,理由是上非法网站;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丰润区沙流河镇吕家洼村大法弟子程东香被绑架到沙流河镇派出所,迫害的借口也是上网。几乎所有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只要家中有电脑的都会被抢走。

黑头套绑架

唐海县国税局法轮功学员李俊生,1963出生,曾在十一农场税务所任所长,后调至唐海县国税局工作,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下午在办公室被不明身份的人给戴上黑头套绑架,李俊生大声呼救,参与绑架的人说不用叫了,他们就是公安的。后来这帮人又绑架了李俊生的妻子和一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的两个孩子,李俊生办公室及家遭到洗劫,价值三十多万元的新车被抢走。

强盗的实质:疯狂敛财

据悉,现在政府对公安部门的财政拨款,是不包括奖金的,各公安部门、派出所的奖金得靠他们自己解决,所以绑架法轮功学员,抄家、勒索,就成了他们敛财的手段,也成为他们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原因。

二零一一年,迁安市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勒索了几千至几万元不等才被放回。以迁安公安局国保大队浦永来为首的警察们,至少勒索了法轮功学员33.9万元。仅举一例:徐崖村法轮功学员袁凤兰老人,警察勒索她的三个儿子每人一万元,共三万元才将老人放回。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遵化县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和协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五十人左右。大部份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高额敲诈、勒索钱财后放回。敲诈的钱财从二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人员、冀东监狱南盐派出所高学国、唐山市“六一零”等人绑架了南盐医院内科主治医师、一级警督李文娥和她的丈夫冀东监狱六支队警察王卫东,并公然入室抢劫,撬开柜锁将李文娥父母存放在女儿家中的养老金、李文娥妹妹给李文娥买房用的一千五百澳元、及李文娥夫妇的存折、双方的工资卡等近二十万元抢走,除了抢劫金钱外,对李文娥家值钱的物品也洗劫一空,包括电脑、金项链、金戒指、银饰品、照相机等,连李文娥上班手包里的现金约六千元(其中有代同事领的奖金)及物品也抢走,最后还将李文娥停在自家楼下的红色小轿车也一同抢走。

诸如此类,还有许多,不一一列举。最露骨的是,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上午,以唐山国保高会祥为首的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没有出示传唤证和搜查证,非法抄走了周向阳家做生意的一万三千元现金、四张银行卡(两张信用卡已归还)、电脑、手机、打印机等等,连有验钞功能的小手电也不放过,其中一个警察说:“看,能验钞,咱们大队正缺这个。”然后连同一把剪刀也一道抢走了。唐山国保警察还说“你以为我们三千元奖金得的容易呀?”

唐山“六一零办公室”头目许德茂罪行累累

河北省唐山市政法委头目许德茂自二零零八年任唐山邪党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办公室”头目以来,一直以名目繁多的严打为由操纵、指使整个唐山地区的公、检、法、司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三年多时间里,在唐山范围内,至少策划了六次所谓的“严打”, 直接导致唐山地区五百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另外有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有的被迫流离失所。

其在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开始的所谓“凤城亮剑”严打,下达任务,导致各派出所抓捕法轮功学员凑数,仅五、六月份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多达一百二十人之多。“六一零”头目周景林、唐山市公安局局长贾文雅、副局长刘晓忠、唐山国保大队高会祥等人均是这些迫害的直接责任人。

回首二零一一年,发生在唐山地区的迫害依然残酷,但是法轮功学员们没有倒下,在他们持之以恒的讲述真相中,许多普通民众觉醒了,不再被中共的谎言所蒙蔽,甚至走出来公开支持法轮功学员,请看下例:

五百二十八位民众联名营救法轮功学员李珊珊

李珊珊
李珊珊

李珊珊,33岁,唐山丰润人,毕业于河北师大外语系。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新婚不足一年的丈夫周向阳再遭绑架,李珊珊为了营救丈夫写下了催人泪下的公开信《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被海外五家以上媒体转载报道。尤其在周向阳的家乡反响很大,引发昌黎县近十个乡镇两千三百人的联名支持营救好儿郎周向阳。

而李珊珊却因为坚持控告天津港北监狱,替夫伸冤而再次遭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被唐山国保绑架并非法劳教两年。 很多唐山民众看到李珊珊亲友写给唐山政府部门的申诉信《别再参与陷害我们唐山的女儿》后,也表示愿意联名救助李珊珊。自李珊珊被劳教之日发起,救助李珊珊签名人数已达五百二十八人。

救助李珊珊签名人数已达五百二十八人
救助李珊珊签名人数已达五百二十八人

结语:

在善与恶、是与非面前,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是作恶,还是归善,当我们为这些普通民众的签名而感动的同时,也为那些至今仍执迷不悟、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而惋惜。需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盼您也能了解真相、锁紧良知,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