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辽宁女子监狱九监区的罪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这是一位曾被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在辽宁女子监狱九监区非法关押期间,耳闻目睹了恶警及被恶警指使的犯人们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各种迫害恶行,现将此曝光如下。

邪恶的“12号”小屋

在辽宁女监九监区走廊的尽头,有一个12号小屋,是恶警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只要有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关入12号屋进行迫害。

在小屋,法轮功学员张会军曾被犯人姜平等毒打,当时腿就被打瘸了。姜说要用棒子把赵会军的下身捅开,后因没找到棒子才罢休。姜让张会军蹲在冻的几乎带冰的水盆里,冻的赵会军到现在肾都不好,经常上厕所。法轮功学员李桂红曾三天三夜没让睡觉。恶人张红旗用来例假的卫生纸塞到法轮功学员的嘴里,并用针扎法轮功学员等等。12号屋的迫害太多了。

九监区六小队队长刘秀娟,五十多岁,是个阴狠的人,经常将法轮功学员弄到12号小屋去洗脑转化。有的同修反弹之后,她就以完不成产值为借口,罚蹲,让监舍的人轮流看着。刘秀娟还规定她们小队吃饭时间为五分钟,还没等到时间她就在饭桌旁站着看,就没有人敢再吃了,所以在监狱里很多人都有胃病,其实根本原因是这人为的恶劣的邪恶环境造成的,她们为了产值(钱),根本不顾服刑人员的死活。

法轮功学员吴业凤,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老残队。她刚入狱时特别漂亮,苗条的大个子,性格开朗。后来被恶徒打的很严重,走路特别缓慢,到现在她的肋骨还在那支着一个大包。她和谁都不说话,给她饭她就吃,不给也不要。知情者说:“吴业凤让她们(犯人)给打傻了。”

赵俊芳、刘淑元被关小屋暴力洗脑

一天,赵俊芳边喊“法轮大法好”边被拖进狱警办公室,过了好长时间才被几个犯人连拖带打的拖出来,又直接拖到小屋内迫害。二小队队长矫世英站在办公室门口假惺惺的说,你们轻点碰她。其实她真实的意思正好是相反。之后,犯人王秀兰和其他犯人谈起此事时说,赵俊芳在办公室就是喊“法轮大法好”,被队长矫世英一阵大骂后,又被暴打一顿。

铁岭法轮功学员刘淑元,经常遭包夹欺负,立即上前去喝斥她,让她赶紧回来。二零零五年,刘淑元遭恶犯殴打,一连好几天都不让她洗漱,衣服泡的长了毛也不让洗。有一次,刘淑元在厕所看见一位同修被恶徒打得浑身黑紫色,她愤怒了,跑到狱警办公室,质问队长李哲:“你们不是说不打人了吗?怎么还这样残酷的迫害呢,你们说的都是假话。”为此刘淑元遭到了邪恶报复。

后来,队长换成陈莹,此人更加凶残,每天把刘淑元关在小屋子里进行暴力洗脑迫害,她被打得最狠的一天,是在傍晚时分,外面的天空是血红色,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刘淑元从小屋出来,变得十分苍老憔悴,腰也弯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遍体鳞伤。十点后,犯人又把她拉到大活动室,不开灯,让她蹲在地中间,七八个犯人围着她连打带骂,折腾到半夜才回来。

一次,陈莹以减刑为诱惑,叫两犯人逼迫刘淑元转化,不管两犯人怎样殴打,都没有动摇了刘淑元坚定的信念。邪恶没有得逞,那两个犯人也没有减上刑。后来其中一犯人后悔:“我这是遭报应了,我不该打她,都那么大岁数了,就怨队长给我安排这事,我不干队长非得让我干,要不我多干点活也能够减刑,不至于减不上刑。”

无法转化何晓秋 恶警气急败坏

法轮功学员何晓秋二零零四年被关入九监区,恶警科长李克俏,一到晚上就把包夹叫到办公室研究对付何晓秋的邪恶办法,何晓秋几乎每天都被打,但不管恶徒用什么办法都转化不了她。李克俏就开始骂那些做转化的犯人。后来有犯人悄悄的对何晓秋说:“你千万要坚持住,千万不能够转化,我们都佩服你。”

后来,狱警队长杜某因为何晓秋拒绝做奴工,对她实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停账处理,有时让买一点日用品,有时候什么都不让买。杜某还不许别人帮助晓秋,谁要是对何晓秋好,就找谁谈话。何晓秋腿上有钢板,行动不便。一次杜某找平时扶着何晓秋走路的犯人谈话,恐吓她:“你要认清形势,这样的话,会影响你改造的。”吓的那名犯人不敢再搀扶何晓秋。

赵勇霞遭恶警拳打脚踢

法轮功学员赵勇霞被关押在三小队。三小队队长闫依旭因为赵勇霞拒绝参加诬蔑大法的所谓听证会,六月二十九日下午把她叫到狱警办公室,连打带骂,打了好几十个嘴巴子,用拳头打她的胸部,用脚踢她的下身,然后无耻的问赵勇霞:“我打你了吗?”赵勇霞说:“打了。”闫依旭就继续打赵勇霞,过了一会又接着问:“我打你了吗?”直到打得赵勇霞头晕目眩、说不出话才住手。赵勇霞被打得呕吐不止、睡不着觉。第二天她找监区长武力反映,武力说:“她怎么不打别人?”武力还下令说,一定是有人指使赵勇霞找她,一定要把挑事的人给找出来。之后三小队长狱警教唆犯人把矛头指向法轮功学员伏艳,对她进行辱骂。

从那以后,闫依旭就把赵勇霞的帐给停了,还将监控赵勇霞的包夹打了三十多个嘴巴子,把她所有的待遇全停三个月,包括洗澡、接见、打电话等,全停了。

石伟被迫害致大小便失禁

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石伟二零零五年被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后,狱警教唆犯人于秀琴等对她进行暴打、皮带抽,石伟一度被迫违心转化,但很快又宣布要坚修大法到底。于是恶警小队长陈莹又对石伟发起第二轮的迫害,指使包夹犯人要齐心迫害石伟。于是包夹犯人无事生非的在车间、厕所大骂石伟。陈莹还威胁石伟说若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要被更严重的毒打。石伟承受不了转化迫害,拿了半块砖头砸自己头。恶警陈莹为此事在大庭广众下对石伟拳脚相加;还教唆犯人欺负石伟,她一起夜就骂她,憋的她有时躺不下,下床都费劲。

事隔不久,石伟突感不适,浑身没劲儿。警察和犯人串通一气,都说石伟是装的,逼石伟去车间干活。石伟的状况越来越严重,后来连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了,穿衣服更是穿不上了。恶警这才把她送医院治疗,那时她大小便都失禁了。后来传出,石伟的脊椎骨被迫害严重,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不久保外就医回家。

大概过了两年,二零零九年九月,人们又在车间又看见石伟,原来她回家后继续学法炼功,在被医院判了死刑的情况下,身体得到了恢复,只是留下了一些轻微的后遗症的症状。监狱见她身体有所恢复,又把她抓回来进行迫害。石伟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监三监区。

宋桂香拒加班遭迫害

法轮功学员宋桂香在原一监区二分队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当时辽宁女监一监区的监区长叫王键,她为人刁钻刻薄。监狱到活忙的季节,逼迫奴工们每天早六点出工,晚九点多才收工,周日休息更谈不上了,连续干两个月加之超负荷的体力劳动真是人困马乏。法轮功学员宋桂香抗议抵制加班迫害,到正常收工时间就不干活了。王键就逼宋桂香罚站,还说:从现在开始不干活就不给饭吃,饿死你。

恶犯在狱警教唆下,经常殴打宋桂香。一天晚上在水房,犯人打宋桂香,把搓衣板都打折了。

据一监控过宋桂香的包夹犯人说: “宋桂香这个人可好了,就是这些人(警察和恶犯)太坏了。每天早饭只许她吃窝头咸菜,不给粥喝,中午和晚上都吃早上剩的凉窝头,还不给菜吃。动不动就把她塞到案板底下,不让她出来,因为她拒绝做奴工,还一次一次的把她送小号,身体都折磨坏了。你看宋桂香的腿一阵一阵的又瘸了,那就是又被收拾了。”

有一患严重皮肤病的犯人说:“洗澡时,别人都嫌弃我,离我远远的,只有宋桂香主动过来给我搓背,还和我唠嗑,她这人这么好,她们(恶人恶警)打她干什么呢?我心里都不平。”

株连迫害 挑动仇恨

法轮功学员齐敬茹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时,拒绝奴工劳役,恶警科长郑秋菊逼她长时间罚站,直到齐敬茹都站得迷糊了,郑秋菊还是不放过她。六十多岁的齐敬茹因为走路慢,就被包夹拖着跟年轻的小队一起走,不让她跟老残队一起走。

有一次因为齐敬茹拒绝写所谓“转化”材料,恶警指使全监室的人围攻齐敬茹,谁若是不吱声犯人头就骂谁,齐敬茹一天不写材料,全小队的人就都不让洗漱,目的就是要挑起全小队的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犯人干了一天的活,满身都是脏污,却不让洗漱,认为是法轮功学员牵连了大家。这就是邪党的斗争哲学,在监狱里淋漓尽致的发挥和体现。

监狱实行三人包夹也叫互监小组,不管干什么都必须三个人一起,就连晚上起夜上厕所都得三个人,固定的三个人不管哪个起夜另外俩人无论你怎么困、怎么起夜后回来睡不着觉都得跟着去,离远了还不行。中共这套群众斗群众的邪恶本质在监狱里得到了充分展现,人与人之间互相揭发互相检举,有事了株连一个小队,都要受罚。

造假成性

辽宁女子监狱里所谓的休大星期都是假的,来人检查了,就把人叫到一起搞娱乐、下号(开会),检查的一走马上干活。对外说的挺好,说每周五就是洗澡、上超市、学习时间,可实际上没有一天是这样做的。周日休息很少有全天都能休息的,基本上都出工两小时,或以上超市的名义去车间干活。

为了逼犯人多干活,多给监狱赚钱,九监区狱警就规定,每天只能去两次厕所,其余时间想要去厕所,必须得向警察请示,如有人私进厕所要被恶警训斥还要被罚写检讨或写监规。

有人来检查时更不让上厕所。有一次狱警队长一早今天有人要来检查,结果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让上厕所,结果导致一老年犯人子宫出血更加严重,不久就去医院了。

敛财手段

监狱里敛财的方式主要有几种,除了正常高价卖东西外,还有一种就是强买强卖。她们还给此邪恶勾当起个名字叫爱国,比如卖苹果就是“爱国苹果”,谁不买谁就不爱国。九监区三分队曾高价强卖犯人苹果,法轮功学员王春香(已被迫害致死)不买,福利员(专门负责犯人买东西等福利方面的犯人)就说:你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这是科里让的,只要帐上有钱就必须得买。就这样,她们强行卖给王春香一份苹果,王春香不吃,她们又说:放烂了也是你的,钱已经扣完了。当时正是王春香被强行洗脑期间,狱警小队长把王春香其它所有的食品全部没收说:先给你保存,你什么时候表现好了什么时候再给你。过了一段时间,有犯人反应说王春香的食品都长毛变质了。这种情况下她们才把东西还给王春香。

有一次,监狱强卖南国梨,竟按人头把定额下给每个监舍。结果是如果一人不买,就要摊派给同牢房的其他人。有一个牢房有三人帐上没钱,剩下的九人就要买十二箱。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买了一箱,可是白天干活不让吃,晚上也不能吃。因为吃了要起夜就必须麻烦包夹。监狱规定俩包夹不管白天黑夜、无论干什么都要二十四小时跟着法轮功学员,包括吃饭、上厕所。所以只要包夹其中有一个人起夜,另外两个人无论白天干活怎样累,起夜回来怎么睡不着觉也必须要跟着起来。所以这位法轮功学员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只好不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