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冤狱 张普贺被迫害命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张普贺,原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农场场部物质科职工。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得妻离子散,先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遭非法判刑十年,目前仍被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六监区二大队。佳木斯监狱长期的精神折磨和肉体迫害,致使张普贺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八年一月至今,他已被折磨得大小便失禁,进食困难,蜷缩佝偻在床上,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生命垂危。

还有十多天就到了张普贺冤狱期满的日子,佳木斯监狱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

佳木斯监狱的残酷迫害造成张普贺生命垂危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张普贺以亲身的经历和感受为法轮功所遭受的不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劳教所为逼迫张普贺放弃信仰,对他实施了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及肉体迫害。之后又遭农场“六一零”和公安恶警和单位的多方迫害。

1、被绑架并判刑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佳木斯市前进区公安分局恶警们非法闯入张普贺的住处,绑架了张普贺,抄走两台光盘拷贝机、许多空白光盘等物品。张普贺在闯出勤得利农场看守所时,脚底被冻伤溃烂,不能行走,可前进分局恶警仍对他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张普贺被构陷遭诬判十年,绑架到佳木斯监狱。

2、不背“监规”被电击、殴打

二零零三年九月,佳木斯监狱二大队管教关智慧强迫张普贺背“监规”,张普贺认为自己不是罪犯,不背“监规”。管教裴刚、关智慧、孟军(已经被开除)持用三万伏的电棍长时间电击他全身各个部位。紧接着,恶警安排了四个包夹犯人,一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吃饭、上厕所、就寝不离人看管。管教指使犯人李成图、冯伟志、杨键、王晓彬等对张普贺大打出手,张普贺的脸部被打的肿胀、青紫。包夹犯人隔两三天就找个借口打骂张普贺一顿,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3、因坚持学法炼功经常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晨一点,张普贺起床炼功被坐班犯人刘少福发现,张普贺就和他阐明炼功原因,刘出言不逊还踢了张普贺一脚。为不影响他人睡觉,张普贺找到值班警察高队长、蔡管教,讲明炼功原因,同时讲真相。第二天上午,队长徐亮两次找到张普贺谈话,提出不准炼功、不准传播、不准看书的荒谬要求,被张普贺严词拒绝。下午,张普贺被非法关进了只有约五平方米的小号,没有暖气,阴暗潮湿,十分寒冷,每天只给两顿饭还吃不饱,这样一直关了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间,恶警利用犯人包夹看管张普贺,不让他学法炼功,多次抢走他一个字一个字抄写的《转法轮》和经文。张普贺因学法炼功时常遭到毒打,面部时常有伤痕,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下午两点左右,六监区一分监区中队长温栋、指导员于海鹏、干事单升锐、栾姓干事四人,突然对张普贺、黄卫中等四人强行翻查、搜身、搜铺,搜走电子书一部、小本经文和一些揭露迫害事实的文章。

4、不顾重伤在身,强迫出工。

在狱中警察不顾张普贺的生死、在行走都很艰难的情况下(走二百米需半个小时)仍强迫他出奴工。一次因走路缓慢,张普贺被协同警察看管犯人出工的犯人拽住摔了出去,幸好被楼梯口栏杆挡住、没滚下楼梯。从那以后,张普贺身体状况越来越糟,饭量逐渐减少,身体越来越虚弱。二零零八年一月就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胳膊、手也不好使,自己吃饭都困难,两条腿肿胀的很粗,且呈黑紫色,大小便失禁。为了减少别人的负担、尽量不麻烦照顾他的人,张普贺只吃馒头蘸食盐,尽量少进食,每天蜷缩着身子佝偻在床上。连同监室的犯人看着都说太凄惨了。

5、送进监狱医院迫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中旬,张普贺被送到佳木斯监狱医院。住院之前,张普贺被人搀扶着还能行走,语言没有障碍,住院一个多月后竟完全不能行走了,说话已不清楚。据在佳木斯监狱医院住过院的犯人讲,监狱医院和电影《黑太阳七三一》一样黑暗。一些狱医丧失医德与做人的良知,日本侵华时拿中国人做人体试验,佳木斯监狱医院比日本人更甚:犯人魏某患阑尾炎,狱医不打麻药就给他开刀做手术,他痛苦的喊叫声撕心裂肺;有的病人越治越严重,狱医狱警不把那里的病人当人看,有时打完针拔针头时才问病人得了什么病,还经常耽误治疗或误诊。普通的犯人尚如此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境遇也就更可想而知了。

6、不仅张普贺遭受到严重迫害,家人也遭株连迫害。

在中共株连政策的长期高压恐怖下,张普贺的妻被迫与他离婚。十二年来,张普贺的亲人们也承受着巨大的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二零零六年,张普贺的母亲在迫害中去世,之后不久,张普贺的父亲又患脑血栓病瘫痪在床,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在思念儿子的悲痛中离世。

佳木斯监狱“保外就医”的骗局

佳木斯监狱的邪恶迫害,致使张普贺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狱方怕承担责任,特别是从监狱医院出来以后,一直急迫的想把张普贺推出监狱。近十年惨无人道的迫害导致张普贺小脑萎缩,身体瘦弱,两腮塌陷,目光呆滞,说话吐字不清,语无伦次,艰难度日,生命垂危。亲友多次和狱方交涉,就张普贺身体状况能不能提前释放,便于治疗。狱方却又施展骗术,以谎言编织各种理由一次一次的推诿、搪塞,拒不放人。

1、诱骗“转化”加剧迫害

中队长许亮曾欺骗张普贺,说“转化”后就让他回家保外就医。当张普贺在长年累月的高压迫害中,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许亮所谓“转化”后,许亮拿了1000元“奖金”,并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调到集训队当中队长去了,而狱方却加剧迫害张普贺,至今仍在魔窟中备受煎熬。

2、出尔反尔推卸罪责

怕承担罪责想把张普贺推出监狱,又向家属索要治病和保外就医费用;当被家属拒绝后,又反而说家属不接收病人,若出现不测狱方不负责任,妄图把责任推到家人身上。一会说,拿两千元体检费就可放人;一会说,保外就医要保释金的,检查身体也是要钱的,我们都免了。但是必须是张普贺弟弟来签字才能把人背走。

3、形同一张白纸的“保外就医协议”

张普贺的弟弟担心生命危在旦夕的哥哥熬不过出狱的那一天,即请了两名正义律师,在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下午,与佳木斯监狱六监区刘晓青大队长签订了“保外就医协议”,其中,狱方负责上报审批并与张普贺居住地警方沟通,张普贺弟弟承担全部医疗费用。刘晓青说,回家等消息吧,我们还要体检,上报监狱管理局,批下来之后就可以接人回家了。但至今仍无结果。

4、索要现金不留收据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上午,张普贺的弟弟突然接到佳木斯监狱六监区警察杨艳华(女)的电话,说要二千元钱,给张普贺作法鉴。张普贺的姨父心里不解,监狱口口声声说什么钱都不要了,只要张普贺的弟弟签字就放人,为什么还要找借口要钱呢?七月十八日上午,张普贺的姨父在无奈的情况下,拿着二千元钱来到了佳木斯监狱,没找到六监区的大队长刘晓青,见到了杨艳华,交给杨艳华二千元钱,让她给打个收条,杨不给,说我们不给收条,这种情况我们都不给收条。七月二十日,杨艳华又给张普贺的弟弟打电话说,钱不够,还得给一千零三十六元钱。七月二十三日,佳木斯监狱单某某和另一名警察去了勤得利农场,找到张普贺的弟弟又要去一千零三十六元钱,张普贺的弟弟要收条不给,据理力争也不给。可能监狱知道以各种名目勒索家属钱财是见不得人的事,是违法的。所以不敢留下字据。

张普贺,一名体魄健壮,1.76米身高,80多公斤体重的法轮功学员遭佳木斯监狱十年迫害,身体致残、生命垂危,这完全是佳木斯监狱一手造成的。佳木斯监狱对张普贺残酷迫害和“保外就医”骗局,只是佳木斯监狱秉承江氏流氓集团旨意,积极参与迫害以及被胁迫参与迫害的人所犯下的累累罪恶之点滴。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至三月八日,短短的十天内,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三名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经明慧网曝光,震惊国际社会,邪恶黑窝佳木斯监狱恶名昭著。张普贺个案再次见证了佳木斯监狱的邪恶

还有十多天就到了张普贺冤狱期满的日子——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张普贺对佳木斯监狱十年邪恶凌辱的理性抗争,对佳木斯监狱十年残酷迫害的正念对待,都源于对“真善忍”信仰的坚守。

佳木斯监狱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善良正义的人们正拭目以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