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市善良儿女的十三年遭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宝鸡市可称宝地,四季分明,南有清澈的嘉陵江源头,和渭河相伴,北有金河穿城而涓涓流淌。宝鸡又称古陈仓,有姜子牙渭水河畔的钓鱼台;文王回西岐讨伐商纣的今岐山县;刘邦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苏东坡凤翔府的居士亭;老子西出的大散关;张三丰在金台观修道成仙留下的神话故事。历史上的觉者、圣贤,在宝鸡留下的人文奇观,让善良的宝鸡儿女们祖祖辈辈承传着,敬天地,尊神灵。

共产党邪教抢占中国之后,宝鸡市这块土地和这里的儿女们也被无神论糟蹋,破坏传统文化,砸寺庙,在谎言中尔虞我诈,失去了人的本性。善良的人们一直问为什么?为什么人这样活着?

终于有一天等到了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找到了生命的归宿,找到了生命的真谛。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身心得到了净化,道德回升,孝顺父母,妻贤子孝,身心健康,邻居和睦,同事之间相处融洽,在家庭是一个好成员,在工作中是一个好工作者,在社会上是一个好公民,他们发自内心的在有人或无人的情况下,按“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人。

然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不让人们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使这个历史文化名城再次饱受摧残和蹂躏。十三年来,宝鸡市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儿女们遭受到种种迫害。

◇ 孙桂兰,女,石油机械厂职工,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被岐山县公安局恶警绑架,一起遭迫害的有五十三名大法弟子,她被劫持在金台区看守所迫害,为了争取公民的合法权利,信仰无罪,以绝食反抗对她人权的践踏。在看守所无有任何医护人员和医疗设施的简陋阳台上给她灌食,当场被灌死。

孙桂兰
孙桂兰

◇郝琪,女,60岁。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金台邪恶610人员陈云发、雷治理等四人突然到家骚扰,理由是来她家找人,将郝琪劫持到金台区马营镇一家旅社,威逼郝琪交出某人,陈、雷二人非法拘押到午夜零点以后看问不到结果,诈骗了郝琪四十元的车费钱让她回家。第二天也就是十月二十日下午,陈、雷一行四人又来到她家,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三本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手提包一个,台历一本。下午又将郝琪劫持到马营铁路招待所迫害,要她说出某同修去向。郝琪不配合邪恶,第二天上午回到家中。二零零三年三月,陈仓区610贾宝庆、公安局副局长康宝栓在乡政府派人到她家,叫郝琪到乡政府去一趟。下午四点将郝琪劫持到陈仓区公安分局政保科,贾宝庆后来又把郝琪劫持到陈仓区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十五天。

◇ 李芳侠,女,59岁,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其单位公安科的王科越、张勇等逼迫她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厂公安处张勇、王池等经常去她家骚扰,乱翻。组织部长郭长喜也找她谈话,让她放弃信仰,再次逼迫写对法轮功的认识,给李芳侠及家人造成精神上的痛苦和心灵上的伤害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 张祥云, 男,二零零零年夏初,被陈仓区桥镇乡邪党书记冯根社叫到乡政府他的办公室进行了骚扰迫害性的谈话。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陈仓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康宝栓到家敲诈了二百元钱,没给开任何收据。二零零八年被贾村派出所赵建涛、杨周奇劫持到贾村派出所,所长王宝军敲诈了七百元钱。

◇ 陈秋芬, 女,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陈秋芬在上马营钢厂家属院内发放救人的真相光盘时,被钢厂保卫股四名恶人绑架,强行用三轮摩托车劫持到上马营派出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陈秋芬在天水被单位人员绑架到宝鸡生活段上马营招待所迫害,白天晚上不让睡觉。这次在单位陈秋芬被戴手铐迫害了十三天。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日,陈秋芬又被派出所绑架到金台区看守所迫害,一星期后,单位和派出所把她劫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同时单位非法停发了她的工资。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她和两位同修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跟踪举报,遭邪恶六一零绑架(参与这次绑架的有十一个人,其中有东风路派出所王新录、杜军智、郑某、陈某,邪恶六一零等),在马营派出所被戴着手铐关了一天一夜,又把她们三人劫持到宝鸡康托宾馆迫害了九天九夜后被宝鸡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与此同时邪恶之徒对她家进行了非法抢劫。

◇ 刘永建 ,男, 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厂里公安处派人暗中接送,刘永建的一举一动都在厂公安处的盯梢中,节假日外出必须单位领导知道,家属保证才能出行。厂公安处多次找刘永建谈话,并把家属叫去,恐吓、威胁、逼迫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有一天派出所、街道、厂公安处来了一大帮,开着车到家抓刘永建没抓着,走在半路碰上,硬将刘永建拽上车,带到厂退休办让写保证,刘永建不写,派出所的人喊:不写带走,看他有多硬,家人也被带来了,株连家人对刘永建施压,使其家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 。

◇ 李宝荣,女,二零零零年年底,她所在地区的宝鸡市东风路派出所警察张宝平和他们的指导员找到李宝荣单位,协同单位负责人以谈话为名骚扰她的正常生活。二零零一年刚过完年,李宝荣已退休,张宝平等人又到李宝荣家以她对法轮功的态度不明确为由逼她写所谓的保证书。二零零一年的四月份,李宝荣去朋友家串门,正好碰上宝鸡市金台区邪恶六一零的雷某、闫某,他们得知李宝荣是炼法轮功的就到她家抢劫,抢走了李宝荣用于指导她修炼的大法经书,同时也把李宝荣绑架到金台区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八日,东风路派出所又找到李宝荣所在单位的退休办,胁迫退休办的人要拉李宝荣去办学习班。大概下午五点多他们敲开了李宝荣家的门,并跟了一伙公安人员,强行把她绑架到卧龙寺洗脑班,残酷迫害了近三个月,并非法扣除了她三个月的工资和技能工资。

二零一二年的六月十二日,李宝荣和两个朋友给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宝鸡市邪恶六一零、国保大队付某、刘某领了一群人,在河堤公园绑架了她们,并在东风路派出所铐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把她俩又绑架到宝鸡市康拓宾馆迫害七天后,又在宝鸡市金台区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天。六月十二日晚,东风路派出所杜某、郑某、陈某和办事处主任共有七、八个人突然闯进李宝荣家非法抢劫。

◇ 马克伦 ,男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日,单位领工区邪党书记刘振海找马克伦谈话。强迫马克伦写放弃修炼的保证,还打电话把马克伦的家人:哥哥、姐姐、妻子叫来企图说服他。恶人没有达到目的,就不让马克伦上班,由于刘振海紧跟中共当局迫害大法弟子,所以每次谈话时他不是头疼就是牙疼,后来单位邪党书记王宏耀、组织科科长等四、五个人把马克伦叫到段上谈话,邪党书记王宏耀最终逃不过上天的惩罚,在刚退休不久就得癌症死亡了,真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二零零零年,单位再次骚扰马克伦,电话被邪恶六一零非法监听,邪恶怕他去北京上访,每到节假日单位就指派几个人每天给他家里打骚扰电话。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制造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东街派出所及办事处的人到单位找马克伦谈话。马克伦及他的家人再次受到骚扰。二零零一年三月,东街派出所、办事处伙同单位把马克伦从单位绑架到宝鸡市卧龙寺第一期洗脑班关押迫害一个月左右。在洗脑班上一个小恶警威胁说:不“转化”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给你打注射针。恶人为了“转化”马克伦不择手段,威胁、恐吓、威逼利诱,二十四小时播放诬蔑大法的光碟。

大约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一天早晨,马克伦去发放救人的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送奶人举报,被群众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派出所里恶警指导员和金台公安分局一科陈某用手铐把他吊铐起来,只能两脚尖着地,用此方式进行逼迫以便伪造所谓迫害证据(这次迫害导致马克伦的大拇指麻木了半年之久)。晚上把他双手双脚铐在椅子上,一只手铐在椅子腿上,一只手铐在椅子背上,身子就这样弯成弓箭似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睡也不是,更别说站直身子了,每天还有两个恶警看着不让睡觉。并抄了马克伦的家。后来恶警们就把马克伦绑架到金台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八月,东街派出所、办事处伙同宝鸡铁路工务段把马克伦从单位绑架到虢镇洗脑班残酷迫害一个月左右。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马克伦又一次被恶人刘振海和街道办事处、东街派出所等恶警绑架到西安临潼洗脑班(据刘振海自己说这里是他去西安出差时打听到的一个最邪恶的洗脑班)残酷迫害了三个半月。二十四小时关在屋里不许与外界接触,就这样一关就是三个月。有的学员已经在此被迫害了三年之久。恶人软硬兼施,进行身体与精神的双重迫害。

◇ 杨素琼, 女, 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初上北京上访,要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这也是中国《宪法》所赋予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两天后被宝鸡市金台区公安分局,邪恶六一零、政法委等邪恶人员绑架回当地,并非法罚款三千多元,开了一张收据无任何收款人签名,也无任何印章。并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法轮功书籍、录音带、录像带,不几天在她家人不知的情况下,秘密绑架关入宝鸡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杨素琼从拘留所出来后不几天,又被宝鸡市金台区公安分局中山西路派出所及中山西路街道办事处南关路社区绑架到宝鸡市卧龙寺木材加工厂洗脑班关押一个月进行迫害。 杨素琼从洗脑班回家不久,又被宝鸡市金台区中山西路派出所伙同中山西路街道办事处南关路社区邪党书记及其街道邪党人员再次抄家,并被中山西路派出所姓宋的邪警非法抢走了杨素琼的身份证,无辜的受害给杨素琼家人、亲友心灵上、精神上、经济上带来了多重的打击,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含冤屈去世。

◇ 李秋侠, 女,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在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一个打扫卫生的女人构陷,被石坝河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了七天后,又转到金台看守所关押了十六天。在石坝河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七天七夜恶警不让李秋侠睡觉,一直给她戴着手铐,坐老虎凳一天,不让上厕所,一个女恶警扒光了她的衣服进行非法搜身,搜去了法轮章。邪恶所长又凶又狠,最后将李秋侠送到了金台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天度乡乡干部和村干部在县上老家找到李秋侠,让签字,她不签。二零一零年他们又来宝鸡的家和找李秋侠谈话,市邪恶六一零人员先后来到她家两次非法骚扰,她丈夫拿出李秋侠多年有病的证明和病历(原来满身是病的身体,现在这样好的身体),说明她确实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身体健康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