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阳家属控告港北监狱 众多受害人签名作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从二零一一年春季,周向阳家属控告港北监狱酷刑犯罪后,关于港北监狱的大面积酷刑犯罪情况相继在多家海外网站上披露。

周向阳妻子李珊珊,为再次营救周向阳,写下感人泪下的自述公开信《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在海外被近十家网站转载,在大陆家乡秦皇岛昌黎县引发两千三百民众热心联名声援周向阳,港北监狱“地锚”等等酷刑犯罪行为令民众感到义愤。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周向阳妻子李珊珊因为周申诉反被非法劳教15个月

一位五十多岁左右的男士说:“看完了《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我落泪了,我长这么大岁数都没掉过眼泪,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共产党真不对,对待好人还用这么大的刑法。”一位大婶看完周向阳妻子的公开信后,一夜未眠,“真不知这世道怎么了,正的说是邪的,真是黑白不分。”还有一位大嫂在接受电台采访中义愤的说:“就是信仰法轮功就受这么大的酷刑,太不对,太不应该,这个邪党太邪、太恶!”


秦皇岛昌黎县两千三百位民众联名声援周向阳

同时天津市一些了解监狱内情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积极主动写出一份要求查处港北监狱酷刑犯罪的举报信,信中详细列举近三十个典型受迫害案例。举报信中有多人曾经都遭受过“地锚”酷刑,揭示了港北监狱的酷刑迫害,不仅仅是对周向阳一个人,而是大面积存在的。还有人专门写出揭露文章,整理了被周向阳家属控告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港北二恶(也就是周向阳家属控告的副监狱长李国宇,监区区长张仕林。后者曾以聚众闹事,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勾结上级政府官员,实施了流氓报复行径,将李珊珊劳教过一次。)之一的张仕林的累累罪恶行径。他阴险狠毒,绞尽脑汁,迫害好人,无羞无耻,甚至编造或巧立名目,两次陷害了为周向阳申诉的李珊珊,并且还身负将李希望迫害致死的血债。

正在被控告地锚酷刑犯罪的港北监狱 恰恰又用地锚酷刑将法轮功学员折磨致死

天津当局对举报信置若罔闻,然而就在六月底,天津港北监狱居然发生了用地锚酷刑方式,将刚被押到港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个体企业主李希望在十天内折磨致死的惨案。港北犯罪行径之嚣张,令人瞠目结舌。有知情人又以举报信方式,将知道的案情寄送到天津司法。实情震动了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有部份家属甚至想联合到监狱质询致死案件情况,并要求保证自己家属的安全。周向阳家属此时却仍然被剥夺与家属见面的权利,更是忍无可忍,终于走上正式聘请律师控告港北的反迫害之路。

当局迫于压力搞调查 但不调查证据线索 带有严重包庇倾向

天津当局面临周向阳家属及律师的严正控告,面对港北监狱大面积酷刑犯罪,和将李希望地锚酷刑致死的两封举报信,再加上周向阳家乡两千三百民众的联名申诉,迫使天津当局不得不对港北监狱实施了调查,但是不论是天津市第二检察院还是监狱管理局的所谓调查,都是不公开,不明确调查性质,没有书面答复材料,明显敷衍塞责,甚至有明显的包庇犯罪倾向。(二检官员只表示非常重视,正在调查,说周向阳成了重要人物,但是却没有调查期限,始终只有不予答复,监狱管理局,则只给了口头答复,在不调查证据线索的情况下,硬说,“没有那回事”--指地锚等酷刑犯罪行为)

面对并不想讲法律的司法部门,周向阳家人,尤其是妻子在自身有过被报复的经历,而且再次被受国保指使的唐山街道人员的威胁(“别弄的家里再少一个”),在巨大的压力下坚持申诉,在九月递交了关于控告港北监狱的《立案监督书》,一方面对之前的调查中严重问题提出质疑:

1、面对举报材料和控告书所提供的调查线索,竟然一直不予调查。

2、同时又纵容监狱阻止律师向当事人周向阳核实案情。

3、有没有立案、调查过程、调查结果、调查性质等等问题都不明确,没有正式文字材料。

同时,提出控告人有监督立案的权利,希望检察机关真正依法办事。

积罪难返 政府官员与恶人勾结再做罪恶 裹挟职员共同犯罪

没有想到的是,天津610会指使检察院工作人员在李珊珊递交《立案监督书》时,诱导性谈话,设下陷阱,诱导李珊珊讲出“自焚”真相,同时又利用被控告的犯罪嫌疑人张仕林的构陷,竟然指使河北610下令唐山610国保警察,再次报复陷害李珊珊,将她再次劳教两年,后来关押到石家庄劳教所。所有参与的警察都作恶心虚,在李珊珊家属聘请律师办案时,唐山国保警察,没人敢出面对此非法抓捕负责,甚至连《劳教决定书》都不敢出示。所有参与抓捕李珊珊的唐山警察也都深知,这是赤裸裸的报复陷害,就是为了阻止对港北监狱的控告,和对联名事件打压。

这也体现了中共司法系统罪行累累,积恶难返,一定要将暴政谎言进行到底的邪恶本质,然而可悲的是,它在这个过程中裹挟着大量公务人员,协同犯罪,那些依照其非法意志,包庇监狱犯罪的检察机关人员,具体实施陷害手段的公务人员,和执行非法抓捕报复的警务人员,还有那些在莫须有的所谓罪名下判处李珊珊劳教的司法公职人员,都被系在了这个犯罪团伙的链条上,在这艘正在沉没中的贼船上,同流合污,走向覆灭。

正义控诉激励来者 对港北控告等到众多签名作证 已类似群体控告

十月份,一篇《我有责任站出来配合对港北监狱酷刑犯罪的调查——投诉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犯罪嫌疑人张士林》,被投递到这些相关政府部门,这是一位叫聂宝利的法轮功学员,勇敢的以他亲身经历,为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及张仕林等人的犯罪行为作证。

他在投诉中悲愤地写道:“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关注着周向阳家属控告港北监狱张世林酷刑虐待犯罪行为一案,也听说了有人举报了港北监狱普遍存在此类罪行,(其中也包括我的案例),前不久又听到了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在港北监狱仅仅十天就被地锚酷刑折磨致死的消息,我很难形容自己的悲愤心情,同时也为自己不能同他们站在一起去控告港北监狱的罪行而感到愧疚。据说现在天津市二检在调查港北监狱,但是却没有期限,对于家属提供的证据线索也并不予调查,而监狱管理局的调查结果是“根本没有那回事”,作为一个同样被港北犯罪行径迫害过的人,我无法接受,无法因为自己现在的自由,就无视那些同胞仍在冤狱酷刑中痛苦的申诉。在周向阳的家乡近两千三百位民众,很多都与他素不相识,却能做出联名救助的义举,这不能不让我感慨。正义力量正在崛起,人类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特别是当我听到周向阳妻子因控告再一次被陷害绑架的时候,我再也无法回避,我应有的责任,我现在站出来,积极主动的配合检察机关对港北监狱的调查。”

面对中共这些部门一再敷衍搪塞控告申诉,甚至包庇犯罪、共同犯罪的倾向,张仕林这样的罪恶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周向阳的亲友,得到了举报信中众多案例的当时受害人的共同支持,他们都是因为感动于周向阳家属,尤其是李珊珊坚持申诉而遭报复被陷害的悲壮经历,也被象聂宝利这样勇敢挺身而出的受害者所鼓励,使他们也勇敢地站出来一致为举报信中关于自己被虐待案情的作证,毅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目前已有近十位曾在港北监狱遭受过各种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参与签名作证,要求查处港北监狱的酷刑犯罪,依法追究张仕林、李国宇这样的刑事责任。

这份已被当事受害人共同签名作证的举报材料,在十二月份由周向阳的俩位北京正义律师,再次递交到天津市检察院和监狱管理局,目前仍在等待答复。

日前,又一位曾在港北监狱遭受过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樊建明,站出来投诉港北监狱二恶之一张仕林。他自述了亲身经历的地锚酷刑(也正是这位犯罪嫌疑人--张仕林指使的),证实了港北监狱的残酷的犯罪行径的存在,尤其是周向阳家属控告的“地锚”。文中提到,张仕林虽然被调离岗位,但并未得到应有的查处;周向阳病危中,仍未获释。为了尽到自己的责任,他决定以投诉信的方式,再次为控告港北监狱作证。港北监狱存在大量酷刑犯罪的事实,已经无法掩盖。

结语

作为一个政府官员,公职人员,拿着公民的纳税钱,打着依法执法的幌子,却去执行中共的非法意志,无视那些优秀公民被冤狱酷刑折磨,纵容那些恶徒执法犯法,那走向的将是审判台。不要侥幸以为中共的时日还很长,在东欧巨变之前,在苏联解体之前,那些邪党份子也是这样想的。可是齐奥塞斯库以一个党魁的身份一周内被枪毙,苏联共产党一夜之间被定为非法组织。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过亿,已被俄罗斯高层智囊评为去年世界大事之最。

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倾听良言善劝吧,用自己条件去尽量做好,即使一时屈从非法意志,也将留下永远的遗憾。走好,走好您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