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英曾遭恶警绑架 邻居仗义作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市达子营镇宫屯村村民高志英,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疾病都好了,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就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迫害,被非法拘留、关洗脑班。二零零三年八月高志英被恶警绑架,邻居们都看不过眼,大家到公安局把高志英保回家。

下面是高志英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叫高志英,今年六十岁,家住东港市达子营镇。我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大法之前,我患有神经官能症、关节炎、腰腿疼、肾炎等等多种疾病,学法炼功后,我按照大法“ 真、善、忍”的标准修自己,有好处想着别人,不去跟别人计较得失,时时处处都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大法师父把我的身体彻底净化,我全身的病都没有了,一身轻松。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每天身体轻飘飘的,心里都是乐滋滋的。我真是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感谢我们伟大的师父!

可是共产邪党就是不让老百姓过一天好日子,什么事情它都拿来搞运动,来折腾老百姓。我们当地的中共人员也跟随这个恶党来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村治保主任王喜臣、村长万民家来我家问:“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啊。不能放弃。这是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因为我学法轮功,我以前得过的神经官能症、关节炎、腰腿疼、肾炎等等多种疾病全都好了,无病一身轻。”他俩听后说:“上边不让学,咱就不学吧。”我说:“这么多病都炼好了,现在你不让我炼,有病了,谁替我遭这个罪?”听完后,他们没说什么就走了。

过了几天,达子营镇派出所所长李文开、战忠山等四个恶警闯到我家非法抄家,家中的所有大法书籍全部被他们抢走,又将我强行推上警车拉到派出所。李文开问我:“大法书哪来的,谁给你的?”我当然不能出卖同修,也不能叫他们去犯罪,我说:“我谁都不认识。”接着他又问某某在北京上访时打的“法轮大法好” 的横幅是谁写的?我不再配合他,回答他不知道。当时告发我的本村人战世生赶快抢着说他看见我发真相资料了,还送他家给他看。第二天李文开和另外两个警察及司机,开着警车把我关进东港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星期后,他们又把我关到东港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地点在桥东老年福利院,是东港市“六一零”与公安局等部门合谋搞的。当时被抓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我看到的就有三十多名。政法委“六一零”的王金凯、赵玉龙(现东港司法局副局长)和公安局政保科的王润龙等人,还有配合他们作恶的各乡镇政府、社区街道的人,还有警察,每天都逼迫法轮功学员看邪党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

他们逼我签字,我就不签字。我不签,他们就强行让我儿子肖荣宜按照他们的要求替我写“三书”,然后让我在那个 “三书”上签字。我照样不签。他们逼着我儿子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签了字。而后两名恶警过来,一个拿着写好的“三书” ,另一名恶警拽着我的手,强按住我的手在假“三书”上签字,才将我放回家。

回家后,村治保主任王喜臣经常打电话骚扰我。当时我婆婆都七十四岁了,一听到这样的电话就心跳的不行。这期间,孤山公安分局的肖春局也来过我家骚扰。

二零零三年八月,恶警肖春局带领三、四名恶警闯进我家,进门不由分说,就把我推上警车,拉我到东港办洗脑班。这些恶党的邪恶之徒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光天化日之下,随便抓人,比土匪还恶!我正告他们:“我不去!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我?”后来他们把我强行拉到孤山公安分局,对我逼供,我什么都不说。我家几个邻居都很正义,当时就到公安分局把我保回家了。

今天我把我遭受迫害的事实写出来,目的是叫更多的世人了解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真正救人的真相。不要再被恶党的谎言欺骗,赶快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远离恶党,平安逃离大劫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