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朱飞一家被迫害 生活困苦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自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佳木斯法轮功学员朱飞一家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现在五十多岁的朱飞,看上去象六十多岁。他眼睛又看不清;妻子邹彩荣多次被绑架至监狱迫害;他儿子都二十二岁了,也被剥夺了拥有身份证的权利;岳母因为女儿被非法判刑而含冤离世。十三年来,朱飞一家生活的非常清贫困苦,说不尽的心酸苦楚。

修炼法轮功,朱飞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

朱飞,男,五十五岁,原佳木斯塑料二厂工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体弱多病,患有一种严重的眼疾,影响正常工作。单位搞改革,把他分到病号车间也叫编外大队,不给开资,只发生活费。当时他的情绪非常低落,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炼法轮功后,他身心巨变,各种疾病神奇地痊愈,眼睛恢复正常,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也告别了编外大队,恢复正常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善良群体残酷镇压后,法轮功学员遭到残酷迫害,朱飞也不例外。

佳木斯中山派出所包片警察宋亚巍、教导员邵福祥多次到朱飞家骚扰,抄家、绑架、抢走大量大法资料、录音机、影碟机,把朱飞一家人的身份证、户口也抢走。

朱飞的妻子邹彩荣从迫害开始到零四年,大半时间是在监狱度过的。岳母在这期间承受不住精神的压力,含冤离世。

朱飞曾几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以中山路派出所教导员邵福祥为首的六、七名恶警闯入朱飞家,穿着鞋如狼似虎的跳到炕上,把孩子吓得直往大人怀里躲。恶警不光绑架大人,连孩子也不放过。

有一天,朱飞和妻子没在家,他儿子和几个小朋友在家玩,中山派出所宋亚威等四、五个警察又来骚扰。他们进屋乱翻一通,把孩子绑架到中山派出所。一个警察问孩子炼不炼法轮功?孩子说:“炼!”他们就给孩子挂上牌子、写上名字、照相、滚手印,做笔录一直折腾到天黑,才把孩子放回家,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难以恢复的创伤。

朱飞的妻子邹彩荣是小儿麻痹残疾人,到铁路一小区先锋社区申请低保,社区主任娄云瑞说:“要想要低保,必须写五书,写不炼功,要不就别想”。

朱飞的单位开不出工资,后来就黄了。按他的身体条件应该办病退,但必须得有身份证。朱飞到中山派出所要身份证,包片警察陆启伍说:没有,烧了!朱飞让他给补办一张,他让朱飞找所长管天印。找到所长,管天印又问朱飞“还炼不炼功了?”朱飞说:“信仰和生活是两回事,我得生活。”管天印说:“不签字,就不给办!”朱飞连续去了几次,都没办成。朱飞和妻子都打不了工。家里没有了经济收入。没法生活,没办法孩子辍学了。十六岁的孩子从此告别了学校,失去了受教育的权利。用他稚嫩的肩膀,担起了家里的生活重担。

朱飞家住在林海路中段道边的一个简陋的板房里,由于墙壁太薄,夏天象蒸笼,冬天象冰窖,没有水吃得到外面去拎,冬天在外面穿什么,屋里穿什么,是凡盛水的容器经常冻冰。在这艰苦的环境里,朱飞一家已经生活了十八、九年了。邻居早已搬进温暖的廉租房,他家就因为不放弃信仰,中共不但剥夺了他家所有的社会福利待遇,而且还剥夺了他们公民的身份。

国以民为本,可中共从来没把百姓放在心里,中国的历次运动,都把老百姓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共产不除,国无宁日,家无宁日。所以我们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站出来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