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火英:我十多年来受迫害的更多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省报道)江西省都昌县法轮功学员胡火英,六十岁左右,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多年中,屡遭迫害。她的丈夫王华山多年目睹恶人的暴行,长期生活在恐惧中,于二零零七年七月离世。明慧网曾于二零一零年进行了报道《胡火英被江西女子监狱迫害 双眼几近失明》

以下是胡火英自述更多遭受迫害的经历。

我叫胡火英,是江西省都昌县城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二日得法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身心得到了全面提升,几十年的顽疾也得到了迅速康复。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也随之受到邪恶惨无人道的迫害,在此我想把受迫害的主要事情过程补充曝光如下: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号,我与几名同修一同去北京上访,要求还我师父清白,还我们合法的修炼环境。我们到达天安门广场炼功想表达我们的诉求,却被恶警凶残野蛮把我绑架到了广场旁边的前门看守所。这里已关押了从全国各地来京为法轮大法上访的同修,江氏邪恶集团雇用了一些流氓来迫害我们,经过一个下午的折磨迫害后,又用大卡车把我们拖到一个郊区不知名的十三看守所,再次对我们进行迫害(包括电击敏感部位),由于我绝食抗议迫害,又遭到野蛮灌食,恶人见我不屈服,把我送进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在这里把我们捆绑后用粗的管子往食道内插,我的食道被插破,鲜血不停流出来,我经历了极大的痛苦。

七月十八号我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回县,被强加罪名又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十五天,当局还不放人,到八月十八号再被非法延长关押十五天。同年底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刚从外地二姐家回来,被当时政保科长黄益会为首的恶警们没有任何理由把我从家中绑架,又被非法关押三个半月,直到邪党两会结束后勒索罚款二千元,才将我放出。

二零零五年四月八号晚上,国保大队教导员邵继东带领恶警方长根、侯姓女警等人把我从家中强行带走。此时我丈夫已卧病在床,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邪党没有镇压迫害前,我丈夫身体健康,没有任何毛病,退休前曾是一个单位的负责人,深知恶党残暴。几年来,我丈夫目睹中共对我的迫害:肆无忌惮的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勒索、骚扰。这一切给他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思想压抑,日复一日的担惊受怕使他心里受到严重创伤,有时看到警车往我们家方向走,他都非常紧张,对我说他们又往我们家去了。这次当我被恶警抓走后,在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再把我送去九江市劳教所迫害。我丈夫在家没人护理,女儿又在念高中。看到此情此景宿舍邻居和单位同事于心不忍,发起了七十八户签名担保,让我回家照顾我丈夫。同事去了上一级司法局把我家里的情况反映了一下,司法局负责人答应可办理手续。结果当地六一零主任陈正初坚决不同意,还威吓请他放人的善良民众。致使我的丈夫所患忧郁症没得到及时治疗,长期卧床无人精心照料。一年后我解教回县,丈夫已经感染褥疮而导致败血症,不久悲凉离世,时年六十岁。

二零零七年我丈夫过世不足一星期,以时任国保大队长张世新为首的一帮恶警,包括方长根、伍尤龙等恶警,企图绑架我,当时围住了许多人,这些恶警被在场的邻居斥责:这个时候还要抓人,质问他们有没有心肝,众怒之下他们才灰溜溜地走了。

邪恶之徒并不死心,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早上,我还没吃早饭,准备上街买点菜。刚走出家门就被早已蹲坑守候的恶警围住,这次还是以张世新为首,认识的还有恶警方长根、伍尤龙、巢国华等共八人,二辆车。上次他们没抓成,此次他们显然不罢休,我不配合,他们强行把我抬进车里。当天直接把我送往市看守所,此时我女儿已在南昌市上大学,家里没其他亲人,我要求带点日用物品,张世新断然不肯。因异地非法关押,人生地不熟,连换洗衣服都没带,被子也没有,苦不堪言。后来恶党诬判我四年半,虽然我不服提出上诉,半个月后还是同样维持对我的诬判。可见邪党的法律完全是一纸空文,没有公平、正义可言。

这样我被非法关押到江西省女子监狱四年多,过的更是暗无天日生活,身心遭受了巨大的迫害,三个包夹每时每刻不离左右,不准我学法炼功,并强迫我整天十多个小时的做奴工,在三年的时间里我双手又痛又麻,痛的不行,还要做超负荷的劳工,那时我眼睛也看不见东西,被狱医检查为“青光瞎”。在这种情况下,狱警还要我出工,完不成任务还要对我进行体罚、加期。在我快要刑满出狱时,因我传抄大法经文,又被邪党恶警加期三个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