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惨遭折磨 辽宁沈阳市王杰女士含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四十八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王杰女士,二零零二年看到辽宁法轮功学员们被迫害得伤残无数、家破人亡,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同搜集迫害证据,没想到电话被监听,二零零二年十月遭到王立军掌控的铁岭市公安局恶警绑架,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九年十月份结束七年地狱般的非法关押时身体极度虚弱,患上膀胱癌,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早九点四十五分离世。

沈阳大法弟子王杰遗照
沈阳大法弟子王杰遗照

王杰女士去世前几天说:“沈阳大监狱真的很邪恶啊,我被关押在九大队,队长叫武力是女的四十九岁,教导员叫李红。二零零三年六月,在老大北监狱武力和李红还有很多犯人把极度虚弱的我拉出去暴力灌食,真是往死里灌哪。后来大北监狱搬家了,九监区的恶警们对犯人那个狠哪,狠到什么程度呢?每天早晨说把哪个犯人提出来就提出来,然后电棍一顿电,恶警们轮着电。大部份被电棍电击的犯人都是因为无法完成超负荷的奴役劳动任务。大法弟子刘霞(刘侠)被恶警和犯人们逼迫转化,嘴被他们粘上胶带,全身用胶带捆住被秘密押到二楼,之后再也没了音讯。这七年真的是太恐怖邪恶了,我都不敢再回忆下去了。”

这些话说完后,她就处于半休克状态了。

王杰遗照
王杰遗照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见证法轮功学员被残忍折磨的凄惨场面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王杰女士由于进京上访,被劫持关押沈阳龙山教养院迫害,在那里她见到了邪党官员对还不满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韩天子惨不忍睹的电击场面,这个十五岁小女孩的生日是在电棍的噼啪声、刺眼的蓝光中、焦糊的烟雾中度过的。王杰见证了把恶警电棍插到老年法轮功学员嘴里的场面,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整天酷刑折磨的场面。

二零零一年六月,法轮功学员王杰绝食反迫害,被中共邪党官员押送到沈阳地下监管医院。在那里她见到了被马三家迫害的几乎精神崩溃的邹桂荣,亲眼目睹听诉了伤痕累累的尹丽萍、赵素环和周艳波的哭诉:尹丽萍被非法关押六个邪党的劳教所迫害,邪恶的马三家指使恶人掐其两手手背,手腕下放一根做活的针,提(掐)起放下,就这样反反复复,尹丽萍两手背一夜间被掐成了馒头状,腕下被针扎的血肉模糊;她在沈新劳教所绝食抗议非法超期关押,恶警郭勇在灌食的途中又把尹丽萍的腰部打伤,半瘫在监管医院。赵素环的两个大腿里子,被邪恶的马三家指使恶人用手指甲掐烂后,恶人又对其溃烂部位用皮鞋尖踢,整天整夜不让睡觉,关在厕所的门后,脸眼被暴打青紫,头部肿大。恶警张秀荣下令不许任何人给其任何生活用品,赵素环不得不用她那洗脸、来月经共用的唯一一条多功能毛巾包扎溃烂的伤口。周艳波被马三家迫害的脉搏每分钟一百三十多下。这还不算邪恶,马三家在二零零一年的四月把她们秘密押送一所邪窝,同男犯人关押在一起,她们用生命抵抗中共的邪恶流氓行为,在生命垂危中她们才被抬出。邹桂荣生前说过这样的话,太邪恶了,我们又被从狼窝送到了虎穴,这个政府都在耍流氓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传来了邹桂荣被抚顺迫害致死的噩耗,大批辽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不忍睹,相继传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精神失常、伤残无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那凄惨的场面让神佛落泪,那邪恶的程度让人神共怒。法轮功学员王杰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开始收集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人证,物证,想尽办法把被迫害伤残的法轮功学员送出国去,让全世界的人们都来看看中共邪党对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们都干了些什么。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由于电话被监控,铁岭银北派出所非法打开了法轮功学员王洪书、张波、尹丽萍的住所,他们当时正在整理中共流氓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材料。面对人证、物证,警察没有去抓真正的凶手,却把几名法轮功学员抓了起来,搜走全部迫害证据、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照片等。法轮功学员王杰、李伟勋的哥哥李伟绩,还有两名女法轮功学员相继落难。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铁岭市银州区法院开庭,非法对法轮功学员王杰、蔡邵杰、张波判刑七年,被铁岭公安局刑讯逼供致残的李伟绩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保护言论自由特派专员,酷刑问题特派专员和联合国秘书长的人权卫护者特别代表共同发出关于法轮功学员王杰和非法轮功学员李伟继的紧急呼吁信。

王杰遭受迫害的经历

王杰,沈阳市沈河区一经街道办事处街政科职员,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到处求医,花了很多钱也没能治好,导致婚姻破裂。修炼后,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百病皆消,工作勤恳敬业,广受称赞。复婚后,家庭和睦幸福。同时,她也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女子,写作、演讲、唱歌都很优秀,还得过奖。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广播电视诬蔑大法,王杰寝食难安,她毅然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王杰被邪党人员劫持到沈阳龙山教养院,因小女孩韩天子被狱警电击事件,她和其他三十九名弟子绝食抗议迫害,被劫持到位于造化的收容所(女子自强学校),她继续绝食反迫害达一百余天,又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因体检身体不合格被马三家劳教所拒收,奄奄一息的王杰被家人接回。修炼法轮大法,使王杰的身体很快康复,两个月后,发放真相材料时,救度世人时被不明真相之人举报,第二次被绑架。二零零一年,王杰第三次被绑架,绝食七天闯出。

二零零二年十月在铁岭市,王杰第四次不幸被绑架。当时,王杰等三人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头被胶皮管子打得嗡嗡响,分不清东西南北,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吊在两臂上,疼痛难忍。王杰大拇指半年没有知觉,大脚趾趾甲脱落,右臂八年抬不起来。在被非法关押在铁岭看守所时,王杰的丈夫每十天左右就去看守所探视她,每次都给她买很多食品,她每次都给自己留下很少,大部份都送给其他犯人和同修;她帮助不能自理的犯人洗衣、洗澡;帮四肢被恶警固定在地上不能动的绝食同修接屎接尿,同修便不出来时,王杰用手为同修抠大便,以减轻同修的痛苦。她几乎每天都给犯人讲法轮功真相,唱法轮功学员创作的歌曲,有的犯人因此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中。

王杰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重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饱受折磨。狱中的王杰一直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从未妥协过。她多次绝食抗议迫害,几度生命垂危,有时绝食长达半年之多,身体只有三十多公斤。因为长期绝食,她的胃已萎缩,又因为在狱中遭到强行灌食的折磨,身体变得极度虚弱,但是她凭着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九死一生地闯了出来。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结束七年地狱般的非法关押时,王杰的身体极度虚弱,下身感到不适,经常尿失禁。她凭借法轮大法的神奇力量,身体有一定的恢复,但由于她的胃已萎缩,吃饭仅吃一大口就感觉饱了,如果喝了水就吃不进饭。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早上,沈阳市和平区新兴派出所刘姓所长带领其他六名便衣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杰家中将她绑架,张姓警察等人抢走法轮功书籍、手机和家人的电脑,王杰当晚被送到沈阳市看守所。新兴派出所警察声称这不是他们办的案子,是“上边督办“的。

后来,王杰出现血尿状态,在大流血只剩两克血的状况下,家属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把她急送到沈阳医大二院抢救,于四月二十一日离世。四月二十号那一天是她女儿的生日,不知在英国留学的她怎样面对这失去母亲的痛苦事实。

那天,天下起了雨,下了一天一夜的雨。亲朋好友们都在说;她冤啊,老天都在为她流泪。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