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望花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简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辽宁抚顺望花区国保大队、公安分局、各派出所、社区,积极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其中区政法委副书记王如兰、藏传方,朴儿屯派出所警长张忠胜最为积极卖命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采取监听电话、派人蹲坑、跟踪等手法对善良的大法学员进行非法监督,进而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及判刑,很多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折磨,有的现在仍在遭冤狱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英、张表久被相关恶徒迫害致死;付明杰、任长学夫妇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失去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张翠菊被非法劳教二年,失去了工作,现在没有工资收入;黄培东、王桂兰夫妇两次被绑架,现正在遭冤狱迫害;魏素敏两次被绑架;吴利贤二次被绑架,现在被判刑三年;金宝存被绑架二次,现被判刑四年身陷牢狱之中;赵老师,邢老师,曹萍,李学清,韩素云,乔克福、朱学梅夫妇,孙杰,鲁彩华,任从,白景治、王范夫妇等都曾遭绑架,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看守所、洗脑班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他们被迫害的具体事实将陆续揭露出来。

◇田金玲,四十多岁。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田金玲被非法劳教两年,后被法院诬判四年,关在沈阳东陵监狱。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抚顺望花区和平派出所绑架了田金玲,非法判刑五年,送本溪水连寨监狱至今。据从本溪水连寨监狱出来的人说:“二零零九年四月的一天,监狱的恶警叫田金玲进屋,结果几个犯人一起毒打田金玲。一连打了好几天,边打还拿纸和笔叫他写悔过书,这是狱警指使犯人干的。田金玲被打的昏死过去好几回,但是监狱没有人管,田金玲被折磨的受不了拿针挑手腕的大脉(编注:请大法弟子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要采取类似过激的方式),被送进了医院,监狱恶警还没有人性的扬言说:田金玲没想死。

◇车桂智,七十六岁,修炼大法后身体无病一身轻。庆幸自己有缘能得到这高德大法。邪恶迫害法轮功后曾无故被绑架、非法拘留、抄家;被勒索两万元钱,诬判七年。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在去沈阳的路上,车桂智被瓢儿屯派出所警察非法劫持非法关押在瓢儿屯派出所,第二天下午才放回家。从此以后片警张忠胜经常骚扰车桂智,家里被干扰的无法正常生活。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早八点左右,抚顺市国保大队和瓢儿屯派出所一伙五、六个恶警突然闯入车桂智家中,先把车桂智的老伴杜连友带到瓢儿屯派出所。然后对其进行抄家,翻箱倒柜,家里没有一个地方翻不到的。家中的现金2500元钱,金、银、珍珠项链各一条,还有全部大法书籍、师父法像都被抢劫一空。车桂智在抚顺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二十三天后被非法判七年冤狱。由于身体被迫害出现了严重的病状,才回到了家中。

◇杜连友,八十二岁。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上午八点钟左右,市国保大队和瓢儿屯派出所一伙五、六个人突然闯入杜连友老人家中。杜连友先被带到瓢儿屯派出所,后又被送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三天,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全身颤抖,经过医院检查,杜连友身体各项指标(血压,心脏等)都出现了严重症状,才被放回家中。杜连友的小儿子杜真新(不修炼)当天也被绑架到瓢儿屯派出所,后被带到国保大队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宿。最后敲诈了两万元才放回家。

◇李静在2005年遭望花公安分局绑架,后无故被非法劳教二年。2005年9月6日,李静在家里正和几位三十多年没见面的同学相聚,突然闯进来四个恶警,说是望花分局的。进门就问:“你是炼法轮功的?”李静说:“是。”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抄了李静的家。之后威逼李静跟他们走一趟去公安分局,并威胁说否则就连累你同学,并说一会儿就回来。

当天下午五点,李静从望花公安分局被劫持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无故被非法劳教二年。当时李静抢过此判决书就撕,并说你们绑架好人是犯罪。上来两恶警给李静戴上手铐。李静不配合手铐越来越紧。李静高声声明她要上诉。李静被恶警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迫害。马三家教养院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白天干活长达十二小时,晚上不让睡觉,限制吃饭和洗漱时间。吃的是不熟的玉米饼子,菜汤。有时一碗菜汤里就有6-7只小盖虫。阴天下雨不能到外面扒苞米,就在屋里坐小木板,背监规,进行考试,如不合格加期。

◇李俊玲,原身患多种疾病,如:肺结核,胃溃疡,心脏病,胆囊炎,腰脱,风湿,多眠症,而且还做了两次大手术。由于医生的疏忽,避孕环被医生带到腹腔中,几年后多次剖腹取环,后来子宫长瘤,又剖腹做子宫和卵巢切除手术。病魔折磨的使她身体虚弱,走路都很吃力,真是活不起、死不了,生不如死。九六年正月初四李俊玲喜得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李俊玲感谢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迫害后,只要李俊玲一出家门就有人跟踪,李俊玲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如影随形。坐车下车时,跟踪的人还得查看李俊玲座位上有没有东西。李俊玲所在的社区派低保户跟踪、监视她的一切行动,警车还经常在楼下出现。在九九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李俊玲刚走到马路上,就有四个人出现在她的左右两侧企图绑架她。邪恶的跟踪,给李俊玲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只要她一出家门,家人就非常的担心。

◇王景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经常受到单位、社区、派出所的无故骚扰,被勒索钱财四千多元,曾被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王景兰以前因病度日如年的活着,一九九七年初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全无,吸了多年的烟也迅速戒了,从此家里也是一派祥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的一天,望花铁岭社区书记丁竿和一名工作人员到王景兰家,王景兰不在家,他们就恐吓王景兰的丈夫,让他把所有的大法书全部都拿出来,并说不让王景兰炼法轮功了。他们抢走了王景兰的私有物品两个大兜子。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铁岭社区书记苗森与几名职员、建设派出所的警察、建设街道各社区治安管理人员及望花区姓于的,共计十多人开着一辆面包车、一辆轿车,到王景兰家抄家,抢走了家里的大法书,不容王景兰穿好衣服和鞋子,强行把她抬到楼下,塞进车里,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不许她和别人说话,天天有四、五个邪悟者围着王景兰强制灌输歪理邪说。一直到八月十二日,社区才去人把王景兰接回家。

◇王兰凤,于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七去北京依法上访。谁知刚上火车就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抚顺市公安局警察以查票为名绑架。后由望花分局派人劫回。望花的恶警脏话骂她,她身上带的九百七十元钱被恶警臧传芳抢走了(至今臧传芳百般抵赖不还钱)。在非法拘留期间,抚顺老钢厂以“罚款”为名勒索了王兰凤三千元。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四点多王兰凤正在家做家务,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的恶警以“核实材料”为名,绑架到和平派出所。在派出所恶警将她双手分别铐在两只椅子上。一恶警见没问出什么。就用手指戳着她的脑门,骂骂咧咧的走了。半夜时一个年轻的恶警将椅子故意蹬倒,她就在两个椅子之间动不了。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恶警把王兰凤关进抚顺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王兰凤绝食抗议迫害。恶警王军和郑姓恶警让七、八个犯人把王兰凤按在椅子上,或在地上灌食,灌的是玉米面粥加盐,嘴被他们用钥匙撬肿;手被迫害的不好使了,连系裤带都系不了了。只能用手把裤子挤在腹部使劲压住,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多降到八十斤左右。抚顺市公安一处勒索了她三千元,至今没返还给她。当时的和平九委社区邪党书记郑桂兰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多次以欺骗和强制手段将法轮功学员送往邪恶黑窝迫害。

◇徐春霞,炼法轮功之前是一个多病缠身、脾气怪异的人。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徐春霞幸遇大法。修炼后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快乐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徐春霞经常被骚扰。九九年十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派出所高姓警察闯入徐春霞家,让她去派出所走一趟。徐春霞说:“不去,这么晚了,丈夫又不在家。”高姓警察就让她第二天早上去。第二天一早,徐春霞正准备去上班,这个警察又来了,徐春霞告诉他说:“我要上班。”高姓警察说:“谁都得听我们的,我们都可以让你下岗。”徐春霞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宿后,所长让徐春霞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徐春霞不写,所长寻思了一会说:“不写也行,说句不炼了也可以回家。”徐春霞说:“不说。”所长说:“那就得送走了。”(意思是要送往吴家堡教养院)随后高姓警察带一个国保人员非法抄了徐春霞的家,并把徐春霞送到吴家堡教养院迫害四十天。后被单位接回继续办班。意在让她写“悔过书”、“保证书”,交所谓的“保证金”。

◇薛林,七十六岁了,是一九九七年春天得法修炼的大法学员。一人修炼全家受益。孩子们时常说:“我爸从学炼法轮功后身体象年轻人一样精力充沛,解除了我们的后顾之忧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薛林依照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去北京上访,被抚顺驻京办事处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抚顺教养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几乎每天都被恶警打骂、电棍电击,遭受坐板、开飞机等酷刑折磨,或者不断的强制洗脑,不让睡觉等体罚。还利用恶犯来迫害、监管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主要打手有:姜永丰,吴伟,张副队长。

◇左玉华,女,五十岁。飘儿车站综合场职工,负责地蹦检斤。炼法轮功之前身体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刚几个月,她就成了一个健康的人。工作中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好人,多次受到单位的奖励。认识她的人都说左玉华是个好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左玉华依法去北京上访。凡是接触到的人,左玉华就告诉他们:“我的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法轮功是好的功法。”可是她被绑架了。在非法关押的二十多天中被恶人拳打脚踢。最后她丈夫被望花区政法委勒索了三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人回家了,迫害并没有结束:单位开会批判她、处分她,还经常受到望花公安分局、社区人员的蹲坑、跟踪、盯梢、骚扰,在中共的所谓“敏感日”,经常有人在她家楼口蹲坑。中共对左玉华的迫害使她的家人身心都受到了伤害。家人对左玉华的人身安全十分担心。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早晨,左玉华去市场买东西,被望花区政法委邪党书记王如兰指使于姓等十几人跟踪她直到她家门口。这些人一拥而上妄图绑架她,被闻讯赶来的邻居和她的丈夫喝住,才未得逞,左玉华买的东西撒了一地。之后左玉华被嫂子接走。王如兰不死心,又跟随到她嫂子家,强行将左玉华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被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八年中共以“奥运”为名对她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长达半年之久。

◇王艳,今年五十三岁,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从邪恶迫害法轮功以后,王艳经常被派出所、社区工作人员监视,他们还经常到家里逼问王艳。家中八十多岁的老公公、丈夫、孩子无辜被骚扰,搞得她一家人真是无法正常生活。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望花区光明派出所的片警(‘小李子’),让王艳八十多岁的老公公看着王艳,并且每天要把王艳的行踪打电话汇报给他。所以王艳每次一出门,老公公都非常紧张,问的很详细。社区人员到王艳丈夫的单位调查,搞株连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的一天,正在上初中的儿子回来说:社区(住宅所在地)的人到他学校,把他叫到教导处问他:“你妈晚上出去不?”这一切给王艳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时任望花区光明街道书记贯长江指使光明派出所晨光社区工作人员,多次到王艳家中骚扰搞株连政策。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上午,四个陌生女人突然闯入王艳家,说是“社区的”(后得知他们是派出所帮忙的)。王艳问她们有什么事吗?谁也没吱声,王艳接着说:“是因为王艳炼法轮功吧?”他们感到很吃惊,接着就问王艳你现在还炼吗?王艳说:“我以前身体不好,炼法轮功炼好了。”有一人说:“你就不会说炼别的功炼好的?”王艳说:“我不会撒谎。”临走时有一个人说,警长和车还在外边呢。

中共“十六”大前几天,望花区政法委书记王如兰、社区书记曹勇再次到王艳家来骚扰。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奥运期间,王艳与丈夫、孩子三人去沈阳参加婚礼,车到高湾时被劫持,警察喊着王艳的名字让下车,问王艳:“你炼法轮功?”王艳说:“你怎么知道?”他把王艳叫到电脑前,王艳一看屏幕上是王艳的身份证,右上角有“法轮功”三个红字,不让王艳去沈阳,把王艳的身份证拿走交给望花区信访办的吴云。吴云给社区书记打电话,让把王艳接回去。吴云说:“今天她不能走。”僵持了很长时间,王艳丈夫打电话找一个在社区里工作的朋友做担保,丈夫的朋友证实说:“我担保人家三口人确实是参加婚礼的。”这才让王艳把身份证留下,放王艳走了。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修炼法轮功是中国人民的天赋人权,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即使按公安部在法轮功遭江泽民迫害后的2000年所颁布的(公通字[2000]39号)文件,法轮功也不在它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之列(网上可以查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都触犯了中国的《刑法》、《宪法》、《公务员法》等诸多法律,犯的是“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酷刑罪”,性质如同德国纳粹分子。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已十三年,至今仍然没有停止,江泽民及其帮凶和中共必须也必定要受到应有的惩罚。参与迫害的人员触犯中国的《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二百四十五条、《宪法》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等诸多法条。

对参加迫害者的忠告:追查国际组织记录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及其恶行。追查国际再一次严正告诫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中共官员:立刻停止犯罪,坦白交代,记录和揭露他人的罪行,争取立功赎罪,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