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下面是抚顺市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情况介绍。

一、新宾镇

1、池秀华被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打压之时,池秀华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相信法轮功是正法。毅然去北京上访,来证实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李洪志的清白。在北京被绑架,劫持回新宾之后,被新宾镇派出所非法罚款二百元,根本就没有给开收据,还将池秀华的家给抄了,将一些大法书籍抄走。

二零零一年,池秀华在一家小吃部打工,被两名不知名的警察强行塞进一辆黑色的轿车中,绑架到新宾县公安局,以串联法轮功为由逼迫家中的哥哥给池秀华写担保书,不让池秀华炼功,交押金二千元,怕家属不交钱,告诉家属不交钱就拘留。

二零零二年新宾县几名不法警察,到池秀华家非法的抄家抓人,因池秀华不在家,到池秀华的姐姐非法骚扰恐吓。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早上九点钟,池秀华正在上班,被两名警察以构陷其讲真相为由,强行绑架到新宾县新宾镇派出所,包被没收,包里有九百元钱现金、门钥匙、mp3和优盘等物品。非法入室抢劫抄家,将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一把切纸刀、二百多份传单、十几本《九评共产党》还有复印机、光盘等物品被抄走。下午,被新宾县国保大队的崔长飞、黄某非法关押到新宾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池秀华绝食五天后,被新宾县国保大队崔长飞和政法委的李柱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遭受二十几天迫害后,被检察院的王本富、崔长飞等人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九月九日新宾县法院开庭,没有通知家人,被冤判三年。当时的公诉人是郑少德。在这期间,池秀华唯一上中学的女儿,因恶警不断的上学校骚扰,被迫休学,影响了孩子一生和前程。

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由抚顺第二看守所的管教关静,非法将池秀华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里,池秀华遭受着精神的摧残和人格的侮辱,强迫她看诽谤,诬蔑师父的和“天安门自焚”假案的光盘。当时管理池秀华的队长是陈莹,指使杀人犯陈淑英、抢劫犯李春红做池秀华的包夹来迫害她。不让池秀华跟人家说话,还让池秀华长期蹲着不起来。那时恶警指使将要减刑的犯人来迫害大法弟子,如果不“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信仰),就不让犯人减刑。在那毫无人性的邪恶高压下,犯人就得丧心病狂,失去人性。为了减刑使尽招数,变本加厉,不留余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在一监区的四小队,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陈桂凤,被恶警四小队队长吕冬梅,指使犯人马兰、王丽包夹她、迫害她。把她带进水房,暴力殴打,直到她下身大出血,人事不省住进了医院。因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转化”,被调到二小队遭受严重迫害。二小队恶警察指使着犯人刘晓翠、王秀兰迫害她,晚上回监舍不让睡觉。经常听到水房传出打骂声和人的惨叫声。

酷刑演示:殴打
酷刑演示:殴打

一监区三小队的队长陈莹,因鞍山铁矿的法轮功学员石伟不“转化”,指使犯人于秀芹、张魏迫害石伟致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手段之残忍,让人惨不忍睹,罄竹难书!

2、马恩芝被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对法轮功实行迫害之中。马恩芝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而毅然的到北京上访,来澄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到北京上访遭到的迫害

在北京马恩芝和佟秀英遇在一起,在天安门广场上遇到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霍秀兰。之后她们在北京租的房子住时,被绑架。后被带到一个大体育场里。那个大体育场被非法关押了上万个法轮功学员。后来用火车把他们拉回到抚顺市,在北京一起被绑架的有新宾县的陈久文、翟鹏等人。后来他们被非法押到新宾县南杂木镇,被新宾县的警察接走。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关押了六十多天放回。

被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间,马恩芝又被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在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五天。新宾县法轮功学员金春子,也在看守所里被非法的关押。那时金春子炼功,被当时看守所的管教警察马政,扭金春子的胳膊,对金春子进行迫害。在看守所里,在被释放时,新宾县的政法委规定,说法轮功是正的交一万元回家;说法轮功是×的交五千元回家。并写不上访的保证。马恩芝说法轮功是正的交了一万元回家了。但是一万元开的收据都是白条。

在二零零零年二月间,马恩芝到新宾镇的张德艳家中,当时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孟祥林也到张德艳家中。后来,新宾镇派出所所长王忠发指使栗民等人到张德艳家中,将马恩芝、孟祥林、张德艳都带到了新宾镇派出所。当时在新宾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宿,孟祥林还被一个警察打了几个嘴巴子。第二天,将他们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五天才被释放。后来,马恩芝被非法罚款三千元钱。

后来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马恩芝被牵连又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马恩芝又被新宾镇派出所的张国仁和高宇翔绑架到新宾镇派出所。后来被新宾县政法委的刘柱和一个姓张的女的,把马恩芝和新宾镇的法轮功学员池秀华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了。在洗脑班里,强迫马恩芝看反对法轮功的电视,还在反对法轮功的材料上签字,迫害使马恩芝违心的“转化”(被迫放弃法轮功修炼)。在洗脑班里马恩芝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九天,才被释放

而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有一个规定就是送一个人,送到洗脑班,就得给洗脑班一千元钱。这也是罗台山庄洗脑班的黑暗之处。

被勒索一千元

在这之后,马恩芝还被新宾镇派出所的张国仁和新宾县国保的赵亚忠绑架一次。当时有两个马恩芝的同学,跟马恩芝在一起,也被非法的绑架。可见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的是不讲法律。后来在马恩芝的家抄出了一本《转法轮》,马恩芝被勒索一千元钱,并写不进京上访的保证。

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人,能严格的遵守国家的法律,而对修炼者不讲法律的迫害,会终将迫害者送上正义的法庭。而迫害法轮功的人,你们看看法轮功在世界上已经传播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而你们还在迫害这些好人,那是天理不容之事。好好了解了解法轮功,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吧!

3、赵宝贵被迫害经历

赵宝贵,四十岁,是新宾县李家村的法轮功学员,在十几年的打压法轮功期间,曾两次被非法拘留。罚款。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新宾镇政府的人到赵宝贵家,让赵宝贵签字,不炼法轮功了。赵宝贵不签,他们就把赵宝贵送到了新宾镇派出所,警察把赵宝贵铐到床上。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崔庆科、耿宪坤。晚上,把赵宝贵带到三楼由所长王忠发审问:让赵宝贵说不炼了,赵宝贵不说:王忠发气急败坏的说:我就是王忠发,今天非得把你打的说不炼了,愿意哪告哪告,于是就用拳头打,用皮鞋踢、将头往墙上撞,头发被拽下来一大绺子,直到打的赵宝贵承受不住了说“我服了”,才住手。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二天,被派出所罚款八百元钱,拿了二千元保证金放回。

奥运期间第二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十一点多钟,刑警大队的三个警察其中有个叫邓世昌的进屋就让赵宝贵把传单拿出来。赵宝贵说没有,警察就翻,什么也没翻着,就叫赵宝贵跟着走一趟到公安局。同时抓捕的还有同村的法轮功学员于长华,到了公安局开始审问,什么结果也没有,就把赵宝贵送进了看守所,当时赵宝贵的妻子正怀孕要分娩关押了十八天,勒索一千元钱,公安局说不给开收据就是“罚款”。

4、王爱军被迫害

王爱军,男,四十左右,是新宾县黄旗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间新宾镇派出所的警察到王爱军的家翻大法书,问王爱军炼法轮功吗?王爱军说,炼,就抓走,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管教指使犯人打王爱军的脸、让他“飞着”、头撞墙、用脚刨背、还有低级下流的污言秽语侮辱。

王爱军精神和肉体上受尽了双重折磨,在看守所里关了七天,新宾县政法委把他送到新宾县临时办的洗脑班里(在新宾第二高中)。被绑架的有王淑华、李红兰、穆宝仁、等,洗脑班有两个邪悟者陈桂凤、王娟帮助做转化工作,在洗脑班里待了一个月违心的“转化”了。

二、永陵镇

1、常殿芝被迫害的经过

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常殿芝,是九六年得法的法轮功学员,得法前全身都是病,风湿、类风湿、关节炎、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学法后,没多久一身病全好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和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常殿芝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间,常殿芝被嘉禾村的恶人滕志军,董宪宝、耿宝金构陷,被永陵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王海伟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当天又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被拘留十八天之后,勒索了一千五百元,被释放。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间,又被当时村书记滕志军再次构陷,被永陵派出所所长赵振铎,领着一帮恶警,把常殿芝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当天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遭受精神的迫害。在洗脑班里,那些邪悟人员让常殿芝写“三书” 常殿芝说不会写字。他们写的“三书”,让常殿芝签字,就不情愿的在“三书”上签了字。并勒索了常殿芝四百元的现金,被释放。

二、木奇镇

1、彭立忠被迫害经过

彭立忠,三十八岁,是木奇镇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彭立忠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却遭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绑架、判刑。

一九九九年的冬天,有个同修到木奇镇派出所要修炼环境,所长张国仁就把木奇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彭立忠、戚永珍、徐清芝、尹国娟、王忠福抓到派出所,问他们:还炼不炼法轮功?彭立忠说:炼,警察说:炼就送看守所。晚上,所长张国仁、占立平把几位同修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有个指导员叫孙有堂,问彭立忠你昨天是不是来看老宋(是法轮功学员)来了。彭立忠说:是,孙有堂上去就踢了彭立忠几脚。在看守所里关押了两个月,被村书记给接回来了。

二零零零年的春天,木奇镇恶党书记、派出所占立平五、六个警察到彭立忠家,让彭立忠签字不炼功,彭立忠不签。过了两天,派出所警察占立平等人把彭立忠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办的洗脑班。看守所里一共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在看守所里呆了十天,木奇派出所勒索罚款一千元放回。

二零零零年冬天,去北京证实法,刚到北京,住在衙门口,被警察绑架到衙门口公安局。在公安局里警察审问彭立忠让他说出姓名、住址,彭立忠不说。警察用饮料瓶子打彭立忠的头,然后,用拳头打脸、把嘴里打的都是口子,满嘴是血、铐在老虎凳上,彭立忠绝食抵制迫害用头撞墙,警察害怕担责任,半夜就把彭立忠给放了。临走时让彭立忠把脸上的血洗干净,害怕让人看见是他们打的。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天安门打九十九米长巨大横幅,被天门警察抓住棉袄,按倒在地,推上车拉到公安局。公安局里关有四、五十名大法弟子,晚上送到丰台看守所,被关押了一个月,又被转到玄武区看守所关押了三个月,然后又转到东城看守所关了六个月,在北京东城法院被非法冤判四年。被判后,送到各地遣送站,在遣送站里干了十多天活。最后送到凌源监狱,在监狱里服劳役,做柴油机包装。

二、南杂木镇

1、赵淑琴被迫害的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打压,把当时的法轮功辅导员都被中共邪党的公安人员给绑架了。在九九年七二零的晚上,法轮功学员都到新宾县政府去请愿,要求释放那些辅导员。但是在半夜十二点左右,被新宾县公安局的警察,给这些法轮功学员,都绑架到二道街的一个学校中去了,后把那些法轮功学员登记后释放。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的晚上,赵淑琴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毅然到北京上访。当时到北京,信访办已经成为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了。当赵淑琴在北京的府右街走时,被便衣警察看到,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赵淑琴说,是。就被推上一个大客车,拉到北京丰台的一个体育馆。

当时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丰台的体育馆时,警察对这些法轮功学员也非常的恶劣。一、法轮功学员不上车,就被警察殴打;二、当时有一个老太太被警察拽上车,包都被打掉了;三、法轮功学员背法,警察就把领着背法的人带走,非常的恶劣。

在体育馆里,一个地方的人被分成一块。当时有好几千人哪。都在等着当地来人,将他们接回原籍。

那时赵淑琴就坐到辽宁那个地方去了,一天到晚都是坐着,还遇到了南杂木的景淑芝。后被送到火车站,并送到火车上去。火车当时拉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后来,南杂木派出所的警察把赵淑琴等人接回到新宾县,每人罚了一百元钱,释放回家了。

政府办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不长时间里。南杂木一百多个炼法轮功的人都被绑架到南杂木政府。在那办学习班,要求这些人不学、不炼法轮功。一个星期后,交三千元钱就可以不去了。托人的拿一千钱就可以了。到最后,赵淑琴没有钱,也被释放了。

在新宾县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南杂木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到赵淑琴家中,进屋就开始翻,将家中的大法书和赵淑琴记的笔记本翻走。之后,就给赵淑琴绑架到派出所。后来他们还说那些大法书是证据,把赵淑琴送到了新宾县看守所。

到新宾县看守所里,好几个屋装的是法轮功学员。有男的,还有女的。当时南杂木的宋万首也在看守所里。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同修,被管教殴打,还给戴上手铐和脚镣。有时能听到男同修被殴打的声音。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都炼功,管教也不管。那时同修都反迫害绝食,在新宾镇刘家住的一个同修,绝食六七天后被释放。到了元旦,有的家属拿钱将看守所的家人取回。

那时赵淑琴也绝食反迫害,后被看守所释放。

又欲去北京证实法被迫害到抚顺教养院

赵淑琴就准备到北京去证实法。当到沈阳火车站买票后,要上火车没有上去。被警察领到一间小屋里问话,又把她身上的横幅翻到。后被新宾县南杂木派出所,押回新宾,送到看守所。问赵淑琴还炼不炼?赵淑琴说,炼。后将其教养一年,送到抚顺教养院非法迫害。当时还有几个人被一同带到抚顺教养院。

到教养院之后,被犹大给赵淑琴“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了。在那被非法关押了半年,释放回家了。

在马三家子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在二零零二年的春天,赵淑琴就又开始学法、炼功了。南杂木派出所的警察又将赵淑琴绑架到派出所。后来,又将赵淑琴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因为赵淑琴坚持炼功,又被教养三年,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遭受迫害。

到马三家子教养院之后,有两个“犹大”,对赵淑琴进行“转化”。由于赵淑琴对法认识不足,在邪恶的迫害中走向邪悟。后来,就让赵淑琴她们去干活了。

在马三家子教养院,让赵淑琴她们干手工艺品的活,做花、纸粘的活。晚上要干到十点多,有时要干到十一点钟。

还有扒玉米的活,夏天里到地里扒玉米,将玉米冻起来。一干就要十多天,非常的累。而到秋天,扒玉米就到地里去扒。都要尽力去干,非常累的活。

在马三家子教养院,赵淑琴虽然邪悟了,也被非法的关押和迫害,干各种活,还在收玉米的活,不干好了不行。

在二零零五年的二月份,赵淑琴被劳教的期限满,被释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