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的历史见证(6)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接上文:《衡水的历史见证(5)》

六、善恶有报

古语有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善恶有报是天理,是历史上已被无数次事例验证过的真实。衡水市各级邪党机构和公、检、法、司中的恶徒丧失天良,积极追随中共邪党毫无人性的迫害佛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疯狂迫害衡水市千万人修佛向善的正信,其心肠之狠毒,恶行之残酷,令人发指,人神共愤。这些恶徒借迫害法轮功之机,贪赃枉法,聚敛钱财,敲诈勒索,中饱私囊,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这些恶徒们所做的一切,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抹去和消失他们罪恶的记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徒们的作恶,必遭恶报天谴,不仅祸害自己,也殃及亲人。

1、衡水市副市长赵明磊(原衡水景县县委书记),在其任职景县县委书记和衡水副市长期间,大肆迫害法轮功(在明慧网有很多报道),二零零五年查出身患癌症,在北京住院,生不如死。“一人作恶,全家遭殃”,自赵明磊参与迫害法轮功后,家中亲人连出祸事:九九年农历九月二十五,其母亲患脑血栓,二零零四年十月的一天,其母喝农药死亡。其内弟媳于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五,突发心脏病死亡,第二天圈坟时,其内弟暴死在坟上,期间,赵明磊的妻子又摔断胳膊。二零零六年九月初,五十多岁的赵明磊遭报死亡。

2、原衡水市公安局局长邱国胜,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一开始,便积极参与主使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并因此 “有功” 在二零零零年被提拔到省里任职,到省里没多少天,便被查出患了癌症,很快死去。

3、衡水市公安局现任副局长王振华,男,原主管整个衡水地区迫害法轮功工作(现主管衡水市交警支队),在主管衡水地区迫害法轮功工作期间,听从恶党指示大肆迫害衡水法轮功学员。 最近王振华已经确诊患膀胱癌,现在虽然还任职衡水市公安局主管交警支队副局长,但因病已不能去单位上班。知道此消息的人,包括很多衡水市公安局内部警察,都知道这是因当初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报应。

4、衡水市桃城区委副书记、区纪检委书记范刚如,参与过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在电视上讲过话污蔑大法,殃及家人,二零零六年四月其独生儿子范琳骑摩托车撞死。

5、衡水市看守所李立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来一直充当邪恶的打手和工具,并以此作为他向上爬的所谓政治资本,二零零四年春,在他爬上看守所副所长的位置后不久,就因收受犯罪嫌疑人家属的钱财六万元东窗事发,随即以受贿罪被逮捕。正是恶有恶报,时候一到,必定要报。

6、郭阳迎是衡水市行政拘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之一,他毒打法轮功学员,积极跟随所长耿占武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下午,他又拿着一张报纸来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房门前,要念上面污蔑大法的文章,法轮功学员说,你不要念,你如果念了会对你不好的,他不听,还威胁法轮功学员,结果当天晚上,郭阳迎又头疼又肚子疼,找医生拿药,医生也不在,折腾了一宿。二零零二年六月,郭阳迎和妻子吃过晚饭散步,正沿路边走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冲过来,把郭撞倒,致使他一条腿从胯骨到小腿三处骨折。

7、衡水市看守所恶警兼狱医崔德儒是衡水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恶警之一,他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安秀坤致死的凶手之一,也是衡水市法轮功学员被野蛮灌食的主要凶手,他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累累罪行。二零零二年冬的一天,崔德儒对一女服务员欲施强暴,被人发觉,对他一顿拳打脚踢。受害人和美发厅坚持要惩办崔德儒,要求赔偿名誉和人身损失。崔德儒怕这身警皮被扒掉,大为恐慌,赶紧托人打通关节,最后被迫交出2万元现金私了此事。崔德儒因作恶既挨了揍,又赔了钱,还留下了恶名,遭到了报应。

8、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计算机科副科长岳建邈,男,三十多岁,在衡水市公安局计算机科负责计算机网络监控、封锁,他强制所有网吧安装网络监控程序,卖力的为中共邪恶之首江犯封锁大法真相。 岳建邈还利用工作之便,违反警务人员不准经商的规定,在中心街开了一家网吧。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岳建邈的尸体在其自家网吧的一个屋门反锁的房间里被发现。现场岳建邈尸体下身赤裸。同时一起发现的还有一女尸,全身一丝不挂。法医称两人死亡时间在四十八小时以上。

9、河北省深州市城建局长刘双月,原在东安庄乡任乡党委书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时,刘双月紧跟迫害,在东安庄乡搞人人过关。东安庄乡炼功人数多,有一千多人,刘带领乡“六一零”在各村搞落实到人,只要是曾炼过法轮功的,人人罚款,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后刘双月又积极协助市“六一零”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虽然是在所谓的执行上级命令,但实是犯下了破坏大法的大罪。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这次,刘双月唯一的儿子(刘淇)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开车送刚结婚几个月的妻子去车站的路上,突然全速钻到了对面行驶的大客车底下,车毁人亡。

10、深州市乔屯乡菜园村村长邢西峰,受江氏流氓集团邪恶造谣中毒太深,他的亲属因炼法轮功遭到迫害,他不但不认为是邪恶之徒的错,而是埋怨法轮功和师父,说了一些不敬师父的话,事隔九天后,他酒后骑摩托车,平地摔倒,致使锁骨骨折。

11、邢保龙、邢军是深州市乔屯乡菜园村的叔侄二人,二人听村干部说举报一个炼法轮功的可获奖金,因财起歹意,举报了一个发传单的法轮功学员,后来邢保龙的侄媳,即邢军之妻宫外孕,花去四千多元,大人受罪,孩子不保,还花去许多钱财。

12、深州市唐奉乡恶人杨书田仇视大法,从二零零一年多次举报法轮功学员,为邪恶势力出谋划策,使数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后遭受迫害并被罚款,法轮功学员张贴的大法真相资料被他撕毁。后遭到恶报,杨书田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患癌症经四个月的痛苦折磨二零零四年旧历二月初一死亡。

13、枣强县六一零主任苏西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积极追随恶党头子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家属也跟着遭殃: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他妻子一连做了两个手术,一个阑尾炎,一个宫外孕;二零零四年冬天,下大雪后,他妻子在上班路上摔倒造成骨折;二零零五年春天妻子被拖拉机撞倒,导致腿骨折,造成好几个月不能起床。

14、马奎波,原枣强县法院院长,曾学过大法,受过益。但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就参与迫害,上电视、写文章侮蔑大法,后得癌症死亡,一个月后其儿子给亲属送葬时撞车死亡,给家庭造成巨大损失。

15、张国坤,原县委督查办公室主任,听信谎言,充当邪党炮灰,多次书写批判大法材料,被上级评为“反法轮功”先进个人,后突患血癌死亡,年仅三十岁左右。

16、邓文桥,原枣强副县长,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在火车站炼功,邓向公安局告密,非法抓捕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后邓文桥得了肺癌,遭受病痛的折磨,邪党为他负不了责。

17、李文贵,男,枣强县马屯原乡副乡长。此人多次参与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骚扰法轮功学员,扣押法轮功学员宅基证,毁大法书,打法轮功学员,叫法轮功学员跪砖等。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左右,在去乡政府上班的路上被拖拉机轧死,据目击者说是他自己跌到拖拉机下被轧死的,死时三十一岁。

18、李志远,枣强县王常乡邪党副书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扬言:谁家有炼法轮功的我就叫她(他)过不好日子,我迫害法轮功不但没遭报应还升官(现任大营镇长),没过多久其儿子车祸死亡。

19、枣强县广播电视台王杰,曾积极参与拍摄诬蔑大法的电视片,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车祸死亡。

20、邱国荣,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其在枣强县看守所任管教期间,经常扣押法轮功学员的食物、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后其二十六岁的儿子无缘无故的喝毒药死亡。

21、马占奎,在枣强县看守所任职期间,经常打骂、举报法轮功学员,后暴死街头。

22、尹志军,枣强县公安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期间写黑板报诬蔑大法,在烟草派出所期间,借查烟为名,非法翻法轮功学员资料,罚法轮功学员一万多元。其前妻上吊死以后,又娶妻,第二个妻子动了子宫肌瘤手术后,又得了胰腺癌。

23、枣强县公安局的艾书义,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曾直接参与迫害大法,打骂法轮功学员,叫法轮功学员罚跪,扬言共产党坚决打倒法轮功。不长时间后大面积心肌梗塞,差点死亡。之后经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后对大法有所认识,再未参与迫害。

24、李勇,枣强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几年来,始终配合马金利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每次都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现在还在积极做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行为,因此已经殃及其母,在二零零三年冬,其母把腿摔折,仍不警醒,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年后其母在平地上又把腿摔折。且另一条腿也疼,糖尿病也复发了。

25、宋朝正,枣强县公安局预审股,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辱骂法轮大法与大法师父,已遭恶报,殃及其妻身患重病,长年依靠透析延缓生命。

26、吴国华,枣强县检察院批捕科,积极参与迫害,颠倒黑白,整编法轮功学员材料,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加重迫害。吴国华遭恶报,殃及其妻,五十二岁,身患癌症死亡。

27、丁洪强,枣强县城关派出所,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已得食道癌动了手术。

28、李连申,枣强县文教局局长,在城关镇任镇长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让法轮功学员罚站,关押,罚款,恐吓等……后其儿子在考上大学后被开除,其妻子跟别的男人逃跑,闹了好长时间离婚。

29、枣强县六一零成员赵其强,受中共邪党蒙蔽,多次带人撕揭法轮功学员张贴的法轮功真相标语和资料,不久遭恶报将腿摔断。

30、枣强县农业局局长王其祥,参与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对他一个修大法的朋友破口大骂,后得癌症死亡。

31、枣强县原电力局局长吴子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迫害本部门法轮功学员,诽谤大法,并亲手将本局法轮功学员江宏图送入监狱,将屈利逼致精神分裂。一人作恶,殃及家人:吴子沱利用特权将次子刚调到衡水工作,其次子从衡水开车回枣强,路上车撞到树上,当场身亡。

32、枣强县农机公司经理夏文会,受中共邪党蛊惑,卖力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强制关押,逼迫报到,并送洗脑班强行洗脑,后遭到恶报,身患癌症。

33、枣强县农机厂职工吕维青,其人道德败坏,积极参与举报讲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后遭恶报,其妻子死亡后,自己也身患癌症。

34、枣强县康马乡电工危红河,辱骂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时不但不收敛反而骂得更凶,他说:我就不信骂大法遭报应,我就骂,怎么不报应我?!一个月后触电死亡。

35、枣强县公安局政保股徐金生,曾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把腿撞折了后不再参与迫害大法。

36、枣强县公安局政保股张新义,曾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其家庭分裂,自己的腿也撞过好几次,后来不再参与迫害,说什么也不在政保股继续任职……

37、阜城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六一零”成员魏兆田在公安局任职期间,紧随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善良群体,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亲手酷刑迫害学员,并敲诈勒索大量钱财。魏兆田恶行遭恶报,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初的一天晚暴死于阜城镇东丽小区保安室,时年五十七岁。

38、阜城县古城镇派出所副所长史华,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凶狠恶毒,后遭恶报,得了白血病、骨髓炎等重病等待死亡。

39、阜城县古城镇缠枣杭村勾同林的二儿子二零零零年冬在古城镇折磨法轮功学员,他在地上泼冷水,让法轮功学员光着脚在地上来回行走。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他在齐门集上被一个卖鱼的人拿刀子捅死了,至今没有破案。

40、安平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侯大建,男,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死于肺癌,年五十七岁。侯大建做的恶事太多了,罄竹难书。当年侯大建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时,不听善劝,并且还说:“我不怕死,我早就不想活了”。

二零零五年一月的一天,侯大健正在毒打一位炼法轮功的老太太,随即侯大健的手机响了,得知妻子病得厉害,要他马上回家。侯大建后来跟看守所联系,想把老太太关看守所。随后不几天(农历腊月二十六日),其妻子因脑血栓病死,别人都高高兴兴地过大年,他得办丧事。

二零零六年侯大建到唐山市和当地人合伙建加油站,险些被当地合伙人杀死葬送了性命,投资二十多万元也泡汤了。从唐山逃回家时间不长,被摩托车撞倒在马路上,摔得脑壳破裂,伤势严重,在石家庄住院几天就花了十万元,由于没有钱,不久转安平县医院。从此侯大建变得骨瘦如柴面目憔悴,行动需拄着双拐。

在侯大建出车祸后,有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到他家看望,并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他说那些坏事都是“上边”让干的。临死前他终于明白了,“上边”让干的,也是自己亲自做的恶,明白了迫害法轮功得了报应,作了邪党的牺牲品,最后他表示愿意公开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组织。

41、恶警遭恶报四死一伤。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安平县公安局刑警三中队一帮恶警仇视、诽谤、诬蔑大法,对法轮功学员多次进行非法抄家、绑架、骚扰等迫害,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劳教。二零零二年恶警王轩因车祸身亡;二零零三年恶警张计怀因车祸身亡;二零零六年“十一”前夕,三中队队长贾彦领、指导员苏彦兵和副队长刘京借调查案件为由和深泽县警察酗酒,酒后驾车返回途中与拖拉机相撞,刘京当场毙命,苏彦兵也因伤重死亡,贾彦领受重伤。一个小小的刑警中队竟然接二连三的发生车毁人亡事件。

42、安平县中大良的杜占辉,男,五十多岁,五大三粗,人品极差,经常破坏真相标语,还把撕毁的标语“得意”的给法轮功学员家属看,并追赶做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有时骂不好听的话。二零零三年初突然发生全身肌肉和神经萎缩,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死亡,据悉死亡后身体缩的很小。

43、安平县看守所所长孙红利(原籍饶阳县寨子村人)经常打骂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经常说自己如何如何有手段,把谁治的怎么惨。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因私自非法关押罪被逮捕。

44、安平县安平镇派出所所长王志强,在江泽民及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王志强积极参与对安平镇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抓捕、关押、罚款、骚扰等。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初,王志强因涉嫌参与黑社会组织被公安局逮捕。

45、刁志新,故城县原政法委书记,紧跟江氏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二零一一年过年前在开会和其他场合中叫嚣,把法轮功都弄进去(看守所),我好过个痛快年。结果他说这话没几天就出了车祸。衡水市政法委腐败官员到故城县所谓检查工作,刁志新巴结上司领着去德州市吃喝玩乐的路上,主客他们自己的两车相撞,其他人受惊吓轻伤,刁志新的车几乎报废,胳膊受伤。其妻还患上了乳腺癌,常年吃药住院,面色蜡黄,儿子离婚,孙女被儿媳带走,亲家母上门滋事,刁志新赔儿媳一大笔钱,从此他每个年都没痛快过,一人作恶,殃及家人。

46、徐庆林,原故城县宣传部长,他不但指使电视台录制污蔑法轮功的节目,他还亲自赤膊上阵在电视上出面演讲,污蔑大法和大法的创始人,主持县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会议。于二零零二年得癌症,四月左右死亡,死时不到五十岁。

47、曹玉良,故城县医院院长,县人大代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积极配合宣传部、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他在电视上几次露面污蔑大法和大法创始人,多次指派张姓医生去看守所给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还指派两名女职工去洗脑班监视法轮功学员,甚至迫害法轮功学员。曹玉良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间得暴病一夜之间死在屋子里,很长时间才被家人发现。

48、李风格,故城县原监察局局长,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前他也学炼,迫害发生后他就不学了。为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他配合参与迫害法轮功,给学员处分,开除工职降工资,还主持批判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会议等。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下旬突发心肌梗塞住进医院,他家属说当时差一点死了,后来抢救过来,至今用药维持生命。

49、陈伟,故城县原看守所所长。陈伟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担任看守所所长期间,敲诈犯人与法轮功学员钱财,用于大吃大喝大嫖,每夜十二点后喝的醉醺醺的到号里大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们给他讲真相劝善他都听不进去。他指使看管人员及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监视、体罚、毒打,在宣传栏中污蔑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他于二零零零年十月遭恶报摔断了腿,没几天他当副县长的父亲病死,他拄着双拐痛苦的无法给父亲吊孝。他拄着双拐还是去号里骂人及作恶,终于二零零二年涉嫌假币案被革职,他妻子与他离了婚,现在他精神出了问题到处闲逛,神情痴傻。

50、王玉和,故城县看守所代班。他经常体罚法轮功学员、例如:让学员们排队抱头对墙罚站罚蹲。给政保股邵力和局长汇报法轮功学员们在号里的抗议、学法、炼功情况。他晚上经常到女监号里调戏女犯人耍流氓,影响全号人员休息。因一位法轮功学员向他提出不要这样做,这样的行为会造业,对自己将来会不好。为此他怀恨在心,二零零一年十月这位学员放出时,他就阻挠不让放,拖了两天后还是把人放了,可是刚过两天王玉和在值班时得暴病送医院抢救两天死亡。

51、赵玉芬,故城县公安局女警察。她在审讯法轮功学员过程中,大肆污蔑大法和创始人,大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间遭恶报突发心脏病死亡,死时五十岁左右。

52、李金柱,故城县青罕镇派出所长。他组织办洗脑班,去北京押解法轮功学员,去各村抓捕法轮功学员,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不开收据并私吞。二零零三年十月李因贪污挥霍公款等罪行被人告发,立案审查受到处分,调离岗位免职。

53、吕俊然,故城县公安局女警察,四十六岁。在审讯法轮功学员过程中恶狠的扇女法轮功学员的耳光,大肆污蔑大法,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得脑溢血死于外出办案途中。

54、马树方,六十多岁。故城县建国镇马寺村人。他经常谩骂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早晨,几个村民围看电线杆上贴的法轮功标语,标语是“敬大法保平安,害大法命运完”马树方捡起一根棉花柴棍用劲戳大法标语,没出一个月本来身板硬实的他一夜之间得暴病死亡,其他人议论:大法真灵,真是害大法命全完。

55、王增庆,故城县郑口镇太兴镇村大队邪党书记。邪党迫害法轮功高峰期,他把太兴镇村路旁的电线杆上贴满了污蔑大法的标语。法轮功学员给他家门里放了许多大法真相资料,他都不看。他老婆说都给烧了。他配合公安局抓捕三名法轮功学员,把其他法轮功学员送到县、乡两级的洗脑班。二零零五年他的两周岁大的孙子病死。二零零七年夏天他的独生子三十多岁,出差去南方某地,在湖里洗澡淹死。二零一零年他得肺病做了大手术,刀口、肺部疼痛难忍,多次自杀未遂,家人亲戚倒班看管伺候。

56、张强,故城县公安局警察,当时三十五岁左右。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后,上司就派他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让他去蹲坑抄家,去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升到看守所副所长,后又调军屯乡派出所担任所长。二零零五年腊月二十五日他在外下饭店很晚回办公室,插上电褥子睡觉时,电褥子起火被活活烧死。

57、李秀鹏,一九五二年生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八年担任故城县看守所副所长二把手,负责账目后勤。他对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二零零零年冬天他让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雪地上罚跪,开高速电扇冻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戴手铐,野蛮灌食。他勒索受贿法轮功学员及犯人家属的钱财,他克扣看守所伙食费,弄发霉发烂又脏又稀又少的饭菜叫法轮功学员及犯人们吃。犯人们吃不饱,为抢饭吃每天都有打架的。法轮功学员吃不饱眼冒金花还逼迫干苦工。二零一一年八月间他死于肺癌,死时1.8米的大个子二百斤的体重只剩下八十多斤,死的非常凄惨。

58、周德坤,五十多岁。二零零五年由坊庄乡调入故城县看守所。他在坊庄乡组织欺骗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住进乡礼堂内办的洗脑班中不让回家吃饭睡觉,逼迫看邪党污蔑大法的电视。调到看守所更是邪恶,看到法轮功学员背法炼功她就大骂大嚷,向上级汇报,还收受勒索克扣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钱财食物生活用品。二零零六年突患脑血栓后留下后遗症,嘴歪眼斜,半身麻木,走路非常吃力。

59、万子东,故城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担任洗脑班负责人之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中他和几位朋友去德州下饭店,回来的路上发生重大车祸,两死两伤,他是肋骨、腿都断了,留有残疾。

60、河北省饶阳县退休副县长尹玉波二零零一年“五.四青年节”与老干部刘芳一同去一所学校给学生讲政治课。刘芳讲了“五.四”的来历,尹玉波在课堂上大骂法轮功。讲完课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雨来,天阴得很沉。在穿越铁路桥的桥洞时,尹玉波被迎面而来的汽车撞死,头部被撞烂。而刘芳却安然无恙。

61、饶阳县同岳乡派出所长李东江,二零零零年冬殴打法轮功学员,打得口鼻出血还不放过。过年他放鞭炮时把手炸坏,到外地治疗也没治好,那只手残废了。

62、饶阳县邪恶六一零头目崔少轻,自从九九年以来紧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现遭恶报,疾病满身,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疼起来哭天喊地,象疯了一样,神智不清。

63、张跃欣,饶阳县看守所职工,当时积极迫害法轮功,现遭报,半身不遂,坐在轮椅上,不能行走,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64、原景县“六一零”头子句召坤,是景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之徒。二零零七年年底遭恶报,脑部长一毒瘤,在北京某医院治疗,在头上打了一个窟窿也没得到好转,手术失败,怕得到“恶报”的臭名传出去,年前悄悄的返回景县家中紧闭家门。大年初一怕被拜年的人发现也没开门。

65、刘昆发(音),男,五十多岁,景县公安局长,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在他的指使下,景县成为衡水市迫害法轮功较严重的地区,刘昆发已遭恶报,因患糖尿病并发症進京治疗,治好后回家第二天又犯了严重的心脏病,做了三次心脏搭桥手术,据说一次八万元,共花费二十四万元。

66,杨文庄,原景县公安局副局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犯,是当地有名的贪官恶霸。别看杨只是个副职,公安局就他说了算,连县长、县委书记都怕他三分,当地老百姓有句话说:公安局是杨家的。杨文庄利用手中职权,大肆贪污。凭他一张纸条就可随意抓人、放人,甚至判刑。他与公、检、法互相勾结,只要给钱(一万元可买减刑一年),死刑犯、杀人犯、重刑犯都可以买监外执行,甚至逍遥法外。其所贪钱财可供全县百姓吃喝一年的,据传言其有百万之富,是当地有名的恶霸。此人通吃黑白两道,为该县黄、赌、毒大开绿灯,全县所有从事黄、赌、毒的场所都由其一手暗中支持,并享有股份,在当地称霸一方。九九年以来杨不顾别人死活,借迫害之名行搜刮民财之实,逼得许多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经其一手签字批准,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天理昭昭,苍天有眼。这个恶贯满盈的邪恶败类,后来以贪污等罪被公安部查处,其妻身患绝症,被送北京抢救。真是一人作恶,殃及全家。

67、景县温城乡政府副乡长葛乐是一个势利小人,多次毫无人性地迫害法轮功弟子,后遭恶报,经医院查验患严重肝炎,后转院住在石家庄医院。

68、景县龙华镇副书记张新星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辱骂大法,殃及妻子,其妻子得怪病不会说话,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出现一怪状,由说当地方言突然改说普通话,家人、亲戚、朋友都感到惊骇。经过了一段时间,才恢复了原口音。

69、景县城关镇徐庄村前村支书张国明在职期间,带领公安、乡政府人员、派出所去本村法轮功学员王金明家抓法轮功学员。其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去本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后来遭恶报得肝病并被撤职,不久死亡。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