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部份狱警,披着警察的外衣,却干着执法违法的事,为了自己所谓的成绩,用残酷的手段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还以减刑为诱饵唆使刑事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药物注射迫害、电棍电、野蛮灌食、上大挂、捆绑、禁止睡觉、罚站、码坐等,其手段令人发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一、于艳秋被野蛮灌食、灌不明药物,冷冻等酷刑折磨

于艳秋,1952年出生,2009年9月23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隔离五组,遭受的迫害有:用拳打、用脚踢、打后脑、打耳光、用织衣服的长竹针(有时拿一把)捅脸,捅前胸,抽手指;每天罚坐小塑料凳17个多小时(早5点—晚11点),因长时间坐着不让动,臀部硌烂了两个洞,化脓流血,不能坐了,就每天站17个多小时。有四次白天晚上都不让睡觉,一站就是24小时;不让上厕所(有一次从早5点到晚上10点);用暴力灌食、用暴力灌药;11月份天气很冷,剥光衣服不让穿,冻了长达5、6个小时,不让说话,嘴上粘上好几层胶带。经常往脸上浇六神水或凉水,用皮带把胳膊倒背过来,双脚并拢绑在床梯子上一个星期,每天17个多小时。

对她的精神迫害是:骂法轮大法、骂人、侮辱、欺骗,逼迫看造谣电视节目。现在被劫持到七监区。

隔离五区狱警:范婷婷,组长:于淑范(犯人帮教),组员:王雅同、曲晓华、于丽萍、李淑梅、李双莉。
六组:王冬梅(帮教)
七组:李春娟(帮教、原法轮功学员)
九监区:原大队长郑杰,董丽华

二、胡桂艳被多名恶警毒打,注射不明药物、冷冻、灌食等折磨

胡桂艳,44岁,家住鸡西市麻山区龙山村。1990年因犯罪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1996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的某些狱警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健康了,道德也提高了。所以,在监狱狱警的倡导下,监狱里的狱警和刑事犯中,很多人开始修炼法轮功。胡桂艳于1998年,在监狱里开始修炼法轮功。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胡桂艳因坚修法轮功,曾多次被关小号。在小号里,还被强迫长期戴戒具,寒冬腊月只让她穿线衣线裤挨冻、挨饿。因拒绝恶警的要求,经常被恶警、犯人殴打。主要迫害人是:恶警杨立斌、王晓丽、姚丽,犯人:付秀玲(杀人犯)。

2001年冬天,胡桂艳因想找监狱领导谈话,而遭到狱警乔丽娜、大队长侯雪萍轮番毒打。2002年5月12日,因跟别的犯人说话而被押小号时,曾被医院院长赵英玲、狱医潘彤唆使犯人护士商晓梅(杀人犯)、李丽(伤害罪),多次对她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毒针。因胡桂艳拒绝打针,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同时被毒打折磨。

2003年4月,因法轮功学员整体拒绝做奴工,胡桂艳在监室被六名恶警:吴艳杰、陶淑平、李笑宇、乔丽娜、中天扬、王某毒打,她的嘴被打出血,恶人还用擦地抹布捂嘴,又拿鞋抽打,最后被犯人抬到小号迫害,在小号因不配合无理要求,被罚坐铁椅子。绝食时,恶人一边量血压、听心脏,一边给她灌食。还用开口器将她的嘴撑开至最大程度,长时间以此折磨她,这种酷刑折磨让人生不如死,分分秒秒都在痛苦中煎熬。

2003年11月末,监狱开始对整体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强迫放弃修炼。此时正值北方寒冷的冬季,每天白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到外面在大墙底下阴凉处挨冻,一直到晚上,有些法轮功学员拒绝出去,就被犯人连打带骂地拖出去。并且只给一点吃的,不让吃饱。禁止上厕所,晚上回监室不让睡觉,在走廊里,码坐在小板凳上,一直到深夜2点。因拒绝放弃信仰又被拉到防火通道风口处,穿线衣线裤挨冻,回监室后仍被铐在铁门上,不让睡觉,这种姿势无法站立,只能蹲下。

2006年11月,监狱又开始对整体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胡桂艳因拒绝听诬蔑法轮功的陈斌报告,被大队长董丽华戴上束缚带7天,吃饭、睡觉也不给解开,在这期间,还在切断胡桂艳经济上的来源,不让接见、邮信。

2007年8月份,董丽华被转调到女监医院住院处迫害,胡桂艳没病,每天被强迫打针、吃药,灌药时把牙齿别坏。

因胡桂艳坚修法轮大法,从2001年开始,监狱不给减刑,至今已被关押12年。

三、吕迎华被恶警毒打、多次被关押在小号、上背铐吊起等灭绝人性迫害

吕迎华,女,年50多,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坚守信仰,不放弃修炼,在狱中受尽折磨。以下是吕迎华自述她在监狱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2004年3月8日,监狱大队长郑杰、副队长张春华命犯人赵艳华等人,把我背铐上挂在铁栏杆上吊起来,脚尖踩地一个小时后,豆大的汗珠往下滴落,浑身象水洗的一样,我的手被手铐勒进肉里,血管勒断了,手也肿了,才把我放下来。还逼迫着我干活,我不干。张春华见我手肿了,叫犯人张德英到监狱医院给我开了一瓶红花油,我没有上药,三、四个月后,手才慢慢地有点好转。

2004年3月25日,郑杰、张春华在统计室把我吊起来背铐上,双手用绳子吊起来,手被勒成黑色了,才被包组恶警梁淑兰放下来。到了晚上,把我关入小号,小号里没有暖气,很冷。在小号里我犯心脏病,不能动,恶警王雅丽把我的棉裤拿走,冻我,阴冷的小号开着窗户,一天24小时把我铐在铺环上。有时还不给吃饱。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在小号一押就是5个月。我为了反对这场迫害,曾绝食长达两个月。那时,我的生活不能自理,严重营养不良,我被迫躺在冰冷的铺上,并被铐着手铐,夜间大小便都在铺上,用自己的洗脸盆接。我身体被迫害到极度虚弱,我感到我已经承受到了极限,走不了路,走几步就得爬,被关押了整整5个月,才把我放出禁闭室。回到监室,不给我海绵垫子,让我睡光板床上。犯人们看我可怜,把自己的棉被给我铺上。骨瘦如柴的我,连暖水瓶都拿不起来。在监室刚恢复两个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恶警又一次把我押入小号。

2005年,大队长杨华再一次把我押入禁闭室。有一次,刚刚出来没到两个小时,就又关进去了。这样反反复复有十多次关进小号。

2006年,把我分在一个阴面屋子里,包夹24小时看着我不让出屋,一关就是6年。有一次,郑杰把我叫到办公室,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打了我两个耳光,鼻子被打出了血,然后强迫我蹲着。

四、双鸭山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至女子监狱,遭受强迫“转化”

2008年6月11日,法轮功学员王亚荣(44岁)、丈夫孟宪国(48岁)和王俊红、姜杰、田小玄,被双鸭山市“六一零”的杜占一、邹德宽,宝清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谢云桐、强刚、龙江海等,在一出租屋绑架。当天五点多钟蒋贵福在家被抓。接着6点多钟,于占鸿外出经过蒋贵福家,被在附近蹲坑的恶警绑架,同时被非法抄家。18日,田成军在家被抓。6月23日上午9时,恶警将宝清县小城子镇地税所所长刘俊忠在办公室绑架,并非法抢走办公电脑,同时非法抄家。刘俊忠、王俊红被非法判10年,于占鸿被非法判9年,田小玄被非法判8年,姜杰被非法判7年,孟宪国、王亚荣夫妇被非法判7年,田成军被非法判5年,蒋贵福被非法判4年。参与迫害的还有宝清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杜福祥。

2009年5月6日,五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2009年5月13日,四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田小玄、姜杰被劫持到九监区,王俊红、王亚荣被劫持到十一监区。到监区后,马上被劫持到便衣库里强行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盘。当时,大队长王雅丽,帮教崔湘,包夹马洪英、李丽、张兵。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码坐小凳。

五、韩丽华遭大庆市不法之徒绑架劫持入狱

韩丽华, 61岁,家住大庆市让区采油六厂庆四村1—1—1—101室,采油六厂退休职工。09年1月14日,被劫持进黑龙江女子监狱九监区迫害。当时,参与迫害的人有:九监区监区长郑杰、主管狱警姓于,帮教犯人杜小霞、魏冬、于淑范,包夹林地、董艳秋等人。

以下是韩丽华自述被绑架迫害经历:08年5月4日下午2点左右,我被大庆市喇嘛甸公安分局、庆新派出所、大庆市公安局、大庆市国保大队等公安机关非法强行绑架,非法抄家。在喇嘛甸公安分局非法审问我5天4宿,一直把我铐锁在铁椅子上。其中参与迫害的有大庆市公安局2人,一男一女,不知叫什么名。大庆国保大队一男一女,只听人叫女的小童,不知是姓童还是名字叫童。喇嘛甸分局、庆新派出所参与迫害的不法之徒:李志有、王琪、张有福。几年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弟子的一直是他们三人。还有几个叫不出名字的。因为我拒绝他们的要求,他们一直把我的手脚都锁着。大庆公安局一个男恶警指使人把我强行架起来,让我坐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我不坐,强按我坐。片警王琪因我不配合,把木质玻璃框架的法轮功创始人像框放在我身后下边,用脚使劲往我坐的地方踹,把像框踹碎了。我拒绝签字,警长李志有用两个拳头使劲砸铐在我手腕上的手铐。大庆公安局的男恶警把铁椅子推倒,让我就那么吊着。他们这真是邪恶、强盗、土匪、流氓行为,公然执法犯法。

第5天,我被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从进看守所、批捕、检察院、法院,直到进监狱,我没有配合过任何签字签名。08年10月末,我被大庆市让区法院非法判刑7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