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军间歇性失明 提篮桥监狱阻律师家人会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徐文欣的丈夫郭小军已经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近一年半了,徐文欣知道丈夫的眼睛被狱警用强聚光灯伤害,几近失明。自从6月12日见面后,徐文欣就再没有收到会见单,她很担心丈夫的眼睛和他的身体状况。2012年7月9日,徐文欣估计这天应该又是一个接见日。上午,徐文欣领着女儿来到提篮桥监狱后门口,她看到长长的人队,上去询问,确知当天是监狱五监区的会见日。

郭小军,原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青年教师,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被上海宝山国保恶警绑架,遭受了连续的刑讯逼供,恶警用聚光灯强烈照射他的眼睛而其频繁的视物模糊,出现间歇性失明症状,在医学上被称为“视网膜动脉痉挛”,和心肌梗塞、严重心绞痛属同一危险级别。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上海宝山法院对郭小军枉法冤判四年。

在徐文欣看来,7月9日的接见日,监狱警察可能是故意没有寄给她接见单,于是,徐文欣就让外面的值班警察进去传话,要找五监区监区长刘伟。过了一会儿,一姓费的警察(警号3101171)出来,他见到徐文欣后,就问找刘伟什么事情?徐文欣问:为什么这个月我没有接到会见单?姓费的警察想都不想,直言回答:“没给你寄!” 徐文欣追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上次会见时,违反了监狱的规定。徐文欣知道他是指在6月12号的接见中,徐文欣给丈夫郭小军看了一张从网上下载的带有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大法弟子郭小军”的文字的纸条。于是,徐文欣追问:什么叫违反了监狱的规定?什么规定?能拿出来看看吗?姓费的斜着眼回答:我们没有这个义务!

徐文欣告诉他:你只是副监区长,我要找你们监区长刘伟。姓费的说:(如果)还是这个事情,你就到大门口去找“信访”吧。说完,头也不回一转身躲进了后门。

今年上半年,郭小军的眼睛、身体持续恶化,监狱既不放人,也不给治疗,徐文欣和家人聘请了律师来维护郭小军的合法权利。杨、陈二人并威胁家属不许请律师,并使用下流手段逼走五位正义律师,后指使法院判郭小军四年徒刑。5月15日,家人陪同律师来到监狱要求会见郭小军时,遭到监狱百般刁难,将他们拒之门外。家人只得向提篮桥监狱递交郭小军聘请律师的委托书,请他们转交。但时隔几日,信访办一位姓杨的队长打电话却声称:必须将律师的资格证明一并交给监狱,否则他是不会将郭小军的委托申请给他签字的。

2012年6月12号,徐文欣见到丈夫中郭小军时,询问郭小军知不知道家人为他聘请律师的事情,而且律师要接见,监狱以郭小军本人没有此意为由拦阻律师。郭小军非常震惊,说根本没人告诉他。当时接见时监狱是电话监听录音的,郭小军明确在电话中委托他的妻子聘请律师。徐文欣将一张网上下载的印有要求立即释放郭小军的文字的纸给他看,正在这时,姓费的队长不知从哪里冲了上来,一把抢过那张纸后,威胁徐文欣。

很明显,在6月12号的接见中,徐文欣和丈夫的对质戳穿了监狱阻挡律师的种种谎言。看来,监狱恶警不让徐文欣接见,是企图进一步阻挡律师维护郭小军的权利。

监狱“信访”接待处

随后,徐文欣带着孩子来到监狱大门口找到“信访”。过了很久,还是那个屡次阻挠律师会见的杨刚(警号3101209)出来了,仍然以各种借口推托。

后来,徐文欣又来到监狱管理局信访接待投诉,见到一位姓杨的女人。徐文欣就把整个情况讲了一下,并明确表示:郭小军的眼睛身体多次检查,监狱不给家属检查结果,我只能推定情况非常糟糕,包括现在还以种种理由不让我请的律师会见,甚至连家属的接见都给取消了,为什么这么怕?到底在里边对郭小军做了什么?郭小军是我的家人,我现在还不想办法保护他,他还能靠谁?难道非得让事情糟糕到不可收拾时,再追究谁的责任,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是做好人的,但并不是他们(迫害好人的狱警)认为的好欺负的人。

至今,提篮桥监狱恶警仍无视郭小军家属要求尽快放人治疗的合理请求,且故意推诿、阻拦律师与郭小军的见面。

相关人员:

提篮桥监狱总机:021—55589900 直接转接下列人员

提篮桥监狱长:戴卫东
提篮桥监狱长:戴卫东

提篮桥监狱接见的后门
提篮桥监狱接见的后门

监狱长:戴卫东(警号3114001)
五监区监区长:刘伟
副监区长:费队长(警号3101171)
监狱信访办:杨刚(警号310120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