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刘运朝离世 范家台监狱罪恶累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年仅五十六岁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在历经七百多个日夜的身心煎熬后,含冤离世。去世前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神智不清,身上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腿上、手上、后背乌紫,起满疱疹。刘运朝曾在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酷刑致命危,并且疑似遭受药物摧残。

迫害前的刘运朝
迫害前的刘运朝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恶行累累,曾迫害致死六名湖北法轮功学员:黄冈市郑捍东、荆州市陈启季、襄樊市邢光军、黄冈市江中银、孝感市郭正培、黄冈市郑忠。范家台监狱恶警们广泛采用药物迫害,药物种类繁多,有酊剂、胶剂、粉剂,很多曾被关押在范家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导致内脏衰竭,神经系统、排泄系统、消化系统出现症状,出现皮肤病等等。

二零零九年四月,刘运朝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诬判七年。刘运朝不服冤判上诉后,黄石法院在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改成冤判三年。刘运朝被送往范家台监狱迫害。监区长肖天波威胁刘运朝说:“你不转化(放弃信仰),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刘运朝被监狱殴打、折磨致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被送往监狱医院抢救。江岸区“六一零”主任胡绍斌却叫嚣:“让他死在那里。”

监狱方为了推卸责任,零九年将他推回家庭。社区、街道不顾他身心重创,需要静养,不停的上门骚扰,逼迫家人在各种保证书上签字,强大的压力导致他的病情不断恶化。

在范家台监狱被殴打、折磨致入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八月,刘运朝被非法关押进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他因为不放弃信仰,被视为顽固份子,经常受到恶警和犯人的折磨。四监区监区长肖天波狠毒异常,曾经欠下法轮功学员三条人命。正是在他的指使下,刘运朝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范家台监狱突然下毒手折磨法轮功学员。肖天波和邓姓恶警(队长)唆使牢头罗丹殴打法轮功学员。罗丹心狠手辣,是因暴力犯罪判刑十五年的黑社会打手。当天晚上,罗丹带领一群犯人先殴打法轮功学员王德林,将他打得卧床不起。紧接着罗丹又纠集七、八个犯人对付刘运朝,将他往死里暴打。他们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叫嚷:“干部说打,我们就打,我们就是为了减刑。”

这之后,刘运朝多次遭到迫害,身体日益虚弱。终于有一天,已不堪折磨的他突然从凳子上倒下去了。恶警怕出人命,将他送到沙洋监狱平湖总医院抢救。经过二十多天的住院,刘运朝病情反而不断恶化。监狱方为了推卸责任,电话通知刘运朝的家人,谎称刘运朝是突发脑溢血所致。

病床上的刘运潮
病床上的刘运潮
还未痊愈的疮
还未痊愈的疮
还未消肿的手
还未消肿的手

监狱方威胁家属: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

监狱方头天让家属找医生,立即带救护车、氧气袋去范家台监狱医院接走刘运朝,说刘运朝已经病危,晚了就让他死在监狱。但第二天,又说不让家属接刘运朝回武汉救治。这种出尔反尔,把本来就心急如焚的刘运朝家人搞得无所适从。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刘运朝家人赶到监狱医院。出现在眼前的刘运朝已是骨瘦如柴,脚上青紫,昏迷不醒。在家人一再呼喊下,刘运朝只是长叹一声,已不能答话。

监狱方害怕恶行曝光,威胁刘运朝家人不允许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还伙同“六一零”把刘运朝家人电话扣押。

“六一零”主任:“让他死在那里”

家人提出要把刘运朝接回武汉市治疗,监狱却称要黄石市和武汉市“六一零”等有关部门签字盖章后才行,一共要盖三十多个公章。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家人不得已赶回武汉找市、区“六一零”、 派出所、街道、社区等盖章。丹水池派出所刘姓副所长给江岸区“六一零”主任胡绍斌打电话请示时,胡绍斌在电话里大声叫嚣:“我们不接,让他死在那里”。

之后,“六一零”又推说要派人去沙洋范家台监狱核实情况。在刘运朝家属多次催问下,才说九月一日派人去。

监狱方推卸责任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刘运朝的哥哥去接他。监狱方利用家属急切想把刘运朝接回武汉救治的心理,让家属在有关承担刘运朝医疗费用(包括在范家台监狱的费用和回武汉的费用)等材料上签字,并全程录像。临上车前,监狱办公室专管此事的陈姓负责人叫其哥哥签字:“上车以后,刘运朝发生的一切事情由你们负责”。

从沙洋到汉口铁路医院,公安局、司法局、“六一零”人员及便衣乘坐三辆警车随同,但是到达医院时,一行人没等入院手续办完就急着溜掉了。他们刚走,刘运朝就开始翻白眼,随后就拉黑血。事后家人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监狱方肯定给刘运朝打了强心针,不然怎么会一路上都很好,他们一走人就不行了,而且他们走的那么急迫。

回家后区“六一零”、社区、街道骚扰不断

之前,刘运朝已遭受过多年的迫害,妻子承受不住压力已与他离婚。他的医疗费只得由哥哥及其他亲人共同支付。从九月七日到十四日短短一星期的医疗费用就花了一万元。家里付不起这么昂贵的费用,就将他接回家中,由哥嫂、八十岁的老母及女儿照顾。

此时的刘运朝已是身心俱伤: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说话,两只手紧紧捏着伸展不开,神智已经不是很清醒。提起之前的迫害,他就情绪失控的大声哭泣。

即使这样,区“六一零”、单水池街道办事处司法科、派出所仍然不放过他,不停的上门骚扰。特别是二零一一年辛亥革命百周年纪念期间,他们不停的逼迫刘运朝转化签字。他们看到刘人已不清醒,就转而威逼他哥哥(未修炼法轮功)在各种保证书上签字。并且在周围安置监管人员,警告不许与法轮功学员来往,使得哥哥整天既担心弟弟的生命安全,又深感恐惧不安。

刘运朝所在的街道和社区,如二七街、长建社区,岱家山社区(刘户口所在地)也不停的上门企图逼迫他签署转化书,每次他们的登门入室都对刘运朝的身心造成新的创伤。直到刘运朝的哥哥忍无可忍,告诉他们说:“刘运朝不能动,我能动,如果你们再来,我就到处去张贴资料、散发传单。”他们才停止骚扰。

曾被迫害致双目几乎失明,双腿留下残疾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刘运朝遭受过多年的迫害,身体留下了各种残疾。

二零零零年,刘运朝被关押在武汉市百步亭看守所(五十号),期间被关小号(黑房)半个月。警察用高强度探照灯照射他的眼睛,导致他双目几乎失明,视力范围只有一米左右。出小号时,他的双腿也落下残疾。

同年,刘运朝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在这里,他也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曾经被恶警双脚离地吊铐三十五天。到期后回家仅一个月,二零零三年一月,双目几乎失明的刘运朝又被恶警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刘运朝遭到黄石市公安刑讯逼供,殴打折磨,长期不让吃饱饭,还被绑缚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

有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前年刘运朝回家后,我们几个人曾经去看望过他。当时他还可以坐起来,但吐字不清。当提到他在范家台被打及用刑时,他很激动,大声喊说:‘黄石还……',我们听不清他说什么,就问他:是不是打的很厉害,为了逼供他,坐了三天三夜老虎凳?他连连点头,并大哭起来。后来听同修说,他一直是这样,提起此事就情绪激动的大哭。我想他所经历的伤害给他留下的阴影太深了。”

疑似药物摧残

刘运朝离世时腿上、手上、后背全都是乌紫的,起满了疱疹。从范家台回来的法轮功学员怀疑是监狱除了暴打外,还加上药物摧残所致。

很多法轮功学员谈到在范家台监狱被强迫使用伤害身体的药物,一位学员谈到:“我被调换监室后,里面的三名法轮功学员都在吃药,身体问题很严重,都是高血压、心衰竭、肾衰竭、畏冷、出虚汗、小便失禁、吐沫不断。狱警将所有的东西不断的投毒,床上垫的、盖的、床沿、顶上、床边墙上,甚至穿的、用的如碗、卫生纸等无孔不入。特别过节期间就更猖獗,向很多学员下毒。他们的药物有粉剂、水剂,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呈颗粒状。有的有气味很刺人,有的没什么气味。这些药物破坏人的五脏六腑,神经系统,排便系统,血液系统。我的心脏、肾脏、脚都出现过问题,并且多次发晕,失去知觉。

“监狱医院,总医院都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学员都被弄进医院,出现生命危险后保外就医。几年来范家台监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曾经的霸王因炼法轮功学会了礼让

身高一米八零的刘运朝曾被认为是不可救药的坏孩子,从小打架,长大后又欺行霸市,人见人怕。后来幸遇法轮大法,脱胎换骨,完全变成了懂得忍让、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他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活的有意义。

刘运朝曾在一建筑队当泥瓦工,不务正业,街道、单位都对他无可奈何。他也觉得自己坏透了,心里挺苦的,觉得活着挺没意思的,就破罐子破摔。成家后,生活非常困难,靠踩三轮维持生计,常常以老大的架势抢霸同行的生意。

一天早上,他在公园里听到了法轮功的炼功音乐声,看到了“法轮功简介”,里面讲修炼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等等,他觉得很好,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功。

从那以后,刘运朝开始严格按照“真、 善、忍”要求自己。结果,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他曾讲过这样的经历:“有一次我载一对父子,当我吃力地将那肥胖的父子二人送到后,他们不付钱就走。我提醒对方没付钱,对方却骂骂咧咧说我没长眼睛。我火冒三丈,准备上去就两拳,但一想我现在是修炼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忍住了。我这趟虽没赚到钱,但守住了心性,也值。

“又一次,我拉三位客人到了一个巷子口,只见巷子里道路泥泞,还有水坑,她们一看三轮很难进去了,就说算了,我们下吧。这时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处处要为他人着想,于是我从坐板上下来,踏着泥泞、淌着水坑,吃力拉车将她们送到了家门口。她们非常感激,要加钱给我,我坚持不收,在利益面前不动心。这时,我感觉好极了。只有真修,才能享受到无私无我的快乐。我成天乐呵呵,完全变了个人,我妻子也夸我完全翻个了,现在是我经常伺候妻子,知道了嘘寒问暖。”刘运朝说到这里,这个一米八零的男子汉,泪水直在眼眶打转转。

亲朋好友呼吁:惩办元凶 脱离中共

多年前,刘运朝的一位朋友呼吁当局释放他时说:“听到刘运朝在黄石遭中共邪党绑架的消息,我不由得愤慨了。我十年前就认识刘运朝。他因为修炼法轮功,从一个街头混混变成了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个同化“真、善、忍”的佛法修炼者,现在中共邪党却阴谋判他的刑,这不是邪恶是什么?!”

如今,刘运朝被迫害致死,他的家人和朋友更加感到悲伤和义愤,除了声明要求彻底追查迫害死刘运朝的元凶和责任人,还他一个公道,他们还说:中共邪党行恶,天理不容!

希望刘运朝的生命,能够唤醒世人的良知,认清中共的邪恶,在正义和邪恶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