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汝州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汝州市位于河南省中西部,是个有百万人口的县级市,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古迹众多,乃曲剧故乡,有汝陶、汝石、汝帖三宝,有广成子、马丹阳驻足的遗迹,有千年古刹风穴寺,有奇绝天下的怪坡,有杨六郎点将台等。中共夺权以来,以破坏毁灭为能事,大肆宣扬无神论、进化论、斗争哲学,战天斗地,传统被破坏,信仰被灭杀。人们无奈的苟活在邪党的淫威之下。

然而,深埋在人们心底的善良本性和对神佛的向往并没有消失,他们一直在等待着被唤醒。1996年,法轮佛法终于传到了汝州,人传人心传心,不足三年的时间,就迅速传遍汝州大地。有缘修炼者沐浴在佛光里,生活的喜悦充实而健康。

1999年7月,正当法轮佛法快速传播之时,江集团出于妒嫉和恐惧,绑架整个国家和民众,举倾国之力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善良的修佛修道的人。十三年来,至少三千五百多修炼者被迫害致死,数百万人次修炼者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强制洗脑,数量庞大的修炼者被活摘器官,上亿人的正信被迫害。在这血雨腥风之中,汝州同样经受了一场空前的劫难。

以下是汝州市迫害的部份情况,更多事实有待日后继续补充。

迫害概况

十三年来,在汝州市中共党委、政法委、“610办公室”直接部署和指使下,以“610”和公安局国保科为主,胁迫各派出所、村镇、政府各局、学校等,对法轮功创始人、法轮功、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持续的大面积造谣污蔑和迫害,致使大量民众被谣言毒害,大批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多人因迫害压力不敢继续修炼而旧病复发死亡。下面列举的只是部份迫害情况。

一、多次举办洗脑班,迫害几十人次法轮功学员,其中在梅花宾馆的洗脑班一次就迫害十多人;
二、抄家,最少几十人次,多人曾多次被野蛮抄家,抢劫的财物数量难以统计;
三、绑架,直接绑架一百人次以上,很多人被多次绑架;
四、非法关押,汝州市被非法关押过的至少一百多人次,有多人被多次关押,时间从一天到几年不等;
五、骚扰,次数太多,无法统计,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骚扰,有的被多次骚扰,参与者从“610”、国保科、派出所、居委会、各单位、各村镇都有;
六、判刑,汝州市先后有四人被非法判刑,王荣香(四年半)、常新钦(五年)、李老灰(四年)、芦社教(一年半)四人分别在新乡女子监狱和郑州监狱受到长时间迫害;
七、劳教,汝州市总共有十多人被非法劳教,吴青选、常新钦、郭卿、何淑卿、韩杏梅、孟清枝、王书荣、孟延钗(在广东)分别在柏楼、十八里河等劳教所受到长时间迫害,另有数人因身体原因被劳教所拒收。
八、罚款,多人被罚款,钱数几千元不等;
九、欺骗强迫全市大批无知的学生在所谓“揭批法轮功反对邪教”横幅上签字;强迫各类学校灌输谎言,毒害青少年心灵;
十、在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播放污蔑法轮功的视频材料和音频材料;在《汝州晚报》上连续登载污蔑法轮功的文章;故意散布流言,把法轮功传出前发生在汝州的恶性案件嫁祸于法轮功,欺骗边远地区百姓;
十一、在城乡各地大量粘贴污蔑法轮功的瓷砖漫画,至今仍有多处在向民众散毒;在元宵节灯展上布置侮辱诋毁法轮功创始人的彩灯;排练诽谤污蔑法轮功的戏,企图在电视台播出,毒害老百姓,最后因主角现场遭报而没能得逞;
十二、组织不明真相的宗教信众和普通群众游行,污蔑诽谤法轮功;强制普通民众填写所谓“家庭反邪教承诺卡”;(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害人的邪教)
十三、利用新年节庆,以种种借口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十四、开除工职,胁迫单位开除法轮功学员工职;
十五、2004年汝州市召开所谓公审大会,原法轮功学员王荣香和其他刑事犯罪嫌疑人一道,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
十六、2004年,汝州发生连环爆炸案,汝州公安竟然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里干扰,要求对笔迹,实在可笑之极;
十七、其它迫害,包括不给办身份证、不给办低保等。

部份迫害案例

1999年7月19日晚,汝州法轮功学员得悉江集团即将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有的辅导站负责人已经被抓,于是本着相信政府相信邪党的善意主动去省委省政府请愿。可是,迎接他们的是暴力驱赶和扣押。几十人被绑架回汝州后,关在两间教室里,不让吃饭,不让回家,挨个提审,强制学员写检查和保证。男男女女在一起整整关了一天一夜。

2000年四月,汝州市法轮功学员十四人依法去北京上访,希望向政府讲明法轮功真相。在天安门广场,他们被野蛮绑架,后来送到平顶山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在劫持回汝州后,七人被直接关押到看守所迫害,另七人被关押到拘留所迫害。此次严重迫害,最长的非法关押九个多月,最短的也有一星期,普遍都是一个多月。

2001年,个别法轮功学员在平顶山与功友正当交流却遭到野蛮绑架,并由此引发了汝州市“610”和公安国保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场疯狂迫害。先后有几十人遭到抄家绑架和非法关押,关押时间一个月到几个月不等,并有多人被非法劳教。

2002年初,农历腊月二十七,正当人们高高兴兴准备过年时候,汝州市公安局国保科恶警在“610”授意下,采用欺骗、强制等手段,没有任何理由,就将赵晓艳、李春华、何晓春、韩善道等人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几家人马上陷入一片悲伤和恐惧之中,中国人最重要的新年就这样被无耻的破坏了。这次绑架,一直非法关了两三个月才陆续释放。

1、常新钦,男,平顶山外国语学校(原汝州师范)讲师。他被绑架四次,抄家五次,骚扰十几次,并被非法开除工职。分别在洗脑班、拘留所(两次)、看守所(两次)、劳教所、监狱关押迫害长达六年多,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一年多,克扣工资六年多,剥夺授课权力多年。家里自用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铜香炉等被抢劫没收。

2、孟清枝,女,农民,被劳教一年半,在十八里河劳教所遭受迫害。

3、王书荣,女,农民,被劳教一年,在十八里河劳教所遭受迫害。

4、李老灰,男,农民,腿有残疾,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郑州监狱受到严重迫害。

5、郭卿,女,城市居民,先后四次被绑架,关押在财校、拘留所、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一年多时间。

6、路社教,男,农民。因为受人恶意构陷,被绑架两次,抄家一次,非法判刑三年,大量个人财物被没收。第一次绑架动用了十几辆警车,还有录像照相什么的,刻意制造恐怖气氛,恐吓当地老百姓。

7、韩善道,男,农民,原来是糖尿病患者,身体极差,修炼后身体完全康复。他先后四次被绑架,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左右,并企图进一步送劳教所迫害,因为身体检查不合格而作罢。

8、韩杏梅,女,乡镇卫生院职工,修炼后心性得到极大提高,工作兢兢业业,得到同事和领导称赞,并使破碎的家庭重新团圆。她曾先后五次被绑架,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非法关押二年左右。在郑州七里堡派出所遭到酷刑折磨,差一点失去生命;曾经三次被送往劳教所迫害,都因身体状态极差、昏厥,没有送成。已经完好的家庭,在多次迫害的压力下,又被从新拆散。

9、赵晓艳,女,城市居民,五次被绑架,先后在洗脑班和拘留所非法关押半年左右。她的老父亲因奔波她的事,心力交瘁,神思恍惚,遇车祸身亡。

10、李春花,女,城市居民。先后被绑架关押三次,总时间将近一年。

11、吴青选,男,市民,失业后在外打工。他2000年因去北京正当上访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2002年因和一法轮功学员见面,遭该学员恶父陷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平顶山柏楼劳教所遭受过上绳(一夜连杀七绳,当时人就脱形了)等酷刑折磨。

12、何淑卿,女,农林局职工。她先后三次被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总时间长达一年多。

13、王荣香(后来邪悟,至今没有改正),女,农民,至少两次被绑架,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和监狱迫害,总时间长达五年多。

14、陶爱欣,女,退休工人,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其中类风湿和心脏病相当严重,修炼后得到康复。她先后四次被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迫害,并被罚款几千元,关押时间一年左右。在看守所期间,身体受到严重损害。

15、蔡从亮,男,自来水公司职工,至少三次被绑架,抄家一次,非法关押几个月。2005年遭绑架抄家以后,由于受到很大精神压力,身体越来越不好,2009年不幸离世。

16、程永涛,男,城市居民,两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17、刘宏伟,男,城市居民,两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18、老马,男,石油公司退休职工,两次绑架在洗脑班迫害。

19、茅,女,农民,三次被绑架,在洗脑班和拘留所迫害几个月。

20、刘巧,女,市民,被绑架一次,在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左右。

部份迫害责任人

人在做,天在看。所有的迫害都将被揭露,所有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如果不能赎回自己的罪责,都将面临审判和惩罚。下面所列举的只是这场持续十几年迫害的部份责任人,肯定还有不少责任人没有被揭露出来。迫害的真相不可能长久被掩盖,任何人只要参与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如果不能主动弥补赎回自己的罪过,并主动与邪党脱离,最后都将受到追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时间不多,机缘一瞬,奉劝那些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赶紧迷途知返,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汝州市委书记史正廉、吴孟铎;
政法委书记杨文化、甄中本、魏国正、温建刚;
“610”主任薛顺次、副主任焦星杰、办公室主任张昆*;
公安局长冬晓东、景占力、温建刚;
国保科王家需、陈金营、王延陵、孙树林、王亚伟、马占广、马文杰、程建阳、赵建兴、李进营;
汝州市检察院姚建伟;
汝州市广播电视局路国胜、揭海燕、张栓;
原寄料镇书记郭洪志(写文章、写剧本污蔑攻击法轮功);
纸坊乡政府靳红涛、王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