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奴工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在沙洋范家台监狱内有一面高墙,墙上醒目的大字是:劳动是最好的消毒剂。这句标语体现了共产党“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歪理邪说,也是该监狱长期坚持实施超高强度奴工的“理论”根源。只有解体中共,才能彻底消灭奴工。

2002年新年期间,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上上下下都在议论着一件事情:有一名籍贯为湖北云梦的服刑人员因承受不住该监狱奴工的超高的强度而上吊自杀。监狱的警察们对此事态度漠然,声称:在监狱里,这种事是很常见的。这件事情充份暴露出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奴工的残酷性,而该监狱的奴工的特点,总体来讲,还有制度性、剥削性、长期性、企业性等特点。

沙洋范家台监狱实质是奴工企业

超高强度的奴工,是范家台监狱的基本制度。范家台监狱规定70%以上的在押人员必须参与奴工,公然强迫被关押者日夜加班生产出口产品,通过榨取犯人的血汗来谋取私利。仅2007年一年就实现主营业务一千六百五十万元,净利二十一万元,实现警察生产管理补贴三十九点五万元。2011年1月,周宏调范家台监狱任监狱长以后(据说被评为“部级先进”),推出一系列奴工措施;如每个监区都“承揽” 加工活,都要完成经济指标,落实到每个人,每月要完成1000至2000元左右人民币的加工定额,加工活从早上7点开始做到晚上8点左右才能完成,有时还要加班。

这里狱警所得补贴和奖金,都是从在押人员那里剥削而来的。监狱里明文规定每月每个在押人员有八元零用金,但实际每月发放的日用品价值每人每月不到四元。监狱“改革”后实行低工资制,但很多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工资,如朱大华、熊继伟、陈松等从未拿过一分钱。

而这种剥削,是从1952年9月18日该监狱建立以来,长期实施的一项制度。例如该监狱的“湖北沙洋新生砖瓦厂”,是监狱实施奴工的重要基地,其条件之恶劣,劳动强度之大,是令新老服刑人员不寒而栗的,但是“湖北沙洋新生砖瓦厂”自1970年建立以来,迄今还是掠夺劳力、榨取血汗和摧残信仰的一个大魔窟。

范家台监狱对外宣称实行体制改革,实质上还是实行监狱和企业合一,范家台监狱监狱对外有多个企业名称:湖北沙洋新园农工贸有限公司、湖北省沙洋新生砖瓦厂、沙洋农场加工厂范家台分厂,该监狱近年来与浙江、江苏、福建、广州、湖南等地商家签订多种产品合同。据悉,其奴工产品还有一部份出口到西方国家。

范家台监狱实质是一个奴工企业。在互联网的“阿里巴巴公司库”上可见到“湖北沙洋新生砖瓦厂”招揽生意的广告(图一),在百业网上可见到“沙洋农场加工厂”吸引客户的产品介绍(图二)。

图一
图一

图二
图二

该监狱在介绍其砖瓦厂的时候,往往是这样介绍:“湖北省沙洋新生砖瓦厂位于湖北省沙洋县范家台监狱,是一家国有企业。我厂主要生产销售砖瓦,注册资本398万元,在职员工800名,本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第一’的原则,为广大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欢迎广大客户惠顾! 冯卫国(法人)电话:8563431。”冯卫国本是范家台监狱的监狱长和书记,同时又是沙洋新生砖瓦厂的法人,奴工的企业性质一目了然。

而范家台监狱的奴工业务远不限于砖瓦制作,作为湖北“沙洋农场加工厂”的一个分工厂,该监狱积极分担着“沙洋农场加工厂”的诸多奴工业务。“沙洋农场加工厂”就是湖北沙洋监狱管理局的奴工加工厂,它常年在深圳设置联系奴工业务的办事员毛先生(手机:13794889528,电话: 0755-81758132,传真: 0755-81758132,地址: 深圳市宝安区龙华镇东环一路26号 ),“沙洋农场加工厂”发布消息声称: “面向社会承接各类手工加工业务及代加工业务” ,“不论加工复杂程度、技术难度或是工艺水平高度,我们都能达到您的要求。”该消息详细列举了加工业务的种类,它们是:

1.饰品加工:手工缝珠片,手链、项链串珠加工,工艺饰品加工,点钻,手工绕线,织带饰品打结,水晶球打磨等;

2. 服装鞋帽加工:服装加工,手袋订珠,花边缝珠片,服饰珠绣、鞋革编织、皮革无纺布粘胶,足球缝合等;

3.电子产品加工:电子产品组装,简单元件焊接等;

4.组装、包装加工:玩具组装,雨具加工,产品包装、装配等。

该消息还列举了“沙洋农场加工厂”为广州加工的各类奴工产品的图片(图三),其中有一部份就是在范家台监狱完成的。


图三:湖北沙洋农场(沙洋监狱管理局)加工厂的奴工产品

法轮功学员在范家台监狱经历过的奴工迫害

常年超重奴工:制砖(图四) 

很多法轮功学员曾在该监狱新生砖瓦厂遭受过肉体迫害,依照制作砖瓦的工作流程,高强度体力活有:划坯、拖坯、出窑、分级等。


图四:常年超重奴工:制砖

(1)划坯:就是将湿的砖坯从木板车上叉取下来码放在露天场地里晾晒。劳动强度极大,一名法轮功学员回忆道:馒头还没有吃完就要出工了,头上还顶着月亮就到了坯场。当东方刚现鱼肚白时,制砖机就隆隆地运转起来,这时砖坯就源源不断地运了过来,一天的苦力开始了。终于到了八点钟,砖机停了下来,我已经精疲力竭了。

(2)拖坯:就是将晾晒干了的砖坯用铁制拖车拖到窑内烧制。在迫害疯狂期间,恶警要法轮功学员不停歇地来回拖砖达四五十趟,直到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有一次,一辆砖车倒了,砖头将法轮功学员埋在了下面。方隆超,在脚底溃烂的情况下,还被逼着一个人拖拉沉重的砖车;余刚海,快六十多岁的老人还被逼着拖砖。一名法轮功学员回忆道,几个包夹犯人仿佛是受到了鼓励,有的拿棒子,有的折树条,肆无忌惮的对我又是骂,又是打,手慢了打手,脚慢了打脚。他们五六个人把我围在中间,稍慢一下就会有棍棒上身,直到我实在拉不动车子了,邪恶之徒猛地把车子往前一推,我一下子控制不住连人带车栽倒在副巷子里,半天起不来。就这样他们也不放过我,把我拉起来继续干。

(3)出窑:就是将窑内烧制好的砖取出来放到砖车上拖出窑外。出窑必须有一个培训熟练过程,一是要技术好、手快、非常快的速度,把炽热的砖快速装上窑车;否则人很快就会体力不支。再一个是人耐高温得有一个适应过程,一般是从冬天开始干起,随着冬去、春来、夏至,气温逐渐升高,人也慢慢自然适应。新手夏天就出窑,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弄不好要出人命的。2001年夏,恶人为了整一个新来的犯人,把他拖到窑内出窑,加上殴打,三天就被折磨死了。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常常逼迫他们去出窑,比如熊文德,从来没出过窑的人,恶警一下子要熊文德连出五个门(一门五排窑),最后累得身体透支,趴在了地上。

(4)分级:就是将刚出窑的灼热的砖码成垛。分级是一个砖墩码放好后,再起下一个砖墩,一个砖墩一般是码放十五层、有时码放二十层砖。分级是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常见方式,深受分级迫害的学员证实道:“码放到约十层以上高处时(身高不同略有差异)要把左脚踩在刚码好的窑砖上搭踏脚,右脚则踩在铁窑车上或者是窑车的砖上。刚出窑的砖温度还很高,受伤的左脚掌踩在炽热的砖上,越来越疼痛难忍,我向包夹及狱警反映,他们置之不理。致使我的脚伤越来越严重,走路都非常困难了,可是恶警们还是要我继续做苦力。”

方隆超回忆2001年在砖瓦厂遭受的迫害:

三个人包夹我,要我分级(就是码放刚出窑的灼热的砖),灰尘很大,我六百度近视,不戴眼镜看不清,戴眼镜吧,汗气一会儿就到镜片上跟灰尘搅在一起,更看不清。分级是砖瓦厂最磨人、最脏的活。三个包夹我的人是汪军民、魏立峰、还有一个黄冈小伙子,汪也是新来的,自己都不会分级,另外两个也不教。旁边分级的八中队的人有热情者,看我实在不得要领,就过来教我,结果被包夹人员骂回。狱警交待包夹:不得让我跟其他犯人交往。因为我眼睛不好使、技术不熟练,致使别人都收工走尽了,还要我在那里分级,并且要我自己到窑里去出窑装车、然后再拖窑砖出来到分级处接着干。只要我手稍一慢,包夹人员就是侮辱、骂、打。我的处境比之于“文革”时的五类份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后来余刚海和刘水清受到砖瓦厂的奴工迫害。2004年8月恶警熊祖勇(四监区教导员)找余刚海谈话,让其转化,余坚决不从。第二天就让他到窑上分级,让余把砖码成二米多高,拖出来的砖每块的温度大概有70多度, 那年余刚海已是过60多岁的人了 ,恶警肖天波来到现场,对包夹犯人说,人家码多少车(一天要码8~11车的砖)余刚海就码多少车,一车不能少。分级是最脏的活,灰尘很大,干完活出来,人的鼻子眼睛都看不见,汗水和和泥糊在一起,看上去完全是一个红泥人。这时关在三监区的刘水清,被包夹犯人架着来做奴工。码砖时大热天不给早点吃,不给水喝,刘水清弄来一点井水,递给余刚海,余刚去接水,被包夹李兵把水打翻,然后跑过去就暴打刘水清,又打余刚海。

后又让余刚海进窑洞搬刚出炉的砖,窑洞里的室内温度70至80度,地上一寸厚的烫脚的砂子,这种活一般都是年轻力壮的长刑重刑犯干的,年轻犯人一天也只做一个小时,但这一小时可顶二天减刑。余刚海被迫把刚出炉的砖搬到车上拖出来,余刚海被弄进窑洞呆了三分钟,人就差点虚脱。犯人说,从前法轮功学员廖元华在窑洞里昏过去倒在砖上,马上腿和屁股都烫糊了。

这以后刘水清坚决抵制做奴工,恶警肖天波指使犯人把他关在黑房子里,给刘水清脖子上挂黑牌子,还用一根铁丝两头系砖,挂在刘水清的脖子上,铁丝深深的陷进刘水清的肌肉里面了。刘水清还是不做劳役,恶警王雄杰带头拳打脚踢刘水清。其他犯人看到恶警这样打,也都上去打,致使刘水清被打得肋骨骨折。

(二)让手指变形的奴工:圣诞彩灯加工(图五) 

彩灯品种多样,颜色各异。每条线装有小彩灯一百五十头、二百头、三百头不等。每五十个二点五伏的小彩灯串连为一百一十伏(美国所用电压数)而后再并连编制而成。这里生产的成品还要运往浙江,重新精装后再运往台湾,台湾老板才能出口美国。是美国最受欢迎的圣诞节彩灯。

图五:让手变形的奴工:圣诞彩灯加工

(三)损害眼和肺的奴工:水晶石打磨(图六)

将大块水晶石切开,然后打磨,最后打造成各种艺术品;如水晶球、烟缸、花瓶、宝塔等装饰品。打磨时的粉尘非常大,造成很多犯人得上矽肺病,还有人造宝石,工艺很细致,对人身体损害很大,是造成矽肺病的主要原因。

打磨时很伤眼睛,有法轮功学员证实:“当时的劳动是从事宝石生产,在强光下用放大镜工作,由于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而且工作时间很长,从早上六点至晚上十点,三月份感觉自己的视力开始下降。”

损害眼睛的奴工还有窗纱上绣花:在十几米长窗纱布上,把塑料、金属、尼龙花、珠子,根据设计的花样往布上贴或者绣,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谢凤翼也被迫做这种活。据说是为一家南方公司加工的,是出口到南非还是非洲国家。

图六:损害眼和肺的奴工:水晶石打磨

(四)伤害手掌的奴工:手袋鞋帽加工

手袋加工工艺比较简单,但是要求每日完成的数量较大,并且逐日递增,在昏暗的监室里,一刻不停的忙碌,一天下来,头昏眼花,手掌变形。

(五)大批加工解放鞋

经证实,2011元月开始至今监狱为湖南省岳阳市三五一七兵工厂大批加工解放鞋,加工机械设备全是由兵工厂搬到范家台各监区的,形成流水线作业,范家台监狱只加工鞋的上部份(鞋面加软鞋底),橡胶底由另一家监狱加工。每个监区完成流水线作业的部份工序,如,四监区的工序是冲鞋眼,打铆钉,加工费每双只几分钱,每道工序从几分钱到2角不等,但每个月平均每人要完成800元-1000元人民币的任务。因加工费低廉要完成定额,需要做大量的加工才能达到指标的。一监区、二监区、四监区都在四监区饭堂做工,缝纫机、冲眼机、裁剪机等机械设备都放在饭堂,形成可容纳2000人的车间。解放鞋的材料有化纤,裁剪过程当中,细绒子、灰尘布满整个车间,车间通风设备差,又脏又闷,警察一般不进车间,怕得病。听说这种鞋还出口到海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