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温江航天7111厂工程师遭绑架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多,成都温江航天7111厂国家级工程师杨建中莫名地被温江区政法委、温江区公平派出所、航天7111厂保卫部、航天7111厂离岗管理部(退休办)的人员联合绑架,押往新津洗脑班迫害。下面是杨建中叙述的主要经过:

十八日上午九点过,我骑自行车上街买菜,先去厂大门外一个修理店给自行车打气,由于自行车脚一直不好,在打气时自行车站不稳倒下,同时链条掉落,我安链条时弄得两手油污,紧接着到不远处以往本科同事的店铺内洗手,出来就看见警察在“检查”店铺,看见我出来就拦住说是也要“检查”,我两手还带着水珠指尖没洗干净还是黑的,我说:“检查我什么?没见我手是湿的指上黑的在里面洗手吗?”一个警察不容分说拽住我不放,我奋力挣脱到店铺外推着自行车要走,又被另一警察抓住。旁边还有一高个的警察对着我录像。我才知道他们要抓我。

我说:“你对我录像越多你的罪恶越大。”“你们现在还迫害法轮功,要不要命了?!凡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都要遭恶报,到时躲都躲不脱!”“你们凭什么抓法轮功(学员)?有文件吗?拿出来我看看,你们拿不出来,你们也是受蒙蔽的受害者。”“凡一件事都有结束的时候,文革结束时有紧跟中共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的,你们知道吗?法轮功结束迫害时在全世界进行大审判,凡是参与迫害的都要受到审判。”我边说边猛伸手去抢录像机,未抓着。

这时周围已聚集有好多人,多数是附近的上街买菜的职工,城镇居民,来往赶场的农民,做小生意的人。其中除穿着警服的五六个警察外,还有7111厂保卫部的吴涛,好像还有退休办书记孙光友。其他人都不认识。我问恶警为什么抓我?不见回答。因为我耳聋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他们对我一个老人都不放过,中共不灭更待何时?!

在这里有必要交待几句:我五六年读大专,五七年夏天“反右”放长假三个多月,我和几个同学游南温泉,耳朵进水化脓,被校医糊弄,左耳穿孔全聋,又因假期长无钱回家在校看小说使眼睛近视。近几年又老年性耳聋使右耳也听不见,靠着八千元的助听器可以听炼功音乐炼功。

我耳聋听不见也不管他们说什么,就趁机给在场的许多人讲真相,我没有丝毫怕心,“一路正念神在世”(《感慨》),我是正的他们是邪的,为什么要怕他们?我向望着我的世人说:现在十一快到了,十八大要开了,中共惧怕法轮功,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的黑名单上有我的名字,所以他们今天是来抓我的。我告诉大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三年多不但没迫害倒,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炼法轮功,只有中共不准炼,法轮大法是救世大法,以真善忍为原则修炼,请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要灭中共,没退出党团队的赶快退出才能得救……我在滔滔不绝地讲,恶警在对着我不停地录像,他以为逮着好机会了。我看见围观的人中有含笑点头的,有向我微笑的,有使眼色的,我推着自行车就走,录像的恶警后退了两步,另两个年轻恶警就来抢我紧握的自行车,掰不开手,站我旁边的高个子还帮忙,我问他是谁,他不理我,后来我听吴涛说他是温江区政法委的主任。两个年轻恶警掰开我的双手后使劲把我双手往后扳,像肩膀脱臼般痛,他们一边一个像推犯人一样把我推到前不远的一个小车边猛地把我推进车里。我是一个七十四岁(身份证是一九三九年一月八日出生)满头白发的老人,经不起他们这么折腾,当被推进小车里时累的直喘大气,呼吸困难。

然后一边挤进一个警察,两个恶警把我挟持住,他们还是怕群众谴责,马上开车离开,往温江城方向走了一段路,又绕转来,车开进7111厂大门内我住的那幢楼端头的坝子停住,一个警察写了两张单子要我签字,我拒签,他就问我要钥匙去抄家,我不给,并说他们是土匪,两个警察抓住我的手,从裤腰上抢走了钥匙去抄家,没有我和我的家人在场,我仍被挟持在车里。现在恶警迫害法轮功,比迫害初期还猖獗,特别是抄家抢夺钱财真超过以前的土匪: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好几个人抱着书、资料,还有提包等,来到坝子。把抄的东西平铺在坝子上,然后把我从车里拖出,拽着我绕圈子录像,好像我就是贼,摆在地上的一大坪东西就是赃物。他们好像取得了“胜利”,抄获了很多“赃物”一样向很多来看热闹、看稀奇的职工炫耀。当然这些职工有各种表现和议论,只是我被拖着又在讲真相,来不及看,因耳聋他们的议论听不见,不过,有一点我是看到的:他们很惊奇我有那么多书、资料等。

这时我看到参与迫害我的警察是公平派出所的有四至六人,都不认识,因眼近视对警号看不清也记不住,政法委那个主任推着我的自行车,后给我扛上楼参与抄家了,7111厂保卫部有部长李善清、副部长郭军、副部长贾晓东、干事吴涛,7111厂离岗管理部书记孙光友等。李善清还拿着一摞真相资料来在车头上对着我狠摔,并恶狠狠地训斥:叫你不要在屋里搞名堂,结果你搞这么多!……

他们摆在坝子上的书有《转法轮》九本、《八届法会征稿》六本、师父法像大的一张、小的若干张、法轮图若干张、师父经文多本、真相资料一摞不知多少页等等。还有几盒封面打印纸没摆出来、mp3等。

我一再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我说: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具备非常大的神通法力,你们要保管好不能毁坏,这样做了就得福报,反之,必遭恶报。《转法轮》是天书,你们看可以但不能毁坏,谁毁坏我的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资料、谁就要遭天灭!

他们录像后又把我塞进车里拉到了公平派出所,在一会议室坐着,有两个年轻警察看守。这里比较静,说话能听进几句。我问靠我近的年轻警察:“你知道为什么抓我吗?”他摇头说不知道,我说:你知道你们是在犯罪吗?他说领导叫干啥就干啥犯什么罪!我说:迫害法轮功罪责难逃,凡死心塌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要遭天惩。

上午十一点半左右,7111厂保卫部、退休办五个人带来了陪教罗中奇、张武修,我被新津洗脑班关押两次,都是他俩“陪教”,我称他们是中共的忠实走狗,来挣双份钱的,挣迫害法轮功的钱能有好果子吃吗?他们要把我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他们叫我上车后,左边挤进张武修,右边挤进罗中奇将我挟持住,这两人都当过中干,可能已到七十。罗中奇跟我住一幢楼还是楼长,从零七年起一直监控我。前排开车的是保卫部副部长郭军,右边是退休办书记孙光友。另外去了几台车我没弄清楚,反正李善清、贾晓冬、吴涛都去了,温江区政法委那个主任去了,公平派出所去几个恶警我没详查。车往新津开的途中我给他们讲真相,讲航天7111厂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恶报事例,还有五四零的恶报案例,还准备讲活摘器官讲追查国际,孙光友就不准我讲了。

车到新津进到洗脑班支路不久见路被封进不去,又退出来走另一方向,走了好久才进到蔡湾洗脑班,见到包小牧。她叫马上拉我去花桥医院检查身体,我不去,被吴涛拽着上了车。包小牧带车去的,找到医生,说要查血压,我不配合,吴涛郭军强行将我左膀衣服脱去,年轻女医生绑上带子,我说:“你是不是龚医生?”她说不是,我说你要实事求是,不要为他们提供迫害法轮功需要的数据,那样会遭恶报的。她们回了几句我没听见。测了血压叫我出来,不久,又叫进去要再测一次血压,我仍然不配合,跟医生说:“如果你为他们提供迫害我的数据,要受上天惩罚的。”然后他们就开车回洗脑班。在洗脑班,包小牧说正在改建没有房间,叫等着另安排地方。不长时间,孙光友来问我:“你想在这里住还是想回家?”我说:“是你们莫名地迫害我,把我绑架到这里来的,我当然要回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就这样,下午两点多回家了。


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航天7111厂部份电话:
党委书记 王洪涛 13980568681 82793589
厂 长 易华昌 13908071677 82793705
党委副书记 黄茂才
保卫部部长 李善清 82792038 手机 13908197144
保卫部副部长贾晓冬:82792048 手机 13881777901
保卫部副部长郭军
保卫部干事 吴涛:13668110031
离岗管理部书记 孙光友13550167162
保卫部请的陪教 罗中奇82792646
保卫部请的陪教 张武修82792784
新津洗脑班科长:包小牧:18980097136
温江区政法委书记:陈定祥,电话:82722872
温江区政法委×主任
温江区公平派出所恶警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