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清苑县邪党、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纪实(四)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接上文

(十)石桥乡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清苑县石桥乡政府'
清苑县石桥乡政府

据不完全统计,从九九年“七·二零”石桥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人,被绑架到看守所四人,被拘留或洗脑班迫害十三人次,被勒索总计一万四千多元。涉及主要责任人:石桥乡政府孙耀更、刘景祥,原综治办主任段同占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石桥乡邪恶人员孙耀更、刘景祥伙同乡派出所人员绑架六名法轮功学员到清苑县洗脑班。在那里,邪恶人员打骂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举凳子,罚站,中午逼迫学员在太阳底下暴晒,最后勒索每人二百三十元钱。

同年十二月,四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回家后,遭到村干部的无理斥责,并强迫学员到石桥乡派出所遭审讯,一天不让吃饭。晚上,学员被绑架到清苑县看守所。学员被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邪恶人员孙耀更、刘景祥勒索家人共计一万二千元。后来退还三百八十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石桥乡综治办主任段同占伙同派出所将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清苑县洗脑班。在那里,被县“六·一零”恶人打骂,用软鞭、竹板抽脸,用脚踹。最后勒索共计二千元。

二零零一年,新任综治办主任姓李,伙同派出所共二十余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将学员绑架到清苑县拘留所,后又转到洗脑班。勒索家人一千二百元,还有一名学员被非法劳教。

(十一)张登镇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清苑县张登镇政府'
清苑县张登镇政府

据不完全统计,从九九年“七·二零”,张登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二人,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二人,被非法拘留(或洗脑班迫害)六人,共勒索一万八千余元。

涉及主要责任人:原张登镇派出所长刘金龙,现派出所长谢国强,原张登镇邪恶人员付新占(温仁镇付庄人),综治办主任黄春(张登镇张登村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张登镇政府、派出所人员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

一九九九年九月,张登村一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回家后,被村公安员张国安骗到张登镇派出所,然后被绑架到清苑县洗脑班。村干部勒索家人八百元钱后将学员接回。回家的当晚半夜里又被张登镇政府邪恶人员付新占带人绑架到镇政府,并连夜送清苑县拘留所。

有一次,张登镇综治办主任黄春带人闯入一法轮功学员家中,搜出一盘炼功带,便给镇上打电话。等来人后将学员绑架到张登镇派出所,邪恶人员用冻得邦邦硬的瓶装饮料打学员,并强迫学员戴手铐,然后又去学员家搜查,一无所获后勒索家人四千元将学员放回。

二零零二年七月,张登镇邪恶人员非法闯入张登镇北和庄一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抢走录音机、大法书籍等,并将学员绑架到镇政府非法关押一夜。然后将学员送到清苑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然后又将学员劫持到清苑县洗脑班迫害。在此期间,张登镇邪恶人员及本村干部对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威胁、恐吓,扬言拆除住房,并逼迫家人拿钱,且对法轮功学员的孩子进行打骂,致使其在农忙时节离家躲避,经济受到损失,身心遭到伤害。

这位法轮功学员在清苑县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二年半之后,又被送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当学员在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危急时,才通知家人将其接回家,还恐吓家人,并叫家人帮助监视学员。

二零零九年五月,张登镇派出所长谢国强等绑架一名冉庄镇法轮功学员,将其送清苑县看守所迫害,然后又将学员非法劳教,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一二年三月,张登镇派出所邪恶人员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其中王兰英被非法劳教。张登镇派出所长谢国强。

(十二)魏村镇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清苑县魏村镇政府'
清苑县魏村镇政府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七·二零”以前,魏村镇政府邪恶人员绑架魏村镇李罗侯一老年法轮功学员到清苑县拘留所,并恐吓其家人。“七·二零”以后,镇政府邪恶人员曾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两名法轮功学员去魏村镇大魏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人恶告,魏村镇派出所邪恶人员将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又转送到清苑县公安局。

二零零六年九月,魏村镇派出所协同清苑县国保大队非法闯入李罗侯村一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绑架。将法轮功学员和其一亲属绑架到清苑县洗脑班。后来,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亲属被勒索二千元钱后被放回。

二零零九年,魏村镇派出所邪恶人员绑架一名在大魏村发放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并将学员送清苑县国保大队。

三、清苑县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简况

清苑县及下属乡镇邪党、政府、公安部门邪恶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但给法轮功学员本人造成严重的心理和身体上的伤害,也给其家人、家庭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更有甚者,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因长期受邪恶迫害和摧残,身心无法承受,而含冤离世。

农美玲,女,清苑县李庄乡付家营村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被李庄乡政府邪恶人员绑架到清苑县洗脑班迫害。之后李庄乡政府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恐吓,使其精神受到严重伤害,最后得脑瘤,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七日含冤去世,年仅四十一岁。

李保姑,女,清苑县北王力乡西王力村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李保姑去北京上访,走到保定被清苑县邪恶人员绑架,被劫持到北王力乡政府关了一天一夜,勒索四百元放回。从此以后,北王力乡不法人员,三番五次闯入她家,非法抄家、罚款。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北王力乡政府邪恶人员闯入李保姑家,强迫家人把卧病在床的李保姑用车拉到乡政府进行迫害,敲诈二千元放回家中。几年间,李保姑被勒索罚款共计二万六千元。后来其女儿上访遭迫害,老太太经受不住邪恶的迫害和精神上的打击,于二零零二年十月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三岁。

刘亭尔,女,清苑县李庄乡北段庄村人,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拘留、勒索罚款,并遭非法劳教迫害,精神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霍洪恩,男,清苑县温仁镇罗家营村人。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病全神奇的好了。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七日温仁镇综治办邪恶人员非法闯入霍洪恩家中,不由分说将他绑架到温仁镇政府,然后又回到他家抄家,抄走了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大法师父法像。在镇政府邪恶人员随意审讯和打骂他,第二天将其非法送清苑县拘留所,拘留十七天,敲诈四千元,腊月十四才放回家。

'霍洪恩'
霍洪恩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日,温仁镇综治办、派出所邪恶人员再次到他家抄家,搜出大法书和经文,他们就想要绑架霍洪恩,霍洪恩由于受严重迫害精神难以承受,他说:“我不去,有什么事在家说吧。”他们便把霍洪恩的老伴绑架到温仁镇政府关押一天一夜并勒索一千元才让回家。回家后,温仁镇邪恶人员多次到他家骚扰、恐吓、搜查,有时候深更半夜就去砸门。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温仁镇综治办一帮人又到他家,强制其老伴每天去村委会报到,否则就被抓到镇政府拘留起来,当晚霍洪恩突发脑溢血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李云彩,女,清苑县李庄乡北段庄村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重病缠身的她完全恢复成一个健康人。一九九九年七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劫持到清苑县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迫害。二零零一年二月被绑架到清苑县拘留所。同年又在李庄乡政府被毒打、折磨、罚款。同时,清苑县“六·一零”、李庄乡综治办、派出所邪恶人员多次对她骚扰、恐吓、罚款,其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一岁。

'李云彩'
李云彩

段四胜,女,清苑县李庄乡北段庄村人。曾多病缠身,患有心脏病、子宫瘤、胃病,神经衰弱等,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得到康复,百病皆无,真是走路生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段四胜经常受到李庄乡邪恶人员的骚扰、恐吓、抄家。二零零一年五月李庄乡邪恶人员又闯入其家中搜书,并将其绑架到李庄乡政府办的洗脑班迫害,勒索罚款五千元,致使段四胜的精神和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在李庄乡邪恶人员不断的骚扰和恐吓下,段四胜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段四胜'
段四胜

王小荣,女,清苑县北王力乡大李各庄人。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间,多次被绑架到清苑县拘留所或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七月北王力乡综治办邪恶人员崔国强、司田虎、张建伟等又把她绑架到清苑县洗脑班。北王力乡邪恶人员多次到她家中骚扰、恐吓。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

董占全,男,清苑县阳城镇唐庄村人。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屡遭阳城镇政府邪恶之徒迫害,被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于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底,曾三次被绑架到清苑县洗脑班非法关押。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阳城镇人大主席武全乐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突然带人闯入法轮功学员董占全家,并将其绑架,随后非法抄家,将董占全非法送到清苑县洗脑班迫害,家中只剩下与其相依为命、上中学的女儿无人照顾。董占全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近一百天。

二零零七年八月,阳城镇邪恶人员又到董占全家骚扰、恐吓。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初三,董占全出现病态,神志不清,卧床不起,大小便失禁。因家中无人照顾,上中学的女儿只好辍学来照顾他。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董占全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王东海,男,清苑县北王力乡西王力村人。王东海曾患有哮喘病,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奇迹般痊愈,从此坚定了修炼的信心。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他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途中被非法劫持到清苑县党校,期间遭受在太阳下暴晒、双手高举凳子不让放下,被人扇耳光等迫害,被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还被勒索四百元钱。

二零零一年七月,王东海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北王力乡派出所非法关押,被用毛巾盖住头毒打致昏死过去近一小时,两天没让他吃饭喝水。

第二天,王东海被送往清苑县看守所迫害。关押期间,几十个人挤在一间不透风的屋子里居住,又臭又脏,被死刑犯毒打折磨。家属多方周旋,二十五天后得以保外就医。期间家人被恶警勒索一万余元(包括吃喝、加油、买烟、送钱)。

回家后,北王力乡邪恶人员三天两头骚扰,蹲坑、监视,多次搜家,甚至半夜三更翻墙入室搜查,使得家无宁日。有一天晚上,王东海在家看书,邪恶人员闯进来,再度绑架他,并罚款一千元。期间,王东海遭毒打、不让睡觉等等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

二零零六年七月,王东海看真相光盘被人举报又被敲诈五千五百元,并被绑架到北王力乡派出所。邪恶人员用电话线拧成鞭子狠抽其大腿,王东海被打的不能站立,浑身青紫,惨不忍睹。

家中老人孩子长期受到惊吓,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王东海长时间不能正常学法炼功,身体状况急剧下降,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李树国,男,清苑县李庄乡北段庄村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原清苑县法制教育中心,非法关押几个月。二零零一年正月,被李庄乡邪恶人员绑架到清苑县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不久,又被绑架到清苑县洗脑班,在洗脑班曾遭到管教崔树凯毒打。

'李树国'
李树国

此后,清苑县“六·一零”、李庄乡综治办、派出所等部门邪恶人员时常入户骚扰、恐吓、搜查。老伴在惊吓中离世,唯一的女儿李云彩也在长期被迫害中于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李树国曾多次被绑架、罚款,被非法勒索总计超过一万元。邪恶人员长期迫害的压力以及亲人的离世给其身心造成难以承受的伤害。二零零九年十月,李树国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八岁。

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因害怕中共邪党的迫害而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致使旧病复发,更甚者离开人世。

以上是清苑县及部份乡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简录,希望能以此警示那些仍在执行中共邪党所谓的命令迫害法轮功执迷不悟的邪党政府、公安等部门的人员,你们所做的那些事都有记录,如不悔改,一切都将成为法办的证据。同时希望能以此警醒世人,分清善恶,明辨是非,不要仇视法轮功学员,他们才是世间最好的人,迫害他们的人一定是罪责难逃。

四、清苑县恶人遭恶报实例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下面是清苑县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人员遭恶报的一些实例。

安建慧,男,清苑县教育局邪党书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开公车出门办事,在路上出车祸追尾而死,年仅四十七岁。死时没有外伤,只是胸部有点红印。在此之前二十多天,安建慧曾在县城一个中学给师生散布大量诬蔑法轮功的言论。终因天意难违,安建慧遭恶报而死,成了共产党的牺牲品。

姚国安,男,清苑县石桥乡纳贤村人,清苑县北店乡原综治办主任。姚国安紧随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他经常带人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并严刑拷打。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并劝其善待大法,否则将会遭报应。姚国安却说:“现在让我看看,我遭什么报,共产党给我钱,我就听共产党的,我为党工作了十三年了,我不会因为你们炼法轮功的而毁掉我十三年的工龄。”然而,一个月以后,就在二零零一年中秋节前一天,姚国安骑摩托车钻进了一辆汽车底下,车毁人亡。

石峰,男,北店乡综治办人员。石峰紧随姚国安迫害法轮功学员,学员劝他也不听,在姚国安死后不久,石峰得癌症死亡,他们二人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给共产党当了殉葬品,给自己的家人留下了不可估量的悲哀。

张占忠,男,黄陀人,清苑县林业局人员。张占忠侮辱大法,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张占忠猝死身亡。

王建会,男,清苑县北王力乡土地所所长。从九九年邪恶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以来,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先锋。多次到大法学员家翻箱倒柜,肆意搜查,连粮仓也不放过,并叫嚣让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二零零五年一月四日他报应上身,大白天还好好的,一夜之间猝死身亡。保住了官却丢了命,既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于零四年十一月突然暴病身亡。

王增学,男,清苑县李庄乡北李各庄人。九九年“七·二零”后,王增学极力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带领乡干部到各村抓人打人,许多法轮功学员都曾遭到他的迫害。他还提出让每个法轮功学员每人交一千元作为押金,并逼迫学员骂大法,骂师父,真是坏事干绝了。二零零一年春,王增学因作恶太多遭恶报得病。二零零三年“非典”过后,他到处求医住院,但无法医治,最后身体溃烂,恶报身亡。

郑建中,男,清苑县冉庄镇政府原邪党书记段云的司机(老家是清苑县李庄乡北李各庄)。在邪党迫害法轮功期间,郑建中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他曾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学员,他用三角带抽打学员全身,觉得还不解气,就用三股电线拧在一起抽打学员,气焰十分嚣张。过后,他还恬不知耻在群众中宣说:越打越愿打,越打越有瘾。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当他儿子结婚的前夕,一场车祸夺去了他儿子的性命。郑建中的助恶为虐,落的个老来丧子的下场。

伍安子,男,清苑县温仁镇罗家营村民兵。伍安子一贯仇视大法,每次看到大法真相资料都撕掉,看到家门口有真相资料,就用脚踢出门外。一次有人劝他炼法轮功,他不但不听,反而说:“如果管我叫三声爹,给我磕三个头,一天给我五十元钱,我就炼。”善恶有报是天理。结果二零零五年十月初十,在给同宗当院的侄女送亲的路上遭遇车祸,当场死亡,尸体一直到二零零六年冬天才弄回家。由此,有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都知道了大法是不容破坏的,破坏大法天理难容!

霍壮生,男,清苑县北王力乡北王力村人,自大法被迫害以来,为了几个钱,听从恶党指挥,对大法学员屡次蹲坑、举报,并撕毁大法标语,对大法真相与大法学员的劝善视而不见。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他突然得急病,到医院没来得及治疗,就猝死身亡,年仅四十七岁。受恶党欺骗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丁玉辰,清苑县温仁镇温仁村治安员。丁玉辰一贯仇视大法,经常领着镇政府恶人骚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丁玉辰领着镇政府恶人,强迫法轮功学员签名不炼功、不上访。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我要当了大官,我把炼法轮功的全弄死。”二零零九年正月初四,丁玉辰的儿子出车祸死亡。当时车上共有四人,其他三人都明白大法真相,退出了邪党一切组织(退党、退团、退队),这三人毫发未损,只有丁玉辰的儿子死了。不长时间,丁玉辰的姐姐、姐夫晚上出去遛弯,被车撞死。二零零九年九月,法轮功学员发给丁玉辰的真相光盘和资料,他不看,还对着过路的法轮功学员叫嚷:“是你发给我的吗?”法轮功学员说:“你不看,给我。”丁玉辰说:“我不看,我砸了它。”结果没过几天,他媳妇又被车撞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警醒,不再蹈丁玉辰的覆辙,不要再无知地作恶祸及自己和家人。

霍大希,北王力乡北王力村人,被邪党毒害去撕大法标语,对法轮功学员的劝说不听,结果现在腿直不起来,只能蹲着走路,再也站不起来,可怜可悲!

以上人员的遭遇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因此我们才一再的给人们讲述着真相,希望人们能够明白,不再与邪恶的中共为伍,给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对于那些执迷不悟,跟定邪党的作恶者,最终会得到应有的下场。

(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