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恶警赵洪武其人及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赵洪武,男,五十岁左右,山东省平度市公安局邪教侦察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科长。自二零零七年以来,赵洪武紧紧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此人阴险狡诈、心狠手辣且狂妄自大,丑事、恶事一箩筐,下面仅举几例。

与多人争风吃醋

赵洪武在平度郭庄镇派出所当所长期间,郭庄邮政支局有一年轻女子,颇有几分姿色,赵洪武与其勾搭成奸,但让赵洪武感到很不爽的是,他发现此女子跟郭庄一个收辣椒的老板关系很暧昧,就利用职务之便找茬儿将那个老板拘留了十五天。此外,赵洪武还发现当时郭庄的党委书记跟那女子也关系异常,他忌火攻心,公开跟那个书记争风吃醋。

为了达到跟那个女子长期在一起的目的,赵洪武回家跟已失业多年的妻子初某提出离婚,结果初某坚决不同意,并跑到郭庄镇(赵洪武家住市里)跳水自杀,未果;又跑到公安局找领导哭诉。结果赵洪武婚没离成,他在外面养女人、在家虐待妻子的丑行却成了公安内部茶余饭后的笑料。领导只好把他调离郭庄,发到平度偏远的祝沟镇。那年,是二零零七年。

构陷、劳教三位善良的老人

没有扎实的背景却又日思夜想高升的赵洪武,认定要通过迫害法轮功,达到他的目的。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祝沟镇祝西村六十岁的隋广花、六十二岁的李吉花和且格庄村五十二岁的张月梅一同到云山镇郭家寨赶集、讲真相,遭赵洪武派人跟踪;七月五日,三人再次到郭家寨赶集时,被赵洪武派去跟踪的便衣恶警诬陷成诈骗偷钱的团伙,说三人偷了他一千块钱,恶警拿着很粗的棍子,当场把三人毒打一顿,围观的群众都不忍心看下去,求他们别打了。便衣恶警不容她们分辨,手拿棍子把她们三人逼到一条小沟里坐着,在众人面前侮辱三人、还大声吼叫着说她三人如何诈骗、偷了多少钱,骗取围观群众的信任。隋广花让其找证人,便衣恶警怕事情暴露,急忙将云山派出所的恶警召去,把三人劫持到云山派出所,然后又劫持到平度拘留所非法关押。中午十二点左右,恶警们开车到张月梅家用铁锤砸开门,非法抄走大法资料;而后又到李吉花、隋广花家非法抄家。有知情人说:“祝沟派出所警察早就盯上她们三人了,因为在祝沟集很多人都听她们讲过真相,都知道她们是好人,在祝沟抓怕引起民愤,抓不成,所以所长赵洪武才设了此圈套。”平度拘留所的恶警欺骗三人的家人说:“你们交上钱,拘留半个月就放人。”然而在第十三天,三人就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女子二大队劳教一年。

赵洪武以此向平度“六一零”邀功请赏,终于‘如愿以偿’地在三位老人被绑架的第三天就调进市局当上了国保大队的副队长。

花重金监视、迫害守法公民

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前夕,赵洪武和六一零主任王欣玉相互勾结,利用跟踪、监听、照相等手段监视法轮功学员,在学员居住处不惜重金租房监控、设摄像头监视法轮功学员达三个月,疯狂抓捕了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其中有九位被判七~九年;更在一个月内将肖素敏、钟振福两人迫害致死;十人被非法劳教;多人被非法拘留;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家人二十多万元,其中最少的三千,最多的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家人被勒索了六万多元;平度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抄家;被抢劫的私人财物多得无法统计,邪恶的迫害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血腥的迫害,令天地为之震怒!

设奸计诱捕好人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赵洪武伙同六一零恶人绑架了同和法轮功学员王京先,又设奸计让女恶警冒充王京先的女儿,谎称其母亲被汽车撞了,得到消息的张淑花、王玉臻前去看望,被在王京先家蹲坑的同和恶警绑架。导致王京先和张淑花被非法判刑七年、王玉臻被非法判刑八年。前去串门的展中香也被绑架、关押了两天,家人被勒索了两万元钱才放人。紧接着恶警又从手机里调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号码,绑架了城关法轮功学员权淑梅,并非法抄家,勒索了家人一万元钱后将权淑梅放回。同时还绑架了刘振芳,勒索家人二万元钱才放回。均无收据。

暴打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平度法轮功学员展中香去王京先家串门时,遭蹲坑的恶警绑架,被关押到同和派出所,赵洪武去后,审问展中香叫什么名字,因她不配合,赵洪武边“啪啪”甩了她两个耳光,边骂道:“你和你爹就这样说话?”

到了中午,展中香又被劫持到平度六一零基地,非法审讯一天无果。晚上,赵洪武等恶人出去酒醉饭饱回来后,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叫展中香的名字,展不答应,赵洪武左右开弓打了她两个耳光,用手指点着展中香说:“你就是让信用社把你惯的(展中香在农村信用社工作,在多次非法抓捕中,领导、同事都没有配合他们)。”展中香说:“信用社领导都明白真相,当然不会配合你迫害好人了,所以平度信用社这几年经营的很好,不光在青岛是先进,在省里都挂号。”赵洪武听后狂妄地说:“我今年就叫信用社瞎,我叫它瞎它就得瞎。”并厉声赶走看守展中香的两个警察(同和派出所恶警潘学成与另一名协警):你们都给我出去。接下来对展中香大打出手,展中香大声质问:“你知道打人犯法?”赵洪武狂妄地说:“打人?谁看见我打人了?”一副流氓相。又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摔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在她身上猛踹,直到累得瘫坐到床上,一边狂喘粗气,一边还骂骂咧咧。

二十日晚上,赵洪武边揪着也被同时关押在那里的王玉臻鬓角的头发用力往上提,边侮辱王玉臻。

关押展中香两天后,又勒索了其家人两万元钱,才将展中香放回家,还威胁展中香家人不许对展中香说勒索金钱的事,也不准上明慧网曝光。

狂妄自大

虽然赵洪武既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多大的官职,但此人却非常狂妄。平日开车外出,如果路上有谁超过他的车了都不行,假如再遇到个不文明超车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赵洪武调进市局后,一次开车外出,碰到一个不文明超车的,赵洪武非常恼怒,虽然自己的车档次有限(普桑),撵不上人家,但他仍在后面穷追不舍,直到跟着那辆车驶进了平度市委大院。停车后,赵洪武一把将那个司机从车里拽出来,跟其理论。原来那辆车是平度市人大主任杨宝琴的专座,杨宝琴闻声从办公室出来,赵洪武这才罢休。后来杨宝琴跟副市长郭萍(负责公检法)说,此人不可重用。随后,赵洪武被调职,虽然他这些年迫害法轮功很卖力,但至今再也没有升职过。

六亲不认

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平度市旧店镇旧店村法轮功学员苏洪花因为讲真相,被旧店恶警绑架,当天被送往平度公安局。

赵洪武的妻子初某有个干爹,她干爹的一个女儿正是苏红花的儿媳。当时苏红花的儿媳已临产,还等着苏红花去伺候月子。做父亲的心疼女儿,情急之中就去找赵洪武说情,恳求赵洪武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放回女儿的婆婆。赵洪武却以材料已整理好,不能放为由拒绝,将苏红花非法关押十多天后,又劳教一年。

屡屡遭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赵洪武调到市公安局后,恶报就屡屡降临:二零零七年冬,正在平度一中读书的女儿突发急症后变成了半傻子;二零一零年赵妻好不容易才怀了孕,至七个月时经检查又是女孩,做梦都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的赵洪武就让妻子去做了流产,不想其妻自此再也不孕。二零一一年,对丈夫已心灰意冷的初某主动提出跟赵洪武离了婚,赵洪武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家寡人。二零一二年,因为初某和赵洪武都未再婚,有好事者想给他俩撮合复婚,初某坚决不同意,可见赵洪武的人品如何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