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劳教所恶警张瑞敏的劣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第二劳教所里专门迫害法轮的第七大队有一个恶警,其邪恶程度与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臭名昭著的恶警王新江(男,一九七一年出生,警号:3731215,原籍德州市临邑县城关镇学安村)齐名,此人名叫张瑞敏。

张瑞敏,男,约四十七岁,警号:3731241,家住山东男二所西侧的朝阳社区二号楼东单元三楼东户,通讯地址:山东章丘市官庄乡济王路二十九号,邮编:250217,经常与在同一个值班次序上的恶警王新江串通起来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人称之为劳教所里的“狼狈组合”。王新江曾对被劳教人员称他们的关系为“俺俩是哥们!”张瑞敏著名的言论是:“在劳教所,我就是老大!出去之后你可以是老大!”张瑞敏的一个爱好就是吸烟,整日面目狰狞,换取他的一个笑脸的办法就是给他一支香烟或一盒香烟。张瑞敏的牙齿与手指甲因长期吸烟被熏成黄色,浑身一股浓浓的烟油味。自与搞“变态心理学”的恶警王新江成为好友之后,张瑞敏也有了数不胜数的变态行为。例如,上班第一件事是对着所有在车间干活的人用污言秽语破口大骂,不知为何原因;到了开饭的时间用椅子堵住车间门口不让劳教人员去吃饭,亦不知因何引起;在殴打一位普通劳教人员时,七大队副大队长刘永刚去劝他时竟被他踢了一脚,搞得刘永刚非常狼狈且一头雾水。张的表现很像是受过什么刺激,除了恶警王新江之外,他似乎没有朋友。

张瑞敏本不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这方面的事情,主要在“习艺车间”值班,但因为与王新江臭味相投,并且一同在劳教所值夜班,多年来积极配合王新江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亲自出重手殴打多名法轮功学员。“王大队”对张瑞敏的回报是对张瑞敏借机向劳教人员或以找劳教人员谈话为名向他们索要香烟视而不见。王新江为了让自己的名字少上明慧网,或为逼迫大法弟子“转化”,还常示意张瑞敏找借口以残酷手段殴打法轮功学员,。

青岛法轮大法弟子王友忠就遭受过张的暴打:

二零一一年初,青岛大法弟子王友忠拒绝写所谓的“三书”,并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想拿“转化奖金”的恶警王新江看作眼中钉。张瑞敏得到王新江的示意,就在王友忠正在被强迫奴役劳动时,上前去讥笑王友忠。张瑞敏找不出什么借口,悻悻而去。王友忠一直被恶警单独限定在一个划定的区域内劳动,那里有一张桌子,王友忠只能坐在那个划定的区域内。几天过后,张瑞敏来找碴说王友忠坐的方向不对,王友忠反驳他时,他就抡起胳膊重重地打了王友忠十个耳光,打累了就停下休息,再打十个耳光,前后打了四十个耳光。王友忠的脸被张瑞敏打得又红又肿。为反迫害,王友忠从此拒绝参加奴役性劳动,并向七大队教导员王保华声明是为了抗议张瑞敏对自己的迫害,要求处理张瑞敏。

大法弟子也并非只有挨打的份。二零一零年下半年,山东日照大法弟子刘海龙成了王新江与张瑞敏的共同的“目标”,张瑞敏同样以刘海龙坐的地方不对这种不成为理由的理由去抓刘海龙的胳膊,竟被二百多斤重的刘海龙一甩手就甩了一个趔趄。张瑞敏恼羞成怒,把刘海龙拖到七大队办公室打了刘海龙二记耳光,并踢了一脚。刘海龙向七大队队长罗光荣汇报后并提出恶警张瑞敏必须当面向他道歉,否则此事不算完。张看到碰到了茬上,有点害怕了,在罗光荣的协调下,张瑞敏当着大队长罗光荣的面向刘海龙承认自己出手打人不对,并承诺以后不会再打刘海龙。

俗话讲“恶人自有恶人魔”。黑龙江齐齐哈尔人陈国敏(因偷窃罪二次关进山东男二所)因不给张瑞敏送烟给好处,张找茬打了陈国敏,把陈的门牙打松动了。陈国敏宣称要到司法厅去控告张,还要把七大队的某些恶警向劳教人员索取或接受金钱贿赂和性贿赂的事公布于众,还要把其他丑事向劳教所的上级告发。陈国敏称:张瑞敏必须当众向他当面道歉,否则此事不算完。恶警们知道后,吓得个个心神不宁,害怕自己见不得人的事被宣扬出去,便轮番去讨好陈国敏,陈不接受任何说辞。最后张瑞敏不得不亲自找到陈国敏,当面道歉,用一种哭腔说:“你不就是要扒我的警服吗?”陈国敏把张瑞敏骂了一通,出了气后接受了七大队教导员王保华的调停:一、接受张瑞敏的当面道歉;二、七大队拿出五百元钱以张瑞敏的名义送给陈国敏治病。陈国敏这才罢休。在一段时间内张的嚣张气焰略有收敛。

男二所中每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迫害事件几乎都能看到恶警张瑞敏及王新江的身影。十多年来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张瑞敏充当了邪恶打手的角色,以打人为能事,并且一直肆无忌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