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法轮功学员2012年下半年受迫害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二年下半年,中共武汉市当局继续扰乱社会、制造恐怖,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68人;中共公检法人员践踏法律,对至少8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逮捕、起诉、庭审、判刑;至少有3人被非法劳教;把数十人劫持在全市各区洗脑班、湖北省洗脑班进行非人折磨;有3人无辜被迫害致死;4人遭绑架至今下落不明;被骚扰的学员及其家属无计其数。

一、注射不明药物 戕害善良生命致死

武汉市新洲区残疾人徐喜望,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五点左右,被三店街综治办主任程绍安带领综治办及派出所两车人马趁乡邻熟睡未醒,绑架到新洲区刘集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班”)进行迫害。徐喜望被毒打,并以检查身体为名被注射不明药物,当即大小便失禁,并且时常神智不清,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回到家时不敢在家中呆,一个人独自往离家远的方向走,连熟人都不认识。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徐喜望在衰弱中离开人世,年仅五十三岁。徐喜望因为法轮功说公道话,曾至少两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无数次威胁恐吓。

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刘运朝被迫害离世。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年仅五十六岁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在历经七百多个日夜的身心煎熬后,含冤离世。去世前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神智不清,身上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腿上、手上、后背乌紫,起满疱疹。刘运朝曾在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酷刑致命危,并且疑似遭受药物摧残。家人控告制造冤案、参与迫害的主要人员。

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陈阳春女士,六十岁,家住汉阳区建桥街大桥局宿舍,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屡遭迫害,曾在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两次长时间劫持在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遭非人折磨,皮包骨回家后,长期遭恶人的监视、跟踪、上门骚扰,身心遭受摧残,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含冤去世。

二、酷刑成了打手的“研究课题”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实际是一个黑监狱。张伟杰在那里遭到骇人听闻的折磨。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施暴的恶徒们,竟公开的将惨无人道的暴行称为“研究课题”。 以下是张伟杰揭露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一次,邓群透露省法制教育所里有一套完备的整人手段,他们决定要对我采用这个手段,并画出流程:罚站;打;绝食(实际是不让人吃饭);灌食;不让睡觉;吊铐;打毒针(下药);电棍电。

之后,他们开始动手,他们用拳头打我的头,并开始不让我吃饭,不让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强迫我站立。邓群、胡高伟、何炜、小红、跟一个姓万的医生,他们几个负责每天给我灌食二次,一般一次要灌一个多小时,其实就是折磨人,他们不停地把灌食管插入,拔出,让我感到痛苦不堪,姓万的医生和小红还用医学知识在旁边劝,这插管上已经有血了,说明食道已经插破了,过几天就会烂,再插下去,胃也会插破,以后就不能吃东西了,说不定插不好,把气管也插坏了。如果不接受他们的要求,他们不会停止,而这些伤害是没有表面伤的,检查不出来。而每次灌食,他们还带着保安和省法教所其他人来看,灌食一般在每天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灌一大桶,有时两大桶,所以每次灌到一半,胃里装不下,就开始往上返,从嘴里往外流。这时胡高伟就开始拿着报纸把我吐出来的东西往我脸上涂,往头上涂,兴奋地喊,就是这个效果;并用东西往我头上、脸上打,周围人都跟着兴奋地取笑。

一天,胡高伟得意地对我说,他们这样折磨我是他们的一个研究课题,强迫站着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灌食折磨,看人意志力能坚持多久。在此之前能坚持下去的记录是十天,我已经超过了,他们这次的目标是十五天,已经达到了,他们又转入另一个试验。”

洗脑班是中共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私设的黑牢房。位于武汉市洪山区板桥湖北省洗脑班(对外挂牌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十年来已迫害逾千名法轮功学员,已迫害致死、致残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武汉市在此黑窝遭受非人折磨或正在遭受非人折磨的学员有洪山区田春芳,江夏区周爱平、李久兰、刘菊珍、刘学平,武汉理工大学教授张苇、教师陈岗等。

三、肆意绑架善良民众 秘密劫持于大山中

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共以十八大维稳为借口,武汉市当局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据7至12月底,明慧网报导的不完全统计,全市被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68人﹙名单详见附表﹚。有许多学员在单位上班时遭绑架,有许多学员在家被中共人员骗开门后遭绑架,还有学员因绑架不成被迫离家流离失所,还有学员上班遭骚扰面临绑架而不能正常去上班。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被劫持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黑窝中迫害。

中共十八大前夕,武汉市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武汉理工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张苇博士,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警察、武昌区610恶徒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张苇教授曾多次遭非法拘捕、关押;曾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长达十个月零十九天,被长时间挂铐、脚镣铐、毒打等酷刑折磨。其夫熊炜明去年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遭强制洗脑半年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的迫害。目前,张苇的孩子因失去母亲的照顾,现生病住院,要做手术,孩子因病重已造成面瘫。武汉市610恶徒置孩子安危于不顾,仍继续劫持迫害张苇。

武汉理工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师陈岗,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被市公安一处警察从单位绑架,目前下落不明。据推测,陈岗可能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曾被绑架到武汉市庙山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遭强制洗脑迫害。

曾经任职于多个学校的大学教师、武汉法轮功学员沈学武,曾陷冤狱三年,日前再次被武汉市公安局绑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遭到非法抄家,这是他第四次被劫持,目前下落不明,其亲戚朋友非常担忧。沈学武老师十三年来屡次遭到中共的冤狱、强制洗脑、非法拘留,关小号、毒打、捆吊、野蛮灌食、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他在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湖北省范家台监狱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在禁闭室里,恶警用手铐把他的手反铐在背后,脚上戴上脚镣,不分昼夜的被刑事犯包夹着进行残酷的折磨,被毒打致残,走路一拐一拐,还被恶警逼着做奴工拖砖。受尽非人折磨。

原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师赵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在广州住处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广州市610、越秀区黄花岗派出所警察合伙绑架。后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秘密劫持回武汉,现秘密关押在武汉某洗脑班。赵虎,湖北潜江江汉油田人,武汉大学硕士生,曾任教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社科部;后在广州一所大学教书两年,主编大学教材《商务管理》一书。在任教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社科部时,被劫持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被关看守所,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被迫害两年,后被单位非法开除。赵虎被绑架后,湖北潜江江汉油田的家中只剩下年迈、精神不太正常的老母亲。

10月下旬,64岁崔海女士遭绑架;10月31日武汉光谷软件工程师张若兵在公司遭绑架;11月6日农行汉口支行信贷科长颜克俭在单位遭绑架。张若兵、颜克俭两人被劫持在武汉市青山区北湖洗脑班迫害已两月。陈岗、赵虎、沈学武、崔海女士遭绑架后至今下落不明。

在邪党十八召开前,武汉市中共歹徒将约二十名法轮功学员秘密关押到黄陂区李集镇珍珠村刘家大塘(泥河水库内),把部份法轮功学员转移到这个大山里进行迫害,说是十八大后放人,至今仍未见人回来。

四、不走任何法律程序 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在劳教所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合并入武汉科技大学)退休女教师方云宝来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被绑架后,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公安局劳教委员会对方云宝下了劳教二年六个月的所谓劳教决定书。目前方云宝仍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儿女多次要人均被拒绝。方云宝曾在武汉被非法劳教一年,两次被劫持在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武汉法轮功学员黄海燕五月十五日被绑架后关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上午,湖北省荆门市钟祥市法轮功学员王秀华在武汉市硚口区六角亭派出所辖区被绑架,当晚被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七月十三日被转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于八月十七日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五、以法律的名义非法逮捕、起诉、庭审、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2年下半年不完全统计,武汉市至少有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逮捕、起诉、庭审、判刑。以下为部份案例:

湖北省汉川市法轮功学员欧阳翠荣(女),于今年五月三十日遭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枉判三年零六个月,欧阳翠荣上诉至武汉市中级法院。八月三日,武汉市中级法院法官梅欣荣,无视律师有理有据的书面辩护,无理驳回欧阳翠荣上诉,维持所谓“原判”。

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余早荣,六十八岁。今年三月被当地警察及蔡甸区检察院绑架批捕,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达半年。九月中旬被蔡甸区法院秘密判刑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迫害。

王琴,武汉人,在深圳布吉一家公司做设计工作。2011年5月24日在网上讲真相被国安网警绑架,在深圳布龙岗看守所关押一年多。2012年5月,深圳龙岗区法院的法官电话说:王琴被(非法)判了三年。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武汉市青山区法院开庭,非法判决在武汉市青山区儿子家暂住的河北省唐山市李祥杰、秦秀娟有期徒刑三年。

据悉,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于七月十七日对法轮功学员云萧(真名王学明)开庭。 据了解,云萧的案子是从北京直接压下来、由周永康直接督办的。但由于从二零一一年十月底云萧被关押至今,恶徒一直找不到想要的证据,所以一直无法开庭,关押理由是“非法出版(超量出版个人著作)”,期间不许家人探视,也阻止律师见面。恶人在找不到充足证据的情况下仍执意要作为要案开庭审理,真是无耻至极。该案审理法官为武昌区法院 黄源峰。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朱慧敏于今年4月24日,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国保恶警撬开位于汉口杨汊湖朱慧敏的家,将电脑、书籍、资料、光盘等私人物品洗劫一空。随后武昌南湖江宏社区朱慧敏父母家被非法抄家。 六月初,武汉当局又对朱慧敏下达非法逮捕令,武汉市“610”图谋对朱慧敏进行非法庭审、判刑迫害。

李艳霞,女,蔡甸区跃进桥工商所干部。十六年前,李艳霞卧病在床,武汉大医院的医生都说没得治了,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一直在岗工作。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上午,李艳霞在街上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蔡甸街派出所绑架。后被蔡甸区“610” 伙同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至今。

六、冤狱期满再劫持在中共私设牢房洗脑班继续迫害

原湖北省直机关第二幼儿园老师魏先芝,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下旬的一个晚上,被武昌区水果湖派出所副所长尹拥军(此人因嫖娼被记过处分)带一帮恶人配合武昌区六一零恶徒,在幼儿园宿舍内,强行将她绑架,并抄家抢劫,连魏兴芝早挣的一点生活费也被抢走了,随后被非法判刑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宝丰路女子监狱。后因不“转化”,非法延期一年,2012年11月29日,家属一大早赶到监狱接她时,却被告之她已被武昌区六一零带走,现在在武昌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还不让其与家人见面。

2012年11月20日,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刘梅兰到电脑城修电脑,无端被珞南街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15天。12月4日上午,珞南街派出所和水果湖派出所(刘梅兰的辖区)串通一气,将她绑架到杨园洗脑班迫害。

2012年下半年全市各区洗脑班劫持学员不完全统计:武汉青山区北湖洗脑班仍劫持颜克俭、张若兵,已二月;武汉额头湾洗脑班劫持过刘美玲、田桃姣等,武汉武昌区杨园洗脑班仍劫持魏兴芝、李国华、刘梅兰等。武汉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李桂平(女)已数月,身体很虚弱,洗脑班不让她睡眠,如果睡觉,就往李桂平身上泼冷水,折磨她。

七、骚扰、监控、断电、绑架

武汉市汉阳区610“帮教”在法轮功学员张红家办洗脑班。湖北武汉市汉阳法轮功学员张红在今年七月五日遭到绑架后,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当时检查身体,血压260,它们怕担责任将她送回。610“帮教”在她家搞起洗脑班,逼张红写“不炼功的保证”。

武汉市610人员自9月3日绑架张思峰失败后,一直没有停止对张思峰迫害的企图,现在使用了更流氓的手段对付普通老百姓,居然在张思峰家里放了一个像电视机的监控器,有天线,可以录像、监听、监视,把张思峰家里的电线都扯了。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早上,武汉市汉口香港路浅水湾A栋14楼、法轮功学员崔海的住家,有人故意断她家电。来电后,有人不停敲门。楼道、楼大门都有人蹲坑。当天,被三次掐断电。七日大早,电又被掐断再也没有来电,楼下有人蹲坑。崔海被迫离家出走。

随后,中共恶徒疯狂地到处寻找、抓捕她。十月中旬,崔海的俩个儿女同时遭到武汉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的威胁、恐吓骚扰,打听崔海的下落;十月十七日晚,崔海在汉口香港路浅水湾住处被恶人非法抄家,崔海妹妹的家同时被抄,被抢走大法书、台式电脑一台。从此后崔海失踪了。

失踪近两个月的崔海女士,家人在最近突然接到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的电话通知,说崔海已被非法抓捕,被所谓监视居住,实为非法拘禁。

八、停发工资退休金

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肖玉萍,今年六十岁,是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原子弟小学退休职工。今年二月份以来,就没有收到退休金。

原来子弟小学的罗校长去年伙同社区居委会几番三次上门,要肖玉萍在“承诺书”(诬蔑大法)上签字,遭到肖玉萍的严词拒绝。他们竟停发肖玉萍的退休金,以达到胁迫的目的。


附表:2012年下半年全市被绑架的68名法轮功学员名单:

徐桂花,叶乐川,许慧芳,武昌区三位女学员在青山区被绑架、余福荣、张望梅、陈贵美、郭素兰;王万之, 李艳霞、王金枝;田春芳、王冀襄、桂桂;江夏区江姓女学员;万久云、张红、肖玉萍、刘文平、涂威男、陈贵美、赵珍娇、郭素兰、尹浩、谢红、朱太婆,柳春红、江夏张某某、高碧珍与另一女学员、陈岗、李国华、许燕平、孙秀琴、刘丽、柳春红、良鑫(音)、张志英、赵虎、顾大琼、邓小英、江汉区两位女学员、田桃姣、方云宝、张若兵、颜克俭、熊汉莲、沈学武、张苇、丁红霞、刘梅兰、梁义及弟弟、钱运国、李凤莲、周爱平、刘克维、肖慧平、喻小霞、黄红蔚、王招贵、杨某、罗凤霞、邱咏枝、崔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