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方征平致死 阻挠律师调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四川省西昌市法轮功学员方征平,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被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致死,至今监狱不给方征平父母死亡通知。方征平悲愤的父母请了律师对方征平的死因进行调查,同时依法申请国家赔偿,遭到监狱方面刁难、威胁。

律师分别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和十月十四日,两次到云南一监。两次均被一监狱故意刁难和以各种借口推诿责任,拒绝出示律师要求提供的与方征平死亡案件相关的:入监体检报告、尸检报告、方征平的相关视频及音频资料、一监将方征平的相关情况如何通知近亲属等十二项信息资料。

按云南一监办公室副主任普明辉的说法:方征平是病重正常死亡。如果真是正常死亡,方征平家人请的律师要求提供的十二项信息资料正好能证明云南一监的“清白”,但云南一监的刁难和拒不提供相关资料,违反了国家赔偿的相关法律规定,同时也说明云南第一监狱心中有鬼。云南一监在十月十四日专门找了所谓的“法律顾问”来应对律师,但“法律顾问”并不想在方征平死亡一事的本身上和律师质对或为狱方辩护,他提出的各种刁钻的问题目的只有一个:阻止律师继续介入此事。但由于提问(或质问)不够专业和根本属于非法,“法律顾问”在律师合理合法的解释面前最终无话可说了。

云南一监从一开始见到有律师介入此事就非常紧张,案件办理过程中不仅对律师本身进行刁难,而且事后其上司云南监狱管理局还出函和去人到律师所在地的司法局“告状”,监狱管理局的人对司法局谈到:一监怎么对这事合情合理的处理好了,怎么给家属(方儿子和妻子交待了)等,意思是律师再去找他们是胡搅蛮缠,去干扰他们的“正常秩序”云云,希望当地司法局给律师所在的事务所施压,用年检来威胁他们和所在地的事务所,不许律师介入。

其实,云南一监只需出具相应的信息资料,用“事实”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即可,律师自然也就无话可说,更不可能来“胡搅蛮缠”了。作为执法部门,云南一监相关人士心里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但云南一监等明明有最简单有效的办法不用,却劳民伤财,费时费力去数千公里之外向依法办案的律师所在地的司法局“告状”,威胁施压,阻止律师介入此事,正说明云南一监“做贼心虚”。

在方征平被迫害致死前,他父母曾经从侧面得知他生命垂危的消息后,给云南一监写过信,大意是问问情况,希望能取保回家,结果方父母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明慧网曾报道:方征平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十监区三中队,因拒写“保证书”、不配合监狱的所谓“改造”,而遭到隔离、关小号等多种酷刑折磨,导致医院检查出三种病。(方征平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非常健康,从未有什么病。)

据悉,云南一监在方征平生命垂危期间,曾去人找过方征平的养子(方征平妻子程冬兰前夫的儿子),养子跟一监来的人说,为什么要找他,他又不是家属,为什么不去找方的父母(云南一监准确的知道方父母的地址,云南一监在收监方征平时,向方征平的父母下发过:“入监通知书”),不过方的养子还是告诉一监的人,如果实在找不到方征平父母,只要方愿意面对他,他还是要接手的(从这里看出,云南一监欺骗方的养子:他们找不到方的父母),但云南一监后面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方征平在云南一监被迫害致死,目前得知另一个死亡时间是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死亡三十六天后云南一监才找到方妻程冬兰(程冬兰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四川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至今);云南一监拒绝了程冬兰要求见方征平最后一面的要求,火化了方征平的遗体,程冬兰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托付自己的儿子(方征平养子)去云南一监领回方征平的骨灰。

为什么云南一监只把方征平的死讯通知失去人身自由的程冬兰?为什么要假装不知道方征平父母的情况?为什么在方征平死亡三十六天后才通知程冬兰?云南一监到底在掩盖什么?

云南一监的种种表现,已明确的证实和透露了几个重要信息:1、方征平在云南一监“非正常死亡”;二、云南一监在掩盖方征平的死亡真相;三、云南一监对方征平死亡案的影响及将要面对的后果心虚畏罪。

云南一监对法轮功学员的所有迫害都是犯罪行为,都是见不得人的。时至今日,云南一监欲盖弥彰的各种表现其实已不自觉地为他们迫害死方征平提供了另一种“证据”,在费尽心思的掩盖和作秀后面,一个隐藏的可怕的罪恶反而渐渐露出了轮廓。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有一个灭绝政策:“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及“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在这个灭绝政策下,很多利欲熏心的中共不法人员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中,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用酷刑等各种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从而获得奖金等),用尽了各种酷刑,体罚,从肉体和精神上折磨法轮功学员,迫害死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的监狱、劳教所关押过的、幸存下来的法轮功学员叙述遭迫害的经历显示,应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酷刑有百种,老虎凳、电击、吊铐、毒打、性虐待、强奸、注射破坏神经的不明药物、把女法轮功学员关进男监等等,令人发指的罪恶行径罄竹难书……更为可怕的是为了牟取暴利,中共监狱、劳教所配合中共整个犯罪系统暴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几乎每一个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被大量抽血、多次体检但不告知本人体检结果的经历,在活摘器官的罪行曝光后,才知道那是为器官配型作准备。

从云南一监对方征平死亡一案的各种不正常的表现也可看出:中共各级不法人员被利欲冲昏了头脑,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肆无忌惮,完全不计后果、丧失人性和理智,以为罪恶能一直被掩盖,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被追究的一天;但他们害怕一旦罪恶被曝光,面临法律的质对和追究,面对将被正义力量追查和清算。

这里也提醒包括云南一监在内的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和人员:千万不要盲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更不要以为随随便便迫害死了一位法轮功学员没什么大不了,看上去不过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个没有权势和背景的老百姓,面对家属,欺哄吓诈,随便糊弄、忽悠一下,就把事情摆平了。其实这是一种完全错误的观念,有这样想法的人是大错特错了。全世界近亿法轮功学员都是一个整体,在任何地方迫害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被视为对整体的迫害,任何参与迫害者都逃脱不了责任,“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前纳粹罪犯及东欧迫害民众的共产党官员至今被追究,就是中共不法之徒将来的参照,参与迫害者的名字和恶行、罪行会被记录在[法网恢恢]等国际网站,不仅被要追查,还要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审判的清算。所有迫害者一定要为无理智的参与迫害付出代价。

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早已不得人心,越来越受到国际国内正义力量的谴责,而且越来越难以为继,在国际上,包括江泽民在内至少四十几个迫害法轮功的首要元凶在世界三十个国家被以“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等多项罪名遭到控告,被称为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罪恶: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暴行越来越多的在全球范围被揭示,正义的谴责之声一浪高过一浪。

在国内,近期以来迫害法轮功的江系爪牙王立军被判十五年、铁杆薄熙来被判无期;各级政法委高官被双规、逮捕人数就已高达四百五十三人。作恶者早已是人心惶惶不可终日,这表面上是中共内斗的结果,实际上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的报应。各地的迫害参与者感到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才要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进行百般掩盖,以图逃避法律责任。但这样做是徒劳的,就象纸包不住火。古语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在中共邪党建政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共害死了超过八千万中华同胞;文革时的血雨腥风,破坏民族文化和传统道德;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长达十四年的、对亿万法轮功学员实施“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等等罪行使中共的邪教本质暴露无遗。那些曾经为了名、利、权势跟着它作恶的人,他们的罪行也掩盖不住,终究会被曝光。随着中共邪党的解体,这些人将难逃厄运。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发布关于《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题为 《正告中国现政权当权者逮捕迫害凶手》的公告。 “公告”中再次警告,曾跟着中共作恶者,除退党外,还必须停止作恶,揭露迫害内幕,搜集、提供和保存迫害证据,多做多赎罪,这是最后唯一的自救生机 。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