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听师父的话 做真修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个未读过书、不识字也不会写字的农村妇女,得法十五年,我揣着对师父感恩的千言万语,由同修代笔,吐露心声。

一、听师父的话 一心修正法

九八年六月二日,是我获得第二次生命再生的日子。那天,我拖着无力的双腿,背着背篓去大场镇赶集,儿子叫我去买兔子回来,想以养兔打发日子。那年我才五十五岁,已全身枯萎,瘦得皮包骨,不想吃,不能睡,腰痛得直不起,走路只能躬着身,更别说干活了。这是我在二十八岁生孩子时落下的不治之症——一月间痨,已治疗二十余年,医生说只能控制,不能根治。我也就只能活一天算一天了。

那天我在镇上看到炼法轮功的学员,听说能祛病,当即甩了背篓开始学炼。从此我每天来这里炼功学法,不识字就听同修念、跟着念,我想从今以后有师父管了,就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一心学大法。

我把未吃完的六剂中药扔了。得法三天后,我想吃饭了,腿有劲了。七天后,吃饭、睡觉都香,浑身有力了,腰也能直起来了。儿子惊喜的说我红光满面,变一个人了。那晚,我睡觉灭灯后,发现蚊帐中闪闪发光,把蚊帐照得通明。从那以后,我在炼功和发正念中都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妙和殊胜,感觉自己身体很大,坐得很高,好象快触到天了。抱轮时身体轻的离地。我想这个功法这么好,我得告诉别人。从此就去参加洪法活动,一次不漏。

有一次,我在居住的地方洪法,胆怯而不善言辞的我,那天也敢当着乡亲们说:“我这个二十多年的病秧子,修大法二十天变成了健康人。”乡亲们目睹我的变化,有部份人也走入大法的行列。从此我走哪都说大法的美好。

我想在家里也能看大法书多好,就求师父:“师父啊,请您把我的智慧打开,没有同修我一个人读不成《转法轮》啊。”这以后不久,我能通读《转法轮》了,后来能看懂《明慧周刊》和真相小册子了,再后来,在市里技术同修的耐心帮助下,我买了电脑,同修又拿来打印机,我学会了上明慧网,能做周刊、真相资料、刻录光碟和打印封面了。我这个目不识丁的农妇家里也开了一朵小花。从此我天天上明慧网,能看到师父的教诲,能看到同修比学比修的交流文章,对我紧跟正法進程有很大的促進。师父说:“修炼就是去人心、去人的执著。”[1]我想,应修去自身思想业力产生的各种心,去掉后天的观念,放下常人心。要做到浸泡在常人中,却不受常人的干扰和诱惑,我就从不再干预儿女们的常人事做起,一切随其自然,少唠家常话,做常人事做完了就完了,不再去想,脑中只想法,只装法,不管我手中有多少活等着我去干(后来丈夫受重伤落下了根,农活家务活都是我一人干),该发正念了,该学法炼功了,我立即放下什么都不去想,马上入静,做到脑中一片空白。这时我会感觉到被强大的能量包围,把我带到另外的空间,看到头顶上亮铮铮的象金子一样的功柱,不断变幻颜色的花不停的翻转。

师父给我开天目,让我体悟《转法轮》中讲的另外空间的情景,对这些我都不会动心,不执著,也不与同修说,我明白这是师父为了增强我炼功的信心。师父也常在梦中点化我,或在我的手上系着红绳拉着我飞得很高,直至把我送到远处最高的山顶才离去;或让天上的飞机飞下来停在我身边;或让无人驾驶的大船渡我到彼岸,我能悟到是师父在推我往高层次修,师父点化我要精進实修才能圆满,我不执著圆满,但是我修炼的目标是要圆满随师还。

二、走出家庭魔难,开创良好修炼环境

我丈夫是个脾气暴躁又偏执的人,我修炼前他经常打我骂我,我忍不了就和他对打对骂,还是不能改变他。修炼后我悟到了师父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是修炼人首先得做到的要求。当他打我骂我时就不再还口,也不还手,平静的忍已成了我的习惯。

师父说:“真正的能成为一个修炼人的时候,真正堂堂正正成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时候,一切都会改变。”[3]一次丈夫打我时,孙子跑来用双手护着我的头喊:“爷爷,你不能再打奶奶了。”从那以后,丈夫再未打骂过我。

但作为常人的丈夫无法理解修炼人需要修心断欲,给我设了很多难,经常会找借口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没别的办法,我唯有对他多发正念。一次因晨炼打扰了丈夫的睡眠,他一怒之下把我的被盖扔到外面去了。真是谢谢师父为我做主,我借机和丈夫分房而居。天天对他发正念抑制他,我才顺利的战胜了色魔给我设的难。我总是多干活,照顾好他的生活,时不时给他讲些真相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事例。丈夫也开始转变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大地震中,丈夫正在外打工被掩埋,但他神奇的被救了出来,死里逃生,但受了重伤,在外地医院治疗两个多月。期间,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叮嘱他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期,我在医院的绿化带里炼功、在病房里炼功、学法讲真相,劝三退,他都不干涉。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我的正念之场和修大法的福份也带给了丈夫,他伤口愈合得很快,医生都吃惊,比轻伤员还提前出院。出院时丈夫的一只手尚未消肿,医生说回家慢慢会消。回家后他要我去买消肿药给他敷。我说:你在医院用了那么多药都没消下去,你还不悟啊,我给你削个供师父的苹果吃吧,吃完你的手立即就消肿了。他说没有那么神。但他吃了苹果第二天手真的消肿了。我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让丈夫亲自见证大法的美好超常。

师父救了丈夫,也帮我开创了良好的修炼环境。从此丈夫不再说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做三件事他也不再干扰了。

三、证实大法好,讲真相多救人

一九九九年一月,我得法半年后随丈夫去市里一家建筑公司打工,我想我不只是来打工的,是师父安排我来证实法的。我的工作是给公司管理人员做饭和打扫办公室。每天有十到二十多人就餐,要打扫十几间办公室和环境卫生,工作量很大;但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干得比自己的活还上心、还认真,把公司打扫得整洁亮堂,把饭菜尽量做好。

采购食材,开始是老总的岳母和我一起去,一段时间后她就不去了,对老总说我太诚实了,完全可以信赖。我在这家公司打工五年多,从未从中贪占一分钱。丈夫不理解,说我是“傻婆娘”。我告诉他如占了公司的钱物,会得到业力,反过来会给公司德。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公司上下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在公司大门走廊里、院坝里炼功,给老总和员工讲真相,发护身符,发真相资料,在公司周围挂横幅。一次我正在挂,警车的车灯照我的背,我没有怕的感觉,做完了就往前走,警车跟着我绕圈,我安全回到公司。我发真相资料也是当面给,一次一个小伙子指着电杆上的公告说,他要举报我还可以得钱。我不动心,劝他:“那是江泽民在害你,那钱你不能得,法轮大法是天法,谁能比天大?给你资料是为你好,你看明白了就等于我救了你的命。”他立即说:“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后来,国保和市政府的人都知道了我公开炼功和挂横幅的事,几次给公司老总施压解雇我。老总是大学毕业生、市政协委员,曾借过我的《转法轮》看。他不但没辞退我,还暗中保护我,主动给我加工资,还给我一间办公室和办公桌,让我在这炼功学法。后来市政府的邪党人员强迫老总必须立即解雇我,我才离开。走前老总说:“真舍不得你,公司从未请到你这么好的人,以后我年龄大了也来炼法轮功。”我说:“我来公司这么多年,让你看到炼法轮功的是什么样的人,你用炼法轮功的人,都会给你带来福份。想想这几年你顺吗?生意好吗?”他立即回答:“这几年顺啊,生意好啊。”几年后老总还来我家看我们。

回到家乡,我想救人就从本地救起,先把本地的场正过来,才不会受干扰。我还是讲真相,告诉人们我要不炼这个功,坟上的草都不知长多高了,我不能忘师父的救命之恩;告诉人们念大法好会得福,作三退能保平安。村里五十多户,我劝退三十几户人。我把娘家、婆家、儿媳家、女婿家的人都劝退了。唯一剩下娘家姐姐不退,结果她得病死了。但她死后给我托梦:“二妹,帮我把那个死党退了吧!”

我还和另外三个同修去外地乡镇和农户家发资料,挂横幅,劝“三退”,坚持数年不间断,劝退有两三千人。丈夫住院期间,同病房来去的人我就劝退二十几人。

我的劝退率较高,起了欢喜心。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和另一同修去外地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拘留所。在那里,我对警察和犯人讲真相。当要我按手印遭拒绝时,两个男警察按住我的手强制我按,我请师父加持:让手印印不上,并将手背拱起,两个男警察按不下去说:“怪了,这老太婆的手是硬的。”而我看到印出的是手掌而不是手指印,警察说“看不清楚”,也不了了之。

在拘留所,贩毒的女犯告诉我她会被判八年刑期,我说:你听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好,我的师父就会管你,你刑期会减短。她当即退了团。后来她被判了三年。

十五天后,离开拘留所那天,家人去接我。我本来已经走出来,又想到,要让光明和希望播撒在人间最黑暗的地方,让正念之场也打進人间最邪恶的地方,于是我又返回去对犯人们说:你们相信大法好,到哪都会好,记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

正法已到最后,我要更用心的多学法,保持修炼如初的状态,更精進的去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真修弟子。以上是我所在层次的体悟,如有不符合法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警醒〉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