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劳教所里的“大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

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我曾在劳教所不惧邪恶,正念正行。今天我就把这一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向恩师汇报。

电棍“绝缘”

我是二零零零年春被恶警绑架到劳教所的。邪恶派了一个吸毒犯,一个诈骗犯包夹我。我对两个包夹讲真相,说:我以前在社会上比你两个都能混,什么吸烟喝酒,偷鸡摸狗,我在当知青时都干过。可是结果是造了大业,患了一身的病。这一修炼法轮功,我的病全都好了。两个包夹说:阿姨,你原来也在黑道上混啊,看来你是黑白两道通吃。我说:我现在只走修炼法轮大法的正道,其它的道都不走。后来,那两个包夹也不再喊阿姨,而改称大姐了。

还有一件事让犯人和警察都对我刮目相看。一次全大队三、四十个大法弟子因声援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全都不穿劳教所的服装,不报数,拒绝奴役,还集体绝食。一个恶警说:凡是不遵守劳教所规矩的,都站出来,看有几个能经得住上绳的?唰一下站出十多名同修。恶警挨个给大法弟子上绳。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喊正法口诀,我的声音特别洪亮,响遍了整个劳教所。恶警来抓我,我就跑,边跑边喊。恶警抓住我后,两个恶警拧着我的胳膊,另一个恶警就去脱我的袜子,再一个恶警用手铐撬我的牙,想用袜子堵我的嘴。我使劲咬紧牙齿,决不配合。他们几个人就是堵不住我的嘴。没办法,又想把我的两只手在背后上下斜着铐起来。我用力往外撑,他们就是铐不着。恶警害怕丢面子,就让那两个恶警架着胳膊把我推到后院去。

到了后院的一间屋子里,恶警让我跪下。我说:我只给我师父下跪。其中一个恶警就往我小腿上跺,还往腰上跺,一连跺有几十脚,嘴里还不停的喊着:你给我跪下,你跪不跪下?我昂着头说:我就是不跪,我没有错。这时三个恶警同时上,两个拽着我的胳膊往后拧,一个就把绳套在我的脖子上,再去缠两只胳膊。我头一甩,稍一用力,把他们三个人都甩退好几步。他们又上来还要用绳捆我,我又用劲一甩,几个恶警又往后退了几步。这样来回有三四次,他们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直喘。有个恶警说:你别看她瘦,哪来这么大劲?说着他们几个一拥而上,按着胳膊用绳子缠上后往后拧,再用两手按着头使劲往上拉。捆是捆上了,可我不但不觉得痛,反而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恶警捆我,看我手指紫了,就松开绳。手才缓过来一点,就又捆上。这样捆了有十几绳。恶警看制服不了我,就说把她的脖子和小腿用绳系上。恶警就开始捆住我的小腿,然后再把脖子上的绳和腿上的绳连在一起,我的身体就成了九十度了。平常恶警用这个姿势摧残大法弟子时,大法弟子站着都不能坚持十分钟。恶警这样系好绳后,我就顺势坐在地上,不让他们达到摧残我的目地。恶警见状,就抓着我后背的绳把我提起来,再往地上来回摔。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疼。

恶警看还不行,一个高个恶警手拿电棒说:给她用电棒。他一按电棒,就啪啪啪直窜蓝光。我稍微有一点害怕,却立即想起师尊的话“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1]。瞬间就感觉自己身体高大无比,什么都不害怕了。这时再看恶警手中的电棒,就象小孩玩的砸炮枪在打着玩一样。看着恶警非常渺小,什么也不是。恶警手持电棒先是往我脚上电,没有反应。再往脸上电也没有反应。然后往我胳膊上钻,我只觉得象蚂蚁爬过一样。高个恶警对着那几个恶警说:她绝缘,没有反应。我说:这是功能!

上午折磨完了,下午又这样折磨了一下午。到了夜间,警察轮流换班看着我。这时已不对我用刑了,只是用绳松松的捆着。我就开始给看管我的警察讲真相。这样讲下去,好几个警察都明白了真相。警察在交接班时,大都说一句:她真伟大,够个人物。

第二天我一回到监舍,几乎所有的犯人都围了过来。包夹我的那个吸毒犯,抱着我直哭。管理犯人的总头目,外号叫“大马”,来到我跟前说:大姐你受苦了。我们都发自内心的佩服你。就我们这帮人,平常咋呼起来还象个人似的,还张嘴义气,闭口姐妹的,一说上绳,都吓个半死。看你多勇敢,就不怕他们。他们就害怕你们这些法轮功。

“以后你就是‘大姐’了”

在犯人中间就是这样,她们有时看人就看谁敢拼,能撑事。我为法轮功站出来,她们就觉得我够义气。还说要交就交这样的朋友。

我要炼功,犯人们就自觉的给我放哨。我坐在床上发正念,大家都远远的离开我。一次,我正在床上炼静功,狱警大队长進来了,看我正在炼功,就把我叫到办公室。一進去她就喝令我蹲下。我说:不蹲,我不是犯人,凭什么下蹲?她说:不打你你身上痒不是?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我说:这就是你高叫的教育、感化、挽救?全都是伪善。我双手插在裤兜里,目不转睛的正视着她。她有点慌乱,停了半天,说了一句:你回去吧。

两个包夹在门口都吓得直哆嗦。我一回来,两个包夹给犯人们一学,大家都纷纷翘起大拇指说:还是大姐有种。

在劳教所,有些包夹对大法弟子非常苛刻,动不动就骂,稍不如意就打。只要我在场,我绝不允许犯人对大法弟子动手。一次一个包夹毒打一个大法弟子,说她给其他大法弟子递经文了,被警察发现了,要加她的期。我过去拉开她,不让她打。另一个包夹说:大姐,我们都尊重你,这事你别管。我说:我们都是大法弟子,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必须给我住手。大马过来说:大姐都说了,不叫你打,你还不停下?

一次其它大队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了,劳教所为封锁消息,给包夹专门开了会,一方面诬陷我们,一方面要求她们严格包夹我们。我还象往常一样,睡觉时,和一个同修说话,包夹我的那个诈骗犯就不干了,上来拽着我的头发就把我从床上拉下来,按着就打。我想用手把她推开。她象发疯一样对我没头没脸的乱打。我情急之下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甩到了一边。她刚要爬起来,大马过来了,拽着她的头发,照脸就是几耳光,站起身又跺了她几脚,嘴里还骂道:一点规矩都不懂,你敢打大姐,你还想不想在这混了?

“我哪也不去,就在这喊”

有一年十月一日,邪党过所谓“国庆节”,放了半天假。大法弟子经过交流,决定在血旗下集体发正念。上午十点钟,大法弟子唰一下全都跑出了宿舍,在操场中间血旗底下单手立掌发正念。

几分钟以后恶警发现了,可吓坏了,慌忙叫包夹把大法弟子都拽回宿舍。有些包夹就找碴殴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抗议。中午吃饭我们都不去,恶警就让包夹把我们都拽到食堂去。去车间也是这样,很多学员的裤子都被拖烂了。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样一直喊到车间。大队长冲我说:你来这屋子里喊,让你喊个够。我说:我哪也不去,就在这喊。我站在车间中间,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

当时我头脑一片空白,就感到法轮在脸上到处转。三、四十个大法弟子都不干活,全都立掌发正念。车间很静,恶警也被镇住了。我喊完后,就开始炼起功来。其他大法弟子一看,也全都站在车间中间开始炼功。除了少数犯人在干活外,其他犯人都在看我们炼功。

“大姐的演讲真精彩”

有一次,这个大队接了一批活,给一个学校新入校的学生加工被罩。有大法弟子提议,何不写些真相信夹在被罩里,学生装被子时肯定能看到。大家都在默默的做。我找来稿纸,抄写了几份师父的经文《我的一点感想》,再把写好的经文叠好,外边写上“有缘得福”,然后就夹在被罩里。

一、二十天后,那个学校将被罩里夹有的法轮功真相信的事反映到劳教所。劳教所里的领导大发脾气。警察暗中调查,讯问了好多包夹也没有查出来。

那天下午五点多钟,恶警给我们开会,说:今天开会不为别的事,就是想问一下加工的被罩里装法轮功材料的事。是谁做的谁站出来承认。要是找不出来是谁,今天饭大家也都别吃了,觉也别睡了,啥时候找出人来啥时结束。恶警还有意挑拨说:所领导真不愿意让所有的劳教人员都承担责任。法轮功不是很有刚吗?怎么敢做不敢当啊?

我当时想:如果没有人站出来,大家都得在这里受恶警的奚落,不但有损大法的形像,也使这些劳教犯人对法轮功产生不好的想法。这时已经有犯人不干不净的骂上了。我就站起来说:都别说了,也别骂了,也别听有些人在那里挑拨离间了。信是我写的,也是我放的。怎么着吧?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是杀是剐,看着办吧。其他人一看是我,都静静的不说话了。恶警看我站出来把什么都揽了下来,就说:散会。怎么处理,听所领导的安排吧。

第二天恶警叫我。一進办公室,她就叫我坐在小凳子上。我说:小凳子我不坐,那是给犯人坐的,我不是犯人,要坐就坐大凳子。她就叫包夹搬来椅子。我坐下来。她对我说:就是你写信的事,所长说了,你态度好,又是你自己承认的,经过研究,让你写一份书面检查,好给对方学校一个交待。我说:我不写检查,我没有做错。江泽民可以利用国家宣传机器欺骗全世界人民,我为什么就不能把法轮功事实真相告诉世人?这是啥世道啊?坏人迫害好人,反过来他们还有理了?杀了我我也不写。她说:要不这么办吧,让大家在吃饭前提前二十分钟站队,你给大家口头上说一下就行。我说:那好。

我当时想:你让说,说什么可由不得你了。开饭前站好了队,叫我上去。我很坦然的站在队伍前面。我说:大家好,我是个法轮功(学员),因为去北京上访,就为说一声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而被强行送到劳教所。我没有错,我是一个中国公民,宪法赋予我上访的权利。法轮功无辜被迫害,得让人说话,这是人最基本的权利。我为什么说法轮大法好呢?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他教人做好人,教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最后修成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法轮功不但教我做更好的人,还治好了我的病,在医院里花几万元都治不好的多种疑难杂症,学法轮功九天后就奇迹般的全好了。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我为什么要写真相信告诉学生?因为法轮功是救人的法,谁脑子中要装有法轮大法不好的念头,将来这个人就要被淘汰。所以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不顾自己的安危,想方设法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让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几个警察来回走动,也不知她们是没有听清我的话,还是怕否定了我讲的内容后,她们交不了差。有一个队长问了一句:检查是做了,你以后怎么做?我说:以后我会做的更好。同时我真为那些不明白法轮功真相的人感到遗憾,为那些还在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感到可悲。谢谢大家,我的话完了,不耽误大家吃饭。

话声一落,掌声四起,都说讲的太好了,真没想到她有那么好的口才。吃饭时,一个犯人对我说:大姐,你的演讲真精彩!就是太短了,我都没有听够。

“这法轮功的人可是真不一般”

很多劳教犯人都喜欢找我聊天,和谁生气了,到我这抱怨一阵;有了委曲,来找我诉诉苦。家里送来了好东西,也非要让我和她一块品尝。我就都给她们讲法轮功的道理,讲我修大法后的变化,教她们找自己的不足,学会宽容别人。

有一个因卖淫被劳教的犯人,大家都很讨厌她,她自己也感觉自己很没人缘。她得了病躺在床上,几天下不来床,我过去照顾了她几回,她非常感动。我让她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直点头。有人给了我几块糖,我塞到她手里。她哭着说:大姐,我都不知道咋感谢你?我告诉她:要谢就谢李洪志老师,是他叫我这样做的。

有一个倒卖车票的六旬老人,在食堂滑倒,把胳膊摔骨折了,吃饭、洗衣、洗澡、解手都不能自理,也没人管。我给她洗衣服。夏天天热,天天给她洗澡。我把我的方便面做好端给她吃。她很感动,说她出来一定要学法轮功,法轮功的人真好。别的犯人都说:你跟她无亲无故,对她这么好,你在家对你婆婆肯定好。有个还说:谁要娶了大姐这样的人做儿媳,真是她的福。

三年的非法劳教就要到期了。临走前的两天,几乎所有的犯人都要到我这里说几句话。说千万要注意安全;在家好好炼;我出去后第一个就去找你。大家都把电话号码、联系方式写给我,我也把我的联系方式、电话号码给她们留下来。

我走那天,走廊里站满了人,大家争相送我,那份难舍难分的场景真让人感动,连警察都说:这法轮功的人可真是不一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