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许玉茹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叫许玉茹,是黑龙江伊春市南岔铁路退休工人,今年六十岁。我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特别是多年的神经衰弱的毛病也不见了,使我神清气爽。大法的法理也让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好似茫茫沙漠中见到了绿洲。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我遭到当地公安局警察多次拘禁、抄家、勒索钱财、拘留劳教的迫害。

“七·二零”之后的某一天,南岔区东升派出所警察全员出动,把派出所辖区内的炼功人带到公安局,分别谈话,录口供,问询炼功的内容,问是否认同电视播放的诬蔑大法的虚假新闻,中心思想就是必须表态,放弃修炼。由于不认同他们的说法,我们被集体拘禁在一个会议室里,都是连排的座椅,每天强制看电视播放的胡编乱造的内容,给我们录像,地方新闻里播出,不能睡觉,肉体精神双重折磨,几天后才放回家。

从此以后,我家便家无宁日,警察动不动上门“谈话”,让去派出所报到,逼听诬蔑大法的东西强行洗脑,出门买菜都有警察盯梢。八十多岁高龄的母亲经过中共各式政治运动的残酷,一有警察上门就被吓得犯病、住院。

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个深夜,政保科长张合林、公安副局长李学民以及吕继伟、都某某、祖国伍等六人闯到我家非法抄家,并将我绑架到公安局,理由是在其他同修家里搜出了我抄写的经文。三天后,恼羞成怒的恶警张合林、李学民以不给他们开门为由,将我丈夫非法拘留十五天,并令他在单位待岗,工资损失五千余元。

在南岔公安局,我被铐在铁椅子三天四夜不能动,恶警韩振中等四人逼我骂师父,我拒绝,让我踩师父法像,我坚决不踩,他们几个就把我连同椅子一起抬到法像上,折腾三天四夜后,他们还让我的侄子在他们准备好的保证书上签字,并且勒索我家五千元人民币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二十一点,我正在南岔二院护理我的侄媳,被当地恶警王宇辉等几个人强行带走,同时家被抄,搜走法轮功书籍,在公安局受刑罚,在审讯室受拷问,后来将我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们二十几人挤在只能容下十多人的板铺上。第二天家属送来御寒的皮袄被姓张的狱警私自扣留,男狱警不断在窗口巡视,室内有监控器,不让挡帘,无法换衣服,我们绝食三天三夜才让放帘。七八天后才能出去透一小会风。在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被强行送到哈尔滨戒毒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期间,我受到前所未有的迫害,每天吃不饱饭,菜是没有一滴油的盐水白菜汤,每四个人半小盆,这样的伙食让我几天不能通大便,小便也是异常。

严管迫害的三个月中,中队长李全明,刘祝杰等让我们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我们不看,他们就用棍杵我们的头不许闭眼,经常通宵被强制洗脑。他们逼写三书,我们就写成修炼体会,他们就体罚我们,逼我们蹲着。

半年以后,我们被转到车间做奴工,劳动强度很大,挑筷子、装牙签、折药盒、到地下室织补白布,经常没黑没白的干,有时干通宵。

有一次交分类教材的作业,其中都是诬蔑大法的,所以我没写。一次,狱警王冰逼我写“转化”书,我坚持不写,她就汇报到了队长那里,李全明问我咋想的,我说:那些都是假的,纸里永远包不住火。她急眼了,说:你愿意呆这里就在这一直呆着吧,加期处理!之后派姓何的狱警做笔录,我说:法轮大法好,我是炼功受益者,我不能违背良心说缺德的话。你说加期,我不认同。最后我并没有被加期,堂堂正正走出了黑窝。

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南岔公安局“610”主任吕继伟派四个警察来到家中,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在公安局吕继伟说,某同修在北京被抓前给我打过电话被他们掌握了,问我们说什么了。我说:她告诉我怎么做好人,帮助别人,问我身体情况,咋地了?吕继伟让我做笔录签字,还让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还问我炼不炼了。我说:我是炼功受益者。他说,凭你这些话就得罚你二百块钱。女儿来公安局找我,他还逼着女儿要钱,我们拒绝交钱,最后关了我七个小时才放我走。

因我被迫害,我丈夫精神上饱受折磨,几次病倒。我母亲由于担惊受怕,心脏病多次复发,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含冤离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