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二零一三年九、十月间,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机构和部份地区的中共头目依然在极力推动迫害活动,绑架法轮功学员到各地的洗脑班;捏造罪名、伪造证据、阻挠律师正义辩护的所谓“庭审”遍及全国;在各种非法关押场所,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残、致死案例仍在不断增加。

一、中共“六一零”与地方头目极力推动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中共辽宁省朝阳市委书记王明玉密令朝阳市公安局,迫害法轮功要“周密部署,加强打击力度,务求实效,坚持‘只打只干不说’”。早在九月初,该市公安局长李超与政法委“六一零”就在全市警察会议上,驱使警察迫害法轮功,后又炮制一份名为《全市公安机关打防管控服建二十项计划》(朝公[2013]44号)的文件,下发到各警种部门,督促迫害行动,使朝阳地区再度成为迫害法轮功重灾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无故绑架,连正在哺乳期的母亲都不放过。

从十月份开始,四川省宜宾市“六一零”大肆胁迫宜宾市九县一区的街道、社区、企事业单位迫害法轮功,日前又将二十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该市洗脑班摧残迫害。中共宜宾当局此前每过一段时间,就强行劫持一些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每期迫害约二十人左右。为推动迫害,又耗费巨资新建了大型洗脑班,近来开始投入使用。

十月十七日、十八日,吉林省吉林市各级公安局、派出所统一行动,绑架了吉林市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儿童与两名不修炼的人。其中,吉林市“武汉鸭脖”总店老板朱玉君、妻子和五岁的女儿被绑架,在该店各分店工作的、来店上货的、办事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并非法抄家。据证实,这是中共吉林市委书记张晓霈与“六一零”头目白岩等人亲自策划、指挥的迫害行动之一,先由便衣特务跟踪、监视,然后按照“名单”大规模抓人。目前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位于船营区越北镇晓光村四队,对外称“吉林市法制教育培训基地”)三楼已关满了人。十月二十日下午,张晓霈还亲自到该洗脑班现场督促与推动迫害。

二、各种借口荒唐的绑架仍在各地普遍发生,典型案例令人发指

1、依法递交法律文件却被绑架

九月二十三日,贵州省贵定县七十六岁的周姓老太太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受遭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李霞家属的委托,到贵阳市检察院递送申诉书、控告书和律师辩护书,后按程序送到公安局信访办,对方也收下了相关法律文书。而当四人又去当初绑架李霞的责任单位--贵阳市小河区长江路派出所说明情况时竟被警察绑架,其中,四十多岁的李姓法轮功学员现下落不明;曾女士仍被驻地派出所劫持。

2、借口中共头目要来,大肆绑架抢劫

九月二十七日上午,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建华区建设路派出所一伙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陈宏家中将其绑架,后两次到陈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主机、打印机等等。同时被绑架抄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陈秀珠(在北局宅居住)等,警察把家里人买的面包也掠走了。警察声称这是按省厅下的命令行动,他们已经抓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只因中共头目习近平要来齐齐哈尔。

3、预谋大规模绑架迫害,安插特务跟踪、监控

九月九日,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文雅小区孟巧莲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据悉此为郑州市国保局、郑州市公安局丰产路分局等策划的迫害法轮功“专案”,四个月前就不惜劳民伤财,安插十多名国保特务对这些学员跟踪、监控,伺机下手迫害。

十月二十三日,沈阳雄狮现代美术设计学校校长及老师、学生二十多人被沈阳皇姑分局绑架。早在两年前,沈阳市国保就不断骚扰并监控调查该校,及一些师生住宅,并以学生身份安插线人进入学校,该校师生、学生家长手机长期被监控。

4、见钱眼开,绑架同时不忘抢劫

九月三日,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叶春燕、叶金燕、刘晓英在昆明圆通山被绑架,当地中共警察在抄家时,强行抢走超过人民币三万元的现金与私人财物。

十月十六日,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花园新村法轮功学员赵时芳与丈夫周昌森被龙溪镇国安、国保、公安、派出所及社区共七、八个人,闯进家中被绑架、抄家。夫妻俩以开理发店为生,他们十多年来靠理发挣来的全部积蓄三十多万元,遭警察洗劫一空。现家中仅有一名孤苦伶仃的小女孩。被抄走的东西有:刻录机八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三台、平板、MP3以及大法书籍资料等。同时被绑架、抄家的还有花园新村法轮功学员周玉坤(女)、张君(男)和杜学琴。中共人员声称要将这些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逼迫每位学员的家属每人每天交钱一百五十元钱。据说三位法轮功学员都被打得很惨。

5、派出所所长:“拿来五万元马上就放人”

九月十一日上午,河北省深州市王家井镇派出所警察黄根旺、高志永、徐奔三人,将王家庄村正在家中榨油的法轮功学员王瑞华绑架并抄家,下午把王瑞华劫持到深州市看守所。王瑞华的家人去王家井派出所要人,所长黄根旺张口就和王瑞华的家人要五万元,说:“拿来五万元马上就放人”。

6、暴力绑架,打伤亲属

八月二十九日,沈阳市国保警察会同北镇市警察在北镇市强行绑架沈阳法轮功学员于溟,过程中警察非常野蛮,使用的全是黑社会流氓手段,将于溟的一位亲属身体打伤,眼睛打坏。九月二十三日,走脱的于溟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到沈阳市看守所小号内,警察至今以“正在提审”为由不许家人与律师会见。

7、恶警把好人折磨精神失常仍不放人

现年六十岁的原内蒙古通辽市金融系统职工赵淑云,曾六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洗脑班,三次被非法劳教,受尽了各种酷刑迫害,总计被非法关押迫害近九年时间。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又被沈阳大东区警察绑架,关押到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折磨。目前赵淑云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但沈阳大东区国保大队不顾家人与律师的强烈要求,至今扣押不放人。

8、好端端的人被长期劫持在精神病院摧残


湘潭法轮功学员赵湘海,从湖南长沙新开铺男子劳教所被绑架到湘潭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铐上手铐脚镣迫害已经六年,至今仍被关押在精神病院。赵湘海在香烟盒子上写好求救信和上诉书,成功的托人带出。母亲、家人和同修也不停曾向一些部门申诉,却石沉大海。医院的人说:要接人可以,先付医药费三万八千元。这对于一个农村妇女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老人求告无门,绝望的回了老家。

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刘勇,刚刚结束在保定精神病院十二年的迫害还不到两个月时间,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晚在家中再次遭到绑架,据说又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三、为“转化班”凑人数,政法委“六一零”操纵不法之徒劫持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即中共所谓“法制教育中心”、“法制培训中心”、“法制教育所”、“法制教育基地”、“思想转化学校”等等,其实是可以避开法律程序肆意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短期黑监狱。由于劳教所的解体,洗脑班变成中共恶徒们更加倚重的迫害工具。近期在明慧网曝光的仍在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至少有:石家庄省会洗脑班、衡阳市洗脑班、益阳洗脑班、永兴县龙形市洗脑班、武汉洗脑班、武汉江汉区“法制教育(洗脑)班”、潍坊寒亭朱里洗脑班、东营胜利油田“胜采洗脑班”、集输洗脑班、黑龙江鸡西市密山洗脑班,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洗脑班、鹤岗洗脑班、重庆渝北区回兴镇“双裕原度假村”洗脑班、歌乐山千竹沟洗脑班、北京房山区良乡安庄洗脑班等等。以下是一些典型劫持案例:

1、“你帮我个忙,我现在“转化班”里还差一个名额”

不久前,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密山镇中心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李长华(女)和另一个女的到法轮功学员小丽(化名)的服装店里,说现在要办“转化班”,里面没人省里来检查不好交代,你去一段时间,我给你钱。被拒绝后,改由连珠山镇政法委书记陈伟来找到小丽,要她写份保证书,证明自己不炼法轮功。被拒绝后,密山洗脑班的头头王晓萍又来了,骗小丽说:和你商量个事,你帮我个忙,我现在“转化班”里还差一个名额,完不成任务。小丽说这种事情你不要找我。王晓萍就威胁说,到时候他们一帮人来抓你,看你怎么办?几次威胁骚扰后,中共人员企图绑架小丽,但没有得逞。

2、“只去两天,应个数就行”

九月十六日,重庆市奉节县奉节中学教师廖天碧,被奉节教委、奉节中学、奉节县国保大队队长郑洪泉等一帮人,连哄带骗绑架到重庆歌乐山千竹沟洗脑班。

“十一”长假过后,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政法委“六一零”在全区范围内,摊派“指标”任务,强逼着各地派出所、“610”工作人员、村干部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逼她们去刘集洗脑班呆几天,甚至有的还许诺每天发一百元钱等等,如三店学校的丁汝良老师就是在学校被强制绑架的,而且哄骗说只去两天,应个数就行了。十月十二日,旧街新集的法轮功学员梅建英、潘塘的郑尚玉也都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和村干部强行绑架到了刘集洗脑班。

3、把在劳教所、监狱被长期迫害到期的人再度劫持

江苏省无锡市法轮功学员孙骁,男,四十二岁,今年一月下旬从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回家。七月二十二日,回家还未满半年又被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局、“六一零”绑架至无锡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二十八天。回家后不足一个月,又在家中被劫持,直接送到了江苏省兴化市的江苏省洗脑中心基地。

黑龙江建三江管局前进农场中学教师蒋欣波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结束冤狱,从哈尔滨女子监狱出狱当天上午,遭建三江前进农场女政法委书记李俊立、公安局长王利、“六一零”主任石平等八人绑架,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众多家属没有见上一面。

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教师魏珺,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五年,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冤狱期满,当天却被“六一零”不法人员劫持到将近八百公里外的密山市洗脑班。洗脑班人员还威逼魏珺签写“三书”:“你再不签字,就把你大开膛,把你的器官卖了”。随后折磨魏珺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遭受毒打、上一周大挂等酷刑迫害。魏珺几次绝食反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症状,目前魏珺被中共当局转至鸡西市洗脑班被继续迫害,生命堪忧。

4、破门而入,强行劫持

十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左右,武汉市新洲区邾城街道“六一零”及社区不法人员二十余人,先后闯到法轮功学员徐建英、曹秀荣家,房前屋后围攻骚扰,并破门而入,将两家老人、小孩吓得直哆嗦。徐建英不在家,曹秀荣被连夜绑架到新洲区刘集洗脑班。

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左右,六十多岁的北京房山区良乡昊天家园法轮功学员王秀凤被突然闯入的良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北京房山区良乡安庄洗脑班进行迫害。

5、妈妈没要回,把回家仅一个月的爸爸再次绑架

黑龙江勃利县第七中学教师王跃今年八月十三日被县政法委“六一零”主任赵鹏飞和贺威带领六名特警绑架到鹤岗洗脑班。王跃的女儿被赵鹏飞威逼:快让你爸爸“转化”,不“转化”就停你爸和你妈的工资,看你们咋生活。九月初,王跃的妻子刘玉美也被非法囚禁到洗脑班,后来王跃被放回家。正当他们的女儿想方设法想要回自己被绑架的妈妈时,十月十八日,王跃再一次被赵鹏飞绑架了。

6、一家被抓走三人,百岁老母以泪洗面

九月十五日,重庆法轮功学员周有容和她的儿子周士杰、儿媳谢勤都被绑架,周有容的母亲已是百岁老人,生活起居都是由女儿照顾,孙子、孙媳经常过来看望。这一下女儿、孙子、孙媳都被抓了,老人心里难过,整天以泪洗面。

7、电击、殴打暴力“转化”,连去见妈妈的孩子都被逼写“保证”

九月六日,黑龙江省鹤岗市南山区居民任秀云再次被中共人员劫持到农村信用社楼上的洗脑班,遭洗脑及酷刑迫害二十四天。为达到“转化”目的,中共警察张子龙,以及石某、李某等帮凶对任秀云拳打脚踢,两次用电棍电击她的胳膊、胸部。天天进行精神摧残,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逼迫写所谓的观后感。连去送衣服的任秀云姐姐也被恶警打骂。任秀云的女儿去见妈妈,也被恶警逼写保证,孩子只好流着泪离开。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8、协助家属到洗脑班要人,中共“六一零”竟然将正义律师绑架并非法拘禁

十月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北京律师唐吉田陪同虎林市杨开成,到鸡西市劳教所洗脑班寻找被绑架的杨开成的妻子于金凤。当时洗脑班的人让找“六一零”主任。唐律师和杨开成找到了“六一零”主任王某,王某态度恶劣,还叫来巡警把二人绑架,随即将二人非法拘禁。

四、残存的劳教所依然劫持法轮功学员不放人

目前,中共邪恶的劳教制度已在罪恶中基本解体,但一些原劳教机构的头目依然极力延续劳教所编制,对被劫持其中的法轮功学员维持迫害,拒不放人,妄图以此与其上司讨价还价,捞取政治资本。如: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于五月份从南昌市博览路迁往高新南大道的强制戒毒所以后,依旧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目前还有进贤县的李芳兰和玉山县的朱兰慧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自九月七日该劳教所就只剩下唐山法轮功学员李珊珊一人,家属两月来一直在各有关部门间奔走要人,劳教所都被以没有到期为借口敷衍搪塞,后又从外地转来一名年轻普教人员,试图维持劳教体制。

河北省第一劳教所(位于唐山市开平区)已于七月中旬摘掉劳教所的牌子,挂上戒毒所的牌子。六、七月份,劳教所大批放人,到八月下旬,法轮功学员只剩张宪、李洪文、徐涛三人,普教只有两个人。

陕西虢镇劳教所,仍非法关押着陕西汉中法轮功学员陈宝汉。

五、中共法院践踏法律、大耍流氓,对法轮功学员肆意诬审、诬判,两月间发生的典型案例

1、对律师恐吓骚扰,避开律师悍然开庭,匆忙宣布审结并宣判

十月十八日,四川简阳法院要非法开庭审理王红霞、叶建国等七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聘请的律师依法办手续时,法院人员大耍流氓,先是称:“亲友辩护人必须是近亲属,我们这就这个规矩。”等律师离开简阳后又通知律师阅卷。十六日、十七日,五位律师分别去资阳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均被看守所横加阻止,说要办案单位同意。律师到市检察院进行了控告,才得以正常会见,但国保大队却派人到看守所驻守威胁。并且在十七日深夜,一帮男女警察以查房名义闯到律师下榻的酒店骚扰,时间竟达近两小时,态度嚣张下流。到十八日开庭时,不仅交通管制,特警整装出勤,连装甲车都一旁伺候,“治安维稳”红袖标遍布各处,法院大门外还派有警察对人群摄像。同时刁难律师,非法强迫律师接受安检,且不许带进电脑手机。后竟然在没有律师到场的情况下,悍然开庭。仅仅四个小时后,这个有着七位被诬告人、两千多页案卷的大案竟被法院宣布审结并宣判,非法判王红霞十二年,叶建国十一年半。

2、律师面前理屈词穷中断庭审,过后强行诬判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陕西蒲城县法院对渭南市七十八岁的王进财、七十三岁的杨莲英、六十九岁的郑敏,和六十二岁的王凤琴等四名老年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因律师将在场的法官和公诉人驳斥的理屈词穷而使庭审不了了之。但近期,蒲城县法院突然宣布诬判杨莲英刑期五年。蒲城县公安局还在网上通缉王进财、郑敏、王凤琴等为免于迫害被迫离家出走的法轮功学员。

3、三编证据、改罪名,诬判好人

二零一三年九月底,在三次更改罪名、编造假证据、非法关押十七个月后,保定市南市区法院非法判法轮功学员王满红三年,宋国彬二年。宋国彬是在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早晨出门经营布匹生意时,被当地国保警察和片警劫持;王满红在同一日被保定市北三环谭庄村韩庄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绑架他们的理由是:共产党要开十八大了,开完会就把他们放出来。结果,警察不但不放人,还在长达十六个月的非法关押期间,三次编造“证据”、更改“罪名”,两场非法庭审不到两个半小时就匆匆结束,上演“庭审秀”,对其非法判刑。王满红上诉后,保定市中级法院让律师递交辩护词,试图回避二审开庭,以掩盖其制造冤案、迫害无辜、执法犯法的罪行。

4、“他再说,就把他的脖子勒上”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早晨六点三十分,长春市朝阳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旁听及其代理律师到庭辩护的情况下,非法开庭审理于英杰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从开庭到审理结束,整个过程仅用了十几分钟,完全是走过场诬审。庭审期间,于英杰向法庭抗议审判长陈晓静不通知律师阅卷和出庭辩护的行径,法庭门口竟有一男子高喊:“他再说,就把他的脖子勒上。”庭审亦匆匆结束。

5、既不许律师接见当事人,也不许律师出庭辩护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下午一点,农安县法轮功学员王亚娟被县法院非法开庭,审判长是农安县法院刑庭的副庭长郭庆玺。当天,开庭消息被封锁,没有通知家属,也未通知律师。法庭外三米处设立了警戒线。庭外有六名特警把守,警车在四周围挡,不允许靠近。三点半庭审结束,一警察透露,王亚娟可能被非法判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六、在各种非法关押场所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滥施酷刑,不惜将好人折磨致残、致死

1、办案警察为构陷逼供,对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未经开庭,即冤判王有江六年、葛青春四年、陈洁五年、卢月玲三年。在此之前,中共兰州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将王有江捆在“老虎凳”上折磨四天三夜,还用“熬鹰”酷刑,不让睡觉、强光灯照射、热烤双眼等刑讯逼供,导致从未有过高血压病史的王有江血压从此居高不下。

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刘伟,自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被当地警察绑架后,多次被中共酷刑折磨,导致小腿骨裂。家人请律师介入。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律师按照法律程序,要求与刘伟会面,遭到农安县看守所所长李清国的无理阻挠。律师表示要控告李清国。待律师走后,警察又对刘伟进行酷刑折磨,惨无人道的将他锁地环一天,上抻床一天。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山东青岛城阳区西女姑山村法轮功学员杨乃健,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因模拟演示中共黑牢的残暴酷刑并拍摄图片,被中共“六一零”及警察绑架、诬陷,目前与母亲刘秀贞以及陆雪琴、崔鲁宁、李浩、袁绍华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被绑架以来,杨乃健遭到警察多次酷刑逼供。恶警用棒球棍捣心脏、铁窗吊铐、不让睡觉……轮番使用暴力、诱供、威胁、恐吓等残忍手段强迫他放弃信仰,无中生有的罗织所谓证据,并威逼其承认。短短几个月时间,杨乃健整个人瘦了四十多斤,原本身心健康、面容红润的年轻棒小伙被折磨得瘦弱不堪,心脏经常疼痛,并伴有胸闷憋气、大量便血、腹痛等症状,几次昏死过去。目前杨乃健仍在被恶警残酷折磨,生命危在旦夕。

四川简阳中共“六一零”及国保人员为诬判王红霞、叶建国等七名被长期无辜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妄图以刑讯逼供制造所谓证据,这些法轮功学员有的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有的被吊铐。国保警察还凶狠地威胁王红霞:“不交待,把你打死拖到后边去埋了。”“这次我要打断你一条腿。”

2、监狱警察草菅人命,对法轮功学员肆意凌辱摧残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死刑镣”是将受害者的双手,双脚分别被铐在一起,手和脚中间连一条铁链。戴上此镣行走一会脚脖子就磨烂,走一步路都很艰难,无法穿、脱衣服,吃饭、解手都得靠别人帮助才行,晚上也无法睡下。在河南省郑州监狱,教师李杰因拒绝“转化”,多次被戴“死刑镣”残酷迫害。狱警及其操纵的犯人还曾把他拖到厕所毒打,以致昏死,然后恶人们拖拉着他的手脚抬到小号,说李杰是装死,继续拿高压电棍电击,再次给他戴上死刑镣。目前,李杰被非法关押在郑州监狱三监区被逼做奴工。

在辽宁省溪湖监狱,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德服自二零一三年六月以来,一直遭受暴力“转化”迫害,被迫害的出现血压高(达二百五)、脑血管堵塞、心脏痛。入监三个月,迫害手段不断升级,近日又对他采用“砸地环”,并用刑具将他的头打破,缝了二十一针。现在他身体十分虚弱。

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山东籍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斌已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与赵斌同时被绑架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庞光文也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庞光文目前所表现的吃什么吐什么,同样发生在已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马新星、张志云身上,他们之前都曾经被在食物中下毒。而上海浦东法轮功学员冯兴吉,只因坚持申诉,目前已遭到关禁闭迫害两个月,连续三个月不允许家属会见。

在沈阳东陵监狱,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林,因拒绝“转化”,刚进监狱就在墙上被“大挂”三个月。走路时,一个恶人把他的一只胳膊用劲扛在身上,另一个人把他另一只胳膊使劲反拧背后往上提,推着他往前走。据十月中旬消息,焦林目前已被迫害的全身浮肿,皮肤颜色发灰,生命出现危险,狱警恶人却仍不肯放过他。

3、残酷的奴工摧残从未断绝

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呼兰的张庆生、佳木斯的商西平等被非法关押在集训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一直被强迫和刑事犯一起做奴工,劳动时间每天长达十五个小时左右,晚上很少睡觉,并且是六、七个人挤在一张双人床上。有的学员被迫害得头发都白了,眼睛里有血丝,目光呆滞,反应迟钝。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关押人员不管身体情况,被强迫完成极大量的定额劳动任务。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起床后就开始各种劳动。如折叠纸盒等,每人每天分配定额要叠两千个以上,一直工作到半夜,完成不了的甚至被逼通宵工作,不让休息。很多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明显消瘦,有的甚至接见时都体力不支。

七、两月间新确认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1、赵斌,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日出生,家住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北宫东街。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在上海南汇区三灶镇做生意期间,被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长宁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十一日下午两点,上海长宁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赵斌、庞光文非法庭审,所谓法庭人员罔顾律师及当事人的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庭强行非法判决赵斌四年、庞光文五年徒刑。九月三日赵斌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残忍:熬鹰不让睡觉、多根电警棍电击、恶警授意包夹犯的暴力殴打。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赵斌即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2、丁文斌,现年61岁,原射洪县青堤乡农民。在被遂宁“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三十天后,突然被洗脑班人员主动送回家。丁文斌在接下来的一百零四天内,身体迅速恶化,最后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晚遽然离世。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丁文斌去仁和镇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县国安大队警察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后劫持到遂宁洗脑班。有关人士称,丁文斌在遂宁洗脑班遭到了药物毒害(据中共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教唆:“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3、李跃进,北京石景山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第五次遭中共当局绑架,并又一次被劳教,期间突然出现严重症状,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保外就医回家后,经其内部医院治疗不久,周身血管成段状凝固发硬,与心脏相通的三大主血管被堵,于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早晨故去,疑遭劳教所药物毒害。

4、马昌月,六十岁,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被大东区法院判三年,因被迫害严重,卧床不起,“在家监外执行”,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凌晨含冤离世。马昌月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在给路人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关押于沈阳市看守所,因被迫害得十分严重,出现生命危险,取保候审在家。据悉,沈阳市大东区法院于三月二十八日到马昌月家中对其审判。

5、曹靖宇,男,一九七三年八月六日出生,家住湖北武汉市硚口区解放大道717号海军工程大学家属楼,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七年冤狱,造成身体巨大伤害,出狱后又常遭到“六一零”人不断骚扰,导致身体状况恶化,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离世,年仅四十岁。

6、刘清梅,女,山东省安丘市石堆镇大下坡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被中共法院诬判十二年,因高血压症监狱拒收;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关入山东女子监狱,被扒光衣服,屡遭酷刑迫害,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能走路,高血压,肾病;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晚八点多在安丘市医院被迫害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7、包文君,新疆喀什麦盖提红光农场法轮功学员,今年六十岁左右。曾多次遭受中共迫害,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二零零七年被麦盖提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出狱后又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这期间,他的八十四岁的老母亲曾去到麦盖提县委去要儿子,回家后即含冤离世。被非法关押的包文君本人也被迫害致身体出现严重症状,后含冤离世,具体时间待查。

8、徐德存,女,五十二岁,山东省枣庄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走出劳教所时,从身体症状怀疑狱警在其食物中下了毒。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情况严重,被家人送入枣庄市市立医院。医院问家属:“患者是否有信仰?如果是炼法轮功的,就按炼法轮功的下药”。九月六日早五点被送入重症监护室,一分多钟后,医生出来宣布徐德存“脑死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