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法院审判长的修炼点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的职业是在法院当审判长。一九九六年的大年初一得法,正式走入修炼。几年后退休了。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有苦、有乐、有辛酸,还有明显的奇迹展现,从中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师父的慈悲与伟大。

一、白日飞升

在我首次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的时候,师父就给我清理和净化身体。除头部、双手、双脚外,全身浮肿的很厉害,并且全身骨头节疼痛,立着坐不下去,坐着站不起来,夜间躺在床上不能翻身,有时心慌的不行,有时心跳的次数特别快。尽管如此,我认定是师父在给自己清理身体,所以就坚持学法炼功,不动心。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见状说:“你快去医院吧!”我说不去,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净化身体呢!母亲又说:“你别傻了,你怎么什么都信呢?快去医院看看吧!”我说:“我不去,师父在《转法轮》中就是这么说的,给新学员清理和净化身体,我就相信师父说的。”

过了约有一个月的时间,我的神经性头痛(六八年得的)、盆腔炎(七八年得的)、乳腺增生(八二年得的,两个乳房满是肿块)这三种让医院的医生难以治愈的顽疾,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真正体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愉悦。

我与同事去北京办案,在北京城乡贸易中心近十米的地方停下车,司机和同事先下车进了商场,我刚下车迈步,就离地飞进了商场(当时四面一个人都没有)。

还有一次我与同事去武汉办案。我们利用休息时间去武汉长江大桥游玩。长江大桥下面有一段是旱路通道,桥的右侧有一层层的台阶通往下面。下台阶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要上台阶时,抬头一看,又高又陡,两边又没有扶手,台阶的宽度不到二尺,心中有点犹豫,有点怕:这么陡,这么高……,可是我的脚刚一踏上台阶,两脚就离了地,飞了上去。后得知那里的高度是十三米!到了上面,同事累得大口大口的喘气,我在他后面,他没有看到我飞,我也不能告诉他。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白日飞升”我有了亲身的体验。

二、另一种神奇

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在女儿家。上午十一点左右肚子突然非常的疼,赶快去厕所,拉的是脓血,刚出厕所马上又回去再拉,还是脓血。每小时都要去两次厕所。就这样一直到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点。

这时一个同修给我来电话说:“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了文章,捏造事实、诬蔑、诽谤法轮功;丑化法轮功修炼者的形像;诬蔑法轮功创始人。该文章发表后,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去向杂志社澄清事实真相。4月23日、24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被打的流血受伤,45人被抓。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天津公安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我当时由于连续48小时拉脓血,没吃没喝、没睡觉,又发高烧,浑身疼痛,头都抬不起来了,可当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要去北京!我的女儿(没有修炼,大学本科毕业生)劝我不要去,我说:“妈只要有一口气在就得去,妈不去谁去?”女儿说:“你去,我们也跟你一块去。”就这样女儿、女婿(同修)、九岁的外孙,一行四人一起下楼。我从楼上下去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女儿问我:“你觉的身体怎么样?”我说:“挺好的。”前几天的消业状态完全消失了。那时心中只有一念:到了北京见到国家领导人,我要把自己修炼几年来身心受益的亲身体会说给他们,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

三、修炼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

乙同修因给他人安装新唐人大锅需要购件而向我借钱,第一次向我借了五千元,第二次乙同修求丙同修向我借钱三千元。事隔两年,我向乙同修讨还欠款,乙开始否认欠款,后又说,那不是我的钱,是资料款。我说那不是资料款,是我自己的钱。你给谁安锅谁都付款。当初你拿钱的时候,我就说这是借给你的,你怎么现在赖账不还呢?向乙要八千元欠款之事,约有一个多月没有结果,我就想与乙同修干到底,钱我宁可不要了,也得找乙村的干部及乡邻们,告诉他们:乙修炼法轮功是假修,欠债不还,还耍无赖。此时此刻自己的状态已完全不是修炼人的状态。

一天,我和丁同修骑一辆摩托车行驶在柏油路上,见到前面柏油路上有障碍物便减速行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摩托车突然向外倾斜倒地,因我是驾驶员,摩托车正好砸在了我的左肋上。当时只是感到胸闷出不来气,可到晚上,向右侧躺象摘肋一样;仰卧也不行,只有向左侧倾斜度适宜才能勉强休息。早晨炼功,左臂一伸疼痛难忍(每天五套功法都我坚持炼完),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同往常一样在做着。

在静心的学法中,对照自己:原一直认为自己都是在法中修,每天都在向内找,可是在借钱这个问题上,自己是站在常人的认识上,就事论事。心性跟不上,才摔了这么大一个大跟头。摩托车车把至少砸坏了两根肋骨。惨痛的教训,旧势力的迫害是自己的人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师父说:“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成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是啊,你碰到的矛盾、你碰到的任何事情都在考验你的人心,你怎么做能符合修炼人?你怎么做能够配当大法弟子?那不就是修炼吗?”[1]

四、正念对待同修的过错

我与甲同修曾经一起做资料。他曾经多次伤害过我(其实是帮我提高心性)。后来,甲同修离开了我的这个资料点,到别处去做资料去了。时间不长,他被恶警绑架。由于经受不住邪恶的迫害,他就把责任推到了我身上。

当我得知甲被绑架的消息后,立即找到其家属协商要人,家属也积极配合。

一个多月后,我得知甲把我供出来的消息。那时我想的是:甲同修一定是遭受了严重的迫害,我为他受的迫害而痛心,而没有因为他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而产生一丝的怨恨。奇怪的是,几年来公安部门和派出所警察一直没有找我。而我在本地区可以算是一个较出名的法轮功学员。

我想,是因为师父看到我在这件事上能跳出个人恩怨,正念对待,就不准邪恶对我下手迫害。我们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都是师父在做,是师尊呵护弟子呀!

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阴历十月初二,老伴(已过古稀之年)站在约两米高的墙头上,用绳子拴住一个沉重的箱子,弯腰用劲往下送。不料,箱子刚一离开墙头,绳子就断了。老伴仰面朝天,被甩到墙外的硬地上,又弹出二米多远落地。这样的事情,如果是发生在一般不修炼的家庭当中,七十多岁的老人,即使不把人的五脏六腑摔坏了,也得筋断骨折。有的老人,只是从床上掉地上胯骨折了,或大腿折了,这不是常有的事吗?可那天我的老伴自己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走回了家。后经骨科检查,只尾椎骨第二、三节脱节损伤。医生让他卧床养伤一个月。不到半个月老伴就恢复了健康。

随着修炼的不断深入,我深深的知道自己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之一,对于师尊的慈悲苦度,我永存无限的感恩。慈悲的师尊不仅为我偿还了生命中的业债,还赐予了我生命永恒的无限美好。 在这宇宙再造,大穹从组的伟大历史时刻,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