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610恶首李奉林恶行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李奉林,男,五十三岁,原籍新庄乡直立村人,家住:供电大厦路西原种场家属楼。现任吉林省榆树市中共邪党政法委副书记兼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六一零是江氏流氓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邪恶非法组织),妻子陈秋梅原振兴商店下岗职工,女儿李瑛旭现在长春市汽车厂职工医院护士。

李奉林自兼任“六一零”头目以来,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不但直接指挥公、检、法、司等邪恶组织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被他操控的洗脑班黑监狱,打着“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旗号,所有的折磨迫害,就是为了给绑架来的人强迫洗脑,强迫他们认同共产党造假的谎言,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理念,放弃做好人的思想。在办洗脑班期间他都是场场不落赤膊上阵,亲自掌控实施迫害。被他直接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有一百多人次,其中包括教师、医生、公务员、职工、干部、农民、商店经理、营业员和普通公民及孩子等。以下是李奉林无视法律,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黑监狱酷刑折磨、侵犯人权、强制洗脑的恶行录。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日,李奉林带领“六一零”的甄胜利等几个不法人员,到榆树市信用联社,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李红波、蒋平绑架,直接送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逼迫这两名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洗脑班结束后,当李红波、蒋平表示继续修炼时,李奉林又几次打电话给信用联社,胁迫基层单位开除法轮功学员,说两人“不能上着班,还炼着法轮功。”在李奉林的胁迫唆使下,榆树信用联社于二零零二年秋季开除了蒋平,又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开除了李红波,致使这两人至今生活艰难,靠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三年九月李奉林一伙绑架了榆树市法轮功学员任春英、李春霞和乡村的法轮功学员等六、七个人,到榆树市政府第一招待所办洗脑班,期间李奉林拿着《转法轮》叫法轮功学员往屁股底下坐,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就把书扔到地下,并且说:你们不敢踩我踩,随即就用脚踩,还污言秽语骂个不停。

二零零五年一月,李奉林和榆树市妇幼保健院的个别领导合谋,绑架了正在本市弓棚镇作巡回医疗的法轮功学员、具有高尚医德的妇科医生陈淑杰,把已经工作了一上午,刚刚休息的陈淑杰医生直接绑架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陈淑杰绝食抗议,生命垂危,在亲人的据理力争下,李奉林害怕承担后果责任,才通知洗脑班放人。可是陈淑杰回来后,李奉林就唆使其单位逼迫陈淑杰写不炼功的保证,否则不让陈淑杰上班。由于陈淑杰不放弃信仰,一个高等学府毕业的优秀医生就在李奉林等人的迫害下,失去了工作,常年在外靠打工谋生。

二零零九年,李奉林又在上级指使下,亲自指挥于六月二十九、三十日两天,分别绑架了榆树地税局干部刘凤明、泗河镇文明村小学教师张振营、榆树第四小学教师张秀娟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劫持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五月下旬至九月中旬,李奉林一伙在怀家乡“秀色山庄”办了四期洗脑班,这四期洗脑班共计绑架法轮功学员四十四人,包括:王士琴、穆桂荣、张士勋、李国臣、金国方、耿鸿远、耿淑平、陈耀辉、赵淑贤、继国华、李艳辉、马令希、单振双、董显昌、杨福珍、杨福荣(姐俩)、王淑芬、邓富、徐连军、付学则、张军、朱立茹(夫妇)、于淑清、徐秀辉、孙平、徐景超、刘庆杰、张树云、孙中芝、王普云、姜玉芝、姜玉兰、王桂芳、姜永东、张凤军、张俊超、陈文斌、谭淑艳、张化彬、杨德云、胡延章等。

二零一一年六月份,榆树市中共“六一零”恶首李奉林与公安国保大队依据中共的所谓九十大庆维稳,为了向上级邪党抢功和争取十万元拨款,又在榆树怀家秀色山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榆树市城乡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迫害老百姓却不手软。六月十三日在全市统一迫害法轮功学员行动中最卖力的就是正阳街党委、正阳派出所和泗河镇党委、泗河镇派出所了,他们绑架了满淑杰、彦士俊,同时还骚扰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由于两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洗脑班不得人心,在怀家秀色山庄强支撑了一周办不下去了,最后于六月二十日将满淑杰、彦士俊转移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开始“六一零”又在榆树经委招待所办了第二期洗脑班先后绑架了十五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李艳辉、左中仁、于爱华、王普兰、崇玉华、于淑清、梅彦东、庞亚丽、张英华、金淑君、徐天力、魏云霞、还有从黑龙江监狱被迫害十一年期满刚刚回家的双井乡法轮功学员任秀英也被劫持到洗脑班,还有八月九日和九月三日,榆树市泗河镇法轮功学员吕先锋被冤狱迫害四年与六十八岁的李满庭冤狱迫害三年刑满后,家属去四平石岭监狱接人,又被榆树邪党“六一零”抢先一步劫持,直接送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至八月二十八日先后又陆续绑架了毕香莲、张清祥、张秀范、马长清、马晶、于东辉、赵喜民、汪小红、谷风云、庞亚丽、张文龙、姜玉芝、姜玉兰、张国荣、苏玉才、杨秀华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姜玉芝、姜玉兰、张国荣、苏玉才、杨秀华被送拘留所迫害,其余人员关押在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和十月三十一日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徐雅轩、张春茹、于淑清、付德才、韩振荣、孙中英、张振秋、和被冤狱三年期满的杨信等八人相继被榆树“六一零”国保大队伙同相关派出所绑架到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这期间由于徐雅轩、张春茹、于淑清等三名学员不配合,于十一月十二日被强行绑架到长春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下午榆树市“六一零”与国保大队,将八月二日下午绑架到拘留所迫害的孙玉芝、沈金女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榆树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八月七日上午“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又将正在上班的榆树地税局干部刘凤明和正在商店卖货的沈自清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左右榆树市“六一零”与国保大队,先后绑架法轮功学员林松涛、冯丽萍、孟庆云、蔡艳芬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到榆树经委招待所洗脑班洗脑迫害。由于林松涛不配合邪恶,李奉林一伙儿又把林松涛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继续迫害。

“六一零”头目李奉林极其恶毒的攻击诬蔑谩骂大法,近几年每次洗脑班要结束时,不但叫法轮功学员签不修炼的所谓的保证书,还叫法轮功学员踏着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出去,不然就不放人,经常背着学员将大法师父的照片放到褥子和椅子坐垫底下叫学员坐,学员不知道坐了,李奉林就说:看看你师父的照片你也敢坐,你师父还能要你了吗,快点签字吧,给学员造成精神压力。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污言秽语的侮辱女法轮功学员,甚至不堪入耳。对不配合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还经常说:“你不是不转化吗,我一句话就送你劳教,你信不信?”可见“六一零”的无法无天。

洗脑班每次办班都要找包夹(所谓的陪护人员),有街道、乡村治保主任、妇女主任、社会闲散人员、家属等,后期多半都是李奉林亲自点名找他仇视大法的亲属作包夹,因为用起来得心应手又能得到经济实惠(每天工资一百元报酬)。

每次洗脑班都是找来几个专门迫害法轮大法的从监狱、劳教所出来的邪悟的恶人,他们干的都是邪党想办而又办不到的勾当,这些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轮番围攻灌输邪悟谎言或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播放迫害大法的光碟和佛教中的光碟,使法轮功学员精神上受到折磨和肉体摧残,不“转化”就进行威胁、恐吓、欺诈、罚站、上绳捆绑、打骂、不让睡觉等等。

例如,八号乡派出所警察李伟由于法轮功学员李艳辉不配合,在警车上就打了李艳辉五、六个大嘴巴,污言秽语地恐吓她。当李艳辉给他们讲真相时,八号乡派出所开车司机竟然无耻的说,“这些个法轮功就应该强奸了她”,这就是中共警察说的话。再如:城发乡法轮功学员毕香莲由于不“转化”被李奉林指使邪悟恶人刘淑荣、于洪荣将其用绳子捆绑强行打坐二十几个小时,把毕香莲摧残得死去活来。

李奉林不但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和孩子,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上午李艳辉的女儿和侄女去洗脑班要人,强烈要求见母亲一面,恶警不让见,李艳辉的女儿在洗脑班门前与“六一零”警察说理,引来很多民众围观,李奉林怕丢丑,命令恶警连推带拽,强行将李艳辉的女儿和侄女绑架到正阳派出所,扣留几个小时后勒索四百元钱才放两个孩子。在正阳派出所出来时,李艳辉侄女发现自己的胳膊被绑架时拽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林松涛的丈夫、老父亲去到洗脑班要人时,听到林松涛被打得连喊带哭,近七十岁的老父亲听到女儿被迫害,情急之下踹了几脚门,李奉林就指使恶警将林松涛父亲林发和丈夫焦守宪绑架关押到拘留所。林松涛近七十岁的老父亲被关押在拘留所,担心女儿,自己身体又不好,已经出现严重病态,公安局长答应放人,可李奉林就是不许放。同一天在绑架一服装店老板法轮功学员冯丽萍到洗脑班期间,冯丽萍丈夫去要人,与洗脑班工作人员论理时,冯丽萍智慧走脱,恶首李奉林叫其手下将冯丽萍丈夫做人质也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十天。

十四年来,在“六一零”头子李奉林的指挥胁迫下,公、检、法、司、国保大队、派出所、各级党委、乡镇、村屯、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等都不同程度也都参与了迫害。据不完全统计,榆树地区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李淑花之死,李奉林就是直接责任人)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百一十六人次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被迫流离失所、拘留迫害的有上千人次,法轮功学员遭到勒索、罚款、抄家抢劫、停薪开除公职等等经济损失无法计算,有人估算最少也得有几百万元损失。迫害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法轮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酷刑折磨,可以说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恶警迫害大法学员时动用的刑具有什么“老虎凳”、“死人床”、“小白龙”、“苏秦背剑”、“上大挂”、“电棍电”、“马步蹲裆”、 “弹灯泡” 、“窝心脚”、“冻冰棍”、“鸭子凫水”、“拳打脚踢”、“不让睡觉”、“ 野蛮灌食”、“侮辱人格” 、“性侵犯”、“超强度奴役劳动”、“注射不明药物”等等。

李奉林追随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自担任“六一零”头子以来,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给榆树大法弟子及家人、百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可以说他是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魁祸首。

听听外地百姓对李奉林的评价:

二零零四年,李奉林一伙干的坏事在网上曝光后,辽宁省盘锦市一百姓看到消息,给榆树 “六一零办公室”打电话询问、劝善,李奉林破口大骂。这位百姓说:“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给榆树市政法委打电话询问详情,可是李奉林满口脏话,污秽程度不堪入耳,我觉得他除了骂人、害人以外,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懂,连最起码的做人的礼貌都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简单交流他们根本就做不到,迫害无辜却没有丝毫的愧意,他真的是不配做人了,这样的人放到哪都是祸害,我为吉林省榆树市有李奉林这样的人感到羞耻。”

这些年来,无论是国内国外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采用各种方式对其讲真相,他一概不听,他的亲属也有劝他的,都是无济于事,有一位亲属骂他:“那是一个虎犊子,没人性,没人味,有他这个当官的亲属迫害好人,遭人唾骂我们都跟他抬不起头来,他还觉得不错呢,真不嫌害臊。”

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工作人员,后期多半都明白真相,都不那么想作恶,李奉林不在时洗脑班环境还比较宽松,当李奉林一出现时,他们就吆五喝六的开始督促、叫法轮功学员“转化”等,简直就是在看着李奉林。二零一二年八月那期班,一名工作人员作“转化”时说: “李书记(指六一零头目李奉林)带病坚持工作,特别关心你们,刚刚手术几天就来看你们,多关心你们哪,你们怎么就不好好想一想,该转化了。”可见李奉林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真是不遗余力。

据知情者透露李奉林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榆树办的洗脑班结束不久的十二月份心脏病发作,后来去长春某大医院做了手术支架,花掉不少公款(人民的血汗钱)为邪党卖命迫害法轮功真是“呕心沥血、死而后已”,旧病复发还不觉醒,还干坏事,真是要与邪党一条路走到黑了。

自古善恶有报,不计后果一再行恶的李奉林,一定会为自己的一切恶行承担后果。

'李奉林'
李奉林

李奉林办公电话:(0431)83800003 宅电:(0431)83630197 手机:1556706000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